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725 永遠防不住眼線

與項新又聊了一會,自從上次方志誠被派出所拘留一事生之后,霞光公安系統的工作風氣被整頓一新,無論是辦案態度,還是執法的尺度,都有所改變。公安風氣的變化,直接影響著全區的社會風氣與老百姓的幸福指數。老百姓生活在一個城市,有沒有安全感,這是很重要的。
  項新擔任政法委書記之后,工作成績可圈可點,而公安工作是他取得突破的重中之重。方志誠深知自己的短板,他在政務方面沒有問題,但在公檢法方面并不是太擅長,所以就需要培養一個人彌補自己的弱點。
  項新是一個不錯的人選,處事靈活,辦事可靠,同時與自己并肩戰斗許久,所以養成了很深的戰斗情誼。
  方志誠現在最信任的人,其實就是項新了。
  對于張曉亮和成浩,方志誠雖說也能給予重任,但也沒法做完全信任。張曉亮太過圓滑,太過市儈,而成浩太過沉穩,太過教條。
  當有了足夠的誘惑,方志誠也無法保證,張曉亮能否經得起考驗,是否選擇背叛自己?
  而成浩有底線,如果有一天方志誠的某個決定,觸犯了他的原則,成浩還會不會聽從自己?
  項新則與兩人不同,他有圓滑的一面,也有謹慎的一面。更關鍵的是,與項新相處,看上去是上下級關系,但交流的方式更像是伙伴,有這種情誼作為基礎,更值得方志誠放心。
  與張曉亮和成浩相比,項新更像是一個集合體,兼容了兩人的優點。
  但項新也是有些缺點,那就是他的社會關系太復雜了,或許能夠讓他辦理事情更加便利,但也使得隱患頗多,容易被人捏住要害。
  隨后方志誠與溫靈打了個電話,告知后面會有人與她對接,讓她配合調查。溫靈有些茫然無助,對方志誠的要求奉若圣旨。
  打完電話,王平敲門進來,方志誠知道,這定是王平有意等自己打完電話,才踩點進來的。一般秘書都有聽墻根的壞病,主要是害怕自己進入辦公室,打擾了領導談重要事情,所以進入之前,先站在門邊聽一下里面的動靜,如果沒有在打電話,那么就敲門,如果在打電話,那么就等一等。
  方志誠翻了翻王平遞過來的材料,是三季度霞光區財政經費支出情況報告,全區財政性教育經費達六億元,是公共財政的第一大支出。
  方志誠翻到后面,皺了皺眉頭,財政局知道現在區里強調“開源節流”的政策,所以竟然要控制教育支出,這一點他不能茍同,想了想在材料末尾寫了一句“再扣不能扣教育”,隨后與王平道:“材料整體還不錯,但一些觀點不對,我作了簡單修改。你交給財政局,重新修改一下,在對外公布吧。”
  方志誠在霞光推行政務公開,每季度都會將財政收支情況向社會進行公布,這是為了讓老百姓都能夠清楚的知道,政府現在的財務狀況,用了多少錢,錢用到哪里去了,還有多少錢,剩余的錢會怎么用。
  霞光區的這一舉措,受到了老百姓的高度贊賞。
  不過,市政府的壓力很大,霞光區這么搞了,其他幾個縣區是不是要效仿呢?如果效仿的話,能不能經受考驗呢?
  方志誠對霞光財政進行改革,是醞釀了半年之久,他利用之前的事件,將霞光區財政與市財政慢慢剝離,然后讓成浩在清理賬務,調整人事,然后才打出這一張牌,可謂是謀定而后動,至于其他縣區想要效仿,那可就沒那么簡單了。
  布局互聯網信息產業,這是練外功,然而強抓治安,推行財政透明,這是練內功。內外兼修,標本兼治,這才是執政之道。
  方志誠在工作上是一個極其嚴謹和有戰略思路的人,這主要延承于宋文迪。某些地方官員并沒有一個清楚明確的規劃,東一榔頭西一棒,看上去搞了很多東西,但都是一些務虛的政績和工程。真正要搞好一個地方的政績,需要仔細規劃,不能錯過一點細節。
  方志誠研究過霞光或者漢州欠缺的是什么,地方政府的干部普遍素質都不太高,專業素質不多,在夏蘭山執政風格的影響下,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所以過得太得過且過了。即使有些官員想要做出成績,想要推動一些項目,但大格局的影響下,未能成功。
  現在方志誠所做的,就是在霞光形成一種風氣,鼓勵大家做出成績,去除掉一些陳舊的官僚作風,講求努力實干。
  成浩就是方志誠推出的典型代表,這提振了霞光的整體工作風氣。
  最近這段時間,組織部長陳定期組織黨員干部培訓,聘請國內比較有名氣的經濟專家,對主要崗位的干部進行小規模的授課,傳輸先進的經濟理念。
  方志誠知道這一工作,期初的收效不會太大,甚至部分官員還是排斥的,但從長遠來看,通過日積月累的影響,一定能改變全區干部的思維方式。
  盡管方志誠一直在避免務虛,但身處的位置,又難免要做些務虛的事情,這就是為官者的無奈了。
  不過,一時的務虛,通過認真的推動,也能取得不務虛的效果,這就得看執行力了。
  王平正準備出門,方志誠喊住了他,道:“以后想要交材料或者報告什么,無論事情是否輕重,敲門通報便可以,不要等待。”
  王平連忙點頭,道:“我知道了。”
  方志誠嗯了一聲,道:“你來辦公室也有一段時間了,對我的工作風格和方式也有一定的了解,以后要在工作效率上提升一下,多學習商燕同志的工作方式。”
  方志誠比王平還要小幾歲,但他只是幾句簡單的話,就說得王平滿頭大汗。王平連忙應諾,然后退出了辦公室。
  方志誠輕嘆了一口氣,王平的能力不錯,不過有幾點瑕疵,第一太過于古板了一點,秘書固然要行事謹慎,但若是太乏味,如果能跟領導有感情?第二身份來路暫時不明,商燕說是辦公室那邊推薦的,方志誠第一反應就是某些人安排在自己身邊的眼線。
  方志誠之所以沒有對王平進行嚴格篩選,是因為知道自己處于現在的位置,被別人安排人盯著,是不可避免的,既然如此,還不如讓眼線擺在自己的明處,合適的時候,還能將計就計,利用眼線為自己做點事兒。
  臨近下班的時候,方志誠接到了葉明鏡的電話,他想與方志誠親自見一面。方志誠不僅覺得有點頭大,葉明鏡如今是自己害怕面對的人之一。之前,方志誠和葉輕柔雖說沒有正式訂婚,但知情人卻是找到,這婚約是作數的,至少葉家是同意了這門婚事的。
  大家原本以為,按照方志誠和葉輕柔地位,葉家若是能同意這門婚事,方志誠也算得上祖宗墳前冒青煙了。但未曾料到,方志誠竟然還隱藏著另外一個身份,他竟然是陜州蘇家之人,葉家在淮南有一定的底氣,但若放在全國來看,只能到二三線的位置。
  所以當方志誠與寧薔薇的婚約傳出之后,葉家就處于被動了,甚至還被圈子內引為笑柄。當然,也有人罵方志誠是現代陳世美。
  葉明鏡似乎親自來到漢州,方志誠琢磨著早晚過這一關,便與葉明鏡約好了時間。下班之后,方志誠開車來到約好的那家茶樓,進入寶箱周,便看到葉明鏡正在煮茶,他旁邊一個男人看上去跟葉明鏡長得很像,方志誠猜出,這恐怕是葉家二子,在瓊金擔任副市長的葉明遠,也就是葉美姿的父親。
  葉明鏡見方志誠進入包廂,指著旁邊的作為,朝著他招了招手,微笑道:“志誠,坐下,先喝杯茶。”
  方志誠坐在了葉明鏡右手,泯了一口茶,笑道:“好茶。”
  葉明鏡笑了笑,也泯了一口。
  一杯茶下肚,葉明鏡嘆氣道:“志誠,今天過來見你,是想問問你與小柔現在的情況……”
  方志誠放下了茶杯,低聲道:“葉總,我之前也跟你說過,其實我對小柔更像對妹妹……”
  葉明鏡擺了擺手,搖頭苦笑道:“志誠,我不想聽這些,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小柔對你的心意。所以當你說這句話時,我會覺得特別不高興。”
  葉明遠這時咳嗽了一聲,道:“你與寧家三金花的婚事,現在大家都知道了。今天明鏡來見你,其實是希望你能答應我們一個要求。”
  方志誠原本就知道這是個鴻門宴,已經做好各種壞的打算,比如被葉明鏡扇一記耳光,被葉明鏡罵得狗血淋頭等等。
  方志誠無奈地說道:“還請葉總直接說吧,如果我能辦到,一定竭力而為。”
  葉明鏡沉聲道:“保護好小柔,不要讓她傷心,無論你當她是妹妹,還是其他,請你善待她。”
  方志誠頓時有些錯愕,因為沒想到葉明鏡會如此說,他想了許久,點頭道:“我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