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690 省外勢力入漢州

(昨日因為縱橫作者后*臺更新系統出現問題,所以重復了三章,已經跟編輯聯系,周一會調整,訂閱費用也應該會返還。如果不返還的話,煙斗會補償大家,怎么補償,大家懂的。每到周末會有各種事情與應酬,到九點才歇下來能寫一章,所以一般都是一更,而周一至周五爭取每天兩更。)
  方志誠不是五金工出生,自然沒有能力把毀壞得非常徹底的鎖給修好。方志誠弄得滿頭大汗,終于還是無奈地放棄。趙凝道:“還是算了吧,等明早我讓專業人士來休息。”
  “也只能這么辦了。”方志誠雖然不服氣,但沒有更多辦法,站起身,拍了拍手,問道,“有沒有可以洗手的地方。”
  趙凝指了指樓上,道:“我帶你上去吧。”
  方志誠跟著趙凝上樓,意識到趙凝平常晚上就住在樓上。上面空間不是很大,但收拾得很干凈,洗手間緊挨著按她的臥室,方志誠走了進去,趙凝提醒他有洗手液,方志誠倒了一點在自己的手上,味道不是很濃,木瓜奶香。
  出了洗手間,趙凝估計還在樓下,方志誠瞄了一眼她的臥室,心中充滿了好奇,終于還是沒忍住,往里面走了幾步。
  床上整齊地疊放著被子,梳妝臺上放著各種化妝品,從品牌可以看出趙凝的生活品質很高,床頭柜上擺放著相框,里面是兩人,一個是趙凝,另外一個男人有點眼熟。方志誠走過去,拿在手中認真看了一眼,大驚失色,暗忖,這不是金鋒嗎?
  “你……”趙凝不知何時出現在方志誠的身后,現他在自己的臥室內,難免有些尷尬。
  方志誠將相框放在了床頭柜上,笑著解釋道:“我以為你在這個房間的,所以進來找你。然后就現了這個相框,現照得真好。”
  方志誠也不知道自己胡編的理由,趙凝會不會相信,但他現在也只能信口胡謅,給個理由,總比對方下不了臺好。
  趙凝臉上勉強擠出了笑容,低聲道:“如果沒有其他什么事,就請你離開吧,時間不早了……”
  方志誠自然知道趙凝這是下逐客令了,他看上去一點也不介意,大踏步地離開了寵物店。
  坐在轎車內,方志誠思緒翻飛,趙凝究竟跟金鋒是什么關系?方志誠也了解過金鋒,他現在的老婆,是前銀州市長夏翔的老婆。趙凝明顯不是鄭悅。
  從那張照片,依稀能看出趙凝和金鋒的關系,非常親密,不僅僅是趙凝,金鋒的臉上也洋溢著幸福之感。而從照片上兩人的樣子分析,他們當時不過二十歲。十幾年前的照片,趙凝還如同珍寶一樣留著,這就更顯得趙凝與金鋒的關系不同尋常。
  方志誠自然不會認為趙凝是故意出現在自己身邊的,他與趙凝能相識絕對是緣分使然。他不僅感慨有了緣分作用,世界會變得很小很奇妙。
  ……
  第二天剛上班未多久,項新便匆匆地趕到了方志誠的辦公室,方志誠看了一眼相信,見他眼睛充血布滿血絲,知道他估計昨晚沒睡好覺,然后一早便跟自己匯報工作。
  項新確實有必要緊張一下,因為轄區內的基層民警辦案如此草率,方志誠足以認為項新在管理上存在著巨大的缺陷。
  “坐……”方志誠沒抬頭,繼續批改文件。
  項新坐在沙上,直到方志誠故意在晾一下自己,也就耐心地等了半個小時。
  方志誠這才離開椅子,坐在了項新的對面,語氣凝重地說道:“老項,你讓我很失望啊。”
  項新無奈苦笑,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不過,我還是得解釋一下,這是全國公安系統都存在的問題。基層民警與社會人員的關系很復雜,明知他們是不穩定的因素,但卻又要與他們形成良好的默契。否則,只會讓不穩定的因素影響到社會的穩定性。”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我不喜歡這個答案。在其他地方或許可以出現公安人員替黑惡勢力充當保*護傘的現象,但在霞光區,要堅決杜絕這一現象。我給你三個月的時間,必須要給我一個煥然一新的社會環境。”
  項新臉上露出為難之色,但還是點了點頭,道:“我不惜一切代價,盡力而為。”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老項,我認為,咱們這些公務人員需要改變一下自身的狀態,不能按照所謂的規則與共性來辦事,那樣永遠做不出成績。你放手去整頓公安系統的風氣,而我會堅定不移地站在你的身后。”
  項新原本心中或許有些不滿,但聽方志誠這么說,也就豁然開朗不少。隨后他簡單介紹了一下鄭老板的情況。
  鄭老板名字叫做鄭半橋,外號是屠夫,因為他早先是靠賣豬肉家的。后來*經營了一家小飯店,專門以狗肉火鍋為主打招牌菜成了名。每天鄭半橋的狗肉店至少屠宰數十只狗,為了供應充足的狗肉,所以鄭板橋收買了幾個青年,平常就在街道鄉村晃悠,以低價收購狗肉,或者見機偷狗。
  趙凝開了一家寵物店,收容了不少流浪狗,無疑也間接地影響了那幾個青年的任務,所以他們就盯上了趙凝,加上昨晚有春雷作為掩飾,他們就索性想直接進入寵物店偷狗。
  結果被方志誠現,將那幾個偷狗的蟊賊一頓好打。
  “鄭半橋靠著那個狗肉店,認識不少人,人脈關系很廣。據說他跟某個市委領導是八拜之交,所以在附近才會那么強勢霸道。”項新解釋道。
  “市委領導?誰?”方志誠知道項新話中有話,追問道。
  “紀委書記馮遠征。”項新道,“馮遠征有兩個名聲在外,一個是好色,一個是好吃。他最愛吃的就是鄭半橋飯店里的狗肉。”
  方志誠眉頭皺了皺,若是與馮遠征牽扯在一起,這的確有點不大好辦了。紀委可是權力部門,在漢州,若是馮遠征針對誰,方法很簡單,安排個紀檢小組,足以讓你頭疼。
  方志誠長吁一口氣,道:“你建議如何辦?”
  項新道:“對那四個參與盜竊的犯罪嫌疑人進行行政拘留,而鄭板橋,就算了吧。”
  方志誠搖了搖頭,不認可這個方案,道:“鄭板橋是幕后黑手,那四人不過是打手而已。也要追究鄭半橋的責任。”
  項新苦笑道:“那可就要得罪馮遠征了啊。其實昨晚馮遠征已經托人跟我打了招呼。”
  方志誠堅決而果斷地說道:“這件事要給鄭半橋深刻的教訓,任何人求情也沒有用。你跟那個托話的說一下,這是我的決定。馮遠征若是有什么想法,那就沖著我來好了。”
  “另外,交給你一個任務,從鄭半橋入手,追查他與馮遠征有沒有其他的聯系……”
  項新沒想到方志誠一點不給馮遠征面子,等出了辦公室之后,他突然現原因。這恐怕與馮遠征和萬衡爭奪黨委副書記一職有關聯。
  馮遠征……
  方志誠知道當時自己被隔離審查,馮遠征肯定在幕后也動了手腳,不過這家伙比狐貍還要狡猾,懂得擅長隱匿自己,所以方志誠一度找不到復仇的機會。
  既然他能為鄭半橋說情,那么這意味著馮遠征肯定與他有什么特殊的關系。
  對馮遠征下手,不僅因為他是萬衡競爭副書記的對手,而且還因為馮遠征一直跟趙崚走得很近,若能控制馮遠征,就等同于削弱了趙崚的部分力量。
  ……
  趙崚很少見到馮遠征會如此的失態,在他印象中,馮遠征一直是個擅長隱藏心機,然后坐收漁翁之利的人。
  “方志誠這沒長毛的家伙,太囂張了,竟然不給我一點面子。”馮遠征已經用許多惡毒的話攻擊過方志誠,“老趙,你必須要幫我。”
  趙崚哭笑不得,道“老馮,你讓我怎么幫你呢?”
  馮遠征道:“給蘭山書記說明昨晚的情況,方志誠作為區委書記,竟然動手打人。”
  趙崚苦笑著提醒,道:”他打人可是有原因的,那幾人是去偷狗,方志誠是見義勇為。“
  馮遠征微微一怔,憤怒地用拳頭打了一下沙,不服氣地說道:“莫非就這么忍氣吞聲?”
  趙崚瞧出了些端倪,疑惑道:“老馮,那個鄭半橋,不會知道你什么秘密吧?”
  馮遠征頓了頓,“我和他能有什么秘密。只是他是我一個朋友的表哥。”
  趙崚知道這個朋友和馮遠征的關系恐怕沒有那么簡單,他提醒道:“老馮,我建議你稍安勿躁。省委組織部已經開始考察蘭山書記,這說明蘭山書記調走的消息已經基本屬實。而你有機會在這一輪的干部調整中,往前更進一步,千萬不要小不忍亂大謀。現在的情況,不適合你樹敵太多。”
  馮遠征沉默許久,低聲道:“他是不是故意想引誘我犯錯?”
  趙崚想了想,道:“很有可能,畢竟在這種情況下,用一些卑鄙的招數,也是自然的。”
  馮遠征點了點頭,道:“謝謝你的提醒,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等馮遠征離開辦公室之后,趙崚眉頭皺了起來,因為馮遠征今天的表現讓自己感覺到非常不安,他總覺得馮遠征和鄭半橋身上恐怕真的藏著什么秘密。否則的話,一向冷靜的馮遠征,不會表現得如此心浮氣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