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683 新人笑念舊人哭

寧薔薇的性子很急,未等樸泫雅收拾房間,自己便開始整理屋子。房間很干凈并不需要怎么特別的打掃,只需要重新換上床單被套便可以了。寧薔薇自己帶著被套和床單,部隊專用的軍綠色的那種,她將被子疊成方方正正的豆腐塊,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方志誠這時抱著四件套走了進來,苦笑道:“你怎么把這里當成軍營了?”
  寧薔薇挑了挑細黑的眉毛,不悅道:“怎么了?部隊有什么不好的,如果沒有咱們這些軍人,你覺得你能活得這么安逸嗎?你知不知道這世界其實并不和平,之所以老百姓能幸福安穩地過著小日子,那是軍人用鮮血換來的。”
  方志誠瞠目結舌地聽寧薔薇批評完畢,苦笑道:“我不是說軍人不好……而是,既然你準備在這個城市生活一段時間,那我覺得你應該改變一下,不要用部隊里的那些條條框框束縛你,而是像一個普通的老百姓那樣,融入到生活之中。”
  寧薔薇瞪了方志誠一眼,道:“我不習慣。”
  方志誠想了想,也能理解,寧薔薇一直在部隊生活,讓她一下子習慣正常人的生活,這有點難度。他笑了笑,將床單放在了椅子上,然后將“豆腐塊”給拋灑開。
  “你這是在做什么?”寧薔薇眉頭擰緊,一把抓住了方志誠的手臂,憤怒地說道。
  方志誠立馬感覺自己的手臂就如同被老虎鉗給夾住的感覺,生痛無比,他倒抽了一口涼氣,道:“我給你換被子。既然你來到了我這里,那就要入鄉隨俗。把部隊里面的習慣改改,然后像正常人一樣生活。還有,你真的是女人嗎?怎么手勁兒這么大?”
  寧薔薇松開了手,輕哼了一聲,方志誠擼起袖子,看了一下手臂,心中罵了一聲娘,上面有領導特別明顯的血痕。
  寧薔薇搖頭道:“以后不要輕易地動我的東西,不然我要你好看。”
  方志誠苦笑道:“我現在有點知道,為何你大姐和二姐,那么緊張你的婚事了。”
  寧薔薇雖然知道方志誠沒有什么好話,但還是忍不住好奇地問道:“為什么?”
  方志誠譏笑道:“雖然你長得挺漂亮,但只是披著女人的畫皮而已,你骨子里就是個女漢子,這么暴力,有幾個男人受得了你。”
  寧薔薇被氣得臉色漲紅,右手如同閃電一般再次抓到了方志誠的手腕,狠狠地一擰。
  方志誠似乎都聽到了自己關節受到大力而扭曲的聲音,這一刻,方志誠驚呆了,因為自己的手腕沒有了知覺。
  寧薔薇得意地看了方志誠一眼,道:“跟姐姐道歉吧,高興了就幫你給接上。”
  方志誠一臉無奈與委屈,突然意識到與這么一個暴力的女人在一起,自己似乎只要嘴賤的話,就會遭到無情的**折磨。
  方志誠瞪著寧薔薇,寧薔薇嘴上帶著一絲嘲諷,目光毫不示弱地望著方志誠。
  慢慢的,寧薔薇的目光往右側一飄,輕哼了一聲。
  寧薔薇見方志誠始終沒有服軟,也覺得自己過分了,所以等了半分鐘,伸手再抓到方志誠的手臂,輕輕地一擰,方志誠痛呼一聲,這時候手腕已經有了知覺。
  方志誠突然有種錯覺,在寧薔薇的眼中,自己就是一個變形金剛,只要他愿意,自己可以被她肆意地捏成任意狀。
  寧薔薇伸手在嘴巴上拍了拍,似乎很累的樣子,道:“整理房間的工作就交給你了。我去客廳,把這里讓給你。”
  方志誠滿心的無語,寧薔薇這是給自己一個臺階下嗎?她離開房間,顯然答應自己換掉軍綠色床單和被套的要求了。
  自己好心好意給她換被套,一開始死活不同意,被挨一頓好打,然后她再像女王一樣,讓自己繼續換,這女人是怎么一回事?
  與此同時,方志誠對自己未來這一個月的生活大致有了判斷,四個字,無比黑暗。
  雖然手腕一度遭受重創和修復,但回復了片刻,就沒有什么其他感覺了。
  方志誠給寧薔薇準備了一套公主風床單被褥,被套和床單都帶著蕾絲,色彩以分紅為主基調,這是樸泫雅前幾日買來剛洗完備用的。樸泫雅這個韓國女人,總喜歡買這些可愛的東西。
  等鋪好了之后,方志誠認真地看了一下房間,總覺得跟寧薔薇的風格會形成強烈的沖突。不過,方志誠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暗想,給你換床單就算不錯了,若是不樂意,就換回那難看得要命的綠色風格吧。
  “給你換好了。”方志誠故意在寧薔薇眼皮底下,狠狠地甩了甩自己方才受傷的手腕,試圖讓她歉疚。
  很可惜的是,女漢子寧薔薇根本瞄都沒瞄他一眼,徑直走到了房間內,然后關上了房門,把自己留在了外面,然后似有似無地飄來了一句,“被子疊得真難看。”
  方志誠也算是很用心去疊被子了,不過要把蕾絲風格的被子疊成豆腐塊,這難度未免也太大了一點。
  寧薔薇遠道而來,關鍵她很有可能是自己的另外一半,所以方志誠還是盡量高規格地招待她,親自下廚做了一頓豐盛的晚餐。
  戴著黑框眼鏡的樸泫雅被方志誠喊出來吃完飯,見了一桌子佳肴,卻是滿臉的不樂意,因為她知道自己只是個配角而已,這頓飯的主角是寧薔薇。
  寧薔薇也洗完了澡,換了一身稍微休閑一點的衣服出來,上面是白色看上去有點泛黃的無袖T恤,下半身是一條在松垮的綠色大褲衩。
  不過,她的身材很好,即使穿得如此的俗氣,但依然讓人眼前一亮。
  寧薔薇見桌上的飯菜精致,瞄了方志誠一眼,疑惑道:“你做的?”
  方志誠得以地笑了笑,道:“是的,我廚藝不錯,你吃完了之后,估計就會念想著下一頓。不過,以后很難有機會,畢竟我很忙,很少有時間下廚。”
  寧薔薇撇了撇嘴,道:“看上去好看,味道估計就一般了。”
  方志誠笑了笑,給樸泫雅和寧薔薇分別倒了一杯紅酒,道:“開飯了。”
  樸泫雅不多話,撿起筷子開始吃菜,她知道方志誠的廚藝水平,盡管這頓飯不是為自己而準備,但她卻決定要多吃一點,一來方志誠做的菜很好吃,二來不能讓寧薔薇占到太多的便宜。
  寧薔薇夾了一筷子牛柳,放入嘴中,臉上露出凝重之色,仿佛在思考有什么缺點,過了半晌之后,她點了點頭,道:“味道勉強能入口。”
  樸泫雅笑出了聲,顯然,連一個神經反應很慢的韓國女人,也瞧出寧薔薇在說假話。
  樸泫雅道:“歐巴的廚藝一級棒,五星級酒店的廚師也做得沒他好。”
  樸泫雅說了真話,方志誠滿意地點了點頭。
  寧薔薇不屑地笑了笑,譏諷道:“在我看來,還沒有我們營隊炊事班的班長做得好吃。”她一邊說著,筷子卻沒停。
  寧薔薇的飯量在印象中不算太大,因為之前在云海的時候,曾經和她一起吃過海鮮。不過,今晚寧薔薇展現出了很強的戰斗力,四道菜被她消滅得精光。
  方志誠記得自己只吃了幾根青椒牛柳中的青椒,而樸泫雅雖然有心多吃一點,但她現最終也沒撈到多少。
  寧薔薇雖然吃了很多,度也很快,但方志誠卻找不到指責她儀態上面的借口。寧薔薇吃飯的動作干練,沒有任何拖沓,明顯受過嚴格的訓練。
  “吃飽了。”寧薔薇站起身,下意識地瞄了一眼自己的小腹,因為T恤很寬松,所以根本看不出來有什么變化,然后她與方志誠道,“我對你的印象好了那么一點點了。需要我收拾餐桌嗎?”
  方志誠搖了搖頭,望著幾乎沒剩下什么的盤子,笑道:“沒事,其實也不用怎么收拾了。”
  寧薔薇想了想,還是堅決地包攬了收拾殘局的任務,她動作干練麻利,并非想象中那種缺乏生活自理常識能力的大小姐。
  倒是樸泫雅面色有些不對勁,當寧薔薇洗盤子的時候,她一直在旁邊看著。方志誠倒是能明白,這是因為寧薔薇搶占了她的工作范圍。
  雖然方志誠并沒有將樸泫雅視作嚴格意義上的保姆,最多當成了一個合租的室友,但樸泫雅顯然已經將家里的家務視作自己的領地。如今突然沖出了一個寧薔薇,這讓她明顯不自然。
  方志誠有這么一種感覺,雖然樸泫雅在這個家里呆的時間很久,但遇見了氣場強大的寧薔薇,完全被壓制了下去,仿佛遇見了女主人。即使當初秦玉茗在的時候,樸泫雅也沒有如此手足無措過。
  十點左右,三人分別進入自己的房間休息,方志誠想了想,還是給秦玉茗打了個電話,告訴她寧薔薇到漢州的消息。
  秦玉茗比想象中要顯得平靜,她輕聲道:“志誠,既然你已經做了決定,那就要堅持下去。你現在進入蘇家,需要承擔更多的責任。而我會永遠地在一旁守護你。直到某一天,你不需要我了,我會靜靜地離去……”
  方志誠捏了捏自己酸的鼻子,沒好氣道:“姐,我怎么會不要你呢?你是我這輩子最愛的女人。”
  秦玉茗笑了笑,道:“最愛的,卻不是唯一愛的。”
  方志誠道:“我也很討厭這樣的狀態。”
  秦玉茗輕嘆道:“社會就是這樣,有權力或者能力的人,永遠會占取社會上更多的資源。而占取了資源,你才能獲得更多的權力。從古自今,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