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694 不可小覷的聯盟

金鋒也不知目的地在何方,他只知道這幫人并非傳統意義上的執法者。他身邊始終跟著兩人,他們面色嚴肅,至始至終沒有任何表情。金鋒知道自己已經落到了方志誠身后蘇家的手中。
  金鋒曾經嘗試詢問,對方的目的,結果換來的是幾記狠狠的拳頭,所以金鋒也就不自找苦吃。等到達目的地,金鋒被鎖上了手銬,他意識到自己徹底失去自由了。隨后,他被帶到了一個封閉的屋子。
  等了不知多久,一個小時,或者有兩個小時。門終于被打開,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了進來。
  金鋒嘴角露出冷笑,道:“果然不出所料,是你安排人帶我過來的吧”
  方志誠搖了搖頭,淡淡笑道:“你分析有錯,不是我安排人帶你過來,而是因為你犯了滔天大罪,所以才會到這里。而我來到這里,只是想見你一面,然后跟你好好聊聊。畢竟咱倆相識也算有一段時間,作為對手,能坐在一起聊聊彼此的想法,這太難能可貴了。”
  金鋒道:“現在你是勝利者,有權力選擇任何方式。我現在有點后悔了,如果當初在銀州的時候,就徹底把你給采扁,那就沒有這么多麻煩了。”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銀州你不說,我倒是差點忘記了,你始終是我的手下敗將。銀州當初的第一大秘,最終還不是讓給了我。還有你后來下海經商,也是被我打壓得一敗涂地。”
  金鋒冷笑道:“你如果覺得用這些話,就想激怒我,那會顯得你太幼稚了。”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金鋒,你真的讓我很失望。很多人都會以尊敬的心態來看待對手,但我總是帶著一種厭惡鄙夷和惡心的情緒看待你。因為你設計的那些陰謀,太沒有底線與起碼的道德情操了。”
  金鋒冷聲道:“這個世界,永遠是勝利者才有發言的權力,如果你落在了我的手中,我也可以用各種語言來羞辱你。”
  方志誠搖了搖頭,他對金鋒真的很失望,因為這真的不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對手。在現在這種局面下,他還是保持著那種讓人作嘔的態度。
  方志誠嘆氣道:“金鋒,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今天之后,我們一輩子都不會見面了。”
  金鋒嘲笑道:“做人不要這么自信。”
  方志誠緩緩道:“一個手上沾滿鮮血的殺人犯,應當承擔相應的懲罰。”
  金鋒不屑地說道:“殺人犯?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殺人了?”
  方志誠道:“你雖然沒有直接殺人,但你是主謀,你指使了一切。對了,你還記得那次你的二叔退出霞光17號地之事嗎?當時我給你二叔一份材料,上面寫明了你如何和夏芒狼狽為奸,殺害金德的前因后果。”
  金鋒被激怒了,“你不要血口噴人。”他相信夏芒已經死了,沒人知道金德是怎么被設計陷害至死的。
  方志誠冷笑道:“我有沒有冤枉你,你
  心知肚明。那個殺手已經供認了一切,是他殺害了夏芒,另外,夏芒雖然死了,但世界上還有一個知道你們計劃的人還活著。你恐怕不知道夏芒有一個隱藏著的女朋友,他們甚至已經準備談婚論嫁了。”
  金鋒的瞳孔開始放大,顯然沒想到事情會如此發展,如果自己陰謀殺害金德的事情被揭露,那金家絕無可能再原諒自己,所以他僅有的希望也就消失了。
  金鋒沉默片刻,竭力保持著高傲,道:“方志誠,歷史永遠是勝利者書寫的,現在你是勝利者,真相究竟是什么,隨便你說吧。”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知道金鋒在這一刻,還想給自己保留點自尊,道:“金鋒,我想問個問題,趙凝和你是什么關系?”
  金鋒聽到趙凝的名字,突然瞪大了眼睛,如同驚弓之鳥一般差點跳了起來,怒道:“你想對她做什么?她與這一切都沒有任何關系。”
  方志誠笑道:“怎么能說沒關系呢?她可是你的嫂子啊——你大哥的老婆。如果她知道,自己青梅竹馬的男人害得她成了寡婦,甚至還被別人一度懷疑自己是謀殺親夫的兇手,她會如何想呢?”
  自從那次方志誠在寵物店內看到了趙凝和金鋒的合照,然后他就安排人去調查了趙凝與金鋒的關系,結果得到的故事,真是一波三折。趙凝與金鋒原本是一對,但最終卻被金德插足搶走,然后金德去世,趙凝也一度被懷疑是兇手。
  將所有一切聯系在一塊,方志誠猜出了金鋒與趙凝的關系。金鋒謀害金德,一方面是想獲取金家繼承人,另一方面則是為了青梅竹馬的趙凝。
  從金鋒的反應來看,趙凝果然是金鋒的命門。
  金鋒知道自己的情緒不對,竭力冷靜下來,道:“方志誠,你如果是男人,就針對我,不要針對趙凝。”
  方志誠搖了搖手指,笑道:“你忘記一件事,我是勝利者,你沒有資格跟我說這些。還有,你對我應該很了解,我也并非總那么光明正大,偶爾也會弄點小花招。對了,你的嫂子長得很漂亮,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
  金鋒憤怒地拍著桌子,手銬碰撞發出響聲,旁邊看押人員見他很激動,立馬上前一步,準備制服他。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沒事,他只是宣泄一下情緒而已。”
  金鋒眼中布滿血絲,臉上露出猙獰之色,道:“如果你動趙凝,我做鬼也不會饒過你的。”
  方志誠突然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嘲笑道:“一個犯下人命案的人,竟然在跟我討論鬼神。如果真的有鬼神,金德第一個不會放過你。”
  金鋒這時突然一個起身,用手銬掃向方志誠的臉部,如果擊中的話,足以讓方志誠臉上開花。方志誠反應很快,他甚至早就猜到金鋒會這么做,身體往后一仰,輕松躲過,順勢抓著手銬往身前一拉,金鋒的腹部直接撞擊在了兩人之間的桌子上。劇痛讓金鋒忍不住
  嘔出了幾口黃水。
  方志誠湊到金鋒的耳邊,低聲道:“如果你真的變成鬼,那就好好看看,我怎么讓趙凝臣服于我的。”
  方志誠沒有再看金鋒一眼,然后轉身離開了那間黑屋。
  出了黑屋,方志誠突然感覺今天的空氣特別的新鮮。金鋒陰魂不散地纏在自己身邊,先后大約有五年了。如今終于解決掉了金鋒,這讓他不禁感到渾身一輕。
  按照孟西山跟自己所說的,金鋒會被處以終生監禁,一個品嘗慣了自由的人,讓他在監獄里每天過著枯燥乏味的生活,這顯然是比死亡更加殘忍的折磨。
  孟虎站在吉普車旁邊已經等待方志誠多時,方志誠走過去,從口袋里掏出煙盒遞了一根煙給他。孟虎猶豫片刻,接過香煙,然后叼在嘴上,方志誠笑了笑,對冷冰冰的孟虎能給自己這個面子感到很開心,正準備從口袋里掏出打火機,孟虎已經將手伸了過來,他給方志誠點著了火。
  方志誠深深地抽了一口煙,道:“你這次執行任務的時間是多久?”
  孟虎緩緩道:“如果不出現意外的話,三十四年。”
  方志誠瞄了孟虎一眼,沒想到這個看上去沉穩的家伙比自己還小些,道:“那你今年二十六?比我還小兩歲,以后喊我哥吧。”
  孟虎硬邦邦的回答道:“我的任務里并不包括這一項。”
  孟虎雖然要保護方志誠,但他有兵王的驕傲,不會輕易地低頭。
  方志誠毫不以為忤,聳了聳肩,道:“孟老弟,按照你剛才的意思,你可是要跟著我三十四年啊,你不覺得如果咱倆關系更進一步,變成哥們、兄弟,這不是更舒服一點嗎?”
  孟虎不近人情地說道:“與保護對象稱兄道弟,會影響執行任務的效果,所以我會和你保持一定的距離。請放心,我只會在關鍵時刻出現,大部分時候,你不會發現我的存在。”
  方志誠無奈地搖了搖頭,暗忖孟虎還真是一個冰疙瘩,不過,他也不著急,總有機會能跟這個鐵塊熱乎起來的。
  孟虎是蘇家安排自己身邊的兵王保鏢,這是一個放在暗處極有用的力量,可以讓方志誠間接地使用軍方的資源。所以方志誠已經開始琢磨,要讓孟虎成為自己的死忠。
  ……
  金家徹底完蛋了,盡管北方派系全力擔保,但在寧蘇兩家的集體進攻之下,逼不得已,只能丟棄。金家的掌門人金安國被指控涉嫌職務犯罪,被隔離審查,隨后金家的另外一個核心人物,銀泰集團的董事長金立業被控操縱股票被逮捕調查。
  金家兩個頂梁柱被審查,金家十幾年苦心經營積累的家業瞬間崩盤毀于一旦。這是寧蘇兩家聯盟之后,第一次與北方派系的正面碰撞,結果以勝利而結束。
  這讓人許多人感慨蘇家老爺子的厲害,他在臨走之前,為蘇家謀得一個誰也不可小覷的力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