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698 絆腳石或登云梯

云海一家醫院的高等病房內,寧老背靠著枕頭,雖然氣色不大好,但看上去性情不錯,他目光和藹地望著寧薔薇,自己最喜愛的孫女正在給自己削蘋果。寧薔薇眉頭擰成了一團,水果刀在她精準的控制之下,將皮層削得薄薄的,不久之后,一個圓潤泛著黃白色的蘋果便被削好了。
  隨后,寧薔薇將蘋果肉分片,將果核給剔了出來,再用牙簽插入每片蘋果,然后取了一塊遞給了寧老。寧老接過吃了一口,點頭笑道:“很好吃。”
  寧薔薇微笑道:“可惜爺爺你不能多吃,你有糖尿病,不能吃糖分過高的東西。”
  寧老搖了搖頭,笑道:“怕什么?吃一點總不礙事。當年,我們長征過草地的時候,連樹皮都吃,現在老了,連蘋果都不吃了,這是什么道理?”
  寧薔薇沒好氣道:“爺爺,我并非不讓你吃,而是為你的健康考慮。”
  寧老氣呼呼地說道:“罷了,我不吃了。”
  寧薔薇笑道:“爺爺,你怎么跟小孩一樣,這么容易生氣。”
  寧老頓了頓,緩緩道:“小孩子之所以單純,會將喜怒形于色,那是因為是一張白紙,無所畏懼。咱們這些行將就木的老人也會如此,是因為人生已經走完,經歷得足夠多,所以把所有事情就看得淡了,盡量讓自己活得隨心所欲。”
  寧薔薇從寧老的語氣中聽出了一絲英雄遲暮之感,心中難免也是一顫,安慰道:“爺爺,你還想吃什么,我這就給你去買?”
  寧老擺了擺手,輕嘆了一聲,道:“我最近食欲越來越不好,你就不要為我而折騰,在我旁邊,陪著說說話就好。對了,之前那個任務,處理得如何?”
  寧薔薇眉眼中多了一抹殺氣,道:“已經將間諜逮捕,我們犧牲了三個戰友,還有幾名戰友都受了傷。隨著國家的開放,現在那些間諜隱蔽得太深,而且手段很多。他們不僅自身能力很強,有很強的偽裝能力,而且還雇傭了一批打手。”
  寧老嘆道:“共和國外表看似和平,但內里波濤洶涌。即使現在黨的內部,也不盡是擰成了一股繩。每個派系都有自己的想法,共和國一不小心就會像前蘇聯那樣四分五裂。”
  寧薔薇清秀的臉上也露出凝重之色,道:“這次我們逮捕的間諜,他來自島國,在華夏定居了十五年,在大學任職期間,向島國提供了至少一百個機密報告,其中三十二個涉及國防安全,二十六個涉及經濟安全,四十二個是針對華夏社會各領域的分析報告。他以自己的研究室作為據點,買通了一批亡命之徒,同時還給一批學生洗腦,為他收集情報服務。”
  寧老點了點頭,道:“我已經與你爸爸交代過,社會想要真正的和諧穩定,必須要控制住不穩定的因素。當然,前提是要注意分寸,不要制造白色恐怖,不要被有心人利用,成為鏟除異己的手段。歷史已經給我們太多的教訓。”
  寧薔薇微笑道:“爺爺,我明白了。”
  寧老眉頭緩緩放松下來,仔細盯著寧薔薇看了許久,問道:“對了,你還沒跟我反饋一下,與方志誠相處得如何?”
  寧薔薇嘴巴撇了撇,道:“那個娘娘腔啊,沒什么感覺,不討厭,但也談不上喜歡。”
  寧老笑道:“薔薇,你知道爺爺最疼你,如果你不喜歡方志誠的話,我絕對不會勉強你的。”
  寧薔薇輕哼一聲,道:“爺爺,你知道嗎,他特別花心……”
  寧老見寧薔薇竟然露出了小女兒姿態,微微一笑道:“成功的男人有幾個不花心?爺爺年輕的時候,也是見一個愛一個。”
  寧薔薇瞪了寧老一眼,道:“爺爺,哪有這么為他說話的?搞得男人濫情卻成了成功的標志。我認識不少人,他們就沒那么花心。”
  寧老笑道:“比如呢?”
  寧薔薇道:“比如臧毅,他的生活就沒那么混亂。”
  寧老道:“臧家的那小子啊?他好像沒結婚,聽說也是一直在追求你,要不把你許配給他如何?”
  寧薔薇眉頭一挑,道:“那寧蘇兩家的結盟呢?”
  寧老笑道:“寧家又不是你一個女孩。”
  寧薔薇張大嘴巴,吃驚地說道:“難道你還想把二姐嫁給方志誠?”
  寧老瞇著眼睛,微笑道:“至少你二姐不會如此排斥方志誠。”
  寧薔薇沉默片刻,道:“二姐和姐夫的感情那么深,讓她重新接受另外一個男人,這不太可能。如果這么做的話,會讓二姐無比痛苦。”
  寧老道:“所以你還是決定和方志誠試著相處?”
  寧薔薇點了點頭,道:“臧毅雖然人品不錯,作風正派,但是……太無趣了。每次跟他在一起,總是找不到什么話題。當然,這并不代表臧毅不夠風趣,只是他說的那些事情,我總提不起興致。”
  寧老道:“那么志誠呢?”
  寧薔薇將小巧的嘴巴輕輕地撅起,道:“每次跟他在一起,總會吵架。他就是個娘娘腔,喜歡念叨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惹得我恨不得堵住他的嘴巴。”
  寧老笑道:“其實過日子就是圍繞一些雞毛蒜皮、家長里短的小事。你很聰明,在心中恐怕早就有決定了。對了,我昨天接到一個消息,臧毅似乎要去漢州了。”
  寧薔薇點了點頭,道:“他昨天給我發了一條短信,我也已經知道了。”
  寧老輕輕地吐出一口氣,道:“讓人感覺很意外啊,沒想到北方派系反應這么快,竟然派出了臧毅。這對于方志誠而言,可是一個很強大的對手。臧毅無論是在資歷還是資源上,都要遠遠地壓過方志誠一籌。”
  寧薔薇疑惑道:“莫非你不看好他?”
  寧老道:“他還很年輕,有失敗的資格。即使他暫時輸給了臧毅,那也無所謂,這樣可以讓他的視野進入另外一個層次。”
  寧薔薇眉頭蹙成一團,道:“沒人會喜歡失敗的感覺。”
  寧老道:“你是在
  擔心他嗎?”
  寧薔薇臉上一紅,嘴硬道:“我才不會擔心那個娘娘腔呢。”
  寧老笑道:“薔薇,我還是強調那句話,如果你不愿意這么婚事,我絕對不會逼你。”
  寧薔薇覺得自己有些心亂,站起身道:“爺爺,讓我再考慮考慮吧。”
  寧老最近的身體一直不太好,寧薔薇見他臉色有些憔悴,便出了病房。出門之后,寧薔薇突然有種心慌的感覺,因為在自己的生活中不知何時多了一個人,方志誠如同陰影一般,總是會出現,而寧薔薇卻并不排斥知道他的一些消息。
  在門外遇見了二姐,寧香草見寧薔薇有點恍惚,失去了平時的機敏,笑道:“薔薇,你在這發什么呆呢?”
  寧薔薇回過神來,笑道:“沒什么,我在想工作上的事情。”
  寧香草點了點頭,目光瞄了一眼病房,道:“爺爺,他怎么樣了?”
  寧薔薇臉色一黯,道:“精神時而好時而壞。自從方家爺爺去世,爺爺的身體也每況愈下。”
  寧香草嘆了一口氣,道:“這段時間你就少出點任務,多騰出時間陪陪爺爺。爺爺最疼愛你了。”
  寧薔薇點了點頭,道:“姐,你覺得方志誠怎么樣?”
  寧香草笑了笑,握住寧薔薇的手,輕聲道:“薔薇,志誠雖然有很多缺點,但他為人很正派,你如果嫁給他,我能放心。”
  寧薔薇搖了搖頭,道:“姐,我會努力讓自己接受他的。”
  寧香草覺得心中空落落的,嘴上卻道:“不要為了爺爺,也不要為了我和大姐,要站在自己的本心做決定,畢竟你們的婚事還沒完全確定下來。”
  寧薔薇豁然出了一口氣,輕松道:“我會為自己負責的。”
  寧香草望著寧薔薇,腦海中閃過方志誠的樣子,心中五味雜陳,但她是一個性格堅韌的女人,不會將情緒表現在臉上。
  妹妹和方志誠的婚約,讓寧香草一直感覺很沉重。
  蘇青翻了翻放在手邊的一份資料,眉頭緊緊地皺起,然后給二弟蘇摩打了個電話,“臧毅去漢州的消息,怎么事先沒有得到通知。”
  蘇摩是陜州省委組織部長,與中央組織部有密切的聯系。蘇摩道:“姐,我也是剛得知這個消息。讓人感覺很意外,七號竟然將臧毅安排到漢州。”
  蘇青沉聲道:“這已可以看作挑釁。看來金安國兄弟倆倒臺,已經跳動了某些人的神經。”
  蘇摩也點了點頭,道:“明知志誠將會成為我們蘇家年青一代的核心靈魂,又將臧毅送到漢州去,目的性太強,我會交代好章天靈,保護志誠,同時對臧毅進行壓制。”
  蘇青想了想,道:“適度的保護是需要的,但也要給他一點考驗。臧毅此次與志誠若是對位,何嘗不是一次機會。”
  蘇摩一向很嚴肅的臉上,浮現一抹笑意,道:“若是志誠不處于下風,那么讓他進入青年榜就更加名正言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