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712 女人狂神仙沒轍

從九月中旬開始,霞光區政府各部門都在圍繞工業制造論壇開展工作。臧毅的能量再一次展現,他將這一論壇組織得規模浩大,堪稱漢州近幾年來最有影響力的一場盛事。因為涉及的范圍已經不局限于淮南,全國都在關注著漢州的工業制造經濟論壇。
  因為這是現在國際上熱議的一個話題,工業制造影響著人類的生存與發展,影響著任何一個國家在國際上的經濟地位。
  這是一個屬于創造的時代,工業制造水平決定了國家創造財富制高點與潛力。
  方志誠通過此事,也分析出臧毅的優勢能力,主要包括這么幾點,第一,優質企業資源。工業制造論壇需要大量的優質企業參加,臧毅召集了數百家企業,這為論壇的成功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第二,眾多資深專家。不僅邀請了在國內工業制造領域很有名氣的專家,而且還邀請了國外幾個大型制造企業如德意志西門子公司、韓國三星公司、島國的松下公司等集團副總裁以上級別的高層參加。
  第三,業內核心媒體。與工業制造有關的近十家報紙刊物媒體,同時中央級媒體共八家參與到此次論壇的跟蹤報道,將漢州的工業制造氛圍完全炒熱了。
  工業制造論壇的時間總計一周,論壇結束之后,簽訂落戶協議二十份,預計投資額一百八十億元,遠超所有人的預計。
  臧毅是這場論壇的組織者和推動者,為此受到了省委書記文景隆的高度表揚。臧毅也因此徹底在漢州站穩了自己的腳步,同時利用工業制造論壇,獲取了對工業經濟的控制權,打亂了現有市長分工的范圍。
  整個漢州官場,都感覺到臧毅已經開始讓氛圍有些微妙的影響。
  其實這也能理解,臧毅作為百人名單青年榜前十之人,理應能做出這么大的手筆。
  而方志誠雖說在霞光做出了許多成績,但比起臧毅在此次論壇上的政績,顯得暗淡了不少。
  ……
  轉眼進入十一月,天氣變得有了點涼意,夜空星稀,趙清雅深深地吸了一口飄蕩著桂花香氣的空氣,心境變得輕松了許多。
  瓊漢同城化項目推進了一年有余,從現在的態勢來看,還是極為有利的。雖然前期投入較大,但預期的收益也很客觀。最關鍵的是,宏達集團與瓊金與漢州兩座城市捆綁在了一起,一榮共榮,老佛爺在臨走前曾經與趙清雅交代過,要將宏達集團打造成為百年企業。而趙清雅正在一步步地推動宏達往那個方向前行。
  整個淮南都知道,宏達集團是趙家的企業,但卻又把宏達和趙家明顯地區分開來。因為這幾年宏達集團的變化非常明顯,慢慢褪去了家族企業的形象,往一個社會化公開化的透明企業發展。
  趙清雅已經有一種想法,要脫掉宏達集團的管理者身份,因為宏達集團現在的定位很高,以自己一人之力已經無法掌控,所以她需要聘請職業經理人來打理這個龐大的企業。
  現在享譽國際的知名企業,他們都是從私人企業慢慢轉變成為公眾企業,別人或許會對這些知名企業的總裁耳熟能詳,但對真正擁有者肯定很陌生。真正的贏家已經學會了隱藏于幕后,這樣可以更好地保護自己,同時讓企業位于更高的角度。
  正往更深處思考,手機突然響了起來,趙清雅嘴角泛著甜蜜的微笑,道:“志誠,你還有多久?我比預定的時間可是多等你十分鐘了。”
  方志誠笑道:“雅姐,我已經到了。”
  言畢,一道亮光從不遠處傳來,趙清雅下意識往后面撤了一步,方志誠將車停在了旁邊,然后從車內走出,很紳士風度地幫趙清雅拉開了副駕駛的門。
  趙清雅坐定之后,笑問:“有一段時間沒見,發現你變樣了。”
  方志誠笑道:“怎么?是不是變得更帥了?”
  趙清雅無語地翻了一個眼白,道:“好聽一點是變得成熟了,難聽一點是變老了。三十歲不到的年輕人,老氣橫秋,沒有一點新鮮勁。”
  方志誠自嘲地笑了笑,道:“沒辦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自己現在是一區的區委書記,平常交流的都是比自己年齡大的官員,所以他不得不讓自己變得更加老成,否則的話,難以服眾。
  方志誠苦笑道:“官場就是一個大劇院,每個人都在扮演相應的角色,我也沒辦法,處在哪個位置,就得將那個位置的角色給扮演的惟妙惟肖。”
  趙清雅點頭道:“我只是給你開個玩笑而已,沒有必要表現得那么深沉。”
  方志誠輕嘆道:“雅姐,有些話我只會在你的面前嘮叨幾句,因為只有你永遠將我看成那個剛出社會的年輕小子。”
  趙清雅微微一怔,柔聲道:“是啊,你在我的眼里,永遠那么幼稚。”
  姐姐和弟弟,這應該是趙清雅和方志誠之間的定位吧。但方志誠覺得,分明還多了一些其他情分。
  兩人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面,主要是因為之前方志誠被監察廳隔離審查的緣故,所以兩人刻意保持了距離,但絕沒有因此讓感情變淡,或許一開始有點陌生,但很快地趙清雅找回了之前相處時的感覺。
  已經是晚上十點多,方志誠開著車在瓊金的街道上兜兜轉轉,兩人商議著吃宵夜的目的地,但始終沒有做出決定。
  趙清雅笑道:“志誠,你知道自己現在改變很多了嗎?”
  “哦?”方志誠疑惑道,“說說。”
  趙清雅道:“如果換做以前的話,去哪里吃飯,你肯定會按照我的意思來辦,但現在你自己有很多主見。”
  方志誠笑了笑,暗忖趙清雅說得沒錯,便不再堅持自己的意見,道:“那就聽你的,去酒吧街吧。”
  瓊金的夜市很熱鬧,現在只不過是十點,正是熱鬧的時候,方志誠停好車,與趙清雅并肩而行,突然發現右邊很熱鬧,圍著一群人。
  方志誠瞄了一眼趙清雅,道:“看熱鬧嗎?”
  趙清雅點了點頭,道:“當然。”
  走近之后,方志誠突然發現場面有些少兒不宜,兩個女人正躺在地上,不停地糾纏廝打,而一個年輕男人站在旁邊,不時地勸說著,想要插手,卻找不到機會。
  而那兩個女人廝打得越來越激烈,互相撕扯著衣服,終于身材略微嬌小的女子處在了下風,外套直接被撤掉,然后胸衣被拉掉,兩塊雪白暴露在視野之中,旁邊圍觀的眾人發出驚呼之聲。
  趙清雅則用手掌捅了捅方志誠,湊到他耳邊,低聲道:“你的運氣不錯啊,還能有這等眼福。”
  方志誠尷尬地笑了笑,道:“要不,咱撤了?”
  趙清雅搖了搖頭,道:“這么精彩的大戰,若是不看的話,多么可惜啊。”
  方志誠搖頭苦笑,暗嘆了一聲,不過很快注意力被現場給吸引。兩位女人已經開始更加瘋狂地對撕,畢竟那個身材高大的女人,衣服也被撕掉,胸衣掉了半邊,而她根本不在意,開始撕扯那弱小女子的褲子。
  趙清雅笑道:“看來還是正妻厲害一些啊。”
  方志誠疑惑道:“雅姐,為什么你覺得那個占上風的是正妻?”
  趙清雅瞄了方志誠一眼,道:“別告訴我你看不出來?”
  方志誠想了想,其實倒也不難辨別,雖然路燈燈光昏暗,還是能清晰地分辨出,小三明顯比正妻要漂亮許多,不僅臉蛋精致,而且身材也更加凹凸有致,至于那個正妻,模樣雖說也不錯,但身材走形。
  女人不僅廝打在一起,而且口中還罵罵咧咧的。正妻不停地怒罵小三:“臭不要臉的。”
  那小三也給予還擊,“黃臉婆,母老虎,管不住自己的男人,還怪別人。我和他是真愛,而你是沒人要的垃圾。”
  小三被撕得不行,男人也看不下去,去拉正妻,結果臉上被撓了幾下,也不敢往前。旁邊有圍觀者也開始罵那男人,男人覺得很沒面子,干脆離開了現場。
  那小三則被正妻直接拔掉了裙褲與內褲,渾身上下衣不遮體。圍觀者有幾個拿出手機,拍下了畫面,若不是趙清雅在旁邊,方志誠恐怕也會這么做。
  又過了幾分鐘,警笛聲鳴叫,警車駛入現場。在警察的控制下,兩人這才停止了“撕逼”行為。圍觀眾人這才紛紛離去。
  趙清雅瞄了一眼方志誠,突然問道:“志誠,你會不會害怕某一天,你的那些相好見面了,會有矛盾?”
  方志誠忍不住打了個寒噤,暗忖若是趙清雅跟寧薔薇打起來,那可就真正的熱鬧了。趙清雅是國術高手,而寧薔薇則擅長軍中格斗術……
  方志誠苦笑道:“雅姐,這個玩笑可不好笑。”
  趙清雅咯咯笑道:“放心吧,如果她們真要對我下手,我會手下留情的。”
  方志誠微微一愣,趙清雅此話另有玄機,她豈不是將自己并入相好的序列之中了?
  不過,今晚遇見的這個場景,讓方志誠暗下決心,以后還是不要讓自己那些紅顏知己會面才是,雖說那些紅顏都是很有涵養的女人,但女人若是瘋狂起來,神仙也沒轍。
  進了一家門面并不是特別大的酒吧,趙清雅是這里的熟客,找了一個安靜點的小包間,點了酒水和小吃,方志誠和趙清雅開始聊起生活與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