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688 世界很小很奇妙

這幾個蟊賊是來偷狗的,方志誠下午便看到他們在寵物店附近游蕩,估計早已計劃好了。跟趙凝交流了一番,方志誠得知這幾個蟊賊幾天之前便上過門了,要跟自己商談買狗的事情。趙凝開寵物店這段時間,收留了不少流浪的貓狗,所以便想低價讓趙凝把貓狗轉讓給他們。
  趙凝是一個有愛心的人,知道他們把狗買了,肯定是送上餐桌,所以于心不忍,直接回絕了。蟊賊們觀察趙凝好幾日,發現她只有一人,便動起了偷狗的念頭。
  到了派出所之后,方志誠才得知,為何這幾個蟊賊如此囂張,他們也是背后有人的。半途來了一個禿頂中年男子,穿著藍灰色的西服,挺著將軍肚,進派出所與值班的警員溝通了一番。
  未過多久,警員走了出來,與方志誠說道:“他們并沒有偷到狗,同時你們還打賞了他們,所以這件事還是盡量暗里解決吧。”
  方志誠冷笑了一聲,道:“你的意思是說,兇手把到架在受害人的脖子上了,只要沒殺死受害人,那么兇手就無罪?”
  警員眉頭皺了皺,擺擺手,道:“我沒工夫跟你在這邊咬文嚼字,你們先進行暗里協商,協商不成,再議。”說完,那警員轉身往值班室去了。
  基層民警辦案一般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即使明知幾個蟊賊有罪,但也大多數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進行一下說服教育,就算例行公事了。并且那中年禿頭男子明顯還是有點實力,他出面跟警員打了招呼,警員現在立場轉變,甚至有點針對方志誠了。
  方志誠挑了挑眉,這里屬于霞光轄區,正好可以看看公安系統的真實狀況。
  趙凝臉上露出了茫然之色,顯然沒有做好應對的準備。
  趙凝輕嘆道:“反正狗又沒丟,就是拉門被撬壞了罷了,要不就算了吧?”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如果你今天放過他們的話,他們下次還是會瞄上你。”
  趙凝苦笑道:“被瞄上那也沒有辦法,民警的態度很明顯,并不站在我們這邊。那幾個偷狗的賊,已經被送到病院去了,而我們還被扣留在這里,仿佛我們有罪一樣。”
  方志誠笑了笑,道:“正義總會戰勝邪惡,所以你安心吧,不會有問題的。”
  趙凝狐疑地看著方志誠,對他有了別的一番認識。
  原本趙凝以為方志誠主動接近本身,是不懷好意,但今晚接觸下來,知道方志誠沒有什么特別的目的,為人比力熱心。
  民警跟禿頭中年在外面交流了一會。
  禿頭中年不悅道:“張所,事情太好辦了,我的人被打傷,跟他們要點醫藥費,沒什么不妥吧?”
  張所低聲道:“鄭老板,人被打了沒錯,但人家是有原因的。所以我看你見好就收,你不要追究打人,他們也不要追究偷狗,事情就此作罷。”
  禿頭鄭老板搖頭道:“那可不行,你又不是沒看見,他們被打得多慘,有一個鼻梁都被打折了,我不給他們出口氣,以后誰還跟著我辦事?”
  張所擺了擺手,道:“既然你不聽我的,那你去協商吧。不外,我跟你說清楚了,如果他們非要追究偷狗的責任,我不會偏幫你。”
  鄭老板信心十足,笑道:“安心吧,我老鄭也不是第一天出來混的,如果這件事解決不了,還要麻煩你,那也太說不外去了。”
  鄭老板進了協調室,手指在桌子上點了點,道:“我那幾個伴侶被你打傷了,醫藥費全付,同時還要給精神損失費,這樣的話,就當這件事沒發生過。”
  方志誠沒有說話,淡淡地笑了笑,他想看看這鄭老板,究竟有多狂。
  趙凝卻是低聲問道:“醫藥費和精神損失費,多少呢?”
  鄭老板道:“醫藥費看究竟花費多少,精神損失費,一個人一萬。”
  趙凝聽說一人一萬,松了一口氣,這點錢還難不倒她。趙凝正準備答應,方志誠大笑了一聲,道:“禿子,你夢還沒做醒吧?”
  鄭老板一下子沒反應過來,許久才道:“你喊我什么?”
  方志誠站起身,指著鄭老板,道:“我喊你禿子,怎么了?你不僅腦袋禿,估計你腦袋瓜也被門壓過了吧,所以說話才會這么沒大腦。”
  趙凝見方志誠這么八面威風地罵鄭老板的短處,噗嗤笑出聲,這猶如火上澆油,那鄭老板臉上漲紅,氣得已經說不出話來。
  “XX的,你小子好膽量,出了派出所的門,老子必然把你廢了。”鄭老板咆哮道。
  方志誠冷笑兩聲,道:“你再這么囂張,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給廢了?”
  鄭老板哈哈大笑,道:“你小子是白癡吧?我是被嚇大的嗎?我就站在這里,有種你打我啊?”
  方志誠搖了搖頭,朝鄭老板走了過去,低聲說道:“真是自作孽不成活啊。”
  張所在值班室里玩電腦上的蜘蛛紙牌,突然聽到值班室里傳來無比凄慘的聲音,連忙站起身,沖了過去,然后就發現鄭老板倒在地上,痛苦的抽搐著。
  張所臉黑了,朝方志誠怒斥道:“你打的?”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他讓我打的……”
  張所將鄭老板扶了起來,只見他眼睛腫起,嘴巴被打歪了,原本肉多的臉上扭曲得有點瘆人。
  鄭老板指著方志誠,斷續地說道:“這小子太囂張了……”鄭老板在這附近還是第一次見到比本身還囂張的人。
  張所擰起了眉頭,嘆了一口氣,與方志誠道:“你小子在派出所敢打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方志誠冷笑了一聲,道:“派出所不分是非,不分黑白,你們縱容這等地痞流氓,威脅恐嚇受害者,我看你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張所看著方志誠,覺得他身上氣魄很足,莫非是什么大人物不成?他仔細想了想,突然瞪大了眼睛,意識到方志誠究竟是誰。
  張耀武并不是這個派出所的正所長,只是副所長,他之前參加過全縣公安系統大會,遠遠地見過方志誠。不外,那沒有留下太多的影響,張耀武根本不會想到霞光區區委書記會坐在這里,并且他還動手打了幾個流氓。
  張耀武竭力不變住情緒,試探道:“剛才忘記問你的名字了,你叫什么?”
  方志誠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張名片,摔在了他的面前。
  張耀武看清楚名片上的名字和職務,臉色頓時白了,連忙道:“對不起,剛才沒認出來,您是方書記。”
  鄭老板見張耀武的態度有變化,怒道:“張所,管他是什么書記,今天他在派出所打了我,你必需給我個說法,不然的話,我不會善罷甘休的。”
  張耀武瞪了鄭老板一眼,怒道:“你不善罷甘休,好啊,那今天就留你在這里住一宿吧。”
  鄭老板見張耀武突然變臉,頓時覺得不測,知道方志誠恐怕不好惹。
  方志誠低聲道:“我已經給項新打過電話了,大概幾分鐘之后,他會帶人接手這邊的工作。”
  張耀武臉色大變,他自然知道項新是誰。項新現在不僅是公安局長,還是政法委書記。
  未過多久,項新匆匆地趕了過來,見方志誠完好無損地坐在協調室內,松了一口氣,然后聽清楚了來龍去脈。
  項新暗嘆不利,事情發生本身負責的地方,自然責無旁貸。張耀武也真夠眼瞎,在霞光官場混,竟然不認識區委書記。
  項新臉色凝重道:“作為公安人員,竟然跟黑惡勢力勾結,這太不像話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讓人先送姓鄭的禿子去病院吧,剛才我下手挺重的,以后再慢慢追究他們的責任。至于阿誰姓張的警員……”
  項新十分果斷地說道:“我已經讓他滾回家了。”
  帶著趙凝,出了派出所,方志誠嘆了一口氣,伸手在項新的肩膀上按了按,道:“我們先走了,你辛苦一下,收拾殘局吧。姓鄭的,我感覺他那么囂張,還是有原因的,不妨往下面深入調查一下。”
  隨后,他朝趙凝招了招手,趙凝這才回過神來,跟著方志誠上了車。
  車行駛了一會,趙凝問道:“你是他們的領導?”
  方志誠笑了笑,道:“可以這么稱呼吧。”
  趙凝嘆了一口氣,道:“今天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話,恐怕店里的那些狗都要遭受厄難了。”
  趙凝的頭發很長,額前留了劉海,有點冰涼,但仔細看,會覺得非常嫵媚,配上精致的臉蛋和挺拔修長的身材,撩撥著車內的氣氛。
  方志誠看了一眼趙凝,笑道:“我建議你可以再雇一名員工。你一個女人守著那么大的一個店,總覺得有點不安全。”
  趙凝沉默半晌,低聲道:“我會考慮這個建議的。”
  將趙凝送到寵物店門口,等她進入寵物店內,方志誠并沒有直接離開,抽了一支煙之后,他走入寵物店,趙凝見方志誠沒有離開,臉上露出了疑惑之色。
  方志誠笑道:“有沒有工具包,我給你把拉門簡單修一下,晚上總得關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