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681 一將功成萬骨枯

等沈薇做完月子,秦玉茗終于從瑞士回來,方志誠親自到瓊金機場接了她,回到家之后,她從行李箱里取出了一個相冊。方志誠接過手一看,發現這是自己女兒沈璇從出生至今的成長照片。秦玉茗貼心地留下了每個特殊的時刻,做成了相冊。
  相片里的沈薇沒有像其他孕婦那樣發福,與往常淡妝略有不同,素面朝天,卻有另外一種風韻。方志誠看著母女倆許久,自己內心之中牽掛著沈薇,深深地想念她。
  方志誠仔細看著沈璇的笑臉,道:“這眼睛像我,這鼻子也像我,長大肯定是個大美人。”
  秦玉茗沒好氣地白了方志誠一眼,道:“鼻子哪里像你了啊?跟沈薇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好不好。只有這嘴巴有點像你。”
  方志誠仔細看了看,搖搖頭,堅定地說道:“不對,嘴巴也像我。”
  秦玉茗知道在父親的眼中,女兒什么地方都會像自己,輕嘆了一聲,不再搭理方志誠,提著行李箱進了臥室。
  方志誠則一直翻著相冊,沉浸在了另外一個世界,等到回過神來,他才發現秦玉茗已經不在身邊。方志誠頓時覺得自己有點自私了,便站起身走入臥室,只見秦玉茗在默默地收拾行李,將衣服掛在衣櫥內,看背影有點落寞。
  方志誠走過去,從背后摟住了她。
  秦玉茗微微一顫,輕嘆了一聲,道:“我在做事呢,你這是做什么?”
  方志誠嘴唇碰了碰秦玉茗面頰,低聲道:“茗姐,謝謝你。我知道對不起你……”
  秦玉茗鼻子一酸,晶瑩的淚珠從眼眶涌出。
  秦玉茗看似大度,事實上*將很多酸楚都藏在心里。她深深地愛著方志誠,但見到沈薇和方志誠的女兒,還是忍不住感覺到委屈,盡管知道那是自己是始作俑者。
  方志誠靜靜地擁抱著秦玉茗,過了五分鐘。
  秦玉茗輕嘆了一聲,道:“對不起,我沒忍住。”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我知道,因為你太愛我,所以忍不住。”
  秦玉茗抹掉淚水,恢復了微笑,轉過身,將手搭在方志誠的肩膀上,柔聲道:“志誠,我也給你生個孩子吧?”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好啊,現在嗎?”
  秦玉茗用食指點了點方志誠的鼻尖,笑道:“當然不是現在。你要做好準備,我算過日子,今天正適合懷孕,你要努力努力在努力,堅決要成功。”
  方志誠笑道:“這也得看天意吧?”
  秦玉茗搖了搖頭,語氣凝重地強調道:“事在人為。”
  兩人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在一起,今夜自然是如膠似漆,秦玉茗也比往常任何一次更加主動,方志誠竟然有些招架不住……
  方志誠沒有說與蘇家與寧家聯姻之事,而秦玉茗也沒提起此事。兩人相愛多年,早已有了默契。
  方志誠知道,秦玉茗會永遠支持自己,她若是在乎名份,早在多年前便可以答應自己的求婚。
  ……
  秦玉茗一直在國外,雖然玉茗傳媒集團已經走上正軌,而她也將許多責任分配給了職業經理人,但一些重大問題上,還需要她決策。之前在國外,很多問題沒法親自處理,所以她在漢州只逗留了一日,便匆匆趕往傳媒集團的大本營銀州。
  方志誠倒也習慣了與秦玉茗分隔兩地,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之中,現在霞光充滿了活力,每天都有大量的事情要處理。前段時間,因為蘇老去世,方志誠在燕京足有一個月,所以一部分工作的速度還是放緩了。
  方志誠回到辦公室之后,喊到陳超發出一系列的指令。陳超習慣性隨身帶筆記本,將方志誠的指示一一記錄下來。
  方志誠提出的要求,主要圍繞全區黨員干部的管理。霞光現在已經不缺少項目,招商局每天都能引入新的項目,當外部局面已經被打開的時候,這時候就要強練內功,做到內外兼修。
  方志誠要求區委黨校必須要拿出方案,做到讓全區的干部業務能力有所提升,因為時代在變化,官員必須要適應經濟趨勢,才能更好地建設地方。
  陳超默默記錄下一切,方志誠突然喊住了陳超,道:“對于喻金平調離組織部,你有什么看法”
  陳超與喻金平之前是同一陣營,喻金平依靠趙崚,從霞光跳到了市里,雖然沒有在區委組織部長位置上權力大,但平臺更高,至少在別人口中現在是市領導了。
  陳超知道方志誠是在試探自己,喻金平背叛方志誠在先,所以方志誠難免對自己也起了疑心。
  陳超似乎考慮了許久,方才道:“方書記,人和人是不一樣的。喻金平離開霞光,他的想法,我能夠理解,但我不會像他那么做。”
  “哦?”方志誠挑了挑眉毛道。
  陳超緩緩道:“能從區委書記秘書到區委辦主任,已經讓我很滿足了。而喻金平想要從原來的位置上再進一步,難度很大,所以他選擇了另外一條路。”
  方志誠笑道:“你的意思是說,當初我應該也給喻金平一點甜頭,這樣他才不會背叛我?”
  陳超點了點頭,道:“官場很現實,盡管你沒有追究喻金平之前的站隊問題,但不懲罰,不代表就能收攏人心。他喪失了目標,所以顯得很慌亂,最終選擇了趙崚。”
  方志誠暗忖陳超對人心剖析的的很透徹,跟方志誠也說得很直接。
  方志誠沉默了片刻,道:“我覺得你的話很有道理,所以我有了一個重大的決定,給你更多的好處,從而換得你的忠誠。若是讓你去區委組織部,你愿意嗎?”
  陳超顯然沒想到方志誠會有這么一個決定,眼中驚喜之色明顯一閃而過,頷首道:“謝謝方書記的信任,不過組織工作我比較生疏,怕難以勝任。”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以你的能力綽綽有余。組織部的工作難道還能比得上區委辦更加復雜?”
  區委辦的工作涉及到方方面面,擔任委辦主任,對各個部門的職能都有所涉獵,雖然組織工作需要一定的經驗,但以陳超的實力,估計不需要太長時間就能勝任。
  關鍵問題是,陳超現在是正科級,而區委組織部部長不僅是副處級,而且在常委序列排名靠前。這便意味著,陳超如果要擔任組織部長,那就是破格提拔,恐怕會遭來一定的非議。
  陳超踏出區委書記辦公室的步伐是輕快的,他知道方志誠的風格,一旦說出口,多半就能辦到。
  喻金平背叛方志誠,若說陳超心里沒想法,這不太可能。而方志誠似乎猜中自己的心思,用另外一種方式穩住了自己。
  方志誠扶持陳超,是為了在制衡喻金平。有了陳超,以前鄧少群麾下的人,就會安穩地跟著自己。方志誠在駕馭人心方面,的確有一手。
  陳超意識到方志誠不時會給自己一點甜頭,但沒想到一下子會給自己這么大的一個提升機會。
  方志誠手指在桌上敲了敲,然后將張曉亮喊了過來。張曉亮一直緊跟著自己腳步,陳超若是被破格提拔的話,張曉亮恐怕第一個不滿,畢竟與自己相比,陳超所付出算不了什么。
  張曉亮坐在沙發上,等方志誠說出了自己的決定,頓時驚呆了,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道:“方書記,這會讓很多人感覺到詫異吧?區位組織部長的位置可是至關重要的,交給陳超,這似乎不大妥。他畢竟曾經是鄧少群的秘書。會讓跟隨你的人,感覺到寒心啊。”
  方志誠淡淡地笑了笑,道:“是讓你寒心嗎?”
  張曉亮想了想,尷尬地笑道:“沒錯!方書記,你如果給我一個適合的位置,我能為你做得就更多。”
  方志誠微笑道:“老張,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你的忠誠。但是,我需要的不是你一個人的忠誠。讓陳超擔任組織部長的位置,會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而這也是我的目的。”
  張曉亮聽方志誠這么說完,沉思了許久,終于眼中露出豁然之色,道:“方書記,我會一如既往地支持你的決定。我想明白了。”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想明白就好。也請你記住,你選擇的道路和任何人都不一樣。你的位置不在于行政級別,也不在于職務的輕重……”
  張曉亮輕嘆了一聲,笑道:“我知道自己的定位了。”
  自從方志誠的身世之謎呼之欲出,其實張曉亮已經做好決定了,這輩子甘于成為方志誠的心腹,為他清除道路上所有的障礙,即使被人罵作方志誠的走狗,那也無所謂。
  這是屬于張曉亮的官道,即使為天下人所唾棄,他也要眼睛一抹黑,徹徹底底、永不回頭地走到底。
  一將功成萬骨枯。張曉亮知道自己沒有成為登頂的實力與潛質,但他從方志誠身上看到了光明的前程,若是未來方志誠能取得不朽的事業,自己也算是不枉在這仕途混跡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