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727 施援手困境解除

項新那邊傳來消息,追查凱瑞斯國際之事終究有了新的進展。這個凱瑞斯國際的幕后老板根本不是什么澳洲華僑,而是一個有案底在身的詐騙犯,名叫吳角。早在凱瑞斯國際之前,吳角還用其他人的身份信息注冊另外一個公司名叫百麗得,對外宣稱,公司投資高科技醫藥器材,在全國范圍內以傳銷的方式牟取暴利,最終被公*安部門搗毀。
  凱瑞斯國際換湯不換藥,其實也是變相的一種傳銷模式,只是有保險公司作為偽裝。經過具體了解之后,保險公司的那份保單,只是幌子而已。保險公司和凱瑞斯國際的確有相應的合作關系,但保險公司只是承諾對凱瑞斯國際公司的“金草”項目進行擔保,保證項目如果受到重大自然災害,比如泥石流、地震等情況時,對公司給予賠償。
  也就是說,如果有一天凱瑞斯國際公司跑路,保險公司不承擔任何責任,反而白賺了保費。而凱瑞斯國際公司利用這份保單,也展了大量保險公司的業務人員,對他們的項目進行宣傳,并給這些保險業務人員高額的抽成。
  而像梁芳這樣的跑單人員,甚至都沒有看到過保險公司和凱瑞斯簽訂的所謂分紅保險的合約,便對外虛假宣傳投資這個項目是何等的劃算。
  方志誠聽清楚項新說明始末,不僅暗嘆傳銷的可怕,連溫靈這么精明的女人也會受到蠱惑,喪失理智。
  在人傳統的印象中,傳銷是將很多人聚集到一塊,不停地對會員洗腦,灌輸某個產品特別好,然后讓會員與家里要錢。事實上,傳銷的范疇不止于此,凱瑞斯國際就是一種新穎的傳銷方式,先它沒有讓投資者看到商品,而是宣傳一些概念性的東西,利用虛構的利潤誘惑投資者投入大量的資金;其次,它有明顯的不合理層級關系,推薦人一旦成功地拉到投資者,這個推薦人將會拿到推薦費。
  方志誠問道:“現在到什么程度了?能否追回那筆款?”
  項新苦笑道:“我們現在只掌控了證據,還不知道凱瑞斯國際的核心成員,將資金轉到何處。不過,給我時間的話,一定能找到更為詳實的信息。”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時間要快,每延遲一天,便有更多的人被他們欺騙。”
  項新沉聲道:“知道了,我們還想騰出兩天內找到足夠的證據,兩天時間一到,即使沒有再多的證據,我們就會收網,防止更多的人被騙。”
  方志誠嘆氣道:“可以,我相信你。”
  掛斷了項新的電話之后,方志誠給溫靈打了個電話,最近這段時間溫靈精神狀態不佳,干脆休假留在家中休息,見是方志誠的電話,溫靈精神一震,以為事情有結果了。
  “姐夫,找到那些騙子了嗎?”溫靈緊張地問道。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秦朗與他姐說,你身體不適,我知道原因,所以跟你聊聊。”
  溫靈流出悔恨之淚,哽咽道:“姐夫,我不想活了,我對不起秦朗,對不起長輩,也對不起你和姐。”
  方志誠苦笑道:“自怨自憐是沒用的,溫靈你要堅強起來。剛才項新給我打了電話,已經找到了不少線索,預計兩天就能有結果。”
  溫靈收住了哭聲,連忙問道:“錢還能要得回嗎?”
  方志誠如實說道:“現在還不確定,如果要不到這筆錢,你放心吧,我和玉茗會幫你填補這個空缺的。這年頭,只要是能錢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
  溫靈憂傷地說道:“姐夫,我現在真的特別懊悔,你是不是瞧不起我?”
  方志誠搖了搖頭,緩緩道:“人生那么漫長,誰都得經歷挫折,吃一塹長一智,有了這件事作為經驗,以后你就不會犯傻了。”
  安慰了溫靈幾句,方志誠便掛斷了電話,未過多久,手機突然震動,溫靈來一條短信,“姐夫,永別了,我沒臉去見秦朗,沒臉去見爸媽……”
  方志誠大驚失色,連忙給秦朗撥打了個電話,然后開車往溫靈家中行去。大約十來分鐘之后,方志誠提前一步趕到了目的地,他摁響門鈴,然后努力地拍門,里面一點反應也沒有。
  總共有兩道門,外面一道門是防盜門,根本沒法破門而入,這時隔壁有一個老太太聽到了動靜,打開門,好奇地問道:“你這是做什么?”
  方志誠苦笑著解釋,道:“奶奶,家里出了點事,我能不能借用一下你家的陽臺?”
  老太太狐疑地打量著方志誠,覺得他不像壞人,便將方志誠放入家中。兩間房子緊挨著,老太太家中的陽臺斜對著隔壁的偏房,于是方志誠便卸掉了紗窗,直接從陽臺上爬了過去。老太太心臟不好,見方志誠動作這么危險,連連捂著胸口,臉色竟然也有些泛白。
  方志誠平常每天保持高強度晨練,所以他的身體素質很好,雖然有些吃力,還是成功地翻入了隔壁的次臥。方志誠進入之后,先就來到衛生間,推門一看,現溫靈躺在浴缸里,手腕處被劃破了傷口,缸里的水被血染得嫣紅,看上去很是恐怖。
  方志誠先將溫靈從浴缸里抱出來,找了一塊綢布將溫靈腕上的傷口給扎好,然后給12o撥打了電話。
  五六分鐘之后,救護車趕到了現場,而秦朗也趕到家中,他見溫靈這般模樣,竟然嚇得茫然不知所措。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暗忖秦朗恐怕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等場景,有這種反應也是正常的,自己便張羅著,將溫靈送上了救護車。
  “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秦朗的心情難以言喻,再過幾天,他們就要結婚了,沒想到會生這種事情。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出了這種事情,我也不能隱瞞你了。溫靈將你們的錢全部拿去投資一個項目,結果這個項目涉嫌詐騙和傳銷,所以很可能血本無歸。溫靈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所以……”
  秦朗瞪大了眼睛,露出難以置信地表情,道:“不對啊,她之前說,這項目是有保險公司作擔保的,只會賺錢,絕對不會虧本。”
  方志誠嘆道:“世界上哪有只賺不賠的買賣,你說的這句話,本身就是一個站不住腳的謊言。”
  “那……現在錢都沒了?”秦朗感覺頭有點懵,他很難接受這個事實。
  方志誠點了點頭,苦笑道:“現在警方正在介入調查,但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秦朗深吸了一口氣,情緒低落地說道:“錢沒有了,那有什么關系,只要人還在,總有一天還能賺到錢。溫靈太傻了!”
  方志誠暗忖秦朗有這個反應,倒是溫靈的運氣,秦朗雖然行事不算靈光,但也算得上有情有義之人。
  方志誠道:“我也有責任,那天在你家聽到梁芳和她的對話,當時就應該制止她?”
  秦朗搖了搖頭,苦笑道:“姐夫,這跟你沒半點關系。是我倆太單純了。”
  終于來到了醫院,溫靈被送入急救室,因為她割腕的時間不是很長,所以失血并非過多,終于脫離了生命危險。
  方志誠得到這個消息之后,也是松了一口氣,也意識到此刻不能再拖延,因為溫靈割腕自殺的原因會迅傳播開去,如果凱瑞斯國家那邊有人敏感地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這樣就會錯失機會。所以方志誠趕緊給項新打了個電話。
  項新接到電話之后,立即采取行動,對凱瑞斯國際公司漢州辦事處的幾名核心人員進行了逮捕。
  ……
  昏迷了一天一夜之后,溫靈終于清醒了過來,她見秦朗坐在不遠處打盹,低聲喚了一聲,道:“秦朗……”
  雖然溫靈的聲音很低,但秦朗還是反應過來,連忙站起身,走過去握住了溫靈的手,低聲道:“我在。”
  “我對不起你們。”溫靈痛苦且懊悔地說道。
  秦朗嘴角露出了笑容,道:“沒事,只要你醒來,就沒事了。”
  溫靈斷續地說道:“可是,我們的錢都沒了。”
  秦朗搖了搖頭,安慰道:“我們的錢拿回來了。區公安局突擊行動,一舉搗毀了這個涉嫌詐騙的犯罪團伙。原本以為他們的老巢在云州省,沒想到姓吳的,正好來漢州準備搞什么活動。”
  溫靈聽到這句話,停止流淚,道:“秦朗,你誓,你剛才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秦朗點了點頭,道:“我誓,我們的錢回來了。那個凱瑞斯國際的幕后老板也被抓到了,現在正在接受審訊。”
  溫靈回憶著,仿佛自己經歷了一場噩夢。雖然這夢似乎一眨眼就過去了,但還是令她感覺有點心驚肉跳。
  溫靈長吁了一口氣,道:“真是謝天謝地。”
  秦朗笑道:“不如謝謝姐夫。他不僅為你找回了錢,而且還救了你的命。”
  溫靈點了點頭,道:“我們以后都得報答他的恩情。”
  秦朗道:“這是理所應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