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73 文藝那是一種病

(新的一月到來,求諸位手上的保底月票,萬分感激哦!)
  將方志誠送到小區門口,謝雨馨看著方志誠逐漸消失的背影,暗自嘆了一口氣。
  方才杜兮很犀利地指出,自己是不是看上方志誠了。雖然被自己果斷否定,但謝雨馨知道心中還是曾經有過想法。
  方志誠雖然比自己年輕幾歲,但他為人處世十分老道,而且關鍵與樂樂的關系相處不錯,若是拋開一些庸俗的觀念,方志誠的確是一個不錯的丈夫人選。
  但謝雨馨經歷過一次失敗的婚姻,她很難鼓起勇氣,再次觸碰這個話題,所以每當需要正視這個問題時,她會果斷地閃避。
  不過,樂樂的年齡越來越大,謝雨馨知道若是沒有父親陪伴的話,這肯定會影響到她的成長。謝雨馨處于自責、糾結、煩惱的狀態之中,她想要去改變,但又不敢去改變。
  或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緣故,方志誠這一宿做了個驚人的春夢,他與杜兮漫步在花園內,成為人人羨慕的一對情侶。杜兮與他十指相扣,將面頰貼在他的肩頭,不停地說著溫柔的話語,方志誠凝視著她那無與倫比的俏臉,正準備吻過去,突然發現不遠處謝雨馨雙眸含情地凝視著自己。他頓時停下腳步。
  杜兮問方志誠,你是不是喜歡雨馨?
  方志誠猶豫不決,許久說出真心話,我喜歡你們倆!
  杜兮瞪大雙眸,淚水盈眶地斥責道,你怎么能這么無恥,怎么可以同時喜歡兩個人,而且我們還是閨蜜。
  方志誠突然咬牙,鼓起勇氣大聲道,閨蜜又如何,如果我喜歡你們倆,你們倆又都喜歡你,為什么我們三個人不能在一起!
  “啪!”
  杜兮果斷甩出了手掌,狠狠地打在方志誠臉上,將他膽大妄為的春夢給拍醒。
  方志誠下意識摸了摸嘴角的口水,發現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高速震動,知道這才是將春夢化作噩夢的始作俑者,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接通電話。
  朱友明打來的電話,驚嘆道:“老四,你小子可以啊,成為名人了!”
  天還蒙蒙亮,方志誠看了一眼時間才五點,皺眉道:“什么名人?你沒搞錯吧?”
  朱友明抖了抖手中的報紙,輕聲念道:“《明星杜兮夜會情人》,昨日國內當紅女明星杜兮在銀州市一處環境雅致的餐廳,與某男私下吃飯。吃飯的過程中,兩人還秀起了恩愛,杜兮甚至親吻了某男……”
  方志誠越聽越清醒,終于意識到發生什么,昨晚在秘密花園吃飯,肯定被偷拍了照片,哭笑不得道:“沒有提到我的名字吧?”
  朱友明念到文章末尾,緩緩道:“‘該名男士非圈內人士,據記者調查,是銀州市委一名公務員’……雖然沒提到你的名字,但因為照片和部分信息,只要熟悉你的人,怕是都能猜出與杜兮鬧出緋聞的,肯定是你方志誠。”
  方志誠頓時無語道:“昨天只是跟她吃了一頓飯而已,沒想到惹出這么大的麻煩。”
  朱友明搖頭,自得道:“你就不要隱瞞了,杜兮主動親你的照片都登在報紙上了,這是一頓飯的關系嗎?”
  方志誠知道與朱友明解釋不清,嘆道:“你不信,那就算了。”
  朱友明嘿嘿笑道:“老四,這可是好事啊。愿意跟杜兮鬧出緋聞的人,多不勝數,現在你一炮成名,不如辭職加入演藝圈如何?雖然你長得沒我帥氣,但是稍微包裝一下,還是勉強能做一名實力派藝人的。”
  “別胡扯了!”方志誠擺了擺手道,“我去咨詢一下。這事情可大可小,我雖然不怕,就是怕影響杜小姐的清譽。”
  掛斷朱友明的電話,方志誠撥通謝雨馨的手機號碼,電話沒有被接通,等了片刻,謝雨馨回復過來,輕聲問道:“這么早,什么事兒?”
  方志誠將自己與杜兮鬧出緋聞的事情說了一遍,謝雨馨琢磨片刻,淡淡道:“原來這樣,杜兮最近有一部電影上檔,可能是營銷團隊故意借勢來炒作,你不要擔心。因為若是真有人故意挑事,新聞中肯定早已對你指名道姓了。”
  方志誠哭笑不得道: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熟悉我的人都知道那是我。”
  謝雨馨慵懶地伸懶腰道:“不要想太多。想成為一個名人,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過,我會跟杜兮溝通一下,讓她注意輿論的導向,盡量不要牽扯到你。”
  與謝雨馨結束電話,方志誠想起那句話,娛樂圈深不見底,果然如此。自己一不小心,變成別人手中的工具,以后還是要注意分寸才好。想起杜兮昨晚在餐廳異常的舉動,方志誠意識到那是故意做給隱藏在暗處的狗仔看的。
  杜兮果然沒有那么簡單,是一個擅長炒作自己,借勢網上走的聰明藝人。
  方志誠暗想自己昨天還迷戀、同情、理解杜兮,那可真是太愚蠢了。
  杜兮的影響力實在太強大,等到了上班時間,消息逐步蔓延,方志誠收到好幾人的電話,包括趙清雅、秦玉茗,甚至徐嬌。方志誠均表示不知情,將事情推脫出去。自己的老板宋文迪雖然明問自己,但也是簡單地暗示,讓方志誠注意一點私生活。雖然方志誠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公眾人物,但他代表著市委書記,若是形象太過輕浮,難免會給市委書記蒙羞。
  這條娛樂新聞困擾了方志誠足有半個月,直到杜兮的新電影成功上映,并獲得超高票房之后,新聞熱度才逐漸平淡下去。
  方志誠雖然沒有借機自我炒作一番,但因為這陣風,隱隱地在市委大院人眼中成了一個花花公子,這讓方志誠無比郁悶,背黑鍋的感覺,著實讓人不爽。
  下午的時候,王柯過來交了一份文件,方志誠與他閑聊幾句,問起王柯有沒有認識的人,家里需要家教。最近這段時間方志誠幫陸婉瑜找了幾個兼職工作,但相對而言,都不太好,比如在一些餐廳端盤子,工資不多,而且活兒也累。陸婉瑜雖然能吃苦,但方志誠倒是舍不得。
  王柯盯著方志誠看了兩眼,笑道:“你小子肯定是從哪里聽到風聲,知道我最近在找家教了吧?”
  方志誠笑了兩聲,解釋道:“我有一個遠方表親,家里出了點狀況,所以生活困難,她是銀州大學大三的學生,學習成績很不錯,所以主動給你推薦。”
  “我一個高中同學,他女兒正好需要一名家教,倒是可以介紹給你。不過他的要求很嚴格,我只能作為推薦,他還需要嚴格審核。”王柯面有難色道。
  方志誠點點頭,自信道:“我表妹,她絕對有實力,她現在是銀州大學大三的學生,專業是英語,相信能符合要求。”
  “女家教?”王柯面色稍晴,“等有個時間,我安排一下,讓她去面試吧?”
  方志誠挑著眉頭,好奇道:“找個家教,怎么如此麻煩,還得面試?”
  王柯湊到方志誠的身邊,說了一個名字,低聲輕嘆道:“按照我以前的身份,他是絕對不可能聯系我,可能是因為最近升了級別,才勉強有資格與他聯系。他本人長期在瓊金,最近突然找到我,讓我幫他家女兒找個家教,這倒是讓我吃了一驚。要求雖然很簡單,第一,必須是女教師,第二,要有實力。我介紹足有十幾人,但能通過的,一個也沒有。”
  方志誠有些猶豫,畢竟那個人的家門,可不是輕易能進的,他淡淡地笑道:“那就再看看吧。”
  泉安幫那是盤桓在宋文迪心頭的一個痼疾,而泉安幫一直屹立不倒,便是因為葉氏家族超然的地位。盡管葉家的老爺子在燕京養老多年,但作為中顧委的成員之一,對于淮南官場的依舊有著足夠的影響力。
  當初若不是馬向南連出昏招,宋文迪想要輕易撂倒由葉老庇護的馬向南,難度是極大的。
  葉家的大兒子如今是南方某省副部級實權干部;二兒子則是瓊金市副市長,之前若是沒有方志誠和朱友明從中搗亂,林壑便是他的女婿;三兒子雖在瓊金經商,但將妻子與女兒都留在銀州,即將高考的便是這葉老三的女兒。
  思索許久,方志誠隱隱覺得讓陸婉瑜進入葉家,或許是一個不錯的機會,若是能葉氏形成關聯,對于以后自己在淮南的從政之路,無疑是一個良好的幫助。
  于是,方志誠拾起電話,給王柯撥了過去,確定面試時間之后,方志誠又給陸婉瑜打了電話。陸婉瑜接到方志誠的電話之后,嘴角露出淺笑:“哥,今天怎么有空聯系我?”
  方志誠輕松笑道:“給你找了一份新工作,有信心嘗試沒?”
  陸婉瑜微笑道:“我喜歡挑戰自我。”
  “有骨氣!”方志誠緩緩道,“家教的要求是,每周補三次課,月薪三千,需要補習文科類所有科目,雖然只是家教,但要求可是很嚴格的。”
  陸婉瑜點頭,沉聲道:“哥,我愿意試試!”
  與陸婉瑜交代好面試的基本信息與一些細節,方志誠掛斷電話后,陷入沉思。他也不知道自己此舉對還是不對,將陸婉瑜以家教身份安插進葉家,這顯然是一個看似隱蔽,卻極有遠見的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