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697 百人名單青年榜

燕京一所商務會所包廂內,上演著一場活色生香的畫面,三個舞女站在中央,極盡所能地擺弄著各種嫵媚誘惑的姿勢。而對面坐著六人,三個男人,身邊各坐著一位公主。公主都是濃妝,三個男人卻是形態各異,其中一人舉止懶散而輕浮,一人眼神不時都留在其余兩人身上,一人儀態凝重,不茍言笑。
  “有一段時間沒過來了,沒想到現在會所還開通了這個節目,有可以吸引一波人氣了。”說話之人,年紀在三十歲左右,身材中等,方正的臉型,鷹鉤鼻,兩道眉毛濃黑,一只手捏著紅酒杯,一只手輕輕地揉捏著公主裸露在外面的皮膚。
  坐在另外一側是個中年男人,他點頭笑道:“水晶城已經是燕京的娛樂風向標,一旦給出個節目,便會引得其他同行競相模仿。”
  放坐在中間的那個男人,輕嘆了一聲,道:“陳總,這可不是好事啊。”
  中年男人哦了一聲,疑惑道:“還請臧司長指示。”
  臧毅伸手推開纏著自己的公主,淡淡笑道:“據我所知,現在公*安部已經著手整頓社會風氣,水晶宮若是想長久一些,可千萬不能成為典型。”
  陳道德笑道:“臧司長,你放心吧,我們和公安系統的關系很硬,有你和尉遲主任作為依靠,有誰不開眼,敢來動水晶宮。”
  臧毅輕嘆了一聲,道:“燕京是深不可測的地方,我和尉遲又算得了什么?我已經指點過你了,如果你聽不明白的話,就好自為之吧。”
  陳道德連忙說道:“臧司長,是我錯了,我知道該怎么辦了。從今天開始,所有擦邊的娛樂項目一律停止。”
  臧毅點了點頭,道:“陳總,我知道你是個聰明的生意人,所以才和尉遲把水晶宮完全交給你。”言畢,臧毅站起了身,往包廂外行去,而那個姓尉遲之人,趕緊跟了上去。
  等兩人離開包廂,坐在陳道德旁邊的公主,癟了癟嘴道:“這個姓臧的男人,架子還真大。”
  陳道德瞪了那公主一眼,怒道:“給我把嘴巴閉緊。”
  這家水晶宮商務會所,陳道德是法人和總經理,但事實上,陳道德并不是老板。他與臧毅也只見過幾次面,水晶宮開了之后,臧毅從來沒有在這里露過面,另外一個大老板尉遲兌倒是常見。
  今天尉遲兌和臧毅來到水晶宮,陳道德便將最新研的“花魁舞”拉了出來,想討好一下尉遲兌和臧毅,但未曾想,臧毅一點興趣都沒有,反而批評了陳道德。
  所謂的花魁舞,是效仿古代選花魁,表演者若干名,各展才藝。經過精心編排,如同一場現場版的春色古典紅樓大戲,很能調動人的情緒。陳道德是想將之用來討好臧毅和尉遲兌,沒想到馬屁拍到了馬腿上。
  對于陳道德而言,他對臧毅并不熟悉,他是由尉遲兌聘請過來的,平常也得知,這公司臧毅也有股份。而從尉遲兌和臧毅兩人之間說話交流的語氣來看,一向眼高于頂的尉遲兌很尊重臧毅,仔細一分析,臧毅恐怕才是這家水晶宮真正的大老板。
  尉遲兌讓陳道德喊臧毅“臧司長”,陳道德對官場的行政級別有一定的了解,臧毅這么年輕,便能做到司長的位置,可以堪稱人杰了。
  “今天我特地給你找了個干凈清白的女大學生,你竟然正眼都沒瞧。”尉遲兌惋惜地說道,“臧毅,你讓我太心寒了。如果不是知道你曾經交往過幾個女朋友,我還真以為你性取向有問題。”
  臧毅淡淡笑了笑,道:“尉遲,我知道你今天為了招待我,所以用了心思。但你知道,即使給我安排個天仙美女,我也不會在這種場合去碰的……”
  尉遲兌沒好氣道:“你啊,做人就是太小心謹慎。這水晶宮可是咱倆的地盤,你在這里放手去玩,難道還害怕被人陷害了不成?”
  臧毅眼中閃過一絲亮光,道:“尉遲,越是安全的地方,越是潛藏著危險。我的那些對手,你又不是不知道,都是一些變態家伙。誰能保證,他們不會為了設計陷害我,會精心布置一個局呢?”
  尉遲兌聳了聳肩,道:“臧大少,你啊,就是活得太緊繃了,有句話叫做,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他什么陰謀詭計呢。再過幾天,你可就去淮南了,以后再想跟你坐在一起開懷暢飲,那就找不到機會了。”
  臧毅淡淡一笑,道:“既然你這么想喝酒,那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便是。”
  尉遲兌苦笑道:“不會又是你家吧?”
  臧毅哈哈大笑,道:“沒錯,最近酒窖里有多了幾支極品。”
  尉遲兌笑道:“既然你說是極品,那肯定不會差了。”
  一個半小時之后,兩人來到西郊臧毅的別墅,尉遲兌嘆道:“這里環境不錯,就是太冷清了一點。”
  臧毅瞄了一眼尉遲兌,道:“尉遲,我這就要離開燕京,雖然你父親現在燕京市的二號人物,但你自己也要注意,不要被別人利用。”
  尉遲兌點了點頭,笑道:“放心吧,我是喜歡玩,但絕不會玩出火。倒是你,為什么你大伯要讓你去淮南?據我所知,雖然文景隆在淮南已經有兩年,但北方派系在那邊的優勢并不大。”
  臧毅輕嘆了一聲,道:“淮南是全國經濟改革先驅及戰略要地,文景隆雖然是一個強力省委書記,但那里此前已經被李思源經營多年,成為了密不透風的銅墻鐵壁。以文景隆的能量,也只能撬開一角,想要徹底打開局面,需要時間和其他手段。”
  尉遲兌猜測道:“你大伯的意思,難道是想讓你扎根淮南?”
  臧毅道:“至少十年。”
  尉遲兌道:“這么久……”
  臧毅淡淡一笑,道:“京官好做,但是有瓶頸,趁著年輕去地方積累工作經驗,這是必經之路。”
  尉遲兌笑道:“你又不是一步登天,剛進入官場就在改委的,當初還不是在古河縣任職好幾年,有了成績,才調到改委,然后熬了幾年,做出成績,才有了現在的位置。”
  臧毅嘆了一口氣,道:“我在東北振興司也有好幾年,國際經濟趨勢使然,老工業基地想要振興,需要換新思路。從淮南的經濟展,或許能找到一些借鑒。”
  臧毅現在擔任東北振興司副司長,取得了一些成績,但他隱隱感到,隨著時代的變化,老思路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已經不行了。臧毅意識到,自己需要走出去看看。
  兩人邊走邊聊,進了別墅,保姆提前得知臧毅要回來的消息,已經備好了酒菜。
  幾杯酒下肚之后,尉遲兌已經有了些醉意,突然說道:“臧毅,我想問你,你不說實話,也無妨。你去淮南,是不是想見見姓方的那小子?”
  臧毅微微一怔,輕嘆道:“你為什么會這么認為?”
  尉遲兌道:“咱們這個圈子里,誰不知道你臧大少喜歡寧家的那朵帶刺薔薇?”
  臧毅淡淡地笑了笑,道:“圈子里的傳聞,你竟然也會相信?你覺得我會因為一個女人,以自己的前程作為代價嗎?”
  尉遲兌頓了頓,他知道臧毅是一個極其冷靜之人,當然不會犯這種錯誤。
  臧毅輕嘆了一聲,道:“得知薔薇和方志誠有婚約之后,我的確有點郁悶。方志誠不過是蘇家剛剛認領回來的遺棄之人,如何配得上薔薇。而且寧蘇兩家結盟是老一輩人達成的協議,以薔薇的性格,恐怕也不會答應,他們懸殊太大,絕不會產生真正的愛情。”
  尉遲兌聽臧毅這么一說,頓時有點訝然,道:“臧大少,你不會有其他想法吧?”
  臧毅笑了笑,道:“我什么都沒說,你千萬不要亂想。”
  尉遲兌嘆了一口氣,道:“聽說姓方的那小子男女關系挺復雜的,要不要我安排人給他點顏色瞧瞧,讓他知難而退。”
  臧毅擺了擺手,淡淡道:“我都去淮南了,那里還用你出手?”
  尉遲兌愣了愣,他知道臧毅的手段,笑道:“被你當成敵人,那姓方的估計沒好日子過了。”
  臧毅能年紀輕輕進入百人名單青年榜前十,可不是浪得虛名。他的名聲是通過一步步打拼出來的,擁有北方派系作為支撐,為人穩重成熟,生活作風沒有瑕疵,執行力強,擁有強的大局觀。臧毅已經被中組部設立為標桿式的青年干部。
  以尉遲兌與臧毅多年的關系,甚至都看不破臧毅他的想法。尤其這幾年,臧毅越來越深不可測了。
  當然,臧毅也有一個瑕疵,那就是他如今三十二歲,但還沒有成婚。原本傳聞,臧毅是在等待寧家的那朵薔薇花。但如今寧家與蘇家聯姻,臧毅在圈子內成為了一個談資。既有人嘲笑臧毅成為了失敗者,也有人同情政治婚姻毀掉了臧毅的癡情。
  所以很多人猜測臧毅去淮南,一方面是躲避燕京圈子的指指點點,另一方面則是帶著復仇的目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