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726 家家有本難念經

(新的一月求保底月票,萬花盟打賞開始了,今日三更,謝謝加入萬花盟的諸位書友。)
  因為是晚飯時間,所以在茶樓里與葉家兩兄弟吃了個便飯,期間葉明鏡再也沒有與方志誠聊關于葉輕柔的問題。不過,方志誠明白葉明鏡的意思,有些話只說一遍就夠了,若是多說了,反而會減輕事情的重要性。
  葉明鏡和葉明遠在吃飯的時候,毫無顧忌地說起了葉家現在面臨的問題,方志誠在旁邊聽著,沒有插話。
  晚飯結束,方志誠起身告辭,道:“謝謝葉總和葉市長的招待,下次如果再來漢州,我請你們吃飯。”
  葉明鏡點了點頭,如果方志誠主動要執意買單,這反而有點俗氣了,因為葉明鏡可不缺這點錢,還要方志誠付款,但他在臨別之前,自動約好下一頓飯,這不僅不會讓人反感,還能顯得自己的禮數周到。
  等方志誠離開包廂之后,葉明鏡回到包廂,葉明遠淡淡道:“人是挺不錯,穩重謙虛,處事老道。可惜,不能為葉家所用。今天你與他說的那句話是什么意思?默認小柔和他的關系了?”
  葉明鏡嘆氣道:“我那女兒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從小被我寵壞了。她認定的事情,會堅持到底,誰也沒辦法改變。甚至,她還曾經為方志誠自殺過。我那天將方志誠的婚事告訴過小柔,她的態度很堅決,即使方志誠結婚了。也要做他的女人。”
  葉明遠苦笑了一聲,道:“小柔的性格,有點像她媽啊。”
  二哥的事情碰到了葉明鏡心痛之處,眼色明顯一黯,嘆氣道:“唉,你非要提此事嗎?”
  葉明遠輕嘆了一聲,道:“是我多嘴了,她在那邊還好吧?”
  葉明鏡點了點頭,道:“我隔一段時間會去看她,精神狀態比以前好多了,只是醫生說,想徹底痊愈很難,”
  葉明遠苦笑道:“當初也是你太心狠了。”
  葉明鏡落寞地說道:“她的要求很簡單,只是想留在我的身邊而已,但我卻覺得她會成為我的累贅,讓她去了國外……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的話,即使再艱難,我也會留住她。”
  葉明遠嘆氣道:“事情已經過去了,多說無益。我雖然不太贊成,小柔會無名無份地跟著志誠,不過,唉……也只能這樣了。”
  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葉明遠知道老三心中的苦,當年遠湖集團遇到競爭對手狙擊,對方甚至不惜動用江湖手段,試圖綁架老三的妻子。
  葉明鏡無奈之下,將妻子和女兒送出國。葉明鏡的妻子在國外適應不了新的環境,想要回來,但卻被葉明鏡給拒絕,結果未過多久便得了抑郁癥,葉明鏡隨后接回了葉輕柔,而葉輕柔的母親如今一直在精神病院內,接受治療。而這些,葉明鏡一直對葉輕柔加以隱瞞。
  所以葉輕柔誤以為,當年是葉明鏡逼自己的母親去了國外,父母雖然沒有離婚,但兩人的感情寡淡。葉輕柔潛意識里認為葉明鏡做了對不起自己母親的事情。
  這么多年來,當葉明鏡妻子病情好點的時候,葉明鏡會讓她給葉輕柔打電話。所以葉輕柔被蒙在鼓里,她并不知道自己的母親已經是個病人。
  葉明鏡盡管知道方志誠有了婚約,但依舊還允許葉輕柔跟著方志誠,是害怕葉輕柔也跟她母親一樣,走向一條自我封閉之路。
  葉明鏡無奈苦笑,道:“二哥,在別人眼中我們淮南葉家光鮮亮麗,但有苦自知。”
  葉明遠點了點頭,道:“老爺子這兩年身體越來越不好,所以在派系內的地位也就不再那么穩定。所以我們要做好準備。或許與蘇家有了這一層關系,是不錯的契機。”
  葉明鏡嘆氣道:“方志誠現在三十歲不到,已經是區委書記,而且前期還沒有使用任何家族資源,按照這個度,就是放在全國,也是少見。不過,對于小柔和志誠的關系,我并不是站在家族的立場來考慮……”
  葉明遠知道葉明鏡的性格,在其他問題上,他會變得很狡詐,甚至無所不用其極,但在女兒的問題上,葉明遠會選擇讓步。女兒和妻子是他最大的弱點,所以當初才會讓妻女出國,免除后患。
  但人生就是這樣,怕什么來什么,盡管躲過了人算,但卻沒有躲過天算。妻子得了重病,而女兒又是如此瘋狂地愛上了一個不應該愛的男人。
  葉明鏡只能對命運妥協。
  葉明遠知道葉明鏡這幾年對家族的付出很多,如果不是葉明鏡從商,在經濟上給與家族支持,這沒法保證家族的良性運轉。
  葉明遠道:“最近這幾天宋文迪請我過去聊過幾次,雖然沒有明言,恐怕也是擔憂方志誠婚約之事,會對兩派之間的合作造成什么不良影響。你也知道,之前宋系和葉家之所以能夠保持不錯的關系,主要是建立在他和小柔訂婚的基礎之上。”
  葉明鏡點了點頭,道:“有心人恐怕也在從中挑破,介意讓我們和宋系關系分裂。”
  葉明遠輕嘆了一聲,道:“當時我沒有正面回應宋文迪此事,因為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葉明鏡道:“其實大家都知道,當時公布小柔和方志誠訂婚的消息,只是為了表達一種態度和立場而已。即使他們沒有結婚,我們也可以用其他方式證明彼此關系的堅實。”
  葉明遠點了點頭,笑道:“你一向計謀百出,肯定已經想好應對之策了。”
  葉明鏡淡淡道:“問題一點也不復雜,下月初,我會在瓊金舉辦一個公益募捐活動,屆時邀請宋文迪參加。只要他愿意出席,那就說明兩派的關系不僅沒有惡化,而且還有所升華。”
  葉明遠沉默片刻,道:“這的確是個簡單且一勞永逸的方法。”
  葉明鏡道:“宋文迪,你負責邀請。”
  葉明遠道:“合情合理。對了,是什么公益募捐活動,如果場面太小的話,市委書記親臨現場,這恐怕有些不妥吧。”
  葉明鏡淡淡一笑,道:“以保護環境為主題的公益募捐活動,遠湖集團是贊助方,主辦方是華夏環境保護基金會。”
  葉明遠點頭認可道:“環境保護現在是國際政壇的主流議題,這兩年瓊金因為過快展,在環境上的確出現不少問題。現在宋文迪也將注意力放在此處,關心環境保護,降低重工企業的引入,而扶持服務業展。你倒是選了一個不錯的活動,看得出你也是蓄謀已久了。”
  葉明鏡道:“遠湖必須要重新開辟有潛力的領域,城市綜合環境整治這塊,是我們下一步重點挖掘的領域。現在的城市環境整治,一般是由地方政府來統籌展開,但很多方面不夠專業,所以給企業提供了生存土壤。遠湖現在已經組建了公司,同時安排人員去國外進行學習,研究當下國際上最先進的環境整治技術。目標是打造華夏最專業的城市綜合環境整治公司。”
  葉明遠點了點頭,道:“你這個構想不錯。對于政府部門,的確需要這么一個專業的公司作為合作對象,這樣可以降低政府在環保上投入的成本。”
  贊助環保為主題的公益活動,其實間接也是為了宣傳企業。葉明鏡笑道:“當然了。企業起步階段,我需要你的支持。”
  葉明遠嘆了一口氣,笑道:“你這是連我和宋文迪都算計了啊。”
  城市綜合環境整治,這吃的是政府飯,有廣闊的市場需求,而且這需要專業技術,有一定的臺階和門檻,競爭壓力不會像其他行業那么激烈,同時也能利用好葉家在政治上的優勢,可謂一舉多得。
  從長遠來看,城市綜合環境整治,不僅適用于國內,而且還可以向華夏建筑一樣邁出國門,是一個很有潛力的行業,戰略制高點非常高。
  葉明鏡推出這么個活動,讓宋文迪前來參加,一方面可以鞏固宋葉之間的聯盟關系,另一方面宣傳自己的公司,當真是狡猾狡詐,盡顯商人的本性。
  商量完了正事之后,兩人聊起了葉美姿,葉明鏡有點奇怪道:“美姿,條件不錯,而且距離之前的事情已經過了兩年,她難道還沒走出來嗎?”
  葉明遠搖頭苦笑,道:“我這女兒啊,跟小柔完全相反,走入了另外一個極端。太過于內斂內向,不知道她喜歡哪種性格的男人。我們為她張羅了很多次相親,但她都拒絕了。”
  葉明鏡疑惑道:“她是不是有心上人了啊?”
  葉明遠搖頭道:“我們原本以為她還在對林壑念念不忘,但事實證明并不是。她自己解釋,在等待緣分的到來。唉,這女孩子年紀輕輕,不知為何有種看破紅塵的味道。”
  葉明鏡笑道:“美姿這是眼光變高了,她年紀不大,還有機會。畢竟結婚對于女人而言,那就是第二次重生,慎重一點,沒有壞處。”
  葉明遠嘆氣道:“無論咱們在人前多么鮮亮,但歸根到底,都有著父親的身份,逃不了這層感情網。”
  葉明鏡微笑道:“咱倆同病相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