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724 貪欲起溫靈陷困

方志誠與溫靈一起吃午飯,主要是為了談一談溫靈和梁芳的事情。上次溫靈生日時,方志誠覺得不對勁,從兩人今天交流的樣子來看,溫靈似乎咬了梁芳拋下的魚餌。
  溫靈幫方志誠打了一份飯,笑道:“知道你不是特別愛吃肉,所以給你挑了幾樣蔬菜。不知合不合口?”
  方志誠淡淡笑道:“市政府的食堂飯菜,我也沒有少吃。味道不錯,但沒有霞光的伙食好。”
  溫靈眼中閃過一道異彩,道:“霞光的食堂是有名的好吃,我也聽說過,下次有空姐夫你請我吧。”
  方志誠沒好氣地笑道:“吃個食堂而已,又不是什么大餐,有什么請不請的?”
  溫靈微笑道:“感覺不一樣,總覺得能占點便宜,心理會舒服些。”
  方志誠點了點頭,終于將話題引到正軌,淡淡地問道:“你和那梁芳是什么關系?”
  溫靈微微一怔,如實說道:“朋友吧,你也知道,我從銀州那邊過來,在漢州這邊舉目無親,一直也沒有相處到什么合適的朋友。而梁芳人不錯,我們平常會一起逛街吃飯。”
  方志誠搖了搖頭,苦笑著嘆了一口氣,道:“人心隔肚皮,你有沒有想過,她為什么有別于其他人,主動靠近你。”
  溫靈輕嘆道:“人無利而不往。梁芳接近我,其實是想我買她的保險。”
  方志誠繼續道:“沒那么簡單。那天你們聊天,我聽了一些。”
  溫靈道:“沒錯,她讓我用閑錢投資一個項目。姐夫,你也知道,公務員的薪酬雖然還不錯,但想大富大貴很難,所以我們就將兩年的存款,投入到那個項目里。一年能夠有百分之三十的受益,所謂你不理財,財不理你。搞點副業投資,這沒錯吧?”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學會投資理財,那是沒錯的。但前提是你需要了解項目具體是什么樣的。”
  溫靈笑道:“姐夫,我了解過項目,是一個澳洲華僑開的企業,公司注冊資本過十億,在湘南云州等省份有好幾個大型的“夏草”培植基地,已經投資了十多年,今明兩年會市場化,然后公司準備營造很大的宣傳聲勢,因此也需要一筆不菲的費用,所以才會面向全國融資。”
  方志誠道:“故事人人都會講,但是不是真實的,只有眼見為實。”
  溫靈道:“梁姐將銀行流水給我看過,公司是按照你投資的金額,每個月分紅。她投資了五十萬,每個月收益能有一萬多,比工資還要高。”
  方志誠立馬分析得出了問題所在,質疑道:“你這話前后有矛盾了,既然還沒有大規模的市場化,那又如何而來的分紅?”
  溫靈也覺得這里面是有問題的,支吾道:“主要是公司考慮到投資者的積極性,所以才運用了這種比較新穎的投資方法。”
  方志誠無奈地苦笑道:“溫靈,你好歹也是一個大學生和成年人,面對這么簡單的騙局,怎么就不能清醒一點呢?”
  溫靈放下了手中的勺子,低聲問道:“姐夫,你是認為我被騙了?”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如果按照公司每年的凈利潤,給你們分紅這還是可能的,但現在是每個月返還固定的額度,這就明顯是一個騙局了。事出反常必有妖,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可是,有保險公司在其中作擔保的。”溫靈低聲道,“保險公司擔保我們的收益。”
  方志誠搖了搖頭,苦笑道:“從未聽說過,保險公司還會有這種業務,會擔保某個公司每年給股東的收益。我估計這份保單也是有問題的。”
  溫靈被方志誠這么一提醒,面色變得慘白,低聲道:“姐夫,怎么辦?我今早已經把錢匯過去了。”
  方志誠微微一怔,沒想到溫靈動作這么快,距離溫靈生日還沒有幾天,方志誠就琢磨著抽空給溫靈說說,沒想到轉眼之間,溫靈已經落入陷阱,成了待宰羔羊。
  方志誠也有點懊悔,早知道在現場就點破,只是當時兩人在聊天,方志誠若是插嘴的話,那顯得太沒教養了。
  方志誠平時工作也挺忙,今天見到溫靈和梁芳在一塊,才想起要提醒溫靈,沒想到卻遲了一步。
  話說道這個份上,兩人都沒有了食欲。
  方志誠重重地嘆了一口氣,道:“你們投資了多少錢?”
  溫靈眼眶一紅,道:“大概三十多萬,其中有我父母五萬,還有他父母十萬。”
  三十萬對于普通的人家而言,可不是一個小數目。以漢州現在的房價,三十萬就能全款買一套地段不錯且面積在一百以上的商品房了。
  方志誠猜到這筆錢恐怕是秦朗夫婦兩人準備存了買房的,現在打了水漂,溫靈自然心慌意亂。
  不過,也能理解溫靈為何把錢投進去,按照百分之三十的分紅,三十萬每年能分紅九萬,每個月到手七千多,已經過溫靈和秦朗兩人的工資收入。
  方志誠輕聲嘆道:“你稍安勿躁,或許還有轉圜余地。”
  溫靈自言自語地安慰自己,道:“是啊,或許不是騙子呢。”
  方志誠無奈地苦笑,旋即低聲嚴肅地說道:“溫靈,你現在不要存有什么僥幸心理,這家叫凱瑞斯國際的公司絕對是一個騙子,但是現在他們正在放長線釣大魚,還沒有收網,所以我們還有機會將這個騙子公司給查出來。”
  “其實這種詐騙案并不罕見,利用私募的方式搞融資,承諾以高額的讓利誘惑會員。一般為了將雪球做大,一年至兩年之內,詐騙公司會實現承諾,給會員高額的分紅。其實這部分錢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公司將你投資的金額,每個月返還給你一部分。但是時間不會太長,當返還到一定的比率之后,公司就會卷款逃跑。”
  經過方志誠這么清晰地解釋,溫靈幡然醒悟,伸手抓住了方志誠的手臂,淚水盈眶地央求,道:“姐夫,你一定要幫我。”
  方志誠皺了皺眉頭,暗嘆溫靈是一個心思活絡的女人。這有利有弊——利處在于,她永遠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然后用方法去達到的自己的目的,但弊端在于,往往聰明反被聰明誤,你算計別人的同時,別人也在算計你。當一個精心策劃好的騙局針對你時,往往會更容易中招。
  方志誠低聲說道:“你放心,此事我不會告訴秦朗或者玉茗,同時你也要保持與往常一樣,與梁芳該怎么接觸,那就怎么接觸,不能打草驚蛇。我會安排人調查凱瑞斯國際,看看他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企業。”
  溫靈點了點頭,道:“姐夫,一切就拜托你了。”
  方志誠見溫靈神色暗沉,嘆了一口氣,安慰道:“盡管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但你也不要太擔心,人生那么長,遇到一點挫折才會成長。”
  溫靈悔恨地說道:“我也是被金錢蒙蔽了雙眼,才會做出這么愚蠢的事情。”
  方志誠輕輕地拍了拍溫靈的肩膀,低聲道:“還有挽回的余地,把心放寬吧。下個月你就準備結婚了,把注意力放到婚事上來。”
  溫靈知道方志誠的意思,無論生了什么,都不要影響婚事。
  與溫靈分手之后,方志誠給項新打了個電話,讓他調查一下凱瑞斯國際的情況。從市政府回到區委辦公室之后,項新回了個電話過來,道:“確實是有這家公司,但公司有點問題。它的總部注冊地在云州省昆吾市,時間不太長,2oo7年年底成立,至今不過一年半的時間,而從工商系統資料顯示,公司曾經多次生過糾紛。至于公司的法人信息,并沒有查處什么特別之處。我估計是借用他人的名義,進行注冊的企業。”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這是一家非法集資并行使詐騙的公司。”
  項新苦笑道:“公司的總部在省外,跨省調查對我們并不利。”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漢州這邊應該是有凱瑞斯國際的辦事處,你們安排人去摸摸底。現在已經有不少人被騙了,我希望受害者人數能少一點。”
  方志誠能理解項新的難處,這類詐騙公司都是慣犯,他們有一整套如何騙錢的程序,同時對于怎么防范被查,更是非常專業。狡兔三窟,方志誠估計在云州那邊注冊的總部也只是個殼子而已,就是直接沖到云州去,想要抓住那些核心人物,難如登天。
  項新在辦理此事上還是有一定經驗的,道:“我們會靜觀其變,看能不能找到漢州這邊的主要負責人,抓到核心人物,拿到線索,或許能有將詐騙公司一網打盡的可能。”
  方志誠點頭道:“盡快處理吧,記住暗中調查,不要打草驚蛇,另外,我會給一個受害者的聯系方式給你,你與她聯系,看能不能來個里應外合。”
  項新愣了一下,意識到方志誠之所以讓自己辦這個案子,恐怕是與這個受害者有關聯了。項新道:“請方書記放心,我一定會盡心辦好這個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