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706 過往煙青蔥舊夢

漢州有兩條主流河道橫穿城市南北,其中一條是漢河,這條河當初是在隋朝人工開辟,曾經是橫穿南北的一條重要運輸樞紐。漢河是其中一截,整條運河從燕京一直通往浙源省余杭市,曾經給漢州帶來過繁榮與昌盛。但隨著水6交通沒落,漢河的風光已經不再,現在漢河內有大量的撈沙船,給漢州的母親河抹上了昏黃的色調。
  從去年開始,漢州提出拯救母親河,挖掘漢河旅游文化價值的口號,但遲遲未見大動靜,主要因為漢州政府資金不足,在與省里尋求資金扶持時遇到了一些阻礙。
  漢河西岸,位于南郊,有一處名為漢河人家的別墅小區,這里環境優雅,是漢州富人集中度最高的地方。漢州雖然城市展這幾年不怎么樣,但因為受到淮南整體大環境的刺激,改革開放比較早,大量私營主家致富,所以漢州并不缺少中等收入者,所以漢州的房價一直很高,而漢河人家的別墅已經賣到了一萬平方米以上的價格。
  雖然比不上燕京、云海、深州及瓊金等城市的放假,但漢州正常工薪階層,人均年收入不過兩萬元,一棟三百多平米的房子,要不吃不喝,三百多年才能購買。所以這也間接地反映了漢州兩極分化還是非常嚴重的。
  臧毅來到漢州一個月之后,將新家安排在了漢河人家,他對這里的環境還是比較滿意的。他端著一杯咖啡,站在后院花園內,現在是夏末秋初的季節,所以院內的景色并不是單調。
  保姆玫姨走入花園內,低聲道:“少爺,有您的客人。”
  臧毅微笑著與玫姨點了點頭,道:“我這就去見她。”
  玫姨為臧家工作多年,此次臧毅從燕京來到漢州,只帶了玫姨一人,照顧自己的飲食起居。
  來到了客廳,只見一名俏麗青春的女子背身對著自己,坐在沙上。女人并非穿著長裙才美麗,眼前的這個女子便詮釋了,如果女人穿著干練清爽,別有一番風味。米黃色的休閑褲,純白色的襯衣,黑色的皮靴,讓兩條腿兒顯得筆直而修長。
  臧毅溫和地笑道:“薔薇,好久不見,你好像長高了一點。”
  寧薔薇轉過身,回以微笑:“臧大哥,這是你的錯覺,我怎么可能還能長個呢?”
  臧毅擺了擺手,笑道:“反正覺得你更漂亮了。”
  寧薔薇對臧毅這么評價自己,顯得有點不好意思,所以左顧右盼,試圖轉移注意力。臧毅來到了咖啡機邊,選了來自墨西哥的咖啡豆,然后慢慢研磨,重新泡了一壺咖啡。大約十來分鐘,臧毅端著一杯咖啡遞給寧薔薇,笑道:“以前每次見面,你都央求著我給你泡咖啡,試試吧,看和以前的味道是不是一樣?”
  寧薔薇泯了一口,微笑道:“那個習慣改了很多年了,自從去了軍校,就戒掉了。不過,臧大哥你煮的咖啡味道很特別,一下子就喚起了我以前的很多回憶。”
  臧毅點頭笑道:“那時候你才十一二歲,整天跟在我后面轉,跟假小子一樣。”
  寧薔薇道:“我現在也是假小子。”
  臧毅搖了搖頭,道:“不一樣,多了不少女人味。”
  寧家和臧家在燕京將軍胡同的四合院左右挨著,寧薔薇年輕的時候曾經在四合院內住過很長時間,后來寧老從國家領導人的位置上退下,然后寧家才搬到了云海。所以寧家和臧家的關系一直不錯,甚至在小時候,還鬧出過指腹為婚的笑話。
  不過,在圈子內,大家原本都十分看好臧毅和寧家二金花寧香草可能走到一起,但結果是,寧香草選擇了一個鳳凰男,名不見經傳的一個小人物。而臧毅也在私下暗示,他一直在等待寧家三金花寧薔薇,雖然兩人年齡相差有點懸殊,但以寧臧兩家不錯的關系,不少人也看好這份姻緣。
  但結果讓人十分意外,寧蘇兩家最終結盟,臧毅在別人眼中成為了政治婚姻的受害者。
  在寧薔薇看來,臧毅還是如同以往一樣,動作優雅,談吐極有氣度,是一個擁有紳士風度的男人。寧薔薇情不自禁地將方志誠跟臧毅進行對比,方志誠總是跟自己斗嘴,讓自己生氣,與臧毅對待自己的溫柔差了不止一截,但寧薔薇不知為何總覺得臧毅不夠吸引自己。
  兩人相對而坐,出現了短暫的沉寂。臧毅打破僵局,笑問:“老爺子的身體還好嗎?”
  寧薔薇聳了聳肩,道:“畢竟年齡大了,過來今年冬天,身體就一直不舒服,大部分時間都在醫院里度過。”
  臧毅輕嘆了一聲,道:“英勇遲暮,誰都會遇到這么一天。”
  寧薔薇笑道:“不必太悲觀,盡管爺爺的身體不適,但看得出來,他的心態還是很不錯的。”
  臧毅點了點頭,道:“他們那批人都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早就不懼生死了。”隨后他停頓了一下,道:“今天你來見我,是什么原因呢?想來如果沒有什么事兒,你不會主動來找我。”
  寧薔薇沉默片刻,才道:“臧大哥,我已經決定好了,答應家里的安排。”
  臧毅嘴角浮現出一抹遺憾與失望,輕嘆道:“薔薇,雖然我早已猜到有這么個結果,但從你口中得知這個消息,還是感覺到無比遺憾。我對你的心意,你是知道的。”
  寧薔薇點了點頭,道:“臧大哥,我知道你一直在等著我。而我小的時候,就曾經說過,如果長大了,一定要成為你的新娘。但是,那已經是小時候的事情,還有我不得不尊重爺爺的意思。”
  臧毅語氣突然變得嚴肅而凝重,道:“薔薇,我希望你能遵循自己內心的意見,而不是被家族捆綁在一起。如果你沒有力氣掙脫家族的束縛,可以幫你。”
  寧薔薇搖了搖頭,淡淡一笑,道:“不必了。其實我也想明白了,我們倆或許也不合適。我今天過來見你,只是希望你能放下一切。”
  臧毅眼中露出一絲痛苦之色,道:“薔薇,你知道,我不可能輕易的放棄。”
  寧薔薇語氣堅決地說道:“所以我才會跟你說得如此直白,讓你對我恨得更加徹底一些。”
  臧毅沉默片刻,道:“你和方志誠有過了解嗎?”
  寧薔薇道:“我們接觸了一段時間,雖然還沒有適應彼此,但我相信,總能磨合好的。”
  臧毅提醒道:“據我所知,他是個花花公子。”
  寧薔薇道:“這點我也知道。”
  臧毅苦笑道:“薔薇,我真的希望你能重新做決定。”
  寧薔薇放下了咖啡杯,搖頭拒絕道:“我只要做過決定,就不會更改。你如果了解我,應該知道我的性格。”
  臧毅嘆氣道:“他必須要給你幸福,不然的話,我會把你搶過來。”
  寧薔薇站起身,露出告辭之意,輕聲道:“臧大哥,謝謝你的關心與承諾,如果有一天我覺得受不了這種生活,或許還會來找你訴苦的。但在那天到來之前,希望你不要干擾我和他。”
  臧毅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等寧薔薇上了吉普車動車子離開,臧毅嘴角露出一絲自嘲的苦笑,暗嘆了一聲,這寧家小妹變得越來越酷了。
  寧薔薇從頭到尾都表現出了獨立與自主的判斷,她沒有被自己的柔情所軟化,也沒有被自己的溫情所打動。
  正因為寧薔薇如此有個性,所以臧毅才對寧薔薇情有獨鐘。
  對寧薔薇的感情,固然一方面是因為彼此兩家關系不錯,如果聯盟的話,能夠鞏固臧家的實力,能為自己的仕途奠定更加堅實的基礎,但另一方面,臧毅真的很迷戀寧薔薇身上的那股英姿颯爽的氣質。
  薔薇花刺手,但香氣逼人。
  寧薔薇今天來找臧毅,其實還有其他一層意思。她似乎知道了自己來到漢州,是為了對付方志誠,所以希望轉移臧毅的視野,讓臧毅將目標放到寧家,而不要去責怪方志誠。
  臧毅輕嘆了一聲,暗忖如果寧薔薇今日前來,這是方志誠的意思,那就讓臧毅未免太看不起方志誠了。出現了強力的競爭對手,自己不正面交鋒應對,竟然讓女人拋頭露面,這顯然不是大丈夫所為。
  臧毅絕對不會輕易罷手,因為他心中已經有縝密的計劃,寧家和蘇家雖然傳出了聯姻結盟的消息,但畢竟還沒有落到實處,簡而言之,只要他們倆一天沒有機會,臧毅就還有機會
  臧毅如果在他倆結婚之前,將方志誠徹底擊垮,那么結果肯定會改變,因為寧家不會選擇一個弱者作為女婿。
  臧毅是一個很有野心的人,他外表看上去溫和,但對自己的未來有著長遠的規劃,并且一直有條不紊地往前推進,娶寧薔薇就是規劃中的重要一步。現在有人打亂了一切,臧毅則會選擇動用手段,將事態的展拉到正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