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680 長風破浪從今起

如同趙崚等人所推測的,方志誠那桌飯局的確是為了軍民合用機場項目。方志誠原本只是作陪,但蘇霖顯然有自己的想法,給王崢嶸與溫建軍直言不諱地要求,必須要給漢州分配一個名額。
  王崢嶸和溫建軍與蘇霖是多年前便認識,對他們而言,項目地點選擇在哪里,其實并不很重要,關鍵是項目建設經費和標準,這需要嚴格核算及審計。現在華夏,能夠承建機場的公司不太多,而西部機場集團便擁有這個資質,而蘇霖在陜州的航空領域有很多身份,投資了多家與航天航空有關的國營或民營企業,還是西部機場集團的大董事,在西部機場集團的話語權很重,所以蘇霖若是能給一個合適的價碼,軍民合用機場項目的經費壓力能減緩不少。
  有些決定雖然沒有白紙黑字寫出來,但在飯局上只要能達成意向,后期一般不會有太大的波折,只是一些細節要商議。
  飯局結束之后,方志誠坐在車內,見有些微醺的蘇霖,輕聲道:“三舅,謝謝你。”
  蘇霖摟了摟方志誠,笑道:“你是我的外甥,這么客氣做什么?我看過最近申請軍民合用機場的城市名單,里面有漢州,所以便帶你來了。你放心吧,那兩個家伙這點面子還是要給我的,漢州肯定是落戶城市之一。”
  蘇霖雖然喝了很多,但特別理智,說話邏輯清楚,“你在燕京呆了這么久,現在大家恐怕都知道你是蘇家人了,若是空手而歸,那有點不像話,所以你帶個項目回去。雖然這次機場的投入不大,只有5億左右,但這對于漢州這種三四線城市后期發展還是有很大的推動作用的。城市想要發展,想要晉級,若是沒有機場的話,那有點說不過去。”
  方志誠暗忖蘇霖說得沒錯,漢州如果想要崛起,交通是硬傷,也是必須要突破的一個瓶頸,如果能建設一個機場的話,對提升城市的品格有著很好的助推作用。
  方志誠笑道:“三舅,你想得很長遠。”
  蘇霖歪了歪嘴,道:“你不會跟別人一樣,覺得三舅不靠譜吧?”
  方志誠道:“您是大智若愚的那種人,外表看上去很不靠譜,但事實上心里有一本賬,算得很精明。”
  蘇霖哈哈大笑,道:“咱們蘇家人,其實肚子里都是壞水。你小子,我估計你壞事也沒少干。”
  方志誠連忙一本正經地說道:“我是很正直的人。”
  蘇霖搖頭道:“偽君子比真小人還要可怕。”
  方志誠沒好氣道:“我是偽君子嗎?”
  蘇霖淡淡笑道:“有這么一點趨勢。”
  這么多天與蘇霖相處下來,方志誠與蘇霖已經很熟悉,兩人雖說是外甥和舅舅的關系,但并沒有什么隔閡。蘇霖也不是外界普遍認為的那種紈绔子弟,他做事方法雖然偶爾出格,但涉及到原則與核心,有著自己的堅守。
  就比如,蘇霖在酒醉之后,曾不停地在絮叨自己的理想,那就是讓華夏的航空民用事業處于世界各國頂級序列。
  蘇霖一直在努力,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績。
  趙崚回到漢州之后,與夏蘭山主動匯報了近期在燕京的工作成果,讓夏蘭山覺得意外的是,趙崚竟然提議將軍民合用機場的項目落戶地點調整為了霞光。
  趙崚也不隱瞞,解釋道:“軍民合用機場項目的競爭激烈,二十多個城市盯著五個名額,志誠同志在其中做了很大的工作,如果能順利拿下,志誠同志位列首功。”
  夏蘭山眼中光芒一閃,大家現在都知道方志誠的身份了。方志誠身份明朗之后,立馬利用家族資源給漢州帶來了優勢項目,這對于漢州而言是個不錯的消息。
  同時夏蘭山也猜出了趙崚的想法,按照趙崚之前與方志誠的敵對狀態,若是他能跑下項目,肯定不會放在霞光。所以,在這個項目上,趙崚自己覺得沒有把握,所以將之推給了方志誠。
  趙崚提前卸去了責任,也是間接在給方志誠施加壓力。如果方志誠能拿下項目,證明趙崚有識人之能,若方志誠拿不下項目,這只會間接地證明,趙崚在跑項目的能力上,遠遠地超過了方志誠,更加奠定他在漢州的地位。
  夏蘭山道:“此事我會與志誠主動溝通一下。”
  趙崚點了點頭,笑道:“我會全力配合霞光區做好機場項目。”
  夏蘭山眉頭挑了挑,趙崚若是對方志誠表現的惡劣一點,夏蘭山會覺得這樣更加正常。但任何人看到虛偽的面孔,都會有種鄙夷的情緒,夏蘭山因為趙崚的舉動感到不舒服。
  等趙崚離開辦公室之后,夏蘭山撥通了方志誠的電話,笑著說道:“聽說你在燕京休假這段時間,也沒有閑著?給霞光跑來了一個好項目。”
  方志誠暗忖夏蘭山的消息真快,昨天剛跟發改委和總參謀部的兩位領導吃過飯,今天他就收到了消息,立馬明白肯定是趙崚透露了消息。
  方志誠謙虛地笑道:“蘭山書記說的是軍民合用機場項目吧?暫時還沒有確切的消息。”
  夏蘭山點了點頭,笑道:“相信你能帶來好消息的。漢州現在急缺一個機場,這對于城市的發展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現在重擔交給你了。”
  方志誠無奈苦笑,道:“蘭山書記,我只能說盡力而為。”
  電話結束之后,方志誠眉頭皺起,對趙崚的舉動感到不滿。趙崚這算什么?見自己無力主導軍民合用機場項目,故而一下子將壓力全部推給自己了?這明顯是想轉嫁壓力。
  現在軍民合用機場只能說八字有了一撇而已,還沒有真正成型,如果后期自己跑不下來這個項目,而趙崚也可以此尋機,指出方志誠故意想要跟他搶功。
  方志誠心中已定,要為霞光爭取到這個項目。
  隨后的幾日,方志誠主動去發改委和解放軍總參謀部跑了幾次,畢竟蘇霖只是給自己穿針引線,想要獲得最終的認可,還需要自己的努力。
  等真正拿到了軍民合用機場的批文之后,方志誠才從燕京返回漢州。方志誠前后在燕京滯留了一個月的時間,帶回了一個價值五億的項目。
  ……
  省發改委主任江永接到國家發改委和解放軍總參謀部的聯合批文之后,微微感到詫異,因為在淮南省發改委的申請城市之中,并沒有漢州,在他看來,漢州并沒有建設軍民合用機場的必要。漢州離瓊金很近,完全可以借用瓊金機場作為航空中轉站,而他更傾向于將名額分配給地處淮北的幾個城市。
  金鋒敲門而入,江永指了指沙發,然后將那份文件遞給了金鋒。金鋒眉頭皺起,很快知道其中的問題所在,道:“漢州這是要撇開省發改委管理體系,獨自往前走啊。”
  江永不高興地說道:“批文已經下來,超出了我的預計,打亂了省發改委早已確定的淮北發展戰略。”
  漢州突然冒出來,出乎省發改委的意料,淮南只有一個名額,給了漢州,其他的城市自然就沒有機會了。
  金鋒臉上露出驚訝之色,道:“江主任,您仔細看,又是漢州的霞光。”
  江永點了點頭,道:“我大概能猜出原因,肯定是方志誠在其中做了工作。霞光區區委書記方志誠竟然是蘇青的兒子,這已經不是秘密,而那次監察廳調查方志誠,也是蘇青親自出面擺平的。”
  金鋒看上去很無奈的說道:“方志誠已經嚴重妨礙了省發改委的工作。他怎么一點都沒有大局觀,為霞光爭取資源是對的,但不能影響全省的發展大局。”
  江永眼中閃過一道厲芒,“方志誠的確是一個不確定的因素,已經多次破壞我的計劃了。”
  出了江永的辦公室,金鋒原本平靜的臉上,露出一絲猙獰之色。最近這段時間,金鋒一直處于憤怒的情緒之中,原因只是知道了一個消息,方志誠竟然與蘇家有關系,是鐵娘子蘇青的兒子。
  金鋒原本對方志誠是有著一種不屑的態度,因為方志誠再怎么詭計多端,在仕途的最終道路上也難以跟自己相比。因為自己身后有金家。
  在官場之中,想要只是依靠個人之力,那是不現實的。
  所以在金鋒眼中,以前的方志誠不過是一個喜歡蹦跶的家伙而已,金鋒一直沒有將他視作真正的對手,頂多只是自己仕途路上的一塊絆腳石,等有機會,狠狠踢飛便可以。
  然而,事實向他潑了一盆涼水,方志誠其實有著比自己更加出眾的家庭背*景,這意味著方志誠的官路并不缺乏后勁。
  金鋒此刻突然意識到,方志誠竟然成為自己在官場上堪稱一輩子對手之人,如果不除掉他,自己恐怕心里永遠會有陰影,永遠無法擺脫陰暗,所以金鋒心中已經升起了瘋狂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