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691 一朵帶刺薔薇花

吃過晚飯,寧薔薇難得沒有守著電腦看韓劇,而是站在陽臺上,出神地望著外面的星空。
  今夜難得月朗星稀,漢州已小雨綿綿數周了。
  寧薔薇是一個對外部形象不太感冒的女人,但偏生穿什么衣服都很好看,總能給人眼前一亮的感覺。今天她依舊穿了一件休閑T恤,下身穿著一條牛仔褲,而手腕處一串銀鏈,讓方志誠眼前一亮。
  方志誠疑惑道:“銀鏈挺漂亮的。”
  寧薔薇瞄了方志誠一眼,道:“泫雅送給我的,你眼光還行嘛。”
  方志誠頓時語塞,許久才道:“男人婆,話說你能不能好點說話,我發現咱倆雖然相處了二十多天,但真心能順暢交流的沒幾次。你確定,咱們是在試婚嗎?”
  “既然咱倆無法交流,那說明咱倆不來電,等時間一到,就各奔東西吧。”寧薔薇輕哼一聲,她對男人婆這個名詞已經有了免疫力,若換做之前,直接對方志誠下狠手了。
  方志誠笑了笑,道:“說話不要這么沖嘛。其實咱倆相處這段時間,我對你已經有些了解。不過呢,我嘗試想更進一步深入你的內心,你總是下意識地保護自己。”
  寧薔薇用明若皓月的漂亮眼睛,盯著方志誠看了片刻,道:“我怎么不知道?”
  方志誠道:“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其實一開始我也反對咱倆沒有經過了解,便準備結婚這事兒。我是一個喜歡自由的人,對包辦式的婚姻充滿了排斥。但人就是這樣,既然帶著一種身份活著,那就要履行自己的義務。”
  寧薔薇道:“你的意思是說,娶我是不是你本意,只是你認命了?”
  方志誠也不隱瞞,笑道:“沒錯,可以這么理解。”
  寧薔薇眉頭蹙成了一團,方志誠如此坦白,反而讓寧薔薇十分的不高興,她也不知道為何有這種情緒,總覺得心中空落落的。
  寧薔薇輕哼了一聲,道:“你不怕我因為你剛才跟我說的話,直接拒絕了這門包辦婚姻嗎?”
  方志誠搖了搖頭,笑道:“我不怕,你既然能在我這邊住了這么久,恐怕心中早就有所決定,你和我一樣,都已經做好了準備,以犧牲自己的婚姻為代價。”
  寧薔薇怔了怔,道:“你說的沒錯,但我有點不甘心。”
  方志誠笑問:“有什么不甘心?”
  寧薔薇道:“你有那么多女人,而我……我應該談足夠多次數的戀愛,不然的話,豈不是讓你占了便宜?”
  方志誠大笑,道:“我覺得你的觀點很合理。你可以嘗試與其他男人談戀愛,我肯定不攔著你。”
  寧薔薇瞪了方志誠一眼,不屑地說道:“我才不像你那么花心。”
  言畢,寧薔薇轉身進了客廳,方志誠在陽臺上抽了一支煙,然后才走入客廳。
  第二天清早,方志誠五點準時起床,卻發現寧薔薇卻還沒有起床。方志誠敲了敲那扇門,沒有動靜,便推門而入,發現屋內空空如也。方志誠很快意識到什么,目光掃向被疊得整整齊齊的蕾絲邊被褥,上面有一張白色的紙片。
  “昨夜我突然接到了任務,所以我走了!”
  寧薔薇的字跡很漂亮,工工整整的楷體,每個筆畫帶著很明顯的鋒芒。
  方志誠突然有點悵然所失,覺得有個很重要的東西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雖然沒有寧薔薇在旁邊督促,但方志誠還是按照以往的習慣下樓,進行五公里的快速跑。跑步結束之后,方志誠來到小區的休閑廣場,打了一套軍中格斗術。旁邊有一個健身的大爺,不知何時來到方志誠的身邊,笑問:“你女朋友呢?”
  方志誠微微一愣,解釋道:“出差了。”
  大爺點了點頭,笑道:“難怪。平常見你們總在一塊鍛煉身體,今天沒見到你們,倒是覺得有點意外了。”
  方志誠暗忖平常自己被寧薔薇各種虐待的情形,恐怕沒少落在大爺的眼里。方志誠此刻倒是不覺得沒面子,總覺得有種悵然所失的感覺,他突然心中一驚,難道自己有了受虐狂的病癥不成?
  方志誠又練了一會,才往家中行去,正準備上樓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絲不對勁,隨后一陣陰風便從自己的側后方傳來。
  方志誠下意識地躲閃,只見一個高大的身影手中拿著明晃晃的匕首,朝自己的腰部劃過。幸好方志誠經過寧薔薇的鍛煉,反應遠遠超過以往,所以躲過了匕首的致命一擊,但腹部還是火辣辣的疼痛。
  方志誠知道,匕首肯定劃中了自己。
  “殺手?”方志誠眉頭皺了起來,伸腳用力一踢。
  “咦!”那高大身影顯然對方志誠的反應很意外,因為很少有人在危急關頭能有這么迅捷的反應。
  不過,高大身影動作十分矯捷,往旁邊一閃,便躲過了方志誠的這一腳,然后又一個近身,貼住了方志誠,與此同時匕首狠狠一掃,瞄準方志誠的脖子……
  方志誠看清楚了這家伙的臉,帶著個棒球帽,膚色很黑,粗眉大眼,目光中滿是冷酷與無情的味道。
  方志誠感覺到了危機,他知道這家伙是沖著自己來的,而且是目的直接,就是要取了自己的性命。
  當匕首即將劃到方志誠脖子的時候,突然一個身影不知從何處飛出,一擊飛踢正中那殺手的手腕。殺手反應很快,一個側身,避過了連擊,在地上打了個滾,再次握住了匕首。
  “得救了。”方志誠倒手了一口涼氣,他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還完好無損,頓時感覺活著真是一件太美妙的事情了。
  救自己的不是別人,而是寧薔薇,她穿著一套黑色的緊身衣,扎著一簇馬尾辮,說不出的英姿煞爽。
  方志誠反應很快,意識到寧薔薇沒有離開,只是玩了個空城計而已。
  寧薔薇莫非早就注意到了這個殺手潛伏在黑暗之中對自己不利?
  殺手很警惕地盯著寧薔薇,從她的身上感受到了說不出的寒意。
  “你沒走?”殺手正是季強,他最近這段時間,一直觀察方志誠,知道寧薔薇身手了得,所以就一直等待著。今天季強見方志誠沒有和寧薔薇同行,猜到恐怕寧薔薇暫時離開,于是便抓住這個機會,對方志誠進行攻擊。
  然而,他的計劃失敗了,因為并沒有料到寧薔薇未曾離開。
  寧薔薇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道:“如果我不假裝離開,你會露出狐貍尾巴嗎?老實交代,究竟是誰讓你來殺方志誠的。”
  季強不知為何,感覺寧薔薇的目光充滿了威脅,他看上去可以逃走,但卻有種錯覺,只要一轉身,寧薔薇會從背后給自己致命的一擊。
  季強面對著寧薔薇,然后緩緩往后面移動。
  寧薔薇知道季強的意圖,往前右前方走了兩步。季強瞬間如同驚弓之鳥一樣,臉上露出吃驚之色,因為寧薔薇站在了他真正想要突破逃走的路線上。
  季強知道繼續拖下去對自己只會更加不利,一咬牙,將手中的匕首擲出,飛往方志誠。寧薔薇怒斥一聲,伸手在空中拍了一下,打歪了匕首的軌跡。
  季強借此機會,瘋狂地轉身,然后奔跑而出。寧薔薇的動作十分連貫,拍完匕首之后,便朝著季強追了過去。
  季強的速度很快,但寧薔薇的速度更加變態,只是追了五十米的樣子,寧薔薇飛踢擊中了季強。等季強落地之后,寧薔薇一系列的制服招式如同暴風驟雨般擊中了季強。身高馬大的季強徹底失去了意識。
  方志誠從后面追了過來,疑惑道:“這就是你不告而別的原因?”
  寧薔薇點了點頭,道:“不久之前,我就覺得有人在暗中窺伺你。然后我細心留意,便發現這個家伙總在你身邊潛伏,似乎在尋找機會。從他的舉動來看,應該是一個受過嚴格訓練,能力很強的職業殺手。”
  方志誠苦笑道:“原來世界上還真有殺手這個職業。”
  寧薔薇翻了翻眼白,道:“不要低估了這個世界的惡意,電視機里歌舞升平,其實很多是假象。如果世界真的這么和平,還要我們這些職業軍人做什么呢?”
  方志誠苦笑道:“我原本以為軍人只是擺設而已呢。”
  寧薔薇道:“那是你對軍人的偏見。雖然說現在軍隊的素質層次不齊,但高素質的軍人都經受過嚴格的訓練,肩負著使命。”
  方志誠指了指趴在地上的季強,道:“現在怎么辦?”
  寧薔薇想了想,道:“這個如果交給地方的話,恐怕沒什么用,問不出真正的原因。我等下安排人來處理吧。”
  “不需要您來安排。”孟虎不知從何處現身,站在寧薔薇和方志誠的身側,“寧教官,把他交給我吧。”
  寧薔薇看了一眼孟虎,顯然認識蘇家體系的兵王,點頭道:“行吧,那就交給你來處理了。”
  等孟虎將季強如同小雞一樣夾著上了一輛黑色的越野車,方志誠想到了一件事,問寧薔薇道:“孟虎剛才喊你寧教官?”
  寧薔薇點了點頭,道:“我曾經教過他,他這么稱呼我,難道有錯嗎?”
  方志誠知道寧薔薇的軍銜很高,但沒想到寧薔薇竟然是兵王孟虎的教官,突然意識到寧薔薇已經難以用簡單的詞匯來形容了。
  ——這一朵薔薇花帶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