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679 趙崚的生存危機

(到月底了,求諸位手中的保底月票)
  趙崚見是方志誠,笑了笑道:“原來是小方書記啊,你今天怎么會在這里?”
  趙崚心中打起了鼓,方志誠是蘇青兒子的事情,現在已經傳遍了漢州官場。趙崚的消息一向靈通,當時得到這個消息之后,他只覺得自己心臟狠狠地抽了一下。與其他官員不一樣,趙崚經常在燕京跑項目,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蘇家的力量。
  若是將派系分級,比蘇家實力雄厚的不超過十家,而蘇家最鼎盛的時候,曾經排名前三。雖然現在蘇家已經沒落,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蘇家若是想對付趙崚,根本不需要花費什么力氣,伸出一根手指頭,足以讓趙崚身敗名裂。
  而且,現在蘇家和寧家還傳出了聯姻結盟的消息,寧家比蘇家的實力還要雄厚一點,寧蘇兩家結盟那是強強聯合,瞬間進入第一梯隊。
  趙崚在漢州一直將自己在燕京的關系網絡偽裝得很神秘,其實趙崚根本不認識什么部委高層,只是他大學時代的某個同學在省發改委擔任要職。趙崚靠著這個同學的關系,每年都能為漢州拉到項目資金。
  隨后趙崚掌握了漢州駐京辦,然后利用整個漢州的資源,在各個部委都找到了關鍵的切入點。所以這便造成了趙崚在部委混得很開的樣子。至于趙崚和某某領導人關系匪淺,是某某領導的親外甥,這些謠言都是趙崚故意放出來的假消息。
  在官場之中,偶爾要說謊,把自己包裝得傳奇一點,這樣才有前途。
  趙崚原本對方志誠還有打壓之心,但自從知道他是蘇家之人,立馬打消了這個念頭,同時還琢磨著要找個機會修復兩人的關系。
  趙崚是一個識時務之人,他知道哪些禁區不能碰,蘇家無疑便是不可觸碰的禁區之一。
  方志誠并不知道趙崚心中所想,淡淡地笑了笑,道:“我也在這邊應付一個飯局,你在哪個包廂,我等下過來敬你。”
  方志誠心中自然對趙崚沒好感,但今天趙崚與自己說話的語氣,倒是沒讓他反感,畢竟在燕京遇到一個漢州的官員不簡單,所以方志誠琢磨著還是給他一點應有的尊重。
  趙崚報了包廂號,方志誠便進了洗手間,趙崚搖了搖頭,往自己的包廂行去。
  過了十來分鐘,包廂的門被敲開,方志誠拿著酒杯走入,他身后跟著蘇霖。趙崚微微一怔,連忙笑著介紹道:“這是我們漢州霞光區的區委書記方志誠。”
  方志誠淡淡笑道:“得知趙市長在陪幾位領導吃飯,所以特地過來敬酒。”
  周志武和陳玉堂都是象征性地舉了一下杯子,方志誠將杯中酒一飲而盡,這便算是走了過場了。
  趙崚笑著將方志誠送出了包廂,轉身再入其內,周志武笑道:“你們霞光區的區委書記還真夠年輕的啊,看上去不超過三十歲吧?”
  趙崚點了點頭,道:“周處好眼力,他現在是淮南最年輕的正處級干部,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周志武笑了笑,趙崚瞧得出來他這笑容中有些不屑,在他看來,地方上的正處級干部,跟國家部委的正處級干部,有著天壤地別的差距。
  縱觀國家領導人的履歷,大部分都是自上而下的,在部委混到一定的級別,然后在到地方混幾年基層經驗,再回到部委之后慢慢沉淀。周志武說到底,并不看得上從地方上來的官員。
  在燕京的部委或者某些事業單位,比方志誠更加年輕,級別更高的人,多不勝數。方志誠有算得了什么?
  趙崚看得出周志武對方志誠的態度不佳,他想了想,還是沒有將方志誠與蘇家的關系說出來,畢竟這對于談成項目沒有什么幫助。
  陳玉堂皺了皺眉頭,道:“剛才站在你們方書記身后的中年男人,有點眼熟。”
  趙崚笑了笑,道:“我也不認識,可能是他的家人。”
  幾人又陸續飲了一輪,趙崚琢磨著方志誠過來拜訪了,自己若是不過去一趟,說不過去。于是便起身與周志武和陳玉堂道:“我失陪一下,去隔壁打個招呼。”
  周志武笑了笑,道:“我和陳少校,跟你一起過去吧,幫你撐撐場面。”
  趙崚微微一愣,道:“求之不得。”
  周志武今天也是多喝了幾杯,顯得比平常要興奮,他偶然見到一個比自己年輕,但行政級別跟自己一樣的地方官員,心中有點不舒服,便有種想要壓一壓對方氣焰的心思。
  趙崚也是老辣之人,他怎么看不出周志武的心思,他心中有自己的算盤,與方志誠一起吃飯的人,在燕京位置肯定很高,自己今晚跟周志武和陳玉堂吃飯這么長時間,對于談成項目卻沒有任何進展,所以他便想著利用方志誠看能否打開局面。
  若是方志誠那一桌有厲害的人物,趙崚可以借勢,利用一下,讓周志武和陳玉堂刮目相看,重估漢州的實力。
  敲門而入,方志誠反應很快,率先站了起來,連忙與其他人介紹,道:“給各位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漢州的副市長趙崚同志。”
  趙崚舉杯笑道:“得知志誠在這邊有飯局,所以我們過來打擾了。”
  周志武托著酒杯,原本目光中帶著一些倨傲,不過當他目光落在一人身上,頓時有些慌亂了。因為坐在上手位置的,正是國家發改委的實權副主任王崢嶸。
  而陳玉堂也是一愣,因為坐在王崢嶸隔壁的是解放軍總參謀部總參謀助理溫建軍少將。
  王崢嶸在周志武臉上掃了掃,沒有說什么,淡淡地笑了笑。周志武硬著頭皮,感覺臉上火辣辣的。
  陳玉堂倒是主動跟溫建軍打了個招呼,溫建軍點了點頭,他對陳玉堂并不很熟悉,只知道這是辦公廳的一名干部。
  趙崚瞧出了周志武和陳玉燙的反常,出了包廂之后,問道:“剛才席上是不是有領導?”
  周志武苦笑道:“趙市長,沒想到你們霞光區那個區委書記的能量這么大,剛才發改委的王主任在席上呢。”
  陳玉堂臉上露出尷尬之色,道:“溫建軍少將也在席上,此次軍民合用機場項目,他完全可以拍板。”
  趙崚臉上露出疑惑之色,道:“剛才那個飯局,難道目的是為了軍民合用機場項目?”
  陳玉堂苦笑道:“之前我覺得眼熟的那個中年男人,我現在想起來了,他應該是蘇霖。現在西京國家民用航天產業基地的執行董事。蘇霖現在可以說是民用航天領域的第一人。能讓王主任和溫將軍一起在桌上吃飯,這肯定是為了軍民合用機場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華東五個軍民合用機場項目的承建方必然是蘇霖旗下的公司。”
  周志武頷首道:“趙市長,今天過來跟你聊了這么多,你的想法我們都明白。之所以我和陳少校沒有正面允諾,主要是因為我們并不知道上面領導的意思。不過呢,既然漢州有人能跟兩位主管領導吃飯,那就說明問題并不是很大,建立軍民合用機場項目的五個名額,必然有漢州一份。”
  趙崚內心悲嘆了一聲,他自然知道周志武的意思,這兩人根本做不了主,做得了主的人在隔壁呢。他無比郁悶,但表面上要顯得很高興,因為自己來跑項目,主要是為了漢州,現在項目落戶基本沒問題,他自然要表現得很開心。
  但他心情卻是無比低落,最近這半個月,他為了跑項目花費了多少心血,如今項目落到了漢州,但功臣卻不是自己,這猶如賽跑自己憋足了勁,跑了一半,發現隔壁的人,只邁出一步,便抵達終點了。
  飯局結束之后,楊德昌見趙崚臉上露出疲憊之色,疑惑道:“趙市長,難道今天談得不順利?”
  趙崚緩緩睜開眼睛,道:“別提項目了,被別人搶先一步。”
  楊德昌不解道:“軍民合用機場有五個名額,難道一個都沒有留下?”
  趙崚嘆了一聲,道:“名額有漢州,但功勞卻被別人搶了。今天吃飯的時候,我遇見了方志誠。”
  楊德昌道:“霞光區區委書記?”
  趙崚沉聲道:“我們今天這頓飯局跟他那桌的飯局,差了三個級別,結果可想而知。”
  楊德昌理解了趙崚的消沉,道:“你的意思是,方志誠也在爭取軍民合用機場項目?然后他請的人,比我們宴請的更加有實力?”
  趙崚點了點頭,道:“我明天回漢州,你給我買最早的火車票吧。”
  在以前跑項目的過程中,趙崚并非沒有遇到過挫折,但這次的失敗,比其他任何一次都要嚴重。因為趙崚現在有了深深的危機感,他原本認為,在跑部錢進上面,任何人都沒法取代自己的地位,甚至市委書記夏蘭山也要依仗自己。
  但是,趙崚現在卻發現,有了蘇家支持的方志誠,以后將在跑項目上,比自己更加有優勢。
  自己不知不覺丟掉了在漢州官場賴以生存的核心競爭力,而且那個資源遠超自己之人,還與自己有過節,這不僅讓趙崚感到意興闌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