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710 愛若到燃盡成灰

(在書友“心靜“的強力要求下,加更一章!)
  方志誠最近抽出很多時間研究國家經濟戰略方面的問題,主要是因為身份角色變幻,如今自己的決定深切地影響著霞光的變化。這也是方志誠和其他同級別同職務的干部差別所在,方志誠表面上顯得很強勢,但內心知道自己在很多方面有不足之處,所以他希望勤能補拙,利用自己的努力來給霞光真正帶來一些改變。
  互聯網產業的布局,這是經過方志誠深思熟慮之后,才決定推動的項目。方志誠跟其他干部不太一樣,是真正受到互聯網影響的一代,雖說臧毅很年輕,但他也是在工作之后,才慢慢接觸到電腦,然后在無紙化辦公的趨勢下,逐漸感受到辦公軟件和互聯網的帶來的便利。
  但方志誠不一樣,他不是被動地接受互聯網,而是主動地去了解互聯網。互聯網在八零后的身上留下了很強烈的印記,互聯網的展歷史,其實和八零后從幼稚到成熟再到能承擔重任的成長經歷。
  正想得出神,姜佩從外面走了進來,她今天穿著一身白色繡花旗袍,裙擺窄小,緊緊地包裹住豐滿的臀部,因為身材絕佳,所以顯得前凸后翹,兩條勻稱修長的美腿,三分之一裸露在外面,腳下踩著一雙粉色的魚嘴皮鞋,極為惹眼。
  姜佩在大茶杯中續了點水,瞄了一眼書案上摞得很高的各種文件材料,溫柔地說道:“方書記,時間已經不早了,還是早點休息吧?”
  方志誠抬起頭,翻了一下手腕,看了一眼時間,意外道:“沒想到這么晚了,你今天怎么還沒下班?”
  姜佩笑道:“我回去也沒什么事,在辦公室里還有個人,沒那么冷清。”
  方志誠盯著姜佩那張清秀白膩的臉蛋,道:“姜秘書,你是想我了吧?”
  姜佩微微一怔,旋即臉色漲紅,啐道:“別自作多情了。我這就準備回家了。”
  方志誠合上了手中的資料,笑道:“那就一起走吧,我正好可以送你一程。”
  姜佩沒有說話,這就算是默認了。
  兩人坐在車內,姜佩坐在副駕駛上,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低聲道:“方書記,你等下就把我放在路邊吧,不要進小區了。”
  方志誠想了想,明白姜佩的意思,現在姜佩住在區委家屬樓,那里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如果自己將姜佩直接送回家,恐怕會迎來不少非議。
  方志誠一邊動車子,一邊問道:“是不是你聽說了什么?”
  姜佩點點頭,嘆了一口氣,道:“我已經習慣了,一個已婚女人單獨住在外面,這肯定會遭人話柄,況且你的身份有這么特殊……”
  方志誠笑道:“你是不是后悔了?”
  姜佩搖了搖頭,道:“我不是后悔,而是害怕影響到你……我不想成為你的污點。”
  方志誠瞄了一眼姜佩,只見她低著頭,眼神落在手上,知道她說的都是一些真心話,輕嘆道:“如果你覺得壓力太大,我隨時可以對你放手,讓你離開。”
  姜佩道:“你這話說得太過絕情了。”
  方志誠輕聲道:“給你自由,是我唯一能為你做的。”
  方志誠沒法給姜佩許諾什么未來,他們現在是同事,是情人,但以后誰也說不準。
  姜佩一咬牙,道:“方書記,我想離開區委書記辦公室。”
  方志誠微微一怔,輕聲嘆息道:“為什么呢?”
  姜佩低聲道:“如果距離遠一點,那樣可以更加保險,同時我想,我們的關系會更加長遠一些。”
  兩個人若是常在一起,即使再小心,但一些細微的動作或者表情,會被別人猜疑。比如現在辦公室另外一個秘書商燕,恐怕對方志誠的關系已是心知肚明。姜佩之所以主動會跟方志誠提出,恐怕也是想了許久。
  姜佩的想法沒錯,兩人朝夕相對,是同事又是情人,這復雜的關系很容易出現失誤,一旦有了失誤,輕則自己離開區委書記辦公室,同時要和方志誠劃清界限;重則,方志誠的前途受到影響,姜佩成為對手攻擊方志誠的手段。
  方志誠放緩了車,道:“我估計你已經想得很明白了,我尊重你的選擇。你想去哪里?”
  “教育局吧?”姜佩解釋道:“我以前是教師,所以去教育局容易適應。”
  姜佩現在是正股級,區教育局是正科級單位,姜佩如果現在去區教育局的話,至少也能擔任個辦公室主任。
  原本姜佩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教師,但不到兩年的時間,再回到教育系統,已經成為了領導。對于姜佩自己而言,這是她以前無法想象的,而生這一切,都是因為方志誠。
  姜佩知道自己注定只會是方志誠的情人,所以她所求的也不多,只希望能與方志誠繼續保持這種關系,不讓別人知曉。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張曉亮負責教育系統,明天我與他溝通一下。如你所愿。”
  姜佩見方志誠答應了自己的要求,心中舒緩了不少,她抬起頭,目光掃向前方,一雙漂亮的眼睛,如同黑暗中的星辰。再轉過一個拐角,就要轉入家屬樓,這時姜佩突然道:“在路邊停一下。”
  方志誠微微一愣,熟練地打了個方向燈,然后將車靠在了路邊,“怎么了。”
  這一段路,路燈似乎壞了,所以有點黑,方志誠看不清姜佩的臉。
  只聽姜佩弱不可聞地說道:“把車熄火,車燈也關了。”
  方志誠突然猜到了什么,微笑道:“如你所愿。”
  這段路并不荒僻,所以偶爾還有行人經過,所以這也讓氛圍感覺到更加的刺激。姜佩解開了安全帶,然后轉過身體,將上半身伏在了方志誠的腿上。
  這一刻方志誠感覺自己體內所有的神經都緊繃起來,周圍任何動靜都會引起他敏感的反應。樹葉沙沙的聲音,昆蟲嗡嗡的鳴叫,這都足以讓方志誠成了那驚弓之鳥。
  姜佩膽兒也太大了!
  不過,方志誠的膽兒從來也沒有小過,他將座椅往后拉了拉,讓姜佩能有更大的活動空間。未過多久,一陣電流傳遍了方志誠的身體,他忍不住喊了一聲姜佩的名字,而姜佩口中咕噥了一句,她自然是無暇答應方志誠。
  這種感覺太刺激了,因為這里不是荒郊野外,方志誠感覺就像赤身**躺在馬路上,盡情地享受著姜佩的伺弄。
  6續有幾輛轎車滑過,每當車燈將車內掃亮的時候,方志誠特別的心虛,但是身心的愉悅又在勸說自己,肯定不會有人現的。當車輛駛離,方志誠心神寬松的那一刻,剩下會及時地傳來緊湊的感覺,這種滋味很難用言語形容。
  欲仙欲死……
  也不知過了多久,姜佩直起了身體,然后推開了車門,蹲在路邊吐掉了口中之物。重新回到副駕駛位置,姜佩乜了方志誠一眼,問道:“印象深刻嗎?”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讓人意外,讓人驚喜。就是技巧還有些生硬,差不多半個小時。”
  姜佩瞪了方志誠一眼,啐道:“我又不經常這么做,你如果要技巧好的,去紅燈區,那里經驗豐富得多了去了。”
  方志誠尷尬地一笑,姜佩今天的表現的確讓自己感覺到很舒服,道:“我泄過了,你要不要也是泄泄?咱倆是情人,需要滿足互相的需求,這是應盡的職責。”
  姜佩搖了搖頭,道:“不需要了,我剛才也泄過了。”
  方志誠不信地搖了搖頭,道:“不會吧,就剛才那樣,你也行?”
  姜佩臉上露出了羞澀之色,緩緩拉起了方志誠的手,隨后方志誠感覺到指尖一片濕潤膩滑。
  方志誠這才回想起之前姜佩那含糊不清的媚叫,恐怕也是因為情之所至,難以自禁了。
  姜佩風情萬種地咯咯低笑,道:“女人其實有時候不需要**的挑動,情感到了一定的時候,一樣可以滿足。”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女人真是一種很神奇的物種,很難研究得透徹。”
  姜佩突然湊到方志誠的耳邊,低聲道:“我還會給你帶來很多驚喜。”
  轉過了拐角,姜佩便下了車,目送方志誠的轎車離開,姜佩才進了小區,她不知不覺竟然哼起了一在大學時代特別喜愛的英文歌曲。
  方志誠回味著姜佩說的最后一句話,暗嘆了一聲,姜佩在人前和人后絕對是判若兩人的性格,一直以來,在工作中姜佩都承擔著溫婉聽話的角色,但一旦轉入到生活中,姜佩骨子里有種難以言語的野性。
  就如同方才在路邊出現的大膽一幕,自己身邊所有女人之中,恐怕也只有姜佩敢于這么做。在私下里,姜佩是炙熱的,比起沈薇略帶公主病的野性不同,姜佩是自肺腑的燃燒,方才那一刻,方志誠感覺差點被燃成了灰燼。
  姜佩若是離開了區委書記辦公室,這或許會還原她許多原有的個性,應該是一件好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