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693 超級勢力的炮灰

金鋒現在變成了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人,除了他自己之外,所有人都是工具,只要能拿來利用,他會無所不用其極。金鋒變得冷酷而可怕,但鄭悅還是深深地愛著他,因為當年的金鋒并不是這樣的,雖然有點花心,但他對人有一種溫暖,并非殘酷無情。
  吃完晚飯,洗漱完畢之后,鄭悅穿著浴袍走入房間,金鋒早已等候多時,指著床,吩咐道:“躺上去。”
  鄭悅露出疑惑之色,但還是乖乖地按照金鋒的要求,躺了下去。這時,金鋒手中多了一根紅色的捆綁帶。鄭悅眼中閃出一道驚恐之色,顯然意識到金鋒要對自己做什么。
  金鋒低聲道:“脫掉衣服,然后別動。”言畢,他慢慢地開始操作著捆綁帶。
  捆綁帶纏繞自己的身體,自然是非常不舒服,鄭悅擰緊了眉頭,終于忍不住痛呼一聲,隨后苦苦哀求道:“老公,求你,別再折磨我了。我覺得身體快要被撕裂了。”
  金鋒湊到了她的耳邊,冰冷地說道:“難道還能比你和你表哥玩的時候更痛苦?你和他的事情,都清楚。我今天才知道,原來可以這么玩,而且的確讓人感覺刺激。”
  鄭悅雙手和雙腳都被捆綁在一起,身上也是捆綁帶縱橫。她驚恐的現,金鋒似乎專門研究過,每一道綁帶都纏繞在極其敏感的位置,金鋒稍微一扯動,那捆綁帶會整體收緊,讓她有種窒息的感覺。
  鄭悅眼中流露出痛苦的淚水,低聲道:“老公,我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吧。我覺得我要死了。”
  金鋒望著全裸的鄭悅,眼中流露出一絲瘋狂,道:“求饒吧,聲音越大,我越感覺興奮。”言畢,他伸手拉了拉繩結,捆綁帶深深地凹陷在她豐腴的**之中,原本光滑的肌膚,呈現出詭異的凹凸感。
  金鋒再也控制不住,將鄭悅狠狠地壓在身下。
  也不知過了多久,金鋒停止了動作,道:“鄭悅,如果有一天我身敗名裂了,你準備怎么辦?”
  鄭悅還在急促的喘著氣,她斷斷續續地說道:“無論你變成什么樣子,我都會永遠陪著你。”
  金鋒冷笑道:“你是個愚蠢的女人。”
  鄭悅低聲道:“為了你,我心甘情愿地愚蠢。”
  金鋒嘆了一口氣,低聲道:“這一次我的感覺極其不好,我估計你表哥已經失手了。所以,如果我真的完蛋了,你就果斷和我撇清關系吧。很多事情都是我吩咐你做的。”
  鄭悅搖了搖頭,道:“我表哥很有經驗,肯定不會出問題。如果真出了問題,那我就承擔一切后果,跟你沒關系,一切都是我做的。”
  金鋒嘆了一口氣,道:“傻女人。”
  鄭悅愿意為自己犧牲一切,這就是金鋒愿意與她結婚的原因。自己或許不夠深愛鄭悅,而鄭悅也沒有什么過人的背*景,但自己能夠將后背留給她,這已經足夠了。
  ……
  一份資料遞交到了蘇青的案頭,她仔細看了許久,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然后給孟西山打來電話,道:“想要暗殺志誠的兇手,是金家人派來的?你確定嗎?”
  孟西山道:“那個殺手意志力很強,孟虎幾乎動用所有的刑訊方式,他才開口,應該不會有假。”
  “金家?豫州金家?”蘇青在腦海中仔細梳理著金家的官員資料,“這只能算得上一個二線的勢力,對志誠下手,莫非是受到了某個對手的指使?”
  孟西山解釋道:“跟其他勢力沒有關系,從現在調查的情況綜合分析,雇傭殺手的人名叫金鋒,曾經和志誠在銀州共過事,當時志誠是市委書記的秘書,而金鋒是市長的秘書,兩個人曾經有過矛盾。”
  蘇青冷哼一聲,道:“只是矛盾而已,竟然動了殺手,這家伙真是膽大包天。”
  “另外,我們還問出了一件事。”孟西山停頓了片刻,緩緩道,“這家伙已經不僅可以用膽大包天來形容,用喪心病狂來形容也不為過。那個殺手之前還奉他之命殺掉了另外一人,名叫夏芒。而這個夏芒跟金鋒哥哥之死有關系。”
  蘇青疑惑道:“有什么關系?”
  孟西山繼續解釋道:“夏芒曾經和金鋒是好友,兩人達成了協議,如果金鋒成為金家的第一繼承人,就要全力協助夏芒恢復家業。結果夏芒幫金鋒解決掉了他的大哥金德,而金鋒則雇殺手殺掉了夏芒。”
  蘇青倒抽了一口涼氣,低聲道:“這還真是一條心狠手辣的毒蛇。”
  孟西山道:“現在怎么辦?”
  蘇青道:“證據足夠嗎?”
  孟西山道:“足夠直接逮捕他了。”
  蘇青沉聲道:“那就實施逮捕,同時金家也要給一個合理的解釋。”
  孟西山點了點頭,道:“放心,我會安排好一切。”
  蘇青這時嘆了一口氣,道:“西山,我以一個母親的身份,請你保護好志誠。”
  孟西山沉默了片刻,語氣凝重地說道:“我一定會的。”
  掛斷了孟西山的電話之后,蘇青還是有點不放心方志誠,于是給他主動打了個電話。方志誠接到蘇青的電話,有些意外,因為他知道自己這個生母平常工作很繁忙,一般都是以短信的方式溝通。
  蘇青擔心地問道:“志誠,聽說你受傷了,沒事吧?”
  方志誠下意識看了一眼腹部受傷的位置,笑道:“沒事,這算不了生命。”
  蘇青聲音變得有些凝重,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來龍去脈,我已經知曉了。那個雇傭殺手的人,我會幫你解決掉。同時你記住,以后遇到任何難題,不要藏在心中,不要一個人去扛,媽會幫你的。”
  方志誠心中無比感動,笑著寬慰蘇青,道:“我知道了。”
  蘇青隨后又問了一下方志誠跟寧薔薇相處的情況,得知殺手是寧薔薇用計制服,她心中倒是放下了懸石,原本以為將方志誠跟寧薔薇強行撮合在一起,會很別扭,但從這件事能瞧出,寧薔薇和方志誠經過短時間的相處,還是有一定的契合度。
  感情會隨著時間酵,兩人之間不錯的苗頭,讓蘇青感到放心了一些。
  ……
  豫州,金家。
  金安國接到了一個不好的消息,金德被人抓走了。金安國正在動用自己的關系,他第一反應便是聯系北方派系一個核心人物。作為三四線勢力,一般會選擇依附于頂級勢力之下。北方派系則是金家如今依附的勢力。
  “蕭部長,有件事我想請你幫忙。”金安國聯系上的是公安*部的一位副部級干部。從現在的消息得知,金鋒是被軍人帶走的。金家在軍隊并沒有什么特別強大的關系,所以只能借用蕭部長的關系調查了。
  蕭冷嘆了一口氣,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是想知道你的兒子金鋒現在怎么樣了吧?”
  金安國沒想到蕭冷已經早一步得知這個消息,他心中頓時起了不好的感覺。
  蕭冷道:“老金,你這個兒子了不得啊,竟然雇傭殺手,事情鬧得很大,現在燕京圈子里人人皆知。”
  “雇傭殺手?”金安國很快將金德之死與金鋒聯系起來,但嘴里卻依然維護金鋒,“我兒子怎么可能做這種事呢?”
  蕭冷嘆氣道:“老金,此事事情鬧得很大,據說國務院的幾位長都得知此事,甚至還有長親自追問。”
  金安國苦笑道:“蕭部長,您能透露更多嗎?金鋒究竟得罪了誰?”
  如果不是得罪某個級勢力,又怎么會引起國務院大佬們的關注?
  蕭冷道:“金鋒試圖謀殺的對象是方志誠。這個名字,你或許不知道,但蘇青的名字,你應該知道吧?”
  金安國曾經耳聞蘇青最近找到了失散二十多年的兒子,他有些驚訝地說道:“你的意思是,金鋒試圖謀殺的是鐵娘子的兒子?”
  蕭冷點了點頭,道:“我奉勸一句,金家在這件事情上不要自作聰明,還是撇清關系微妙。事態非常惡劣,據我所知,一號也很震怒,要求嚴辦。”
  一號是如今北方派系的核心靈魂,既然他都已經作出明示,金安國知道北方派系這條路已經走不通了。
  掛斷了電話,金安國突然有點失神,因為他之所以力捧金鋒成為繼承者,看中的就是金鋒骨子里有一股狠勁,猶如曹孟德那種寧教我負天下人,休叫天下人負我的氣魄,金家想要壯大,必須要出現這么一個梟雄式的人物。即使他懷疑金德之死與金鋒有關,但金安國還是力排眾議,為金鋒重新制作了履歷,讓他重歸官場。
  但金鋒走的是梟雄之路,一旦行將踏錯,就會萬劫不復,摔得粉身碎骨。
  金安國盤算了許久,終究還是放棄了營救計劃,因為蕭冷的話說得已經很明白,救了也是白救,說不定還會賠上金家眾人。
  與蘇家相比,金家實在算不了什么,牽扯到這種斗爭之中,只會成為級勢力之間博弈而被放棄的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