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703 旋陀螺解危之策

會議結束之后,臧毅與趙崚一前一后同行。趙崚低聲道:“天靈書記處理此事的方式,有失偏頗,太過盲目信任霞光應對危機的能力了。”
  臧毅淡淡一笑,道:“如果事態繼續惡化,屆時市委肯定要安排專項小組接受此事。章書記是在給霞光騰出時間,如果市委介入的話,即使后續事態緩和,霞光也要有人承擔相應的責任。”
  趙崚認真地看了臧毅一眼,他自然也在懷疑,此事是否是臧毅上任之后點燃的第二把火。
  新官上任三把火,臧毅點燃了第一把火,通過封鎖部委對漢州駐京辦的種種資源,收服了趙崚,站穩了腳步;第二把火,落在了霞光,制造龐大的輿論壓力,間接給市委書記章天靈壓力。
  若真是如此,那么臧毅也太可怕了。
  趙崚試探地問道:“臧市長,如果換作你,有沒有解決此事的好方法?”
  臧毅淡淡一笑,道:“如果是我的話,輿論絕對不會出現如此一面倒的局面,所有的消息都會封鎖起來,同時給傷亡人員足夠的補償,小事化了。”
  趙崚點點頭,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霞光區此事已經鬧得夠大,也不知那方志誠有何解決方案。”
  臧毅平淡地說道:“靜觀其變吧。”
  下午三點左右,方志誠再次來到了現場,道路東側已經被清理出來有車輛通行,出事的車輛已經被拖走,但場面依然是一片狼藉。大量的狗籠放在路邊,不時地傳出狗吠之聲。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這些狗沒有人認領嗎?”
  項新點了點頭,苦笑道:“司機死亡后,已通知家屬。家屬正在趕往漢州,但這批狗找不到接手人,我估計是從黑狗市場運出的。”
  方志誠道:“那就聯系流浪狗收容所吧。”
  項新道:“已經打過電話,不過漢州的流浪狗收容所規模都很小,恐怕很難收容這么多狗。”
  方志誠搖頭苦笑,道:“沒想到處理這些狗會這么麻煩。”
  方志誠與項新邊走邊聊,突然眼前閃過一個熟悉的身影,與項新說道:“我見到了一個熟人,過去打個招呼。”
  此人正是趙凝,她蹲在狗籠旁邊,對面有幾只受傷很嚴重的狗狗,她臉上露出悲傷的情緒。方志誠走到她身邊,問道:“你怎么會在這里?”
  趙凝轉過身,見是方志誠,先是一愣,旋即平靜下來,道:“我看到新聞,說昨天這里出現車禍,大量狗狗受傷,所以過來看看。”
  趙凝今天穿了一身素白,黑亮的長上一個漂亮的粉色蝴蝶卡十分醒目,因為身材高挑,樣貌出眾,所以遠在幾十米處,便可以清晰地看到她。旁邊有不少工作人員,都不時地朝她望一眼。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我差點忘記了,你開了一家寵物店。我們現在愁呢,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么多狗。”
  趙凝眼前一亮,道:“要不送我那里去吧,頂樓有足夠的空間可以安置它們。”
  方志誠嘴角浮現出苦笑,道:“按照正常的流程,這些狗都應該被送往流浪狗收容所。”
  趙凝眼中有些驚慌,連忙道:“千萬別!流浪狗收容所對這些狗狗而言,并不是天堂,而是地獄。如果你將它們送到那里,七天之內沒有人收養的話,就等于宣判了它們死刑。”
  方志誠眉頭皺了皺,道:“這么多狗,你一個人養得過來嗎?”
  趙凝輕聲道:“我已經雇傭了兩個員工,它們一定能夠照顧好這些狗狗的。”
  方志誠想了想,道:“這樣吧,將狗先放在你那里,因為這些狗的來源還不明,后期可能會有人討要,所以只是暫時安置在你那兒。”
  趙凝松了一口氣,面帶微笑,道:“這樣太好了,謝謝你。”
  方志誠還是第一次見到趙凝露出如此甜美的微笑,他原本以為新聞中有些愛護小動物的人士,都是宣傳炒作起來的,但當真正了解趙凝之后,方志誠現還真有這么一種人,對小動物自肺腑的喜愛。
  趙凝這個女人雖然有些天然呆,但卻給方志誠留下很純凈的印象。現場要趕快清理完畢,方志誠便讓項新組織一輛貨車,將所有的狗全部送到了趙凝的寵物店去。
  下午四點半,集中通報交通事故的后續展問題。方志誠離開現場之后,便直奔布會,到場后簡單翻閱了一下秘書辦準備好的模擬問答,然后便開始應對記者的諸多刁難。
  “方書記,請問交通事故現在的傷亡人數是多少。”一個女記者說道。
  方志誠快回答道:“兩人死亡,二十六人受傷,其中十三人傷勢比較嚴重,現在已經安排在市人民醫院進行診治。霞光政府將承擔這些受傷人員的醫藥費。”
  另外一名戴眼鏡的中年男記者舉手,語氣不佳地質問道:“不少人認為此次生交通事故,與河西路存在天坑有關。請問政府現在是否能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方志誠平靜地說道:“河西路有天坑,這的確是一個值得追究的重大的問題。我們現在已經安排人進行同步調查,會盡快查明責任人,同時給公眾一個合理的交代。但,天坑與交通事故沒有任何關系,相距的位置大約有三四百米,所以還請大家將兩件事分開來看待。我們之所以會承擔受傷者的醫藥費,并不是因為此事與政府有關,而是因為事情生在霞光,政府有必要進行人道主義關懷。”
  隨后,方志誠語極快地回復了好幾個記者的問題。讓記者感覺意外的是,方志誠表現得很鎮定,而且儀態從容不迫。記者們都是帶著拷問的意識來參加新聞布會的,但結果讓不少人覺得遺憾,因為并沒有找到足夠的料。
  新聞布會結束之后,張曉亮走到方志誠身邊,笑道:“方書記,你剛才的表現實在太完美了。我覺得,你完全可以去國務院新聞辦,擔任專業的新聞布員。”
  方志誠現在沒心思跟張曉亮說笑,擺了擺手,輕嘆一聲,道:“現在我有一件事安排你來處理,你得趕緊散布消息,有人惡意中傷霞光政府的形象……”
  張曉亮點了點頭,道:“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既然對方已經開始動用輿論戰,方志誠也不能坐以待斃,需要在輿論上搶占優勢。
  在新聞布會結束之后,散播出新的陰謀論,這無疑可以引起大家更為快的傳播。在霞光區宣傳部給媒體記者的新聞通稿之中,詳細說明了天坑與交通事故沒有必然聯系。而輿論導向卻故意將兩點牽扯在一起,便多了人為痕跡,如此便讓人想入非非,這是不是與政治博弈有關聯?
  方志誠或許在大格局上沒有臧毅資源豐厚,但在漢州組織了一道看不見的情報網,比臧毅要更加優勢。
  利用張曉亮的活動能力,方志誠早已在霞光經營了一股看不見的人際網絡,同時這網絡還在往外擴張,已經滲透到漢州。
  張曉亮很聰明,他會在方志誠指示的基礎之上,再添油加醋地增加很多版本,比如某位空降的新副市長為何要可以針對霞光,主要是因為霞光的市委書記太亮眼,影響到了這位副市長的前程等等。
  總而言之,張曉亮深知如何讓這種小道消息迅地擴散出去。
  方志誠在事情生之后,差不多二十個小時內,都如同陀螺一樣旋轉著,他已經做到了最大的努力,包括清理現場,組織協調會,參加新聞布會等。方志誠沒想到臧毅給自己的威脅這么大,只是舉手投足地一擊,便讓自己苦于奔命。
  晚上九點左右,方志誠才離開辦公室準備回家,他第一次生出事情逃脫自己掌控的感覺,在官場搏殺了這么多年,他也曾遇見過危機,但每次都在掌控之中,但這一次的對手很強。主要還是因為方志誠對臧毅不了解,不知道他的弱點。但臧毅卻對方志誠很熟悉,同時他還深諳謀略。
  凌晨一點,在網絡上看到了河西路交通事故的模擬視頻上傳到網絡上,方志誠終于松了一口氣,盡管三維模擬現場的視頻因為匆忙趕工的緣故看上去很粗糙,但直觀地反映了現場生車禍的情形,有了這個圖像,那么就可以很好地辟謠,讓輿論徹底地將交通事故與天坑隔離開來。
  至于天坑的問題,那是長期的工作,需要一段時間搜集線索和證據。
  第二天早上上班,臧毅在離自己住處最近的報刊亭停留了許久,主要閱讀淮南省內比較有份量的報紙《淮南日報》及漢州行量最大的都市報《漢州晚報》,這兩份報紙上都重點報道了昨天霞光區新聞布會的始末。
  臧毅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還不錯,比我想象中要辦的直接大氣。有點本事,這樣才有意思,不然的話,在漢州的日子未免太無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