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723 來自命運的枷鎖

有些事情,盡管你心猿意馬,想入非非,但真正臨門一腳的時候,還是會選擇退縮。在旁人眼中,看起來有點沒種,但事實上理智是沒錯的。如果真與趙凝發生了什么,方志誠莫非還真把金鋒那只瘋狗給放出來?
  即使會與趙凝發生什么,那也不是現在,至少得等趙凝心中對金鋒已經淡忘,對自己沒有潛在威脅之后……
  方志誠心中其實也沒有一個明確的計劃,只是潛意識在驅動他一步步地往某個目標靠近。比如給趙凝注冊了保護小動物基金會這個公益組織,這其實就是投其所好,幫助趙凝實現理想。
  人是情感動物,會被關心和幫助暖化,仔細想想今晚的舉動,一方面固然是為了金鋒,另一方面其實也暗示了趙凝的潛在想法,至少她對方志誠不會很排斥反感,若是真的排斥反感,又豈會愿意以己之身作為籌碼,作為救助金鋒的手段。
  從某種意義來看,趙凝對方志誠也有好感,只是她自己暫時還沒有發現而已。
  方志誠無奈地搖了搖頭,發動車子離開了原地。
  趙凝倚在窗戶邊,一直關注著下面的動靜,等轎車駛離之后,突然感覺渾身一輕,仿佛抽空了全身的力氣。
  連衣裙因為剛才在脫的過程中,力氣用得太大,所以拉鏈壞掉了,即使后面竭力地想穿起來,卻未能成功。
  趙凝嘆了一口氣,衣服就是自尊,一旦脫掉了,想要重新撿起來,那就太難了。
  今天未能如愿,但趙凝并不泄氣,因為她知道,方志誠對自己有感覺的,在短短的接觸那瞬間,她能夠感覺到方志誠的呼吸在變得沉重,心跳在加速,只是他對自己有些戒備。
  將已經壞掉拉鏈的連衣裙完全褪下,趙凝進了衛生間,緩緩摘下胸衣與內褲,露出姣好的身材,她的膚色白皙,比起那些以身材吃飯的模特不遑多讓,只是胸口往下位置,有一道明顯的疤痕。
  輕輕地撫摸那道疤痕,趙凝忍不住面色一黯,想到了不好的回憶。
  與金德的婚姻,是揮之不去的噩夢,那個在人前光鮮亮麗的男人,在生活中是個充滿暴力的人渣。結婚之后,金德如同對待夜場的小姐一樣折磨著趙凝,這也使得趙凝不止一次向金鋒求救。
  所以當知道金鋒用陰謀詭計殺害了金德之后,趙凝除了驚訝和震撼之余,對金鋒充滿了愧疚。因為她清楚地知道金鋒謀殺金德,至少有一點原因是為了自己。
  金德死了之后,趙凝重新獲得了自由,然而命運卻給金鋒上了一把枷鎖。
  趙凝看上去呆萌,對很多事情反應很慢,但她有時候卻又特別的敏感。當得知了一切之后,她突然醒悟,金鋒之所以和自己保持距離,就是想跟自己撇清關系,不想讓別人誤會自己和金德之死有關系。
  趙凝動用了很多錢和關系,見到了金鋒一面。金鋒瘦了很多,也憔悴了很多,已經不是當初意氣風發的樣子,但趙凝能從金鋒的目
  (本章未完,請翻頁)光中看到柔情,那是對自己未變的愛意。
  所以趙凝盡管知道方志誠是一個很危險的人物,但還是準備利用自己僅有的,誘惑方志誠,試圖讓金鋒得到救贖。
  盡管這次失敗了,但不代表自己會放棄。
  趙凝對著鏡子中的自己,目光中滿是認真與嚴肅,她提醒自己,不忘記傷痕,就是不忘記金鋒對自己的付出……
  ……
  方志誠在市委參加完工作部署會議,結束之后,被胡鋼拉到了市政府。方志誠與胡鋼的關系已經不像早先那般生疏,交流方式也就顯得隨意了不少。胡鋼也感受到了與方志誠合作的好處,雖說在市政府有點若是,但至少在常委會上自己的腰板很直。
  說到底,臧毅給胡鋼的壓力很大,工業制造論壇結束之后,全省都將目光聚焦在漢州,自己這個政府一把手,已經收到威脅。臧毅的光芒成功地遮掩了其他人,胡鋼知道,如果自己不做點什么,遲早會被臧毅給擠走。
  胡鋼在漢州待了也有好幾年,他一開始來到漢州,是帶著雄心壯志的,準備搞出點政績,但未曾想被比較刻板的夏蘭山給壓制了多年。這讓滿腔熱血的胡鋼變成了一個沉默隱忍之人。
  夏蘭山原本離開漢州,胡鋼以為自己的機會終于到來了,未曾想,并不是一線城市的漢州竟然迎來了蘇家和臧家兩大派系的關注,自己頓時又進入了一個難以掙脫的怪圈。
  從短期來看,胡鋼的仕途真是有點不順,但他仔細分析,長遠來看,這或許是一個機會。胡鋼的年紀不算大,也不算小,按照正常的流程,自己即使能成為市委書記,到退休的時候,也就只能掛靠一個副部的待遇。
  但現在漢州的經濟發展大有機會,如果自己在五十五歲之前,能取得重大的成績,說不定能夠往前更進一步。
  胡鋼今天主要是詢問互聯網信息產業基地的事情,他也有點擔心霞光現在的局面,畢竟臧毅之前弄的工業制造論壇,影響力太大了。
  “志誠,你需要市政府什么支持,不妨跟我講,我會調動所有的優勢資源來幫助你。”胡鋼吹了吹懸浮在茶杯上方的茶葉,淡淡笑道。
  方志誠淡淡笑道:“胡市長,我還是之前的那個要求,在三年內,其他各區不要建造有關互聯網的產業基地,這就是對霞光最大的支持。”
  胡鋼輕嘆了一聲,方志誠這個壟斷的要求,在他看來并不是太難,互聯網經濟是一個虛無縹緲的東西,現在其他縣區都在借著工業制造論壇的余波大搞工業制造產業園呢,哪里還有精力搞互聯網產業園?
  胡鋼無奈地笑道:“志誠,現在可只有你看好這一塊哦。”
  方志誠道:“胡市長,你記住我的要求,時間是三年,暫時沒有人關注,但不代表一年兩年之后,沒有人會關注這一領域。”
  胡鋼嘆了一口氣,道:“你就如此自信?”
  方志誠自嘲地笑了笑,道:
  (本章未完,請翻頁)“也不是自信,而是孤注一擲。如果沒有決心和信念,如何能勝得了臧毅?”
  胡鋼點了點頭,道:“應當如此。”
  說實話,胡鋼一直并不看好方志誠與臧毅之間的交鋒,畢竟兩人首先在年齡和級別上就有差距,另外,臧毅展現出來的手腕也是極其老辣的,與這么個人打擂臺,連胡鋼自己也沒有十足信心。
  然而,與方志誠在一起聊天,胡鋼能感覺到一股特別沉穩的感覺,仿佛一切都在方志誠的掌握之中。胡鋼也不知道,為何年紀輕輕的方志誠能夠展現出這等個人魅力。
  與胡鋼聊天,主要了解現在市政府的情況,因為工業制造論壇的成功,臧毅聯手趙崚,在例會上給胡鋼施加壓力,推動了市長重新分工,而臧毅主管工業口子,擺脫了之前什么都分管,但事實上什么都無法主管的尷尬。
  臧毅來到漢州之后,看上去組織給他安排分工很多,又是分管招商引資,又是分管工業經濟,又是分管發改委,事實上,他什么都只是分管,卻不主管,這就讓他的權力分散而不集中,然而現在掌握到了核心資源,成功擠掉了原來的工業副市長,穩定了自己的位置。
  臧毅和趙崚兩人都進了常委會,聯手起來,就讓胡鋼的位置顯得岌岌可危了。
  方志誠給胡鋼提了個兩點建議,第一,在市政府會議上,不要與臧毅正面發生爭執,重要問題也拖到常委進行解決,第二,在經濟問題上,給臧毅提供空間,可以為地方帶來更多的資源。
  方志誠這兩點建議是一進一退之策,也是當下胡鋼最好的處事之法,但胡鋼能不能這么做就不知道了。
  畢竟人在局里和局外是兩種不同的心態,尤其是當權力與利益交互,胡鋼如何能保持始終冷靜和清醒呢?
  方志誠覺得,臧毅一直在等待胡鋼出錯,一旦胡鋼出錯,他就會咬上一口,然后取而代之。臧毅想要進一步在漢州施展自己的抱負,胡鋼則擋住了他的位置,所以胡鋼必須要清除。
  從胡鋼的辦公室出來,正好碰見了溫靈。溫靈正和梁芳低聲說著一些什么,所以并沒有注意到方志誠。
  方志誠喊了溫靈一聲,將她嚇了一跳,等看清楚是方志誠,這才和梁芳分開,然后笑著喊道:“姐夫,你怎么在這里?”
  方志誠目光掃了一眼不遠處的市長辦公室,笑道:“跟胡市長談了點事兒。”
  溫靈笑道:“時間不早了,要不一起吃午飯吧?”
  方志誠想了想,準備拒絕,有琢磨著有件事要提醒溫靈,便點頭道:“行,那就一起吧。你中午跟秦朗一起吃食堂嗎?”
  市商務局也在市政府大院內,方志誠琢磨著這夫妻倆平常應該可以經常見面。溫靈搖了搖頭,道:“我們中午都是各吃各的,你也知道,他偶爾會有應酬。”
  方志誠笑著點了點頭,道:“行吧,中午我就跟你一起吃市政府食堂吧。”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