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721 親疏有間情濃淡

燕京究竟生了什么?方志誠并不知曉。
  但方志誠還是感受到了,自己擠入蘇家之后的種種好處,各種資源悄無聲息地往自己身邊聚攏。同時,方志誠也感受到了兩位舅舅對自己的關心,蘇霖就不用提了,三兩天打電話給自己,說要帶自己去花花世界好好游戲人間,而蘇摩也給自己打了兩次電話,以很嚴肅的語氣命令自己,一定要在霞光好好干,爭取做出成績,不要辜負蘇青對他的殷切希望云云。
  相比較于蘇霖的率性真情,方志誠也開始理解蘇摩,這是一個不善于表達感情的人,但蘇摩對自己的關心,并不亞于蘇霖。只是兩位舅舅表達情感的方式完全不一樣而已。
  十點左右,喬胖子打了個電話過來,聊了一下黨校同學聚會的事情。不知不覺,距離當初在中央黨校學習已經過了一年有余,喬胖子也是帶著試試看的態度問方志誠,原本以為方志誠會拒絕,沒想到他竟然一口答應了。
  “你能來參加,我很意外啊。當初你在黨校學習的時候,可是很低調寡言的。”喬胖子道。
  方志誠笑道:“主要你太有人氣了,哪能有你這樣的好人緣?對了,人員你召集得如何了?如果只是你我兩人,那就沒有意義了。”
  喬胖子雖然貌不驚人,但性格隨和,是天生的組織者,能夠迅跟任何人搭上關系。在這方面,方志誠也有點自愧不如的感覺。
  喬胖子微笑且有點唏噓地說道:“暫時還不過十個。一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變化挺大的。你是不知道,我們中間有幾人回到原來的崗位之后,就落馬了。”
  方志誠微微一愣,苦笑道:“仕途之路,那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你先安排,到時候我一定請假參加。”
  黨校同學是一種很堅固的關系,方志誠雖然不完全依靠這股力量,但還是盡量保持與這幫人聯系。多見一次面,有助于增加感情。方志誠心態變寬,很多問題會習慣性放在更長遠的角度來對待。
  進入秋天的淮南天氣變得有些涼意,商燕知道方志誠不喜歡在這個季節開空調,所以一早上班便將窗戶給關上了。方志誠覺得辦公室里有點悶,將窗戶打開,外面傳來一陣涼風,凍得方志誠縮起了脖子。
  方志誠透了兩口氣,將窗戶關上,然后坐在辦公桌上批改文件。未過多久,手機響了起來,方志誠見是一個陌生號碼,猶豫片刻,接通了電話。
  “你好,我是趙凝。”趙凝開門見山地說道,“保護小動物基金會已經批下來了,謝謝你幫忙,想請你吃個便飯,以作感謝,不知有空嗎?”
  方志誠前兩日還問了成浩,成浩的執行力不錯,幫助趙凝跟進了下來。
  其實成立類似的公益組織條件并不復雜,但接下來如何運營,就需要動腦子了。既然是基金會,需要有人募捐善款才行,方志誠這只是幫趙凝做了第一步,下面怎么辦,還要趙凝自己想辦法。
  方志誠梳理了一下本周行程表,見晚上沒有應酬,便直接答應了趙凝,很快地,趙凝將地點到了自己手機上,吃飯地點位于市委家屬樓附近的一個西餐廳。
  下班之后,方志誠沒有停留,開車直接前西餐廳。
  西餐廳的環境不錯,踏入其中,迎面撲來一種很恬淡的香味,腳下是紅色的地板,隨手可以摸到一本雜志或者書籍,棕色的方桌上面鋪著純白色的桌布,中間擺放著古銅色的花瓶,里面擺放著一朵紅艷的玫瑰。透明的玻璃杯里裝滿了溫水,里面放了一片檸檬,音樂悠揚,如同山澗泉水緩緩流淌,讓人很快地心靜下來。
  方志誠坐了下來,笑著與趙凝,道:“沒想到漢州竟然還有這么個西餐廳,環境如此雅致。”
  趙凝微微一笑,嘴角含著清淺的酒窩,道:“我也是前兩天才知道這個地方的,女老板養了一條薩摩耶,去我的寵物店洗澡,然后給了我一張名片。”
  方志誠道:“這才是真正的商人,你也應該這么做。”
  趙凝臉上露出茫然之色,道:“怎么做?”
  方志誠暗忖趙凝永遠是這么的呆萌,反應很慢,笑道:“現在很多人喜歡夜市遛狗,你可以去夜市逛逛,順便散散名片。”
  趙凝瞬間臉上騰起了紅光,笑道:“我不太好意思那么做。”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我也這么認為,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像趙凝這樣的女人,肯定不會拉下臉面。趙凝的氣質更適合做花瓶,只要靜靜地放在那里,什么事情都不做,就足夠賞心悅目了。
  趙凝頓了頓,抬起臉,清澈的眼神盯著方志誠,疑惑道:“你是不是覺得我這個人很沒勁?放不下臉面。”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當然不會,只是在這個世界上,像你這樣的人少了。大部分人為了名利,可以拉低底線,無所不用其極。而你活得很純凈。這個世界,尊重道德,遵守底線,已經淪為笑柄,反而那些油滑處事的人,飽受尊重,沒有良知,沒有精神依托,空虛而乏味。”
  方志誠不知道為何會自言自語地說了這么一段酸溜溜的憤青之言。
  憤青之言,千萬不要在約會的時候說,因為這會煞風景。
  果然,趙凝若有所思,沉默起來,服務員這時走了過來,兩人點了西餐,不知為何,場面陷入了短暫的尷尬。
  等點好的西餐上桌之后,趙凝突然道:“你接近我,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方志誠剛拿起刀叉,聽趙凝這么說,面對牛肉突然有點下不了刀了,“你為什么會這么認為?”
  趙凝嘴角露出了一絲苦笑,“前不久,我見到過金鋒。”
  方志誠用刀叉開始小心地分著牛肉,笑道:“然后呢?”
  趙凝緩緩道:“他讓我小心一個人。”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沒錯,那就是我了。”
  趙凝眼中閃過一絲痛苦之色,道:“你為什么要害他?”
  方志誠繼續切割著牛肉,道:“我如果說,他是咎由自取,你肯定不會信。”
  趙凝輕聲道:“你能不能放過他?讓他重獲自由?”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將切好的牛排推到了趙凝的面前,然后去過那盤還沒有動的牛肉繼續優雅地揮動著刀叉,他突然有種感覺,切割牛排可以有種很爽的感覺,可以宣泄心中的負面情緒,將之全部注入到刀叉上,肆意破壞之后,再將牛排吃到腹中,就可以一了百了了。
  “吃啊。”方志誠笑著催促了一句,見趙凝取了刀叉,才道:“心理學有個觀點,因為關系親疏,會強化或者弱化對一個人的感覺。金鋒與你是青梅竹馬,你從小到大跟他一起長大,所以對他很信任,相信他是好人。而我呢,跟你莫名其妙的認識,沒有接觸過,我們彼此陌生的。所以對于我和金鋒,你更偏向于信任他,而質疑我。但,真相是,金鋒沒有那么高尚,他是一個殺人兇手。他雇兇殺了你的丈夫。”
  趙凝拿著刀叉的手在不停地顫抖,因為她知道金鋒之所以被逮捕,那是因為他與金德之死有關。但趙凝一直懷疑,是有人陷害金鋒。但方志誠卻是很直截了當地說了出來。
  方志誠笑道:“今天是你請我吃飯,你這樣招待我,貌似有點不大妥當吧?”
  趙凝抬眼望向方志誠,道:“我不相信金鋒會做出那樣的事情。”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如果不是有證據,我也不相信金鋒會做出如此喪心病狂的事情,還有,你還有一件事情不知道。不是我要害金鋒,而是他要雇傭了殺手害我。只不過是,他沒有能得手,而我成了最終的贏家。”
  趙凝遲疑地說道:“你早就知道我和金鋒的關系了?”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那次在你的臥室里看到了,你和他的照片,當時我就明白了什么。所以我就更加相信,世界上真有緣分這回事了。”
  趙凝嘆了一口氣,道:“我現在有點混亂,不知道應該不應該相信你的話。”
  方志誠笑道:“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不要去想了。吃飯吧,吃完了才有力氣判斷是非曲直。”
  方志誠給趙凝一種很坦誠的感覺,趙凝雖然有些耿耿于懷,但還是動起了刀叉。
  牛肉的味道不錯,因為切的適中,所以正好一口可以咬下。
  兩人就這么沉默著,對付著盤中的美食,大約半個小時之后,結束了這一場頗為怪異的晚餐。
  “我送你一程吧。”方志誠見趙凝想去街邊攔出租車,主動邀請道。
  “沒事,我走回去也可以。”這里離住的地方并不是特別遠,趙凝嘆了一口氣,“晚餐估計讓你吃得不夠盡興,這樣吧,去我的店里,我請你喝杯咖啡。”
  方志誠沒有拒絕,笑道:“那就上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