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699 露出獠牙的臧毅

夏蘭山離開漢州之后,漢州官場進行了一系列的震蕩,首先是蘇系實力派干將章天靈空降漢州,隨后市委副書記退居二線,原市委組織部長萬衡頂替他的位置,成為三把手。緊接著,從燕京空降了一個實力派官員臧毅,在市政府擔任副市長職務,同時任市委常委。
  一時之間,漢州官場變得波云詭譎。而臧毅的到來,也成為了焦點,不少人認為,雖然臧毅在漢州的起點不高,但不出五年,臧毅將會逐漸展現出能力。
  臧毅原先是國家部委干部,是中央組織部的儲備干部,他來到漢州之后,不僅引起了省委的重視,甚至在全國層面,不少人將目光瞄準漢州。大家都開始期待,臧毅在未來能創造什么奇跡。
  臧毅履歷表上,最突出的一筆就是“古河奇跡”。他用兩年的時間,讓古河縣gDP總量翻了十倍有余,同時還為古河縣的縣域規劃制定了一系列的方案。古河縣從一個貧困縣,在不到五年的時間內,進入百強縣序列,這在年輕一輩中無人超越。
  因此發改委有人看中了臧毅在改革與規劃方面的能力,將之調入發改委東北振興司。在過去的幾年,臧毅給出了一系列的調整方案,對推進東北老工業區的發展起到了關鍵作用。
  臧毅來到漢州之后,并沒有太多的動作,沉穩地讓人感覺詫異。大約一個月的時間,臧毅始終保持低調,在每次常委會議上,他都不怎么發言。臧毅的這種行事風格,讓眾多市委常委感覺到很是意外,因為這不像一個有著深厚背*景的年輕官員的風格。
  方志誠在臧毅來到漢州一個月之后,接到了臧毅的電話。臧毅邀請方志誠到他的辦公室坐一坐。方志誠也早就聽說過臧毅的名字,也知道臧毅來到漢州,有一部分的目的是沖著自己而來。所以方志誠早就想會一會這個共和國年青一輩中的翹楚。
  進了辦公室,臧毅指著茶幾,淡淡笑道:“志誠,麻煩你泡一下茶。”
  方志誠對臧毅的這個舉動微微一怔,意識到這怕是臧毅給自己的一個下馬威了。無論是從年齡上還是行政級別上,臧毅都要比自己高一個層次,所以他給自己說話的態度,就有那么一些高調。
  方志誠淡淡一笑,熟練地操作茶具,十來分鐘之后,茶便被煮好了。
  “早就聽說你很擅長泡茶,竟然一見,果不其然。”等方志誠熟練地泡好茶之后,臧毅緩緩地評價道,“志誠,我也要跟你解釋一下,你來做客,理應我來泡茶,但讓你泡茶,主要是我對茶藝不太熟悉,未免班門弄斧,所以就請你代勞了。”
  臧毅這話一說,若是正常人肯定決定很舒服,將原來的郁悶情緒釋然,但方志誠何嘗想不到,這也是臧毅的高明之處。給自己一個下馬威了,然后再塞個甜棗給自己。
  方志誠趁著泡茶的間歇,已經將辦公室的擺設看得七七八八,臧毅的辦公室都是一些色澤偏暗黃的家具,透著一股京派官員的風格。
  方志誠笑道:“臧市長,如何知道我擅長泡茶的?”
  臧毅道:“想了解一個人,自然有各種渠道知道他的資料。我特別想了解你,所以讓人找了很多關于你的信息。”
  方志誠聳了聳肩,嘆道:“被人太了解的感覺,有些不好,尤其是當被不是朋友的人了解。”
  臧毅暗忖方志誠詞鋒犀利,笑道:“志誠,你不要太過于敏感,我今天約你來我的辦公室,是表明立場。”
  方志誠哦了一聲,笑道:“不知臧市長的立場是什么?”
  臧毅緩緩道:“現在外面瘋傳,我來漢州是為了壓制你,這是一個無稽之談。”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對于那些消息,我從來都是一笑了之。”
  臧毅頓了頓,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有合作的余地了。”
  “合作?”方志誠沒想到臧毅會這么說。
  臧毅點頭道:“斗則雙輸,合則共贏。現在漢州的局勢不太明朗,如果你我能夠聯手的話,相信能給漢州的發展帶來一條全新的出路。”
  方志誠道:“在哪個方面合作呢?”
  臧毅用手指蘸了一下略溫的茶水,在茶幾上寫了個趙字。
  方志誠意識到臧毅是想針對“趙崚”,方志誠會意,暗忖臧毅果然對自己調查得夠清楚,連自己的對手都弄清楚了。
  方志誠想了想,道:“如果臧市長有什么需要協助,我會盡量配合。”
  方志誠在臧毅的辦公室又坐了一會,然后便告辭離開。
  與臧毅第一次接觸,方志誠的感覺非常不好,這是一個習慣將利劍深藏于劍鞘之人,沒有拔劍之前,誰也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何處。
  隨著閱歷不斷的增加,方志誠的眼力也非同一般,通過簡單的交流能讀懂一個人。但臧毅則如同一汪深潭,很難讓別人看出他內心在想什么。
  等方志誠離開之后,臧毅先讓秘書進來把茶幾收拾一下,隨后朝燕京打了個電話過去。
  此人是自己離開發改委之后,安排的可信之人,名叫胡濤。
  褚濤今年已經五十歲,但在接臧毅電話時,語氣里表現出了下級對上級的敬畏,“臧司長,您在漢州還習慣嗎?”
  臧毅淡淡一笑,道:“老褚,這才一個月,我已經慢慢適應了。之前制定的計劃,你準備好了嗎?”
  褚濤道:“自從您下達命令之后,我便在協調此事,已經與相關部門打好招呼,封鎖漢州駐京辦的一切資源。”
  臧毅點了點頭,道:“嗯,你辦得不錯,時間不用多長,一個月,但我希望封鎖的力度要足夠大。不要給漢州駐京辦任何機會。”
  褚濤道:“請您放心,我一定會妥善安排好。”
  掛斷了褚濤的電話,臧毅輕輕地吐了一口氣,來到漢州沒幾天,在市委常委會上,臧毅已經充分感受到了趙崚的囂張氣焰,盡管他只是常務副縣長,但在漢州的地位很牢固。經過了解之后,臧毅得知,原來趙崚依靠的是漢州駐京辦在燕京的跑部錢進能力。趙崚能夠為漢州獲得各種資源項目,獲取國家補助資金,所以趙崚在常委會的地位格外牢固。
  臧毅在漢州一開始表現得很低調,但不代表他一直會這么低調下去。想要盡快在漢州站穩腳步,那就需要干出一個大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打擊趙崚。
  至于方志誠,臧毅準備暫時和他保持緩和的關系。在暫時的利益方面,臧毅和方志誠沒有直接沖突,而且,趙崚也是方志誠的敵人,若是方志誠能夠推波助瀾,那么臧毅對付趙崚將更加輕松。
  方志誠出了臧毅的辦公室之后,直接前往萬衡的辦公室,市委和市政府不是一個大院,但相隔不遠。來到萬衡的辦公室之后,萬衡連忙將手里的公*文放下,笑道:“志誠,你怎么有空來我這兒了?”
  方志誠便將臧毅約談自己的事情跟萬衡陸續說了一些。萬衡輕嘆了一聲,道:“沒想到臧毅終于露出獠牙了。你覺得,我們該怎么做?”
  方志誠想了想,道:“我建議你提醒一下趙崚,畢竟讓臧毅若是與趙崚都得太厲害,會影響漢州官場。”
  萬衡遲疑了數秒,笑道:“志誠,你比想象中要成熟,我原本以為你會坐山觀虎斗,甚至還會落井下石,給趙崚一點苦頭嘗嘗呢,畢竟你跟他之間的矛盾不是一般的大。”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我感覺和臧毅比起來,趙崚更像是一只羊羔。”
  萬衡頗為意外地瞄了方志誠一眼,眼中露出不信之色,道:“臧毅有那么厲害?”
  方志誠自嘲地笑了笑道:“或許只是心理作用吧,總覺得他是個不好對付的厲害人物。如果不趁他還沒站穩腳步,對其進行壓制,等他羽翼長成,恐怕就沒那么好對付了。”
  萬衡知道方志誠并非杞人憂天之人,眼中也流露出凝重之色,道:“行,我會給趙崚一點提醒的。”
  等方志誠離開之后,萬衡給趙崚主動打了個電話,他自然沒有直接說破,只是提醒要關注一下駐京辦的動向。臧毅想要對趙崚發起進攻,著力點肯定會在燕京,這是很容易便能想到的。
  趙崚跟萬衡客套地寒暄了一番,心中卻是在捉摸,這還真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以趙崚的分析能力,自然能聽出萬衡在提醒自己,臧毅可能會以駐京辦為矛頭,發起進攻。但萬衡與方志誠一個陣營,又怎么會如此好心呢?
  所以趙崚更偏向于認為,萬衡是在挑撥自己與臧毅的關系。
  在趙崚看來,臧毅還是相對低調的一個青年干部,最近這段時間沒少往自己辦公室跑,態度十分謙虛,向自己學習經驗。趙崚也知道臧毅的身份非凡,也希望能跟臧毅保持良好的關系。
  萬衡從趙崚的語氣中聽出了他并沒有放在心上,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心中突然一想,此舉恐怕還中了臧毅的計謀。萬衡提醒趙崚,這或許反而讓趙崚以為自己是在挑撥離間,更加忽視了要對臧毅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