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686 不堪一擊的蟊賊


  上桌吃飯,能感覺到一家人感情很好,湯雪見萬怡吃相有點不雅,笑道:“平常吃飯就算了,今天有客人在,你怎么還這么猴急,要被你方叔叔笑話了。”
  萬怡只不過是二十歲的小姑娘,聽了就有點不樂意了,嘴里嘀咕了幾句,夾菜的速度放緩不少。
  方志誠笑著說道:“嫂子,你就讓萬怡多吃點吧,她在國外想吃到正宗的中餐可不容易呢。”
  萬怡道:“就是!媽,方哥哥說出我的心里話了。”
  湯雪微笑道:“行吧,那你就多吃一點吧。”
  方志誠不時地瞄一眼湯雪,發現她也在不時地偷看自己一眼。
  吃完晚飯之后,萬怡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方志誠和萬衡夫婦在陽臺上喝茶聊天。
  方志誠笑道:“萬怡挺乖巧的,以后長大了,肯定發展得不錯。”
  萬衡搖頭苦笑道:“唉,志誠,你還沒成家,更沒有小孩,所以不知道做父母的痛苦,現在萬怡每年的學雜費和生活費讓我們根本難以承擔。我原本打算讓她在那邊定居,但不知道還能不能堅持下去。”
  方志誠知道萬衡和湯雪都是體制內的公務員,若是正常情況三口之家,倒是可以過上小康生活,然而,要供萬怡在國外念書,開銷就很大了。
  方志誠對萬衡了解,他很廉潔,沒有什么額外收入,所以跟自己說的是心里話,倒是沒有夸張的成分。
  方志誠琢磨半晌,提議道:“你們有沒有想過,有一個人下海?這樣可以讓生活壓力小一點。”
  萬衡看了一眼湯雪,道:“湯雪倒是有過這個想法,不過被我給打斷了。下海經商,哪有那么容易?”
  湯雪笑道:“老萬是看不起我,覺得我沒有經商的天賦。”
  方志誠道:“嫂子,下海不一定要去做什么大生意,去一些比較大的公司,擔任管理者,薪資待遇也要好過在體制內工作。嫂子其實蠻適合去大公司擔任行政管理方面的高層的。”
  萬衡笑道:“倒是有些公司找過湯雪,不過她看不上。”
  雖說湯雪現在是個閑職,但大家都知道湯雪的丈夫是萬衡。如果有湯雪進入公司,那么在漢州政府各級可以說通吃,有些公司還是喜歡邀請湯雪這類的人加入企業,提供的薪酬可以說不計后果。
  萬衡之所以拒絕,是因為知道那些公司多半帶著不純的目的,看中的是萬衡漢州官場的地位。萬衡之所以深受李思源看重,那是因為他骨子里有官員的自律。
  萬衡還是科員的時候,曾經檢舉過幾名官員行賄,一度成為淮南熱議的話題。當時李思源還是副省長,發現此事,在幾個會議上點名了他好幾次,這才讓萬衡身上有了李系的印記。
  很多年過去了,盡管那件事早已被人淡忘,但萬衡還是讓人覺得有些另類。
  方志誠想了想,笑著提議道:“萬部長,我有幾個朋友是做企業的,如果嫂子想下海的話,我可以介紹她過去,薪水不會很高,但肯定比在事業單位拿死工資要好些。”
  湯雪眼中流露出意動之色,其實她早就想下海了,因為自己在這條路上基本沒有什么前途可言,而下了海,可以讓家里的經濟壓力少一點。
  萬衡皺起眉頭思索了一下,如果是其他人的話,他會一口回絕,不過這是方志誠提出的,萬衡知道,方志誠不會給自己設陷阱,也是出于好意。
  萬衡看了一眼湯雪,輕嘆道:“我跟你嫂子再商量商量吧。”
  方志誠見萬衡沒有直接拒絕自己,暗忖萬衡家中恐怕還真出現了經濟問題。且不提萬怡在國外巨大的開銷,萬衡前段時間受了重傷,雖說所有的費用都可以報銷,但平常的營養費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看時間不早了,方志誠告辭出了門。
  湯雪起身收拾餐廳和廚房,萬衡不知何時站到了她的身邊,從背后輕輕地攬住了她的腰肢,低聲道:“老婆,我是不是很沒用?”
  湯雪僵住了動作,許久才笑道:“如果我男人還沒用,那世界上什么樣的人才能算有用呢?”
  萬衡苦笑道:“我并沒有給你和小怡帶來很好的生活環境,這么多年來,你跟著我吃了不少的苦。”
  湯雪搖了搖頭,道:“老萬,我從來不覺得吃苦,我覺得每一天都很幸福。不過,今天小方說得沒錯,為了更幸福,我應該選擇嘗試,是否走另外一條路。”
  萬衡對湯雪很了解,他從湯雪當時的表情,已經猜出了些許端倪,如今只不過是進一步的求證而已。
  “你真的打算辭去現在的工作?”萬衡問道。
  湯雪點了點頭,輕嘆道:“萬怡在國外的開銷,每年都在增加,按照這個趨勢,明年我們就負擔不起了。我總不能讓你下海吧?”
  萬衡沉默許久,終于點了點頭,道:“行吧,我明天給志誠打電話,麻煩他給你找個好點兒的工作。”
  湯雪笑了笑,道:“這事兒還是我直接跟他說吧。”
  萬衡想了想,道:“行。”
  方志誠出門之后,天空中隱隱傳來幾聲春雷,然后飄起了雨,漢州四季分明,如今已經是春天,所以這雨下的綿綿密密,打在人的臉上,并不刺膚。發動轎車之前,方志誠忍不住看了一眼萬家所在的那棟樓層,心中思緒不少。
  自己為了博取萬衡的信任,花費了不少精力,雖然當初是有意接近,但如今卻是水到渠成,跟萬衡形成了特殊的感情。這種感覺有點像邱恒德,但又有所不同。在邱恒德的面前,方志誠覺得自己像個晚輩,而萬衡卻是將自己當成同輩交往。
  有了萬衡在市委,方志誠至少不會兩眼一抹黑,處處受到趙崚等人的刁難。
  當然,今天萬衡提出了一個很有建設性的意見,那就是讓蘇家動用關系,安排人來接替夏蘭山。如此一來,就可以幫助方志誠將漢州變成腹地。
  為官之路,其實跟戰爭沒有什么區別,需要兵馬,需要資源。
  東臺雖然被方志誠經營得不錯,但畢竟他在那邊呆的時間太短,再過個兩三年,自己的印記就會被人抹去。因為東臺太炙手可熱了,誰都知道那是一塊肥肉,誰都想在那里獲得足夠的政績。
  相對而言,漢州倒是一個不錯的地方,雖然地處三四線城市,但有自己的特點,是人杰地靈之地。而且背靠瓊金,只要瓊漢同城化項目推進得好,進階二線城市還是有希望的。
  方志誠掏出煙,抽了一支,他最近這段時間不知為何煙癮小了不少,只有遇到想不明白的問題,才會抽這么一支,讓大腦短時間內放空放空。
  抽完之后,方志誠給蘇青發了一條短信,未過多久,蘇青回了短信過來,“我贊同你的決定,淮南的環境不錯,適合在那里歷練幾年,會有人過去助你。”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突然意識到其實蘇青一直關注著淮南,即使自己不作要求,恐怕也會暗中找人照顧自己。
  方志誠給蘇青回復了一條短信,然后才發動車子,往小區外行去。不遠處幾個人影,引起了方志誠的注意。有兩人放風,還有兩人正在撬寵物店拉門的鎖。
  方志誠琢磨了一陣,還是下了車,指著那幾人道:“你們在做什么呢!”
  拉門已經被撬開了,放風的人朝著方志誠揮揮手,囂張地說道,“不想死的話,就趕緊給我滾開。”
  方志誠道:“哦?沒想到賊還挺橫的。趕緊給我滾,不然我打電話報警了。”
  其中一個年輕人罵了一句臟話,朝方志誠奔了過來,方志誠這幾天受到寧薔薇的鍛煉,哪里還能讓小蟊賊近身,伸手一帶,便將那人給放倒,順便再他臉上踏了一腳。這一腳踩下去,方志誠被自己嚇了一跳,因為他竟然感覺到那倒霉的蟊賊面門上有種骨裂的感覺。
  其余三人見方志誠動手了,自然朝方志誠奔了過來。
  在方志誠的眼中,他們的動作如同慢鏡頭一樣,方志誠一瞬間感覺似乎寧薔薇附體,狠狠地揮了兩拳,前面的兩人直接被打倒了。
  當然打倒之后,方志誠也沒有忘記補刀,咔擦咔擦,踩了兩腳,讓這兩人徹底失去戰斗力。
  方志誠突然覺得自己很有力量,雖然這幾日被寧薔薇收拾得很慘,但至少自己的戰斗力強了不少。
  剩下的那人瞧出方志誠的拳腳厲害,很聰明的沒有直接沖上來,而是開溜了。
  方志誠沒有追過去,只是指著那人的背影,與其他三人道:“還是他比你們聰明。”至于三人哼哼唧唧,看上去特別痛苦,一時半會連溜的力氣都沒有了。
  方志誠撥了110,告訴了發生沖突的地點,然后往寵物店行去。
  拉門已經被撬開了,方志誠摸到了點燈開關,打開燈之后,被嚇了一跳,因為發現趙凝蹲在不遠處的角落里,將頭深深地埋在膝蓋間,身體簌簌發抖。
  “原來你在的啊?”方志誠頓時無語了,主人分明在屋內,怎么不報警呢?
  趙凝抬起頭,看了一眼方志誠,低聲道:“怎么是你?”
  方志誠苦笑道:“不然你以為會是誰?”
  趙凝問道:“那幾個偷狗賊呢?”
  方志誠如實說道:“被我放倒了三個,還有一個人溜走了。”
  趙凝的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道:“哦,那謝謝你了。”
  方志誠苦笑道:“你知道外面有賊,怎么不報警呢?”
  趙凝搖了搖頭道:“手機不在身邊。”
  方志誠總覺得趙凝不至于如此手足無措,手機不在身邊,完全可以喊人嘛,正面的拉門被鎖上,肯定還有其他的門可以出去,他嘆了一口氣,不禁感覺趙凝還真是一個沒有生活常識的女人。
  方志誠苦笑道:“沒事了,我又救了你一次啊。”方志誠想起在瓊金街道上,這女人能到處橫穿馬路,所以對她現在這個反應倒也釋然。
  趙凝盯著方志誠的臉看了許久,輕聲道:“謝謝你。”
  方志誠無奈苦笑,趙凝的反應也太簡單了吧。
  未過多久,外面警車聲傳來,從車內走出兩名民警,看趴在地上的三人也是倒抽了一口涼氣,因為他們被打得太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