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692 感情因磨難發芽

方志誠捂著肚子上了樓,季強的那一刀又快有狠,雖然躲過了要害,但還是劃破了皮肉,所以滲了大量的血跡。寧薔薇從她那碩大的背包里找出了醫藥箱,先給方志誠用酒精消毒,然后又給他涂抹了藥水,然后囑咐方志誠三天之內不要讓傷口碰水。
  方志誠見寧薔薇動作麻利,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問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要對我動手,然后一直在旁邊看我有什么反應,然后等千鈞一的時候,才出面把那個殺手給打倒的?”
  寧薔薇看了方志誠一眼,點頭道:“沒錯!”
  方志誠苦笑道:“那你為何不早點收拾掉他,我就少受一點皮肉之苦了。”
  寧薔薇面色一本正經地說道:“我這是想讓你警惕一點,因為下一次你的運氣就沒那么好了。如果我不在你身邊,光憑孟虎那個傻頭傻腦的家伙,恐怕不一定能保護得了你。”
  方志誠突然現了一件事,疑惑道:“你是說,孟虎一直在我身邊保護我?”
  寧薔薇嘆氣道:“你太不敏感了。孟虎是蘇家安排在你身邊的保鏢。孟虎戰斗力不錯,就是不夠靈活。”
  方志誠皺眉道:“等你擒獲了那個殺手,他才出現,這未免太不稱職了,”
  寧薔薇笑道:“因為他知道有我在,所以才沒有直接現身。孟虎是需要長期潛伏在你身邊的,盡量少出現,才能真正地履行他的職責。而且,他相信有我在,你不會有問題。”
  方志誠自嘲地笑了笑,道:“我怎么覺得驚險無比,總感覺自己差點就跟這個世界說再見了。”
  寧薔薇解釋道:“這是讓你長點記性,知道自己所處的環境有多么危險。”
  方志誠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突然有點失神。
  自己或許還真沒有適應,大家族之間的斗爭,沒有那么簡單。即使沒有這個殺手,恐怕自己未來總會遇到類似的危機,比如蘇老最有前途的大兒子不幸過世,這就是一個無比真實的案例。
  方志誠未來要應對各種危險,而寧薔薇前段時間不斷地強化方志誠,其實也是變相地讓方志誠變得更加強大。
  未來之路,不僅要精神世界足夠強大,連身體也要變得強壯起來。
  “嘶……”方志誠倒吸一口涼氣,寧薔薇在上藥的時候,手勁兒有點大。
  寧薔薇臉上紅白了一陣,剛才她見方志誠面色凝重地在想什么,自己竟然也短時間有點失神。
  “藥已經上好了,給你纏繃帶吧,估計一周便能痊愈。”寧薔薇轉移注意力說道。
  方志誠目光落在寧薔薇纖長的手指上,突然一把握住了她的手指,這讓寧薔薇很是意外。
  寧薔薇的掌心有些粗糙,也有些冰冷。
  “你這是在做什么?”寧薔薇蹙眉道。
  方志誠笑了笑道:“記住,這是第一次我牽你的手,算是補償你剛才的救命之恩。”
  “呸!”寧薔薇甩掉了方志誠的手,紅著臉,道:“下次再亂抓我的手,小心我把你給剁了。”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對于這樣的威脅,我習慣左耳朵進右耳朵出了。”
  寧薔薇輕哼了一聲,收起了藥箱,轉身準備走進自己的臥室。
  方志誠在她身后,輕聲道:“謝謝你沒有不辭而別。”下一句沒有說出來,只是藏在了心中,若真要走的,起碼也得跟哥打個招呼吧?
  寧薔薇腳步頓了頓,然后果斷地走入了房間。
  方志誠則仔細打量著自己剛才麻著膽子握寧薔薇的手,回味著方才的感覺,暗忖寧薔薇的手除了粗糙點兒,冷了點兒,也沒有什么特別之處,但為啥擁有那么強大的力量呢?
  寧薔薇處理傷口的技術比醫院那些醫生護士還要專業,用的藥也是部隊里特制的強效藥,效果也比醫院里開的處方藥更加好,所以方志誠就沒必要去醫院了。
  雖然受了傷,但班還是要上的。方志誠來到辦公室,跟商燕下達一個命令,讓他將今天的外務活動全部推遲。商燕很意外,因為方志誠是一個對工作計劃要求得非常苛刻的人,很少會改變定好的形成。
  “老板,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商燕疑惑道。
  方志誠指了指腹部,道:“肚子疼,沒什么大問題。”
  商燕有點驚訝,尷尬地笑了笑,道:“那行,我這就改行程。對了,要不要給買點藥?”
  方志誠從商燕變化的臉色,猜出她在想什么,女人一般用肚子疼來說推脫事情,自己一個大老爺們用肚子疼作為借口,顯然有點不對。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不用了,對了,這幾天的外務活動也盡量減少。”
  商燕表情古怪地看著方志誠進了辦公室,卻是不知道為何,忍不住笑出了聲。
  方志誠在辦公室里呆著,并沒有閑下來,處理大量的公務文件。
  很多人以為公務員很清閑,其實這是錯覺,如果你有心要工作,總有做不完的事情等著你。
  三點左右,寧薔薇打來了電話,“那個殺手的身份已經查明白了。”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何方神圣?”
  寧薔薇道:“叫做季強,代號毒刃,八十年代的特種兵,后來參加過雇傭兵組織,十年前從國外回到國內成為了一名殺手,只接a級以上的任務。”
  方志誠有點聽不明白,“a級以上的任務,是什么意思?”
  寧薔薇科普道:“賞金五十萬以上的任務,叫做a級。”
  方志誠笑道:“殺手這行真來錢,殺一個人抵得上我十年的工資了。還查出什么資料了嗎?”
  寧薔薇嘆了一口氣,道:“他的嘴巴很緊,做殺手這行都經過嚴格的訓練,能承受各種嚴刑拷問。如果他不愿意說,誰也不知道究竟雇主是誰。現在只能從你這邊找到答案,你有沒有什么生死大敵?”
  方志誠沒有擰起,醞釀許久之后,腦海中鎖定一人,只有金鋒才會做出這種瘋狂的行動。試想,一個連自己的大哥都能殺的人,還有什么不可能做的嗎?
  不過,方志誠顯然沒想到在金鋒心中,對自己的恨意已經到了如此地步,竟然花費五十萬買兇殺自己。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能做出這種行為的,估計只有他了。”
  寧薔薇道:“是誰?”
  方志誠緩緩道:“金鋒,現在擔任省改委副主任。”
  寧薔薇語氣變冷,道:“既然有目標,那就好了。我會調查清楚一切。”
  方志誠道:“謝謝你。”
  寧薔薇沒有領情地解釋自己的行為,道:“不要誤會,換作另外一人遇到這種事情,我也會毫不猶豫地幫助他的。”
  方志誠笑道:“我知道,你是愛與正義的化身,專門消滅邪惡。”
  寧薔薇輕哼一聲,道:“貧嘴。”
  感情永遠是在磨難中滋生、芽,方志誠感覺雖然自己差點被閻王爺帶走了,但與寧薔薇的感情明顯更進了一步。
  ……
  金鋒如同往常一樣,下班準點回到了家中,與以前夜夜笙歌的生活相比,現在金鋒的生活單調枯燥,除了工作之外,就是回家。鄭悅見金鋒回到家中,神色有點不對勁,金鋒疑惑道:“怎么了?”
  鄭悅低聲道:“我表哥失去聯系了。”
  金鋒面色突然一變,沉聲道:“什么時候的事情?”
  鄭悅嘆氣道:“他每天都會跟我聯系一次,但今天卻沒有跟我聯系。”
  金鋒道:“你有方法聯系上他嗎?”
  鄭悅搖了搖頭,道:“他一般主動跟我聯系,因為怕失手會被人查出跟我有關聯。”
  金鋒點了點頭,有些焦灼不安地在客廳內來回走了幾步,道:“他會不會供出你?”
  鄭悅無比自信地說道:“不會。即使他死了,也不會暴露我們。”
  金鋒長嘆了一口氣,道:“只要他能守口如瓶,那就沒問題了。無論失敗與否,只要不牽扯到你我,都沒有關系。”
  鄭悅臉上露出苦笑,道:“老公,你有沒有辦法,打聽一下他的消息。”
  金鋒盯著鄭悅看了數眼,冷冷地一笑,道:“你知道那有多危險嗎?”
  鄭悅低下頭,道:“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金鋒突然伸手捏住了鄭悅的下巴,冷酷而嚴肅地說道:“鄭悅,你要記清楚,他是個殺手。他出事了,是因為他能力有問題。他已經收了訂金,就有義務要幫我們把事情辦妥。如果沒辦妥,一切后果也是應該由他來承擔。”
  鄭悅從金鋒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殘忍,她忍不住顫抖起來,道:“我知道了。”
  金鋒嘆了一口氣,伸手輕輕地撫摸了一下鄭悅的臉頰,道:“鄭悅,你和你表哥的關系,其實我早就知道。他若是出問題,對你而言,何嘗不是一個解脫呢?”
  鄭悅聽金鋒這么說,渾身顫栗得更厲害了。
  金鋒既然知道自己和表哥的關系,為何從來沒有警告過自己,這只能說明,在金鋒的心中,鄭悅雖然是他的妻子,但也只是個價值更好的工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