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682 把生米煮成熟飯

張曉亮其實明白方志誠的用意。
  用一個出乎所有人的舉動,證明自己心胸開闊,愿意接納所有人才,安撫霞光始終不穩定的官場,同時去除之前自己被隔離審查的負面影響。
  方志誠破格提拔陳超,這是石破天驚的行為,也是最能起到效果的手段。
  喻金平被調離霞光,私下很多人都在謠傳,方志誠心胸狹隘,用卑鄙的手段逼迫喻金平離開。然而,方志誠現在連鄧少群都能接納,而且還破格提升他頂替喻金平的位置,這足以給那些謠言制造者一個狠狠地耳光。
  方志誠的舉動,其實就是一個簡單的招賢納士廣告。
  本人很傻,只要你愿意來,我不問你出身,就給你各種牛逼的職位。
  方志誠知道,只要張曉亮出了區委書記辦公室,陳未來將擔任區委組織部長的消息,就會如同野火燎原般蔓延開來。
  方志誠給張曉亮打電話,一方面是為了安撫他的情緒,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讓消息迅傳播出去。
  方志誠隨后給萬衡打了個電話,并與他說明來意。
  萬衡覺得很詫異,道:“你要提拔陳,這在流程上稍微有點麻煩。不過,倒也沒太大問題,只要夏書記那邊不反對,我這邊會推波助瀾。只是花費了這么大的精力,為了個陳,我總覺得有所不值啊。”
  方志誠笑道:“如果所有人都覺得不值,那我的目的就達到了。”
  萬衡沉思許久,笑道:“你為了收攏霞光區的人心,這可是大手筆啊。不過,方法雖然激進了一點,但取得的效果和度也是最快的。恐怕也就你敢于這么做了。”
  方志誠微微一笑,道:“對了,喻金平的問題,如何解決?”
  萬衡冷笑一聲,道:“按照趙崚的意思,原本想將他調到市政府,但我從中運作了一下,他最終進了市委組織部。”
  喻金平原本就是區委組織部部長,按照他的晉升方式,理應在組織部這條線上,萬衡本來就是組織部長,若是咬定喻金平是組織系統不可多得的人才,喻金平想要跨線調整崗位,倒是有了難度。
  如同方志誠所預想的,喻金平最終進入了組織系統,這無疑讓他郁悶了。若說霞光官場,對他是個囚籠,而以萬衡和方志誠的關系,市委組織部何嘗不是另外一個冷宮。
  萬衡道:“我給他在市委黨校給他安排了一個位置,他以后主要負責黨員培訓工作,人事安排等實務工作,不會讓他插手。”
  方志誠心知肚明,市委黨校名義上是黨員干部的搖籃,但事實上也是養老之地。喻金平在年紀上還有上升空間,這么早被安排到黨校,萬衡這是變相將他丟到了冷板凳上。
  方志誠能夠想到喻金平的心情,此刻恐怕是欲哭無淚了。
  不過,對于方志誠而言,喻金平只不過是仕途上的一塊墊腳石而已,比鄧少群甚至還不如。給他足夠的教訓,那就已經足夠,方志誠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沒精力將事情浪費在喻金平這種人的身上。
  與萬衡溝通一會,方志誠還是挺欣慰的,因為從萬衡的狀態來看,他恢復得不錯,雖然比不上從前,但已經不會影響到工作。
  萬衡笑道:“對了,這幾日我女兒回國,到時候一起聚會吃個飯吧。”
  方志誠在萬衡家中見過他的女兒,萬衡和湯雪兩人長得都出類拔萃,他們的女兒自然也很漂亮。
  方志誠道:“行,侄女兒喜歡什么,到時候我給她準備禮物。”
  萬衡連忙道:“要什么禮物,空手來便可以了。”
  ……
  下班之后,方志誠駕車回到小區,剛推開車門,不遠處一輛黑色的越野車內走出一人。
  方志誠見到她,很是意外,因為竟然是寧家三妹寧薔薇。
  寧薔薇穿得略有些中性化,長褲與白襯衣,頭梳成了馬尾狀,臉上未施粉黛,膚色是健康的小麥色,兩條眉毛依然很有個性,細細長長的黑線,給整個人身上添了一抹颯爽味道。
  “你怎么會在這里?”方志誠意外地問道。
  寧薔薇干巴巴地說道:“娘娘腔,我在這里自然是為了找你。”
  方志誠眉頭立馬皺成了一團,不悅道:“男人婆,請問有何貴干?”
  寧薔薇竟然一下子沒聽清楚方志誠在說什么,問道:“你喊我什么?”
  方志誠輕哼了一聲,“男人婆!你喊我娘娘腔,我就喊你男人婆。”
  寧薔薇被氣得漲紅了臉,握緊了拳頭,這架勢似乎要沖上來,暴揍方志誠一頓,最終她還是忍下來,道:“罷了,不跟你計較。我不喊你娘娘腔了,你也別用語言攻擊我。我來找你,是遵照我大姐和二姐的吩咐,來跟你試婚的。”
  “試婚?”方志誠瞪大了眼睛,沒想到這么時髦的一個詞,竟然會從寧薔薇的口中說了出來。
  寧薔薇的臉色更紅了,道:“是啊,現在家里訂下了,非得讓我跟你結婚。但我覺得,這件事還是要為雙方考慮,先相處一段時間,如果彼此合適,那就結婚,如果不合適的話,那就早點拜拜。”
  方志誠苦笑道:“沒想到你還前衛的。”
  寧薔薇似乎想到了什么,輕哼一聲,道:“只是試婚而已,并不代表著我們就是夫妻了。只是在同一屋檐下,一起生活而已。所以你不要有非分之想,根本不要有什么非分的舉動。”
  方志誠上下認真地打量了寧薔薇許久,苦笑道:“放心吧,我不會對一個男人動心的。”
  寧薔薇被激怒了,她舞了舞拳頭,怒道:“如果你再損我,我就動粗了啊。”
  方志誠從寧薔薇身上嗅到一股危險的氣息,連忙擺手,笑道:“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寧薔薇瞪著那雙大眼睛,問道:“那你究竟同意不同意呢?”
  方志誠有些猶豫,因為盡管知道與寧家的婚姻已經成為事實,但與寧薔薇就這么“試婚”,這似乎有點太快了一點。
  這時,方志誠口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他與寧薔薇道:“我接個電話,你呢,也慎重考慮一下。畢竟是同在屋檐下,雖然我確定絕對和你保持距離,但傳出去,對你的名譽不大好。”
  寧薔薇撇了撇嘴,道:“你趕緊接電話吧。已經決定好了。可沒你那么婆婆媽媽,像個……”
  方志誠把寧薔薇最后的話直接屏蔽,接通了蘇霖的電話。
  自己三舅的聲音依然聽上去有點……猥瑣,他嘿嘿笑問:“寧家小妹是不是去漢州找你了啊?這是我們雙方家長做出的決定,讓你們先相處一段時間,以后要成為夫妻,先培養出點感情,那樣比較好。”
  方志誠瞄了一眼寧薔薇,朝旁邊走了幾步,捂著話筒位置,苦笑道:“寧薔薇怎么說是試婚啊?”
  蘇霖語很快地解釋道:“那是騙她的。寧家的三妹跟她姐姐不一樣,性格比較倔,所以只能用這種方法,讓她跟你相處一段時間,培養培養感情。對了,我打這個電話,是過來教你降服她的。女人最怕的一招,你知道是什么嗎?”
  方志誠疑惑道:“什么?”
  蘇霖嘿嘿笑道:“那就是生米煮成熟飯。”
  方志誠瞟了一眼不遠處氣場強大的寧薔薇,唏噓不已,苦笑道:“這似乎沒那么簡單。”
  蘇霖搖了搖頭,耐心地勸說道:“寧薔薇雖然是個軍人,但骨子里是個女人。女人和男人天生就像磁鐵的陰極和陽極,互相吸引。你把她當成一個普通的女人去追求,相信一定能水到渠成的。”
  隨后蘇霖又很啰嗦地講了一些實戰經驗,突然方志誠覺得手一麻,手機竟然被寧薔薇給奪了過去。
  “有完沒完啊!”寧薔薇干凈利落地將方志誠的電話掐斷,再摔給了方志誠,然后還從后備車廂內取出了一個軍綠色背包,“趕緊帶我去你家吧。”
  寧薔薇看上去很瘦弱,但整個人有一種很野性的味道,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提前打招呼道:“對了,我家里有個韓國人,她是我的保姆。”
  寧薔薇鄙視地看了方志誠一眼,冷笑道:“恐怕沒有那么簡單吧?”
  方志誠苦笑道:“就是如此簡單。”
  寧薔薇搖了搖頭,道:“罷了,反正我答應大姐,跟你住一個月,如果找到足夠的理由,咱們的婚約就此作罷。一個月的時間,足夠讓我看清楚你了。”
  言畢,寧薔薇高傲地轉身,背著說打的背包,像一只驕傲的孔雀,筆直地走了兩步,然后又停下,轉身瞪了方志誠一眼,“還愣著做什么,趕緊帶路啊?”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苦笑著將寧薔薇帶到了自己的家中。
  進門之后,樸泫雅從書房內走了出來,方志誠瞄了一眼她鼻梁上的黑色鏡框,知道她剛才正在創作。這是自己韓國保姆的風格,她平常即使在家中也會化妝,但偶爾靈感迸的時候,會完全投入到劇本的創作中,這時候她會變得不再溫柔,如同隨時可以狂的母牛。
  樸泫雅看到方志誠帶回了一個女人,臉色立馬陰了下來。
  方志誠介紹道:“泫雅,這是我的一個朋友,她會在這里住一個月的時間……等你忙完創作之后,將那間次臥給收拾出來吧……”
  樸泫雅在寧薔薇的臉上,狠狠地停留了數秒,然后哦了一聲,道:“知道了。歐巴。”
  等進了書房之后,樸泫雅憤怒地敲打著鍵盤,寫出了一段文字,“每當女主認為,歐巴快要愛上自己的時候,她總會現,又出現了新的情敵……”[本章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