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684 進攻是解難之法

寧薔薇的到來,打亂了方志誠的生活規律。方志誠以往每天都五點半起床,但因為寧薔薇的到來,往前又移動了近一個小時。寧薔薇每天五點就會出門鍛煉身體,同時一定會拉上方志誠,并且堂而皇之地聲稱,要改造方志誠這個娘娘腔。
  寧薔薇的運動量很大,以方志誠平時的強度和力度,完全沒法跟上她的節奏。同時,每天五公里跑之后,寧薔薇還讓方志誠跟自己一起學格斗術。
  聽上去,寧薔薇是要教方志誠一些格斗技能,其實是變相地將方志誠當成沙包了。
  方志誠這兩年養了一點肉,從一百三十斤漲到了一百五十多斤,自己一米八幾大高個,按照道理還是很有壓迫力的,但寧薔薇眼中,方志誠則成了一個玩具,每天被她像摔沙包一樣摔十幾次。
  因此姜佩和商燕最近都發現,方志誠走路有點不大自然,跟受了重傷似的,步子緩慢,也不敢做什么大動作。
  方志誠把姜佩喊了進來,問道:“你住的附近有沒有藥店?”
  姜佩微微一怔,緊張地問道:“你受傷了嗎?”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我最近在練格斗術,受了點輕傷,你有空的話,明天給我買點藥酒過來,膏藥也要一點。”
  姜佩苦笑道:“你沒事做,練什么格斗術啊。”
  方志誠笑了笑,打趣道:“強身健體,保護美女啊。”
  姜佩道:“不正經。”言畢,搖著窈窕的身姿走出去了。
  方志誠在工作的時候一般有板有眼,很少會跟她們開類似的玩笑。從姜佩剛才離開之前,百媚橫生一笑,能看得出,這女人最近因為自己冷落了她,所以心情很不好。
  沒過多久,姜佩提著一個白色的塑料袋進來,里面是治療跌打損傷的藥物。姜佩把袋子放在桌上,低聲道:“要我幫你嗎?”
  方志誠抬頭看了一眼姜佩,笑道:“有些地方夠不到,還真需要有個人幫忙。就是不大方便。”
  “那我去關門。”姜佩低著頭,面頰紅透得如同滴血一般。
  商燕出去協調事務,其實偌大的套間只有方志誠和姜佩二人。
  方志誠脫掉了衣服,然后將后背露了出來,姜佩驚呼了一聲,因為上面滿是淤青。
  方志誠只知道后背很疼,正常人一輩子都不知道自己的后背究竟長得什么樣,方志誠也不例外。他笑了笑,問道:“很夸張嗎?”
  姜佩點了點頭,道:“到處都是淤青,我覺得你不能繼續練下去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自己也不想被寧薔薇整天摔來摔去,但每當她輕蔑地望向自己,帶著一種你就是娘娘腔的表情,方志誠就忍不住沖動地想證明自己,然后被寧薔薇再次狠狠地拋飛。
  不過,摔得麻木了,倒也沒有那么疼了。
  藥膏抹在后背上,有一股沁涼的感覺,姜佩的動作很輕,軟糯的手指在他的后背上緩緩摩挲,讓方志誠舒服地輕喊了一聲。
  姜佩受到鼓勵,將兩只手都涂滿了藥膏,雙手齊下,給方志誠帶來更加舒服的感覺。
  方志誠換了一個姿勢,正面對著姜佩,姜佩看上去沒有任何反應,但方志誠感覺到,她將手放在自己胸膛的那一刻,手指顫抖得厲害。
  “又不是沒摸過。”方志誠笑謔道。
  姜佩輕哼了一聲,故意加了點力氣,方志誠頓時痛呼一聲,姜佩知道自己用大力,心中又有些心疼,連忙道:“對不起,失手了。”
  方志誠哪里看不穿姜佩那點小心思,閉上眼睛,道:“趕緊抹完吧。”
  姜佩的手在方志誠的胸口蔓延到了小腹,那種癢癢的感覺,讓方志誠感覺身上的毛孔全部張開了,突然小腹下方的位置一涼,方志誠睜開眼睛,發現姜佩眼中滿是**。
  “還沒抹完呢。”姜佩低聲說道。
  方志誠捉住了姜佩的手,道:“繼續抹,那可就是玩火了啊。”
  姜佩下意識用舌尖舔了舔嘴唇,聲音弱不可聞地說道:“我有點控制不住自己……”
  方志誠伸手捉住了姜佩不斷下滑的手,低聲道:“你想明白沒有,這一次再控制不住自己,那可就徹底沒有退路了。”
  姜佩眼中閃過一絲決然之色,道:“我早就沒給自己退路了。”
  方志誠也沒曾想過會在辦公室內,會做出如此出格的事情,但自從姜佩成為自己的秘書之后,方志誠在潛意識里就幻想過,有這么一天,有這么一刻。
  因為場合的特殊,也使得現場變得足夠刺激,兩人加快了動作,努力克制每個動作帶來的動靜,甚至沒有過多的前奏,直接進入正題。
  在這一刻,方志誠忘記身上的傷痛,展現出了充沛的力量,而姜佩很快展現出了外表溫柔內斂的一面,積極地迎合著方志誠……
  也不知過了多久,方志誠穿起了衣服,瞄了一眼胸口的抓痕新傷,苦笑道:“你真的是在給我抹藥嗎?我嚴重懷疑你剛才想謀殺我。”
  姜佩仔細地整理著自己的頭發,低聲笑道:“主要是你太強勢了,害得我忍不住反抗。”
  方志誠走到姜佩身邊,捏了捏她精致的下巴,輕聲道:“下一次記我會更加強勢的。”
  姜佩眸光中含著春潮,低聲道:“那就別怕身上再多幾道抓痕。”
  姜佩打開了里屋的門,商燕還沒有回來,方志誠輕嘆了一聲,為自己剛才的舉動感到有些懊悔。自己剛才之所以那般行為,一方面是因為這幾天被寧薔薇那個比男人還男人的女人折磨得夠嗆,內心幾乎有點扭曲了,所以想要發泄一下;另外一方面,也是因為姜佩故意在誘惑自己,這個女人被自己冷落了這么久,心中早就不安了吧。
  經過剛才短暫的“按摩”,方志誠的身心都舒服了許多,便開始琢磨下一步該怎么做。
  霞光區在自己的經營之下,已經漸入佳境,成為了漢州的明星縣區,帶動了整個城市的發展,而市里也給出承諾,將把最大的資源全部提供給霞光。
  在這樣的局勢之下,方志誠已經開始琢磨其他事情,自己的格局已經不在霞光,而應該放得更為長遠一點。
  漢州只是自己的跳板而已,而瓊金、燕京,才是自己的舞臺。
  蘇家看似穩定了局面,事實上受到的影響嚴重,雖然老爺子在去世之前,為蘇家拉了寧家這么一個強援,但在核心實力上依舊還顯得非常孱弱。
  蘇家在中央部委的幾個潛伏棋子因為蘇青與自己相認已經暴露,因此蘇青在中央的資源被削弱了不少,方志誠想要為蘇青做點什么,不僅僅以聯姻的形式,而且還需要在戰略角度給蘇青施以援手。
  另外,方志誠也要盡快解決掉幾個不斷給自己制造麻煩的對手,如金鋒、趙崚。
  “金鋒還真是個討厭的家伙。”方志誠每次想到金鋒,就有種說不出的厭惡感,雖然金鋒在瓊金,自己在漢州,但他總覺得金鋒不時地會將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尋找機會偷襲自己。
  方志誠知道金鋒的秘密,但那個秘密卻沒有真憑實據,難以徹底地擊垮他。
  方志誠需要一擊必殺的機會,不能讓金鋒再有其他轉圜余地。
  至于對付趙崚,方志誠則有另外一番考慮。
  趙崚賴以為生的能力是跑部錢進,利用自己在燕京的人脈與關系,為漢州源源不斷地輸送資源。所以想要擊垮趙崚,那就要在他的核心競爭力上下功夫。
  經過在燕京逗留了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方志誠手中掌握了龐大的關系網,若是論跑項目的能力,現在趙崚又豈能與自己相比?
  方志誠在一張白紙中部畫了一道直線,左右各寫了一個名字,一個是金鋒,一個是趙崚。這是自己現在最大的敵人,然后方志誠在旁邊陸續添加了一系列的名字,是與兩人有直接或者間接聯系的人脈網。
  過了半個小時之后,方志誠眼中閃過一絲光芒,筆尖在紙上點出了幾個黑點之后,然后將紙完全撕碎,丟進垃圾簍里。
  進攻是解決問題的最好辦法。
  ……
  “妹子,這是第二次了,刀鋒舔血,指不定我就回不來了。”季強嘿嘿笑了兩聲,“你也知道,這是玩命的活兒,說實話,你給我的那點錢,我真看不上眼。除此之外,你總得表示表示吧?”
  鄭悅似乎回想起什么不舒服的回憶,忍不住打了個寒噤,沉默許久之后,嘆了一口氣,道:“表哥,如果你辦妥了此事,我答應你的任何要求。”
  季強眼中露出貪婪的眼神,舔了舔嘴唇,笑道:“行,為了你,我就再豁出去一次。誰讓你是我最親親愛愛的小表妹呢。放心吧,我最近又學會了幾個好玩的游戲,肯定讓你特別**。對了,你有什么要求,還像上次那樣,直接丟進江里嗎?”
  鄭悅覺得喉嚨發癢,胃部也有種不舒服的感覺,季強不僅是個亡命之徒,而且還是個不折不扣的變態。她冷聲道:“隨便你用什么方法,總之要處理得干干凈凈。”
  季強笑了笑,道:“放心吧,我很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