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708 心有虎細嗅薔薇

方志誠感覺到了寧薔薇的粗暴,意識到這妞兒肯定是第一次接吻,所以根本沒有任何技巧可言,舌頭就跟帶刺似的,在自己口中很沖直撞,牙齒也如同利刃,把自己嘴唇和舌頭都給咬破、咬麻了。
  方志誠試圖要將寧薔薇推開,然后告訴她,應該如何正確的親吻。但寧薔薇根本不給自己機會,她就這么附身吻著自己,讓自己根本沒有反抗的余地。
  方志誠只能改變策略,學會忍耐,然后慢慢引導寧薔薇,讓她不要那么急,寧薔薇逐漸地知道該怎么應對,呼吸變得平緩,伴隨著方志誠的每一次溫柔的親吻,小心翼翼地吞吐著舌尖,方志誠也忘記了一開始遭受的創傷,沉浸在那微妙美好的氛圍里。
  當寧薔薇收斂了身上的尖刺,方志誠找了個機會,改變了姿勢,他輕輕地摟住了寧薔薇的腰部,然后往前邁了一步,將她頂在了強上。寧薔薇此刻閉上了眼睛,方志誠從她口中分泌的津*液中品味到了一股清雅的香氣,這讓他體內的氣血穩步地開始升溫。
  方志誠雙手從她的腰部往上移動,溫柔地沿著她平坦的小腹向上游走,在試探許久之后,終于還是往上移了三四公分。方志誠正準備侵犯那高聳圓潤小巧卻精致之處,突然手臂一麻,這感覺如同被電擊了一般,隨后他感覺身體不受自己的控制,如同風中的柳絮直接飛了起來,最后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方志誠此刻的心情很無奈,也已經接受了一個事實,在有功夫在身的女人面前,小動作一定不能多,否則的話,可就遭殃了。面對趙清雅的時候,自己吃了大虧,而面對寧薔薇,也是這么干凈利落地被收拾了。
  方志誠揉著差點被摔斷的老腰,怒道:“你這是做什么?不是你主動的嗎?”
  寧薔薇漲紅著臉,她還沒有從剛才生的事情回過神來,只覺得方才的情景很美妙,但方志誠做了一件讓自己很惡心的事情,破壞了那個感覺,所以她直接將方志誠給制服了。
  寧薔薇許久才緩過神來,瞪著方志誠,道:“你剛才為什么要亂摸我?”
  方志誠苦笑道:“那是親吻下意識的動作,好不好?”
  寧薔薇搖了搖頭,不悅道:“可是讓人覺得很惡心,你親就親了,還亂摸,讓我很排斥。”
  方志誠低聲說道:“跟沒經驗的女人談戀愛,果然真夠累的。不懂套路,不按常理出牌,然后還動用暴力。”
  寧薔薇頓了頓,低聲道:“很疼嗎?”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嘴巴比腰還疼。你接吻的時候,用那么大的力氣做什么?”方志誠理智下來之后,嘴巴里又開始泛著血腥味。
  盡管房間內的燈光有些昏暗,但寧薔薇的臉已經紅得可以滲出血來,“誰知道你嘴唇那么軟……果然是個娘娘腔……”
  寧薔薇已經覺得自己在這個房間再也呆不下去,所以她有些驚慌失措地離開了辦公室。
  方志誠直接躺在地板上等了許久,回味著方才的那一刻。寧薔薇就像一朵帶著野性的薔薇花,遠遠地望去很是動人,但走進自己觀察之后,會現薔薇花漂亮,但她枝葉上帶著的花刺卻十分棘手。然而,當你不畏刺痛,采摘了一朵之后,會現薔薇花香是那么的與眾不同。
  英國詩人西格里夫·薩松的代表作《于我,過去,現在以及未來》,有一句廣為傳播的明言,“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方志誠不禁灑然自嘲地一笑,按照自己這個嗅法,早晚會傷筋動骨變成一個殘廢。
  不過,方志誠雖然渾身疼痛,但心情不錯,畢竟跟寧薔薇之間的關系有了質的突破。
  從一開始的針鋒相對,到現在的感情升溫,每一步都不容易,尤其當今天取得了這么大的進步,這更是令他感到振奮。
  寧薔薇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后,現自己心臟跳動的度特別快,所以她狠狠地壓在那處,竭力想讓它變得平緩下來,但最終還是徒勞無功。
  隨后她將手移動到自己的嘴邊,輕輕地撫摸著嘴唇,許久之后,終于浮出一絲笑意,低聲自言自語道:“味道還不錯,很甜的感覺。”
  第二天按照老規矩進行晨練,方志誠現寧薔薇有點不對勁,她今天跑步的度很慢,而且對自己下手的時候也沒那么重了。方志誠趁機在她身上撓了幾下,寧薔薇的反應也不大。
  吃完早飯之后,寧薔薇道:“我等會就要走了。”
  方志誠有些意外,道:“怎么這么快?”
  寧薔薇道:“事情辦完了,當然就回去了。”
  方志誠指了指自己的嘴唇,道:“就這個事?”
  寧薔薇瞄了一眼旁邊不明所以的樸泫雅,瞪了他一眼,道:“胡說八道,小心我抽你筋扒你皮。”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那是為了什么?”
  寧薔薇停頓一會,道:“我過來見臧毅的。”
  方志誠臉色有點不好,不悅道:“你見他做什么?”
  寧薔薇瞧出方志誠不開心,故意刺激道:“他是我的大哥,到了漢州,我自然要見見他,嗯……順便關心關心他。”
  方志誠可沒那么容易上當,知道寧薔薇在故意氣自己,雙手一攤,道:“有沒有送請帖給他啊?”
  寧薔薇哼了一聲,道:“哪里來的請帖?”
  方志誠指了指自己和寧薔薇,笑道:“當然是你和我的。”
  寧薔薇撇了撇嘴,道:“我還沒決定嫁給你呢……”
  方志誠笑道:“遲早的事情。”
  樸泫雅見方志誠和寧薔薇打情罵俏,顯得比較沉默。方志誠對她的情緒沒有太多關注,樸泫雅在方志誠眼中的確是一個存在感比較弱的人。樸泫雅不想聽兩人的私話,識趣地離開了餐廳。
  寧薔薇沒有繼續跟方志誠斗嘴,表情變得嚴肅起來,道:“我不妨跟你如實說,臧家前幾年就一直在向我家提親。不過,老爺子一直沒同意。而他此次來漢州,大家都知道,是為了你我的婚事而來。如果他在漢州擊敗了你,那么就證明寧蘇兩家的聯姻結盟是一件極其錯誤的事情。同時,老爺子也會重新考慮。”
  方志誠苦道:“然后你找臧毅,是為了什么呢?”
  寧薔薇緩緩道:“我是想試探一下他,同時告訴他,我對他沒什么興趣,想讓他死心。”
  方志誠聽寧薔薇這么一說,心中一喜,道:“你說這些,是為了證明,你對我有感情嗎?”
  寧薔薇搖了搖頭,道:“我只是希望臧毅不要太執著,即使他打敗了你,我也不會選擇他的。”
  盡管寧薔薇的話有點刺耳,似乎不太看得起自己與臧毅交手的結果,但方志誠還是有些高興,畢竟寧薔薇對臧毅的態度很明確,沒有可能,而自己現在至少已經將八字的一撇寫上去了。
  方志誠微笑道:“薔薇,你說了這些,讓我有了信心。老實說,以前見到臧毅,我并不會害怕他比我高一個級別。而他與你的關系,讓我很擔憂。”
  寧薔薇嘴角上揚了一下,道:“我和他有什么關系?”
  方志誠柔聲道:“他比我和你早認識了幾十年。”
  寧薔薇笑道:“正因為認識得很早,所以知根知底。如果彼此來電,早就在一起了。”
  方志誠微微一愣,顯然沒想到沒有戀愛經驗的寧薔薇會說出這么有哲理的話來。方志誠點點頭,道:“你說了一句很有道理的話。”
  寧薔薇道:“這是看韓劇的時候,泫雅告訴我的。”
  方志誠嘆道:“泫雅做了一件對的事情,我決定給她加工資。”
  寧薔薇想了想,道:“泫雅喜歡你,你知道嗎?”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無奈地苦笑道:“像我這么玉樹臨風,風流倜儻的帥哥,人見人愛,花錢花開,這是很正常的。樸泫雅喜歡我,這是正常的。”
  寧薔薇翻了個白眼,啐道:“真是個自戀的家伙。”
  言畢,寧薔薇站起身,提起了自己的行李,方志誠跟在她身后,一直目送她開車離開。
  寧薔薇雖然沒有跟自己詳細去說,自己來漢州去見臧毅的原因,但一切都在不言之中,寧薔薇是希望臧毅不要針對自己。
  不知何時天空飄起了雨,方志誠站在雨中停留片刻。
  從臧毅最近的舉動來看,他開始頻頻插手霞光的政務,比較明顯的是,召見莫進數次,了解霞光工業園的事情。霞光工業園已經被方志誠準備改造成為互聯網產業園,臧毅此舉無疑是想跟自己對著干了。
  從臧毅的履歷分析,他手中掌握著一批有影響力的工業制造企業,若是真的投放到霞光工業園肯定能起到作用,讓始終很平淡的霞光工業經濟帶來爆式增長。
  工業企業資產投入大,輸入霞光的話,在短期有好處,但在長期卻沒有任何益處,因為霞光并不適合搞工業經濟,因為霞光不是港口,不具備外向型經濟的基礎。沒有基礎,即使能用資源堆砌,那也會影響城市原有的競爭優勢。
  而且,方志誠認為,下一波經濟熱潮,肯定會在互聯網上做文章,霞光如果能提前卡位,一定能比逐步放緩度的工業制造要來得更加有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