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722 呆萌少婦的誘惑

方志誠翻了翻腕表,時間還早不過九點,不過寵物店已經沒有人,員工已經下班。門店后面有一道門,可以通往樓上,趙凝走在前面,身影在燈光的漫射下拉得斜長。
  樓上沒有客廳,所以趙凝讓方志誠進了自己的閨房,方志誠上次偷偷進入看過一次,不覺得陌生,也不覺得尷尬。他正準備找個椅子坐下,趙凝將門給關上,隨后就是啪嗒一聲,門被反鎖上了。
  房間內的燈光不是特別明亮,中間的水晶吊燈未開,天花四周的銅燈打在墻面上,使得氛圍有點曖昧。方志誠抬眼望去,趙凝身材高挑,很適合穿長裙,把婀娜的身材盡顯無疑,她換了一雙拖鞋,慢慢地褪去了肉色的絲襪。
  “隨便坐。”趙凝蹲下身子,打開柜子,從里面取了一瓶洋酒。
  方志誠笑道:“不是喝咖啡的嗎?”
  趙凝低著頭,道:“我忘記了,沒有咖啡豆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打斷趙凝開酒,道:“我開車過來的,不能喝酒。既然沒有咖啡,那我就走了。”
  趙凝微微一怔,抬頭望了方志誠一眼,目光中竟然流露出一絲害怕方志誠離開的擔憂。旋即,趙凝走到方志誠對面,正好站在方志誠可以順利離開房間的路線,輕聲道:“方書記,請你高抬貴手,放過金鋒吧?”
  望著趙凝起伏有點激烈的胸口,方志誠覺得有點心慌,嘆了一口氣,道:“我之前已經跟你講過,金鋒罪無可恕,他身上有人命案,而且你見過他,應當知道他現在的處境,是被關在軍方監獄。他已經不是簡單的犯人。”
  趙凝似乎有點著急,淚水從她眼角滾落,她低聲道:“其實我也知道,金家已經潦倒,但我不能眼睜睜地望著他失去一生自由,所以必須為他做些什么。”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他也曾了解過趙凝的家境,趙凝的父親和金鋒的叔叔金立業是至交好友,也是金家產業的第二大股東。金立業被調查之后,金家的大部分資產現在就由趙凝的父親來接管。
  因為趙家和金家唇亡齒寒的關系,所以趙凝才嫁給了金德,以此來鞏固兩家的關系。
  方志誠有些頭痛,他對趙凝很了解,她之所以懇求自己,定然不是金鋒指使,而是她發自內心想要這么做。
  方志誠苦笑道:“你讓我很為難啊。你真的不用求我,因為我跟金鋒的關系水火不容。實話實說,世界上沒有任何人比我更想讓金鋒受到應有的懲罰。”
  趙凝抹了抹眼角,打開衣柜,里面藏著一個保險箱,她擰動密碼鎖,未過多久,保險箱
  被打開了,趙凝將里面的東西全部拿了出來,里面有幾疊鈔*票,還有一些珠寶首飾。
  趙凝將所有東西全部放在床上,臉上滿是哀求之色,輕聲道:“這就是我的全部家當了。現金九萬,再加上珠寶的話,大概價值三四十萬。如果你覺得不夠的話,請給我點時間,我會滿足你的要求。”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眼睛只是在那堆東西上一掃而過,輕嘆道:“趙凝,你這不僅是在侮辱自己,而且還是在侮辱你自己。”
  趙凝是一張純白的紙,為了金鋒卻能敢于去做潛規則的事情。金鋒竟然有這種紅顏知己,實在讓人感覺到羨慕和嫉妒。
  趙凝見方志誠不動搖,她咬著紅唇,終于還是說出最后一個籌碼,“加上我,也是可以的。”
  方志誠聽趙凝這么說,心中突突地跳了跳,搖頭苦笑道:“趙凝,我真的能理解你想救金鋒的心,但真的沒用。你無論做什么,金鋒都永遠不可能翻身了。你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追求,應該努力為自己而活,而不應為了金鋒,玷污你自己。”
  方志誠說的語氣緩和,但落在趙凝的耳中,如同重錘,讓她又羞又悔。
  她終于還是下了決心,伸手在后背一拉,“吱啦”一聲,連衣裙的拉鏈被拉開了,隨后她用手在兩肩一抹,雪白的脖頸和香肩裸露在空氣之中。
  方志誠有點驚訝,顯然被趙凝的決心給嚇傻了。
  趙凝往方志誠身前走了兩步,衣服柔順地沿著她的身體緩緩垂落,然后她雙手繞在方志誠的脖子上,一只手抓起方志誠的右手,將之輕輕地搭在自己的胸口。
  此刻的趙凝,臉色漲紅,幾乎滲出血來,她知道現在的所作所為是何等的恥辱,但為了金鋒,她還是放棄了一切。
  她雖然很笨,但還是知道方志誠欣賞自己,因為人對人的關心,是可以感受得打的,方志誠多次相助自己,若不是貪圖自己的臉色,那又是為何呢?
  加上金鋒提醒了自己一句,趙凝突然意識到金鋒還有救,只要方志誠愿意幫助金鋒,那么他還是可以獲得自由。
  “如果你救金鋒,那我就是你的了。”趙凝垂著眼神,語氣低沉地說道。
  方志誠也曾遇到過誘惑,但趙凝給自己的感覺不一樣,因為他能感覺到趙凝現在的情緒是扭曲的,她表現得很主動,其實內心在掙扎。
  方志誠感覺喉嚨有點干,伸手推了推,想推開趙凝,但胸口驚人的彈性,讓他如同觸電一般,迅速地回收,然而趙凝似乎不想讓方志誠避開,緊緊地拉住方志誠的手,讓手掌繼續覆蓋在胸口。
  雖然隔著薄透的內衣,但方志誠還是打了個哆嗦。
  現在的趙凝就像一只受傷的小動物,急需保護,她這種嬌弱的性格,很容易讓男人升起沖動。
  然而,方志誠突然想到了什么,終于還是狠下心,將趙凝用力地給推開了。
  趙凝一個踉蹌,跌坐在地上,然后捂著臉,嚶嚶地哭泣。
  方志誠站起身,在房間內環顧四周,最終將目光鎖定在天花筒燈孔上,然后找了個椅子,站了上去。
  方志誠在懷疑,趙凝有沒有在自己的房間暗訪監聽裝備,他需要查看了一切有機會安放攝像頭的地方,同時還得搜查抽屜,看有沒有錄音筆。
  趙凝停止了哭泣,望向方志誠的時候,目光中多了一絲呆滯。
  許久之后,方志誠松了一口氣,并沒有在筒燈孔里找到攝像頭,隨后他又在房間內翻找了許久,最終還是一無所獲。
  趙凝緩慢地穿起了衣服,臉色恢復了平靜,只有眼角兩道淚痕,隱隱暗示著之前發生過什么,“你懷疑我設局陷害你?”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對不起,我必須這么謹慎。”
  趙凝搖頭苦笑,道:“你在徹底地羞辱我。”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對不起,我只能這么謹慎。”
  方志誠連續說了類似的兩句話,他知道自己錯怪趙凝了,以趙凝呆萌的智商,恐怕想不到拍下什么證據,以后要挾自己。
  但方志誠不能因為趙凝表現得很呆萌,就不去做這些事情,有些謹慎得深入骨髓。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走到趙凝的身前,用手拉了拉有些褶皺的裙領,他能感覺到趙凝這一瞬間,精神高度集中,身體顫抖了一下。
  趙凝是在期待自己,會有進一步的行動嗎?
  然而,不會。
  方志誠往后退了好幾部,輕聲勸說道:“不要因為別人的人生而放棄你自己的人生。今晚如果不是你為了金鋒,我肯定無法抵抗你的誘惑,你是一個美麗的女人。我欣賞你,也因此尊重你。”
  方志誠輕輕地拍了拍趙凝的臉頰,然后果斷地離開了房間。輕拍的這兩下,是給趙凝鼓勵,同時也在表達自己的歉意。
  自己討厭金鋒,但同情趙凝。
  下樓的時候,他能夠聽到房間里傳來哽咽的聲音,方志誠方才固然可以和趙凝發生什么,但那樣對趙凝太過殘忍了。
  方志誠不時坐懷不亂的柳下惠,但他也是一個有起碼道德底線的人,盡管那底線偶爾會被誘惑所動搖,但他最終還是抵抗住了那些風險系數太大的引誘。
  仇人的女人,你怎么能動?一旦動了,那就得承擔風險,雖然趙凝是素白的一張紙,但誰又能真的看懂一個人,而且,人是會改變的,在未來,誰能知道趙凝會不會變成另外一種模樣?
  坐在轎車內,方志誠抽了一根煙,這才將體內躁動不安的情緒給壓制了下去。最近這段時間,方志誠的煙癮沒那么大了,不過偶爾心情無法安靜的時候,還是會抽上一根。
  他下意識地瞄了一眼二樓溢著燈光的窗戶,眼中流露出一絲復雜之色。
  今晚說起來是趙凝誘惑自己,其實歸根到底,還是方志誠自己忍不住想碰一下這個禁區。明明知道趙凝與金鋒復雜的關系,但方志誠心中還是升起一股征服的沖動。
  不過,從今晚開始,與趙凝之間的緣分,或許就該告一段落了。因為他知道,自己是可以得到趙凝的,可惜的是,趙凝心中永遠存在金鋒,那就意味著自己若是得到了趙凝的身體,反而是敗給了金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