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71 無辜被頭條上了

晚上六點左右,由四五輛各式車輛組成的車隊駛入銀州市與臨豐市的交界處夏河縣東壩鄉。因為毗鄰大江,所以此處稍顯落后,村莊錯落,零星分布在各處。車門打開,每輛車上紛紛走出三至四人。
  丁豐指著不遠處一個燈光隱約的村落,與方志誠輕聲介紹道:“根據一天的追蹤了解,團伙應該在那個村莊設立了一個窩藏點,三間平房內經常傳出小孩的哭鬧聲,村民之前多有懷疑。”
  方志誠點頭,嘆道:“趕緊動手吧,早點動手,也好讓受害的小朋友盡快脫離魔掌。”
  丁豐面色凝重道:“從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那群團伙手中應該握有殺傷性武器,所以不能操之過急,還需要耐心等待。等詳細掌握對方的情況,然后再一舉出擊,爭取把危險性降低到最低限度。”
  方志誠見謝雨馨美眸中泛著淚光,輕輕地攬了攬她的柔肩,安撫道:“不要太過擔心,等會便能見到樂樂了。”
  謝雨馨雙手合十,作出祈禱狀,喃喃道:“我只希望樂樂不會出現任何問題,一切災難都降臨到我身上吧。”
  方志誠聽出謝雨馨語氣中充滿母愛,不由得聯想起自己的母親,心中一痛,與丁豐主動請纓道:“丁局長,我與你們的行動人員一起開展搜索工作吧,多一個人,也多一份力量。”
  丁豐有些猶豫,許久之后,點了點頭,輕聲道:“那行吧,不過有危險,你必須要冷靜,保持克制。”
  隨后,丁豐招手喊來帶隊的鐘揚,小心囑咐他此次行動的關鍵點。鐘揚面色嚴肅,與往常所見不一樣,清秀的面容中多了些許煞氣,這是眾多公安人員身上普遍擁有的野性。
  另一邊,方志誠轉身與謝雨馨,溫和地笑道:“你與其他人守在這里吧,我會幫你把樂樂安全地帶回來。”
  謝雨馨此刻六神無主,方志誠所作出的一切,展現出男人的果敢與堅強,成為她唯一依靠,她露出感動之色,輕聲道:“一切交給你了。”
  前幾日剛下過雨,鄉路泥濘不堪,沿著小道走了數十米,腳上的皮鞋已經沾滿爛泥。鐘揚走在最前面,不時地轉身看一眼方志誠,暗忖這家伙不錯,能沉得住氣。若是一般人跟在行動組的后面,肯定不會如此鎮定,而方志誠自始至終沒有說一句話,按照事先確定的隊形,穩穩地跟在隊伍最后面。
  來到目標地點,鐘揚伸手指了指,他后方一名干警,伸手矯捷,從皮包里掏出一件叫不出名字的攀附工具,三兩下便爬上院墻。
  “院內有狗!”那干警做了個手勢。
  鐘揚回以一個射擊的動作,片刻之后,便聽到狗的痛呼聲,方志誠意識到,肯定是用麻醉槍打翻了兩條惡犬。
  院門很快被打開,幾名行動組隊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入屋內,屋內正在吃飯的歹徒始料未及,大叫出聲,旋即便聽到槍鳴的聲音,人的痛嚎聲,依舊兒童的哭泣聲……
  方志誠也跟著沖進去,鐘揚指了指右手邊的房間,輕聲道:“有七八個兒童,你瞅瞅,哪位是樂樂?”
  方志誠走進去,看了一陣,頓時一顆心墜入深淵,因為兒童很多,但沒有一個是樂樂。方志誠頓時懵了,他快步出了房間,逮住一名中年男人,怒道:“樂樂呢,樂樂在哪里?”
  那名中年男人一臉惘然,搖頭道:“我不知道誰叫樂樂!”
  “不知道?”方志誠頓時怒火攻心,狠狠地出拳砸中那名中年男人的鼻梁,頓時打折他的鼻骨。
  中年男人被方志誠的氣勢嚇到,頓時愣住,他驚恐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負責看守這些孩子,不知道他們的名字。”
  方志誠又揮出一拳,這次擊中男人的腹部,他頓時弓起身子,狂嘔起來。方志誠逼問道:“今天剛帶過來的那名小女孩在哪里?”
  “今天?”中年男人搖頭道,“今天沒有小女孩過來?”
  方志誠皺起眉頭,探出一拳,這次打中男人的面門,頓時有些血腥慘不忍睹,如此暴戾的場景,讓鐘揚也皺起眉頭。
  方志誠冷笑掉:“你的記憶力不好,那我就把你打得想起為止。”
  中年男人也是個狠角色,不過面對方志誠粗暴的手段,也隱隱感到害怕,如同巨石撞擊般的感覺,打得他骨頭斷裂數跟,而身邊的那些公安干警,如同沒看見一般,中年男人突然驚恐的意識到,自己極有可能就這么被他打死。
  “別打了,別打了!”中年男人口中吐出血色的泡沫,他無力地指了指后門,低聲道,“枯井里有一個小孩,因為新來的小孩叫聲太大,所以我們一般會把他們放在井里,打磨兩天性子!”
  “趕緊救人!”方志誠的那幾拳,耗盡他體內所有的力氣,他松開中年男人,匆匆往院后的枯井踉蹌趕去。
  未過多久,下井的一名干警傳來好消息,“找到了,是樂樂!”
  方志誠臉上露出微笑,等樂樂被抱上來之后,他趕緊將樂樂摟到懷里。樂樂似乎許久才認出方志誠,摟住方志誠的胳膊,可憐兮兮地說道:“方叔叔,你怎么現在才來?”
  方志誠用手摸了摸樂樂臉上的污垢,心疼地說道:“對不起,叔叔來晚了。”
  樂樂將頭埋在方志誠的肩膀上,突然道:“方叔叔,你的手流血了,疼不疼?”
  方志誠這才往自己的手背瞧去,方才因為痛打那個中年男人,用力過猛,手上擦破了皮,如今鮮血不止,十分嚇人。他笑了笑,柔聲道:“一點也不疼,謝謝樂樂的關心。”
  人就是養一只小貓小狗,那也有感情,何況是樂樂這么可愛的一個小姑娘。方志誠抱著樂樂回到車隊,謝雨馨將樂樂接過來,摟著她痛苦一陣,在場的所有干警見到這種場面,都忍不住眼眶發紅,然后對著那幾個匪徒暗自動粗一陣。
  人都有惻隱之心,這些拐賣兒童的人販子,無疑觸碰到人心底的那最后一絲防線,誰沒有兒女,對最為無辜的兒童下手,無疑是令人最為不齒的。
  回到銀州市公安局拘留所之后,那些人販子早已被折磨得點人氣,隨后刑警采取突擊審訊,找到銀州市內數個窩點及隔壁幾個市的情況,一個涉及數百人、受害者達千人的專業拐賣團伙被成功搗毀。
  為此,公安部特地對銀州市公安局進行表彰,還對丁豐、鐘揚等人分別授予二等功、三等功等殊榮。
  放在宋文迪辦公桌右手邊的紅色座機突然響起,這部電話通往省委書記的辦公室,只有那里會撥通這個電話。
  宋文迪接通后,微笑道:“李書記,您好。”
  李思源右手捏著一支鋼筆,在身前一張報紙的頭條上畫了一個圈,淡淡笑道:“這次銀州公安打拐行動,開展得不錯,在全國范圍引起廣泛影響。你們市委要注意總結經驗,在全省范圍內進行推廣,爭取掀起一波以治安為主題的波瀾。”
  銀州公安打拐事件,受到媒體的廣泛表揚,不少之前被拐賣的兒童,重新回到家庭。他們的父母原本早已絕望,突然找到希望,心中自然帶著慢慢的感恩。近期銀州市委辦,收到不少來自全國的感謝信,能取得這樣的成果,令宋文迪也隱隱感到自豪,畢竟這是他一手促成的項目。
  宋文迪謙虛道:“感謝李書記的肯定,我們會整理好相關資料,據說市局那邊還收集到不少信息,能對打擊全國范圍內的拐賣兒童案件,提供一些有效參考。”
  李思源停頓數秒,語氣變得嚴肅,輕聲道:“銀州的穩定,對于省里十分關鍵,你還需要什么支持嗎?”
  宋文迪琢磨片刻,沉聲道:“暫時不需要,夏市長那邊近期與我還是十分配合,相信在后期的工作中,彼此也能更加認同對方。”
  宋文迪這句話說得很有技巧,他沒有否認夏翔,在領導面前說對手的壞話,這是一件不明智的行為,盡管李思源是自己的底牌,但他也不能直白地表達對夏翔的不滿。說夏翔暫時配合,但不代表以后會一直如此配合下去。
  李思源琢磨著宋文迪的言外之意,淡淡地嗯了一聲,輕嘆道:“夏翔的執政能力還是很不錯的,關鍵是位置擺得不正確。你作為班長,在政府工作上要充分參考他的意見,但黨務上面要注意引導,讓他正視自己的行為。隊伍交給你來帶,我還是很放心的。”
  掛斷李思源的電話,宋文迪心情變得輕松起來,因為打拐案件的順利執行,他對市公安系統的掌控力,無疑更進一步。手指翻動著紙張,宋文迪批閱文件的速度,也變得輕快起來。
  坐在外屋的方志誠,聽見里屋傳來不著調的歌聲,他嘴角浮現出笑意,雖然覺得自己的心態很奴顏卑膝,但宋文迪若是心情好的話,自己的確也值得高興。
  手機這時突然震動起來,是謝雨馨發來的短信,“今晚,有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