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715 月老系錯了紅繩

從瓊金回到漢州之后,方志誠第一時間給寧香草打了電話,之前方志誠早就與她溝通過,華英投資集團在互聯網信息產業基地內物色一批有潛力的企業,以風投的形式入股部分企業。
  寧香草幾次要來霞光調研,但都被方志誠給推脫了,主要是因為他心中很清楚,互聯網信息產業基地還在初創期,沒有太多惹人眼前一亮的企業,即使華英愿意過來投資,以現在基地的現狀,最好的企業也只能拿到三五百萬的支持,難以得到方志誠預期的效果。
  此次與宏達集團旗下的空中超市網的ceo柳川見了一面,方志誠深信空中超市網一定能夠給華英帶來不錯的收益,同時也可以獲得華英的大力投資,所以回到漢州之后,便給寧香草打了電話,為他們牽線搭橋。
  寧香草等方志誠介紹完空中超市網過后,道:“據我所知,空中超市網的總部并不在霞光。”
  方志誠道:“我已經與他們的聯系人溝通過,近期會溝通搬遷總部事宜。”
  “看來你是以為他們拉到風投作為條件。”寧香草敏感地可怕,一猜即中,“從近期金融界投資的風向來看,電子商務的確是一個合適提前卡位的領域。我們前段時間也在與浙源省的愛寶網在聯系,愛寶網現在是業界當仁不讓的第一位,但談判的結果讓人很失望。島國幾個風投公司給出的價格非常高,我們選擇了退出。從目前的趨勢來看,互聯網企業永遠只有第一,沒有第二和第三。愛寶網已經占據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市場,而接下來,可能會更多。”
  方志誠眉頭皺了皺,道:“這幾年,島國將大量工廠撤出了華夏,轉而用其他方式來介入華夏的經濟。互聯網就是他們重點關注的焦點領域。”
  寧香草道:“他們看中了這一塊是新興產業,同時也是我國市場監管的空白。在互聯網領域提前卡位,可以帶來更多的利益。島國人一直是狡猾的投機者。”
  因為華夏和島國曾經爆發過大規模的戰爭,所以華夏和島國之間的政治關系一直很尷尬。兩國不時會冒出紛爭,但經濟領域卻緊密地聯系在了一起。
  尤其是在互聯網領域,現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優質的互聯網企業都有島國股份。國家高層也關注到了這一點,所以近兩年開始在這方面嚴格控制。
  寧香草是一個優秀的風投家,所以她和方志誠一樣都看到了互聯網在未來的重要作用。不過,寧香草有點遲疑,畢竟空中超市網的名氣不像愛寶網那么大,她需要考慮投入與產出的風險。
  方志誠道:“愛寶網現在的模式很成功,它的發展利用了小眾宣傳的力量,尤其是全民創業開網店的創意,這個定位特別好,任何人只要想開店,都可以利用愛寶網創業賺錢,這使得心懷夢想的人成為了它的傳播者。但這樣的發展終究會遇到瓶頸,在未來三到五年內,會出現變化,簡而言之,普通人在網上開店,那么政府如何收稅呢?如果不征稅的話,這將間接地影響到實體店的
  收益。”
  寧香草眉頭挑了挑,道:“空中超市網難道沒有這個問題?”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空中超市網沒有給小店主權限,他與大型的商城和超市一樣,采用的是平臺化運營,小商鋪入駐的形式。空中超市網站內的入駐商鋪都是比較大的經銷商,當每件商品售出后,空中超市網會負責跟進商品的質量及售后。這樣就避免了愛寶網站內大量店主素質層次不齊的現象。”
  寧香草輕聲嘆道:“我們之所以放棄對愛寶網投資,主要是考慮到這方面的原因,現在愛寶網充斥著大量的假貨與欺詐行為,長遠來看,這終究是個定*時炸彈。”
  方志誠道:“這也是愛寶網發展過程中必須要經歷的陣痛,先把規模做大了之后,才有余力解決假貨的問題。不過,空中超市網也有局限,雖說主打正品這一招牌,但遠不如低價的假貨吸引大,這是華夏的國情。”
  寧香草點了點頭,笑道:“你介紹空中超市網的方式很特別。不像別人那樣,盡說它的好話。”
  方志誠笑道:“然而,這樣才是最有效的,因為我知道香草姐你是個理智人。即使我吹噓得天花亂墜,但東西不行,你一樣不會買賬。”
  寧香草沉默片刻,淡淡笑道:“你談判的方法不錯。我的確感興趣了。為我聯系一下,我想盡快見一下空中超市網的負責人。”
  方志誠道:“需要我作陪嗎?”
  寧香草沒好氣道:“不需要了。不過,你放心吧,我會告訴他,投資的前提是,要將總部搬遷到互聯網信息產業基地。”
  方志誠感慨道:“香草姐,你真是善解人意。”
  寧香草微微一笑,隨后沉默了片刻,道:“你和薔薇相處得如何了?”
  方志誠道:“還是以前那樣,見面總少不了拌嘴兒。”
  寧香草道:“薔薇其實外冷心熱,只要你走進她的內心,她就會永遠忠誠于你。”
  忠誠?方志誠不自覺地笑了笑,眼中閃現出寧薔薇女漢子的形象,同時他也品出寧香草話中有些蕭索,于是冷不丁地問道:“香草姐,那你呢?會不會敞開自己的心靈?”
  電話那邊保持了沉默,未過多久傳來了忙音。方志誠有些懊惱,他意識到自己的話有點唐突了。
  雖然電話以不太好的結果結束了,但方志誠卻輕松地吐出了一口氣,因為他說出了自己一直想說的話。對于寧香草,方志誠是有另外一種情感的。寧香草在生活中是一個溫柔和善解人意的女人,在工作中則展示出了超人的智慧。寧香草是一個無比接近完美的女人。
  方志誠與寧香草相處這么久,又豈能沒有生出特別的情愫?
  而方志誠也相信寧香草對自己也有異樣的情感。方志誠以前甚至有過一個奇怪的想法,若是寧老將月老的紅繩扣在香草和自己的身上,恐怕他就不會在心底有這么那么一絲抵觸了吧。
  搖了搖頭,方志誠努力讓自己將
  注意力放在正事上來。
  寧香草身后有專業的風險評估團隊,會分析各個行業的發展趨勢,政府的政策研究部門與之相比,則就成了個擺設。因為政府的政策研究部門永遠在研究已經發生的東西,而沒有去主動探究未來*經濟發展的趨勢與方向,然后給市場以引導。
  像寧香草這樣的金融家,是當下對經濟趨勢最為敏感的一批人,當初在霞光建立互聯網信息產業基地,方志誠也曾咨詢過她數次。最終得到了她的認可,方志誠才這么堅定不移地走下去。這也是方志誠決心以互聯網產業對抗工業制造產業的最大的支撐點。
  ……
  上午十點左右,方志誠接到了秦朗的電話,原來溫靈的生日到了,準備請方志誠前去吃個晚飯。方志誠與秦朗夫婦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過面了,畢竟兩人是奔著自己而來,方志誠倒也不能太疏遠。隨后,方志誠將商燕喊了進來,把銀行卡給她,讓她幫忙買一件適合送女人的禮物。
  商燕眉頭很難細微地挑了挑,道:“老板,請問她和你是什么關系?不一樣的關系,需要選擇不同的禮物。”
  方志誠微微一愣,道:“我弟弟的老婆,年紀二十多歲,你選化妝品或者首飾吧。”
  商燕似乎松了一口氣,旋即走了出去。
  方志誠歪著腦袋想了想,暗忖許久沒有的感覺又出現了,自從姜佩離開辦公室之后,商燕又開始質問自己的私生活了。
  下班之前,商燕將禮品放到了方志誠的桌上,方志誠見是個首飾盒,打開看了看,里面是一枚黃金尾戒,雖說自己在首飾上沒有太多研究,但卻覺得這首飾的造型太過于奇怪了一點。
  不過,方志誠也沒多說什么,畢竟是送給溫靈的禮物,喜歡或者不喜歡,那也無所謂,自己也是走個形式,本著不能空手而去的目的。
  來到秦朗家中,溫靈開了門,方志誠直接將首飾遞給了她,笑道:“生日快樂。”
  溫靈眸中閃過一絲神采,方志誠能隱約感覺到那眼神中的炙熱,干咳了一聲,然后走入客廳,笑道:“秦朗人呢?”
  溫靈道:“出去買東西去了,等會就回來。”
  方志誠點了點頭,指著茶幾上的報紙,笑道:“你先忙,我有事做。”
  溫靈拍了拍白膩的臉頰,笑道:“差點忘記了,鍋里還煮著魚呢。”
  幾分鐘之后,秦朗走入房內,見方志誠已經到了,連忙變得有些不自在了。方志誠也不知道秦朗為何這么害怕自己,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拋出個可以聊的話題,可惜兩人似乎不再一個點上,聊得有點吃力。
  “吃飯了。”餐廳傳來溫靈的聲音。
  秦朗暗嘆了一聲,終于得救了,然后領著方志誠進了餐廳。
  等溫靈捧著砂鍋雞湯走入餐廳,方志誠忍不住眉頭微微一挑,因為溫靈右手的尾指上多了一枚金色的戒指,正是剛才自己送給她的生日禮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