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718 寧老爺子的考核

在蘇摩的印象中,大姐是極有威嚴,且不茍言笑的,因而姐弟倆在交流時很少會透露出親情的氣息,大多對話都是嚴肅與認真的,但今天從蘇青口中品出了一絲溫暖的味道,盡管蘇家人一直很團結,但彼此都克制內心的感情,然而今天這感情往外宣泄了。
  蘇摩知道,這是方志誠的出現給大姐帶來了改變。
  蘇青的心曾經是死的,但現在卻活了過來。她以前是為了家族,機械化運作的機器,然而,她現在有了另外一個身份,不僅是蘇家的長女,還是志誠的媽媽。
  蘇摩盡管對方志誠的出現感到非常的不快,因為打破了很多原先計劃好的事情,但此刻卻又是有點欣慰,畢竟大姐變得開心,這是一件挺開心的事情。
  這么多年來,蘇青扛起了整個家族的壓力,在蘇摩的印象中,蘇青很少會笑。但現在不一樣了,蘇青就如同尋常的姐姐一樣,跟蘇摩交流的過程中,偶爾會開點小玩笑。
  蘇家領袖的改變,已經開始讓整個家族的氛圍有了極大的變化。
  陣營開始變得活躍了,不再如同以前蟄伏狀態下的死氣沉沉。彼此之間的交流變多,感情變得深刻,不僅是利益同盟,還是兄弟朋友。
  蘇摩明顯感覺到,蘇家之人與老爺子健在的時候,有了其他變化,一種萬木逢春的感覺,在蘇家陣營之中蔓延。這也使得短短幾個月來,蘇家在對外過程中,產生了極強的戰斗力和凝聚力。
  陜州省已經穩定了局面,蘇摩有希望跨出關鍵性的一步。現在蘇摩最大的目標,就是進入中央候補委員的序列。
  有人認為,如果在華夏官場,你只有成為了副部級官員,才算邁入了門檻。但事實上,真正想要有話語權,必須要進入中央候補委員。
  全國中央候補委員大約在一百六十人上下,由全國各地的黨*政一把手組成。而陜州省比較特殊,因為省內有延城市這一座紅色革命根據地的據點,所以在政治地位上比其他身份都要高。
  而延城市委書記一直被蘇家牢牢掌控,在擔任省委組織部長之前,蘇摩則是延城市委書記,蘇摩轉入省委組織部,其實是個信號燈,下一步直奔中央組織部而去。
  蘇摩雖然能力只能算是中上,與蘇青相比,更是有明顯差異,但憑借著蘇家厚積薄的勢頭,若不出現重大變化,將能在五至十年內進入中央,站在華夏政治舞臺的巔峰。
  蘇老爺子是一個老謀深算的布局者,他早在蘇摩進入官場之前,就布置好了現在的局面。蘇摩穩定好陜州之后,再與蘇青在中央匯合。
  掛斷了電話,蘇摩吩咐秘書跟進一下陜州高新區幾家互聯網企業,與霞光那邊的對接情況。
  隨后,他想到了什么,給寧中將撥通了電話。
  寧中將是寧家三朵金花的父親,現在擔任解放軍總后勤部副部長,現在華夏軍方中堅力量,與曹家在總后勤部成分庭抗禮的勢頭,如果不出意料的話,未來兩人之一會成為軍方頭號人物。
  “蘇二,找我有什么事情嗎?”寧中將的語氣比較平和,但能從中聽出軍人特有的鐵血之氣。
  外界同輩人之中,很多人都喊蘇摩“蘇二”,雖然蘇摩在家中實際上排名老三,但大家都下意識都將蘇青忽略。
  蘇摩笑了笑,說話的語氣還是那么死板而單調,道:“老寧,主要跟你商量下小輩的婚事。”
  寧中將嘆了一口氣,道:“你也知道,我的小女兒個性很強,我沒法作她的主。老爺子的意思也是讓他們先接觸接觸,培養一點感情。畢竟時代不同了,我們都希望小輩能幸福。”
  蘇摩無奈地搖頭,苦笑道:“老寧,你這是在給我打馬虎眼啊,早在兩個月之前,你可不是這么說的。莫非是因為有了什么變數?”
  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變數在哪里,蘇摩不說出來,是故意給寧中將一點壓力。
  寧中將沉默片刻,雖然軍隊也講究說話的策略,但作為軍人,也有坦直的一面,他淡淡道:“蘇二,我也不瞞你說了,七號長前兩日給老爺子打了好幾個電話。老爺子的意思,寧蘇兩家的婚事暫緩。”
  蘇摩嘴角泛起苦澀,暗忖臧毅去了漢州,果然引起了一系列的變化,他此刻不禁有點懷念自己的父親,若是蘇家老太爺還健在,恐怕一定不會這么被動吧?
  寧中將笑了笑,安慰道:“蘇二,你也別擔心。既然兩位老爺子已經定下了婚約,肯定不會作罷的。在我看來,這恐怕是老爺子對志誠的考核。”
  “考核?”蘇摩無奈地搖了搖頭,都已經商定好的婚事,還考核什么?
  寧中將嘆氣道:“你也知道,寧家到了他們這一代,嫡系之中沒有什么可擔當的人物。所以寧老爺子在為新一代挑選合適的人物。志誠,有這個能力,然而還欠缺了些許磨礪。我看過他的履歷,雖然之前在崗位上干得不錯,但畢竟沒有外界壓力和足夠強勁的對手。如果成為了寧家的女婿,他要面對的敵人很強大,而臧毅不過是其中一個而已。你也知道。臧毅并不是這代人之中最優秀的,如果他這個坎都邁不過去,又如何繼承寧蘇兩家的資源呢?”
  華夏這一代,的確是能人輩出,臧毅在青年榜也不過排在十位靠后的位置。廖家、唐家、葉家、王家等等,都有梟雄式的人物出現。即使現在不與臧毅對位,未來方志誠總會遇到同輩之中的精英,他肩負著寧蘇兩家的希望,只能向前,不能退后。
  蘇摩點了點頭,道:“我理解你的意思了。”
  寧中將笑了笑,道:“我也關注過他在漢州的布局,以互聯網信息產業對抗工業制造企業,這思路有點天馬行空,有點匪夷所思。不過,既然他決定這么做,寧家也將給予支持。我們準備在霞光的產業基地內成立兩個研究所,將軍方這么多年在互聯網上研究的成果,在霞光進行民用轉化。”
  蘇摩松了一口氣道:“那就太好了。”
  寧中將道:“其實你們不必擔心,兩位老爺子的眼光何其毒辣,他們都看中的人,肯定有獨特之處。”
  與寧中將的這番對話,讓蘇摩心情舒緩了許多。可以看得出來,寧家還是很看重方志誠的,其實蘇摩并不知道,早在兩三年前,方志誠的資料就擺在寧中將的案頭。每隔一段時間,資料先給寧中將過目,然后再交給寧老爺子。
  所以方志誠是什么樣的人,寧中將比蘇摩還了解。
  銀州能出現二次騰飛,東臺能夠撤縣改市,這其中都有著方志誠的功勞,當時的方志誠幾乎沒有任何支持,就能做出了那么多成績。而現在方志誠有寧蘇兩家的支持,連寧中將都有點期待,方志誠最終能夠走到哪一步。
  如果沒有蘇家,寧老爺子或許還是會考慮將方志誠拉入寧家吧。
  寧中將很了解老爺子的心思,老爺子是帶著審核孫女婿的眼光,一次又一次地翻閱著方志誠的履歷。方志誠竟然身上有蘇家的血脈,這只是個催化劑,如果沒有這個催化劑,方志誠終究還是會與寧家捆綁在一起。
  不過,那時候捆綁的或許會是老二而不是老三吧。家族聯姻會選擇門當戶對,老二畢竟有過一段婚姻經歷,恐怕會引得蘇家不滿。所以老爺子最終選擇了老三。
  蘇摩與寧中將年齡差了些許,當時在將軍胡同時,雖說不在一個大院,但也曾廝混過一段時間。寧中將當時和已故大哥的關系是很好的,記得當時大哥的葬禮上,老寧痛哭流涕,因此寧蘇兩家的聯盟是有基礎的。
  快下班的時候,蘇摩接到了老三的電話。自己的這個弟弟向來神龍見不見尾,到處晃蕩,能抽出時間給自己打電話,算得上石破天荒的事情了。
  “晚上有空一起吃個飯嗎?”蘇霖笑著說道。
  這一整周的行程表其實早就記在蘇摩的腦海里,但他還是在行程表上掃了掃,然后問道:“有什么事情嗎?你請我吃飯,有點難以置信。”
  蘇霖道:“沒有什么事情,只是想跟你聊聊天。”
  蘇摩知道蘇霖在電話里不會透露什么,道:“時間在七點吧,地點呢?”
  蘇霖笑道:“等下我來接你吧。你讓司機今天放松放松,早點下班。”
  蘇摩卻沒有領情,道:“不用了,你那車太招風,我可不敢坐。”
  蘇霖嘆了一口氣,無奈道:“你啊,永遠這么古板,罷了,我等下將地點你手機上。”
  蘇摩和蘇霖是兩個世界的人,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無論是做什么,只要湊到一塊,那就是驢頭對馬嘴,總要針鋒相對一番。
  不過今晚兄弟二人的飯局卻是有著一致性,雖然在電話里沒有明說,但蘇摩知道,蘇霖是想與自己交流方志誠的事情。
  不知從何時開始,方志誠已經成為了蘇家的一個重要話題。雖然蘇摩不喜歡像方志誠這樣的變數,但其實很多時候卻是在為他打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