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695 七號首長的布局

文景隆接到了來自中央的電話,如他所料是為了金家之事,雖然從表面來看,事情生在豫南省,但仔細追究原因,導*火索在淮南,也就是自己的轄區。
  金家家主金安國下臺,原因是金安國的兒子金峰在淮南和鐵娘子的兒子方志誠交鋒的結果,這在高層之中并不屬于秘密,并廣泛傳播開。
  七號長嘆了一口氣,道:“老文,兩個年輕小子有摩擦,卻影響到了全國的格局,這還是第一次啊。”
  七號長是北方派系排名第三位的核心人物,在下一屆有希望能沖擊二號或者三號位置。豫南金家是七號陣營的忠實力量之一,現在金家被滅,對北方派系在大局上,雖然沒有什么絕對的影響,但卻影響到了七號在派系內部的實力排名。
  每個級勢力是有各種勢力組成的,外界統一稱作北方派系,是因為這股力量由來自北方地域的幾名官員結成同盟。在官場中,地域是一個很有凝聚力的屬性。比如以前方志誠在銀州的時候,來自泉安縣的官員匯聚在一起,成為了影響全市政治跌宕的一股地域性力量。
  七號長北方派系中的領袖之一,,而文景隆雖然不直屬于七號,但處于北方官員的身份,對七號應保持足夠的尊重。其實若論年齡,文景隆比七號還虛長幾歲,所以七號喊文景隆“老文”,這也算是表示彼此之間關系足夠親密。
  文景隆長嘆了一口氣,苦笑道:“長,你有什么指示嗎?”
  七號長笑了笑,道:“我想了解一下蘇青的兒子究竟是何方神圣,你能不能將他的資料盡快交給我看一看。”
  文景隆暗忖七號長想要知道方志誠的資料,又怎么需要通過自己,隨便讓秘書安排一下便可以了。隨后,他轉念一想,七號長肯定還有其他用意。
  文景隆道:“這個簡單,不知您需要我提供什么特別的資料嗎?”
  七號長暗忖文景隆果然明白自己的意思,他手邊就放著方志誠的資料,但資料上都是一些最基本的履歷,顯然無法滿足他的要求。
  七號長道:“老文,你難道不好奇,鐵娘子是他的母親,那么他的父親究竟是誰嗎?”
  文景隆頓了頓,暗忖七號長這話問的有點讓自己不知該如何應對了。現在方志誠的父親是誰,已經成為圈子里廣為流傳的秘密。也順勢起了好幾個謠言,對上號的人也有幾個,都是一些了不得的人物,甚至還牽扯到當今一號長的身上,畢竟當年追求蘇青的人可不少。
  文景隆苦笑道:“長,如果你想知道這個信息的話,那就是難為我了。你也知道,現在可以說全國人民都在猜這個秘密,但除非蘇家自己公布,否則誰又能知道真相呢?”
  七號長淡淡笑道:“嗯,既然你也不知道,那就將這個千古謎題暫時擱置,總有一天秘密會浮出水面的。另外呢,我今天給你打電話,是真想請你幫我個忙。”
  文景隆連忙道:“能為長效勞,樂意之至。”
  七號長緩緩道:“我那個侄子,在部委待了好幾年,想讓他歷練一番。我考慮了很多地方,最終還是覺得老文你適合帶新人。”
  文景隆有點意外地問道:“莫非是臧毅?”
  七號長知道文景隆肯定知道自己的侄子,繼續說道:“年輕干部下基層,這是咱們黨內培養儲備人才的規定,臧毅雖然在部委這幾年表現不錯,但畢竟還太年輕了一點,還是要給他一點壓力。”
  文景隆感覺腦袋有點大,因為他腦海中一連串的反應之后,現沒有辦法安排臧毅,給他一個合適的位置。
  絕不是因為臧毅能力欠佳,而是因為他能力太強,按照現在內部的幾個大佬的意思,將之視作北方派系二十年后中流砥柱。
  在燕京的官場社交圈子內,廣泛流傳著一個百人名單,而臧毅則屬于青年榜榜單之中,而且他的名次還很高,位列前十。
  千萬不要小看這個榜單,能進入這個榜單,只要在仕途之中不出現什么特別大的意外,以后成為中央政*治局委員是板上釘釘之事。中央政*治局委員,那是站在華夏權利巔峰的人物,每一屆人數一般在二十五人上下浮動。
  七號長想安排這么一個重要的年輕干部在淮南,這讓文景隆有點頭疼,因為與七號長的開場白再聯系在一起,將臧毅安排在淮南,莫非是為了方志誠?
  這么多的思緒,其實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文景隆試探道:“臧毅是個年輕有為的干部,中央組織部已經備案的優秀儲備干部。他如果愿意來淮南,無論在哪里,絕對可以利用原來的資源,造福一處。不過,長,也在給我出難題啊,我現在拿捏不定,應該給他安排個什么位置。”
  七號長笑了笑,道:“鐵娘子的兒子現在在哪里,那么就把臧毅放至相應的位置。她兒子現在應該是正處級干部吧?臧毅現在是副廳,如果讓他們湊在一塊,應該會有不錯的化學反應。”
  文景隆皺了皺眉,心中一驚知道七號長的意思,看來是想將臧毅放到漢州去了。
  文景隆仔細考慮了一下,盡管知道臧毅絕對不可能和方志誠成為朋友,但將臧毅放到漢州,以他的能力一定能給漢州帶來巨大的變化。隨著瓊漢同城化項目的展,漢州已經成為了瓊金的后花園,若是漢州的局面能更進一步,那對于文景隆而言,可是一件大好事。
  但事情有利也有弊,臧毅在文景隆眼里,絕對不是簡單的副廳級干部,他會將臧毅身上的潛力給挖掘出來,把他看成一個正部級干部的能量。這樣一個有能量的年輕干部,來到淮南之后,勢必會產生一系列連鎖反應。
  按照年輕人的工作風格,肯定是風風火火,打破原有的規則。文景隆需要衡量,能不能接受臧毅來到淮南之后,引起的一系列的變化。
  文景隆這次停頓的時間有點久,低聲道:“長,我會按照您的意思來安排。”
  七號長點了點頭,笑道:“老文,你看著辦吧。玉不琢不成器,相信臧毅這塊璞玉在你的手上,一定可以打磨得更加出彩。”
  七號長掛斷電話之后,文景隆沉思了許久。七號長的這番舉動,讓自己感覺到很是詫異。
  簡單來看,金家倒臺,七號長受到影響,然后七號長安排陣營內最有優秀的年輕干部和方志誠對位,趁機打壓他?
  或者,還有更深層次的意思,中央一些大佬已經感覺到了方志誠的不同尋常,尤其是七號長,想用臧毅試探一下他的能力。
  文景隆仔細一想,如果那個百人名單重新調整,方志誠現在即使還進不了青年榜的名單,但肯定能進候補序列。
  蘇家現在和寧家之所以能結盟,據說便是因為方志誠和寧老的孫女結婚的緣故。而此次金家之所以這么慘,那也是因為寧蘇結盟之后,需要弄出一件足以讓所有對手為之側目的動靜。
  能對七號長虎口拔牙,這足以讓那些級勢力認識到了蘇寧兩家聯手的力量。與此同時,很多人注意到了方志誠,知道寧蘇兩家資源將會在他的身上集中體現。
  文景隆突然想起一件事,給督查室打了個電話,讓戚蕓來自己辦公室一趟。未過多久,戚蕓快步走入,文景隆指著沙,讓戚蕓坐下,然后緩緩道:“今天喊你過來,是想更為深刻地向你了解一個人。”
  戚蕓臉上露出疑惑之色,好奇道:“不知您想了解誰?”
  文景隆眼中閃過一道亮光,緩緩道:“方志誠。”
  戚蕓心中一慌,第一反應是,莫非文書記現自己和方志誠特殊的關系了?不過,她表面上沒有任何動靜,笑道:“我和他只是曾經在東臺的時候搭過班子,也算不上特別了解。”
  文景隆淡淡地笑了笑,道:“你們畢竟一場同事,所以你對他的了解,肯定比履歷上冰冷的文字要更加的有血有肉。”
  戚蕓沉默片刻,道:“不知道文書記為何要了解他,知道您的目的,我才可以更好地將他的一些情況跟您匯報。”
  文景隆接下來的話,讓戚蕓渾身一輕,因為文景隆只是想了解方志誠工作能力方面的問題。戚蕓只以為文景隆之前幾次見過方志誠,突然對他有了興趣。整個淮南官場,暫時也只有寥寥幾人知道金家倒臺始末,還沒有傳播到淮南官場之中。
  戚蕓出了辦公室之后,突然意識到文景隆的用意,自己為文景隆和方志誠牽過兩次線,而這第三次戚蕓擔當的依然是橋梁作用,只是差別在于,文景隆在主動向方志誠伸出了橄欖枝。
  戚蕓沒等到回辦公室便給方志誠打了個電話過去,給方志誠說了一下文景隆今天下午有些“異常”的舉動。方志誠笑了笑,道:“我正好人在瓊金,晚上有空嗎,我們當面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