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700 井中月虛實難辨

萬衡想明白了這一點,給方志誠打了個電話,方志誠摸著下巴沉思片刻,苦笑道:“經過你的提醒,我也意識到,或者真的中了臧毅的計。”
  萬衡道:“主要趙崚對我們的成見太深,另外,他沒有意識到現在的新局勢。”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蘭山書記離開了漢州,其實現在處于最大弱勢的變成了趙崚。他雖然對漢州有突出的貢獻,但一朝天子一朝臣,趙崚不過是常務副市長,他與胡鋼的斗法還難分勝負,但如果加了臧毅這一個籌碼,恐怕天平就會像胡鋼那邊傾斜了。”
  萬衡沉默片刻道:“在趙崚心中,已經將我們當成最大的對手。畢竟他覺得當初的那些矛盾不可調和,所以并非趙崚沒有意識到臧毅的計謀,或者這是他順勢找個臺階。”
  官場之中,人心叵測,仔細分析下去,會得出各種驚人的結論。
  方志誠沉聲道:“你的意思是說,趙崚借機主動向臧毅投誠?”
  萬衡嘆氣道:“沒錯,你要知道趙崚經常混跡于燕京圈子,自然知道臧毅的底細。趙崚如果攀附上了臧毅這棵大樹,未來的前途不可限量。”
  方志誠點點頭,道:“換個角度來看,趙崚現在是待價而沽,他不能主動地投靠臧毅,而是需要一定的技巧,這樣一來,投入臧毅麾下之后,才能收到臧毅的重視。”
  萬衡苦笑道:“兜兜轉轉一大圈,結果發現我們都被耍了。”
  方志誠倒抽了一口涼氣,道:“由此可見,臧毅此人行事太過狡猾,在布局的時候,善于將細節考慮得縝密。他利用我來試探趙崚,這誰能想到?”
  萬衡繼續分析道:“臧毅是想把戲演得更加逼真一些,同時要清楚的知道,趙崚和你的矛盾還有沒有可能調和。”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想了想,道:“我是不是要打亂他的計劃呢?”
  萬衡怔了怔,旋即明白方志誠的意思,疑惑道:“莫非你想拉攏趙崚,這難度太大了?他可是吃了你不少虧,怎可能輕易地拋掉那些不好的回憶。”
  方志誠道:“凡事都要嘗試一下,臧毅若是能收服趙崚,那么他輕輕松松便能夠在漢州站穩腳步,同時依靠趙崚在市政府的號召力,能為他的工作迅速打開局面。另一方面,胡鋼將徹底的邊緣化,被臧毅和趙崚這兩個常委市長完全架空。”
  萬衡道:“為何不與胡鋼聯手,對臧毅和趙崚進行壓制?”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我對胡鋼有所了解,雖然是一個有能力的干部,但缺乏魄力和威信,與趙崚明顯差了不止一籌。而且胡鋼太善于隱忍,被夏蘭山壓制多年,成為了傀儡,盡管夏蘭山離開漢州,但有些習慣是很難改變的,胡鋼已經沒有了進取的銳氣。”
  萬衡認可方志誠的分析,道:“的確,相比較胡鋼,趙崚更適合拉攏。”
  方志誠笑了笑,道:“即使趙崚不愿意和我們結盟,那么也要讓趙崚和臧毅的合作增加一絲裂縫。”如果方志誠表現出與趙崚彌合關系,那么臧毅肯定會懷疑趙崚是否和方志誠另有協議,如此一來,臧毅與趙崚的關系,會存在陰影。
  萬衡理解方志誠的用意,笑道:“我估計臧毅不會上當。”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即使明知他不會上當,但勾心斗角的戲份,我們都應該演足了,否則豈不是要讓他低看了?”
  萬衡笑道:“看得出來,志誠你想贏他啊!”
  方志誠道:“明知他來漢州,是為了我。我又怎么能避讓?我不僅要贏他,而且要贏得十分徹底。”
  萬衡沉默片刻,緩緩道:“我會支持你的!”
  與萬衡掛斷電話之后,方志誠親自前往趙崚的辦公室。趙崚在參加會議,所以方志誠便等了一個小時,趙崚見方志誠等候多時,明顯有點詫異,笑道:“志誠同志,你怎么會在這里?”
  方志誠微笑道:“有點事情想跟您匯報。”
  趙崚瞄了一眼辦公室秘書,不悅地訓斥道:“既然方書記早就到了,你們怎么沒通報一聲?”
  那秘書道:“我原本打算去通報,不過方書記讓我不要去打擾你們開會。”
  如果看這表面功夫,不明就里之人,還以為方志誠和趙崚的關系非常融洽。敵人相遇的時候,并不一定硝煙彌漫。真正的搏殺,永遠在分別的一瞬間。
  進了辦公室,趙崚吩咐秘書泡了一杯茶給方志誠,笑道:“我這邊都是粗茶,不知道志誠你喝不喝得慣……”
  方志誠道:“趙市長見笑了,能喝到您辦公室里的茶,已經是我的榮幸。”
  趙崚雖然和方志誠素有嫌隙,但聽方志誠這么說,心情還是很愉悅的,“志誠,印象之中,咱倆還從未如此近距離的交流過,既然你來主動找我,肯定是有事,不妨直說吧。”
  方志誠笑了笑,輕輕地吹了一下懸浮于茶水最上面的一層黃綠嫩葉,道:“為了臧毅之事。”
  趙崚淡淡地一笑,道:“臧市長從燕京空降漢州,雖然傳聞與你有關,但他在市政府,你在縣區,兩人應當不會有什么利益沖突。”
  方志誠搖了搖頭,卻道:“趙市長,你有沒有想過,臧毅已經成為了我們共同的敵人。”
  趙崚眉頭皺了皺,道:“志誠,你此話有點不妥。”
  方志誠笑道:“趙市長,你敏感性太弱了,難道還沒意識到臧毅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了?”
  趙崚輕哼一聲,道:“如果你今天是為了挑撥我和臧毅的關系而來,那我沒有其他話好說了。”
  方志誠搖頭苦笑道:“與虎謀皮最終只會作繭自縛。”
  趙崚表情變得冰冷,道:“我的未來如何,就不用你來操心了。”
  方志誠見說服趙崚無果,便站起身告辭,道:“既然話已經不投機,那我就沒有必要多呆了。趙市長,再見!”
  趙崚沒有起身,平淡地說道:“恕不遠送了。”
  等方志誠離開辦公室之后,趙崚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方才那個會議,是趙崚召集了幾個信得過的手下,緊急商議駐京辦被封鎖項目的事情。從駐京辦主任楊德昌那處得知消息,包括發改委在內的部委已經對漢州駐京辦全面封鎖,所有正在申報的項目全部停止。
  每年為了申報項目,漢州駐京辦都有一大筆經費開支,如果項目全部叫停,那就意味著前期投入的大量經費打了水漂。如果有人追究責任,趙崚就得承擔最大的一部分。
  除了項目經費之外,跑項目是趙崚賴以為生的核心競爭力,利用這個能力,趙崚在漢州奠定了自己的地位。只要他還能跑項目,無論市委書記是誰,趙崚相信自己在漢州都有立足之地,而現在的感覺,就像一個性能力特別強的男人,要害位置受了重傷。
  會議結果是,胳膊擰不過大腿,臧毅在短時間內讓駐京辦徹底失去在燕京生存的能力,讓趙崚足有十年時間苦苦經營的心血灰飛煙滅,這讓趙崚意識到,自己跟臧毅有著巨大的懸殊。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雖然不甘,但趙凝還是想到了臣服于強者。
  對于方志誠今日的提醒,趙崚心中有數,如果跟方志誠聯手,或許還能讓駐京辦重新恢復生機。不過,在趙崚看來,臧毅未來的潛力要遠遠超過方志誠。良禽擇木而棲,所以趙崚既然想到了攀附大樹,自然只會選擇臧毅,而并非方志誠。
  想明白了一切,趙崚給臧毅打了電話,語氣溫和地說道:“臧市長,請問你現在有空嗎?”
  臧毅沒想到趙崚這個電話來得如此之快,就在不就之前,他得到消息方志誠剛去過趙崚的辦公室。
  臧毅笑道:“趙市長,請問有什么指示?”
  趙崚道:“指示談不上,如果你有空的話,我來你辦公室,聊一聊。”
  臧毅翻了翻手腕,道:“我現在在外面,大概半個小時之后會回市政府。要不我回來之后,來你辦公室?”
  “不用,不用!”趙崚笑道,“還是我來找你吧……”
  既然是要投誠,肯定要放低身段,若是讓臧毅來找自己,那就失去了意義。
  臧毅將電話掛好,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暗忖趙崚果然如同自己所料,在他的核心競爭力上給予他重重的一擊,他很快就意識到與自己的差距。
  但唯一出乎臧毅意料之外的是,趙崚和方志誠之間的矛盾,似乎并沒有想象得那么嚴重。否則的話,方志誠怎么會親自前往趙崚辦公室呢?
  在官場之中,兩個關系不融洽的人,一般都會表現得十分冷淡,絕不會串門。所以方志誠去趙崚辦公室逗留了差不多兩個小時,這行為十分詭異。
  臧毅也想到了方志誠,是故意給自己和趙崚制造不信任的裂縫,但他還是隱隱有些顧慮。所以即使趙崚愿意投入自己陣營,臧毅也會對他保持戒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