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696 心若死不必強留

寧薔薇在兩天前走了,她沒有不辭而別,而是吃了方志誠精心準備的晚餐,然后才開著吉普車離開。臨走之前,方志誠主動給寧薔薇一個擁抱,原本以為會被她像扔沙包一樣甩出去,但寧薔薇渾身僵硬地接受了這個擁抱。
  目送吉普車緩緩離開,方志誠突然發現,一個月的時間,自己和寧薔薇之間的關系進步了多少,從一開始的針尖對麥芒,到最后的略有些依依不舍。時間的確可以改變男人和女人之間的關系。
  即使寧薔薇是一個對感情一竅不通的男人婆,但方志誠還是感覺到,她內心慢慢被軟化。
  至雖說沒有入三舅蘇霖所說,將生米煮成熟飯,但方志誠相信,只要自己愿意向她一步步靠近,終究可以俘獲男人婆的芳心。
  寧薔薇離開漢州之后,方志誠接到了省委開會的通知,正好戚蕓打來電話,他便琢磨著跟戚蕓見一面。
  與戚蕓已經有一段日子沒有見面了,踏著經歷了起碼幾十年歲月的老樓梯,方志誠不得不放緩腳步,老式的樓梯坡子比較窄,所以走得有些不習慣。
  他好幾次差點落后,想要借扶手使力,終究還是放棄,因為扶手上落滿了灰,若是一掌下去,手肯定得臟了。
  這么老的房子,肯定沒有門鈴,所以方志誠用手掌拍響了六零二的防盜門,未過多久,戚蕓打開了門,將方志誠迎了進來。方志誠換了拖鞋,苦笑道:“你怎么選擇了這么個房子?”
  戚蕓笑了笑道:“離省委近。另外,我手里也就只有這么多錢。”
  房子是一室一廳的,大約只有四十多個平米,因為采光不好,所以房內有些悶濕。但即使如此,按照現在瓊金這個地段,均價在兩萬上下,所以價值八十多萬,戚蕓自己的收入并不多,買這個房子恐怕也是貸款,然后用公積金還貸。
  見方志誠坐在沙發上沉默不語,戚蕓捧著一杯茶過來,“怎么?覺得我住在這里,有什么不好嗎?”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像你這樣的女人,應該生活得精致一點。我手里有點錢,要不幫你買一套新房子吧?”
  方志誠說這話的時候,完全是真心的,雖然戚蕓還沒有和曹彰離婚,但在內心,方志誠將戚蕓看成了自己的女人。
  方志誠雖說不是什么大富翁,但之前和朱友明合作的時候,賺了不少錢,在瓊金買一套稍微舒適一點的大房子還是有能力的。另外,前段時間三舅蘇霖交給方志誠一張銀行卡,方志誠去查過一次,里面的金額,足夠自己揮霍好幾年了。
  對于要不要這張卡,方志誠還是猶豫過的,但最終還是決定收下了。因為既然決定進入蘇家,那么該接受的東西就需要接受,這樣可以更好地融入其中。蘇家嫡系總共十幾口人,所有日常開支及其他物質需要,都是蘇霖提供的。
  在蘇家整個打家族之中,每個人都是有分工的,比如蘇青肩負著整個蘇系的戰略發展,蘇摩承擔著家族內部與核心人物的關系梳理,而蘇霖則需要為支撐超級勢力正常運作提供足夠的財富。
  戚蕓搖了搖頭,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對生活并不是特別講究。這個小區雖然老了一點,但是生活配套都很齊全,另外靠近上班的地方。房子的面積不大,正好方便收拾。你也知道,我一旦忙碌起來的話,家務活能省則省。”
  方志誠知道戚蕓的性格要求,是不會要自己的幫助,道:“其實我覺得你還是可以回家跟父母住在一起,他們都退休了,方便照顧你。”
  戚蕓搖了搖頭,苦笑道:“自從我和曹彰要離婚的消息,被他們老倆口知道之后,他們就千方百計地做我工作,讓不要放棄那段婚姻。我知道他們是善意的,但我覺得壓力特別大,所以就搬出來住了。”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有什么我能幫得上忙的嗎?”
  戚蕓伸出手指在方志誠的腦門上點了一下,道:“你愿意來陪我,就足夠了。”
  方志誠將戚蕓的手抓住,放在掌心摩挲了一陣,然后嘆了一口氣,脫掉了外套,換上了圍裙,然后用冰箱里不多的食材準備了晚飯。
  吃飯的時候,戚蕓和方志誠聊起了最近省委的動向,將文景隆與她單獨溝通的話,原封不動地告訴了方志誠。
  戚蕓道:“文書記想主動了解你,這對你而言,可是一件好事。”
  方志誠搖了搖頭,苦笑道:“有利有弊。如果我做出了成績,固然是大功一件,但若是做錯了什么,恐怕也會被無限放大。”
  戚蕓笑道:“你不要給自己施加太多的壓力。”
  方志誠淡淡地笑了笑,暗忖戚蕓并不知道自己下現在的處境。不知不覺,方志誠已經處于風口浪尖。他知道木秀于林風必摧之的道理,以前方志誠能夠在各種場合如魚得水,并非他不會出錯,而是他潛伏在暗處,弱點會被人忽視。
  而現在方志誠已經被擺在了放大鏡的下方,所以只要有一點差池,就會成為別人的把柄。方志誠暗嘆了一口氣,想要做一個在劍刃上善舞之人,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方志誠沒有將這一切表現在臉上,輕聲笑道:“蕓姐,我像是那么脆弱的人嗎?”
  戚蕓道:“外表看不出來,但內心不一定。”
  戚蕓很了解方志誠,她知道方志誠很少會表現出消極的情緒,這并不代表他就沒有七情六欲。
  官場閱歷使得方志誠比同齡人更加成熟,但戚蕓知道,其實方志誠也有無助的時候。
  方志誠笑了笑,聳了聳肩,伸手抓住了戚蕓的纖手放在自己的胸口,道:“你仔細感覺一下?”
  戚蕓感受到方志誠強烈的心跳,面色一紅,隨后笑出聲,啐道:“別亂動,先吃飯。”
  方志誠卻是一把將戚蕓攬到懷中,湊到她耳邊,道:“飯天天有的吃,但有些事兒可沒機會天天做。”
  戚蕓嬌呼了一聲,已經被方志誠抱在了懷中,她將臉深深地埋在了方志誠的胸口。
  這一刻,戚蕓無比確信,自己是幸福的。
  在這個樓層不高,給人壓抑感的老式居民樓內,方志誠宣泄著壓抑在內心的情感,而戚蕓也似乎等待多時,她打開了自己的靈魂,與方志誠融為了一體。
  也不知過了多久,兩人在疲憊的分開。
  “志誠,終有一天,我們會分手吧……”戚蕓枕在方志誠的胳膊上,手心隨意地搭在方志誠的胸肌上,輕聲問道。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只要我們都還好好的活著,我們就不會分手。”
  戚蕓笑了笑,道:“你的嘴巴還是一如既往的甜。”
  方志誠笑道:“否則,怎么能將冷若冰霜的戚縣長騙到手呢?”
  戚蕓甜蜜地閉上了眼睛,將身體蜷縮起來,用力地靠向方志誠。
  方志誠則將戚蕓抱得更緊了。
  兩人正慢慢進入夢鄉,放在不遠處化妝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戚蕓睜開眼睛,嘆了一口氣,緩緩挪到床下,卻是驚呼一聲,雙腿一軟差點摔倒。隨后戚蕓暗罵了一句,轉過身千嬌百媚地瞪了滿臉壞笑的方志誠一眼,取過電話。
  “曹彰打來的。”戚蕓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接吧,這個時間點,肯定有事。”
  戚蕓接通了電話,曹彰很是意外,因為自從兩人準備要分手開始,戚蕓便總是不接自己的電話。所以戚蕓愿意接曹彰的電話,這已經讓曹彰感覺到一絲希望。
  “老婆,你終于肯接我電話了。”曹彰語氣有點消沉地說道,“我前幾天去找你,岳母說你已經搬出來住了,你現在住哪兒?”
  戚蕓沉默片刻,道:“老曹,因為你不肯跟我離婚,所以不得已作出了現在這一步,通過分居的方式來離婚。在我們離婚之前,彼此就不要見面了。”
  曹彰苦笑道:“老婆,你有必要這么決絕嗎?”
  戚蕓道:“曹彰,你放手吧,讓彼此都能有個解脫。”
  曹彰沉默許久,嘆氣道:“好吧,我也想了很久,的確沒有必要再糾纏彼此。那就離婚吧。”
  曹彰終于說出了這句話,他堅持了很久,終于還是很無奈的選擇了放棄。曹彰知道,戚蕓從來沒有愛過自己,但他一直以為,通過自己的努力會改變戚蕓,但結果是徒勞無功。
  曹彰認清了一個事實,當一個人心已經離開的時候,千萬不要去挽留,因為那樣只會讓自己尊嚴盡失,受到更多的傷害。
  曹彰這一瞬間也在懷疑自己,究竟愛沒愛過戚蕓,或許只是自己一直不愿意承認,自己沒法俘獲戚蕓的愛。因為執著,所以讓自己越來越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掛斷了曹彰的電話,戚蕓仰天嘆了一口氣,然后眼中噙著淚水,對方志誠道:“我怎么覺得心里空落落的。”
  方志誠走過去抱住了戚蕓,低聲道:“拿掉了壓在那里許久的石頭,自然會覺得空。不過,你很快就會習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