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69 振奮人心的行動

丁總不是別人,正是丁能仁。他見到方志誠頓時坐正身體,整個神經高度緊張起來。丁能仁心中忐忑無比,暗恨自己與殷雄私下見面,卻被方志誠撞個正著。若是方志誠知道殷雄的背*景,將消息傳到宋文迪的耳邊,以后自己的工作怕是就難做了。
  丁能仁很快反應過來,與方志誠招手笑道:“原來是小方啊,這KTV我也不常來,今日正好殷總相約,所以我才過來坐坐。”
  殷雄并不認識方志誠,見他能一眼認出丁能仁,而從丁能仁的語氣中聽出忌憚之意,隱約猜到這個年輕人估計有來頭,便往后退幾步,改變語氣,笑道:“原來是丁總的客人,要不一起進來玩會兒?”
  方志誠擺手,拒絕道:“我朋友在隔壁開了個包廂,所以就不久留了。至于陸婉瑜,她是我表妹,不太懂事,我得帶她回去,不知可否行個方便?”
  丁能仁知道方志誠在胡扯,不過臉上表現出詫異之色,哈哈大笑道:“原來是小方的親戚,那就趕緊帶走吧,女孩子這么晚了,還在娛樂場所,的確有所不便。”
  “那就謝謝秘書長了。”方志誠對丁能仁點點頭,然后牽著陸婉瑜的手離開5212包廂。
  殷雄滿臉怨氣,坐在丁能仁的身邊,輕聲問道:“剛剛那個年輕人是什么來頭?”
  丁能仁沉聲嘆道:“市委書記宋文迪的秘書,他見到我與你在一起,若是傳到宋書記的耳朵里,我怕是要吃不了兜著走。”
  殷雄不屑地說道:“一個小秘書而已,不要放在心上,要不我再為丁總點一個靠譜的好妹子?”
  丁能仁擺了擺手,委婉拒絕道:“今天人累了,我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謝謝你今晚的招待,我就不打擾了。”
  言畢,丁能仁開始整理自己的公文包,殷雄知道挽留不住,便態度謙和地送丁能仁離開。
  再次回到包廂之后,殷雄揮手趕走所有人,將珍姐喊到房內。
  珍姐見殷雄面色難看,有些擔憂,輕聲問道:“殷總,請問有何吩咐,莫非今天安排有什么不到位的地方,請你指出來,我們以后一定改正。”
  殷雄咳嗽一聲,從沙發上起身,然后走到珍姐的身前,狠狠地扇了珍姐一個響亮的耳光,冷淡地說道:“我跟你吩咐過多少次,給我安排公主時,要注意對方的底細,今天那個姓陸的公主,怎么會牽扯到市委的人?若是事情鬧大,你知道會有什么后果嗎?”
  珍姐感覺懵了,摸著嘴角,發現有一股血腥味,低聲求饒道:“殷老板,我哪里知道那個臭婊子,竟然還有這么一段故事,只知道她父親之前自殺,母親患有絕癥,家庭十分困難,所以急需錢,所以才介紹給您的。”
  殷雄緩緩地走過去,托起珍姐的下巴,盯著那張雖然有些狡猾,但不適美感的五官,沉聲道:“這么長時間,我沒在你身上少花錢。有得必有失,今晚必須要給你點教訓那才行。”
  珍姐情不自禁地哆嗦一下,旋即狡猾地媚笑道:“只要殷老板開心,無論你干什么,我都心甘情愿!”
  “那我就干你吧!”殷雄嘴角露出兇殘的笑容,旋即將手搭在珍姐的肩膀上,然后撩起她的裙擺……
  未過多久,珍姐吃痛地驚呼一聲,身體的干涸與僵硬,根本承受不了殷雄粗暴與直接的侵略。不過,她只能咬牙堅持,這個骯臟的圈子告訴她,只有暫時的忍受屈辱,才能讓黑暗的未來,有一絲光線。
  半個小時之后,珍姐瞇著眼睛躺在沙發上,脖子上、胳膊上、胸口雪肌多有淡紅色傷痕,殷雄收拾好衣服,瞄了一眼珍姐,淡淡道:“看在你功夫不錯的份上,今晚的事情就不計較了。”
  珍姐忍著傷痛,賠笑道:“以后若是殷老板有需求,隨時可以找我。”
  殷雄淡然地看了一眼珍姐,嘲諷道:“不會有下次。”
  等珍姐離開包廂,殷雄撥通金鋒的電話。金鋒坐在書房,正一邊攪動著咖啡勺,一邊翻著本與權謀有關的書籍,淡淡問道:“丁能仁那邊搞定沒有?”
  殷雄郁悶道:“一直談得不錯,不過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
  “哦?”金鋒目光凌厲,“誰?”
  殷雄嘆道:“宋文迪的秘書。丁能仁似乎十分忌憚他,被撞破之后,他很快便離開,所以我連籌碼都沒來得及與他詳談。”
  “方志誠?”金鋒心情微微一凜,一直沒有放在眼里的小人物,如今數次出現在眼前,讓他難免心生忌憚,“有空安排人查一下方志誠的底細,我總覺得這家伙有點麻煩。”
  殷雄沉聲道:“我也看那小子不爽,等明天我便安排人,讓他吃點苦頭!”
  等方志誠回到包廂,見他身邊還站著一個身材纖長,樣貌絕佳的年輕女子,鐘揚微微一愣,笑道:“剛才還安排人出去找你,沒想到你眨眼間帶回一位美女。”
  方志誠拍了拍鐘揚的肩膀,微笑著介紹道:“這是我表妹,陸婉瑜。剛才在外面碰見的。”
  鐘揚與陸婉瑜點點頭,從她臉上的表情瞧出有些不對勁,并未多言,笑道:“那就一起玩吧,唱歌嘛,人多更熱鬧。”
  方志誠從口袋里掏出煙盒,遞出一支煙給鐘揚,卻是告辭道:“鐘兄,今天謝謝你的盛情招待,因為家中有事,所以就不繼續了,你們一起玩吧。”
  鐘揚微微一怔,接過香煙,架在耳朵上,輕嘆道:“那行,等下次有空,再約你出來。”方志誠遞煙給他,這說明他已經接納自己成為朋友,今晚的這場KTV活動已然達到目的。
  方志誠從角落里取了自己的皮包,盯著文萃深看一眼,拉著鐘揚輕聲說道:“陪我的那個妹子,人品還是挺不錯的,估計家里有些困難,相處一場那是緣分,不妨幫她一把。”
  鐘揚笑笑,點頭道:“誠少,你吩咐了,兄弟自然竭力而為。”
  方志誠原本準備離開,走到門邊,又將鐘揚喊到身邊,輕聲道:“讓丁局長,在這個案子上多下點功夫,宋書記十分重視,這對于丁局長而言,是一次嚴峻的考驗,同時也是一次巨大的機遇。”
  鐘揚臉上露出了然之色,輕聲嘆道:“此話,我一定會轉告姨父的。”
  等方志誠離開包廂之后,釘子才坐到鐘揚的身邊,略有些不滿地抱怨道:“今天我們這大的陣勢來歡迎方志誠,沒想到他架子這么大,還沒有一個小時,便拍屁股走人了。”
  鐘揚將方志誠剛才給的那根煙在茶幾上彈了彈,然后掏出打火機,點燃深吸一口,淡淡道:“方志誠跟咱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他愿意來跟我們一起唱歌,這已經給足咱們面子,若是他真跟我們打成一片,反而倒令人小看了。”
  釘子點頭,輕聲道:“方才方志誠去洗手間,許久未回來,我去柜臺那邊打聽過了,他似乎跟殷雄那邊發生了矛盾。那女孩也是從殷雄包廂內帶出來的。”
  鐘揚微微點頭,苦笑道:“能讓殷雄吃癟,足以說明方志誠已經算得上銀州的人物。”
  釘子撇嘴道:“我真看不慣他!”釘子與方志誠有嫌隙,為了擺平那件事,還讓自己吐了三萬塊出來,釘子如何能輕易轉變態度?
  鐘揚凝眉瞪了釘子一眼,低聲道:“以后千萬不要在我面前說這樣的話……還有,那個叫文萃的女孩,你幫忙安置一下,給她找一份體面的兼職工作,以后不要再做公主了。”
  釘子好奇道:“哥,你看上她了?這文萃的確不錯,今天是第一次上班,若不是為了拍方志誠馬屁,我可得要跟她好好玩玩。”
  鐘揚擺了擺手,朝著不遠處陷入沉思中的文萃看了一眼,低聲啐道:“我沒功夫跟你打口水仗,去安排一下吧。”
  未過多久,釘子坐到文萃的身邊,與她低聲說了鐘揚的意思。文萃顯然沒有預計到自己運氣這么好,臉上露出驚喜之色。等冷靜下來之后,她意識到,之所以遇到這一次巨大的人生轉折,完全是因為那個之前在她身邊,沉默不語的年輕人。
  坐在出租車上,陸婉瑜見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方志誠一直沉默不語,她心中緊張無比,如同鹿撞。經過今晚這件事,方志誠會如何看待她呢,覺得自己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陸婉瑜情不自禁地咬緊嘴唇,眼中充滿沮喪之色。
  等到了銀州大學外國語學院宿舍樓下,方志誠付完車費后,喊住陸婉瑜,語氣柔和道:“今晚的事情,我不怪你,但希望你以后有所改變,千萬不要再做類似的事情了。”
  陸婉瑜點點頭,卻又搖頭,低聲道:“但如果沒有穩定的收入,我害怕媽的病情有變化,到時候……”
  “錢的問題,我會幫你解決。”方志誠淡淡道,“以后你就把我當成你的表哥吧,恭喜你,以后沒必要把責任獨自壓在身上。”
  陸婉瑜聽方志誠這么說,她瞪大眼睛,吃驚道:“方哥,你說的是真的?”
  方志誠微笑著點頭,輕嘆道:“我原本孤家寡人一枚,現在卻多了兩個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