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678 故敵他鄉孽相逢

蘇霖擺了擺手,笑道:“徐萍,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外甥,方志誠。”
  徐萍主動伸出了手,與方志誠握了握,道:“你好,我是你舅舅最好的朋友,徐萍。嗯,你以后喊我徐姐好了。”
  徐萍是農場場主,是蘇霖的合伙人。
  蘇霖笑道:“你和我是哥們,讓我外甥喊你姐姐,這輩分似乎有點亂啊?”
  徐萍朝著方志誠眨了眨眼睛,道:“這亂什么?姐姐是個稱呼而已,是對單身的我的尊重。”
  蘇霖沒好氣道:“你啊?男朋友不知道有多少,單身只是一個偽裝而已吧。”
  徐萍瞪了蘇霖一眼,道:“別在小鮮肉面前,詆毀我的清譽。走,今晚小鮮肉跟姐姐坐一塊。”言畢徐萍伸手套入方志誠的胳膊,親熱地將他拉到了自己座位旁邊。
  隨后,又陸續來了六人,蘇霖逐一給方志誠介紹了一下,然后與幾人道:“以后要多多照顧我外甥一下。”
  在座幾人非富即貴,其中有一人是國家民用航天局發展計劃司的副司長曲建東,另外一人是華夏國際航空公司的副總裁宗德遠。他們各自帶來了一個女伴,都以同事的身份來介紹,但方志誠看得出,關系自然不止同事這么簡單。
  曲建東笑道:“志誠,我跟你舅舅可是鐵桿兄弟,以后有什么需要,找我便可以。”
  方志誠舉杯敬了曲建東,道:“那就謝謝曲叔叔了。”
  蘇霖的朋友,年齡與他上下相仿,都是近五十歲的年紀,他們這個年齡是人生真正的巔峰,也是各自行業內最核心的骨干。
  方志誠也想在他們面前好好表現一下,可惜酒量不佳,幾杯酒下肚,便不行了。其余幾人想給方志誠敬酒。蘇霖便幫他解圍,笑道:“我外甥酒量不行,就饒過他了。”
  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喝酒的時候也足以分寸,宗德遠笑道:“蘇總,倒是很少見你如此維護人啊。”
  蘇霖淡淡笑道:“這是我蘇家的一個好苗子,自然要保護好才行。”
  其余幾人都知道最近蘇家發生了什么,有些話沒有問,但大家都心知肚明。
  蘇霖最近這段時間幾乎都在燕京,將陜州那邊的公司拋在一邊。幾乎每天都沉浸在各種飯局中,但細心的人可以發現,蘇霖約請的人,多半是與蘇家有關聯的人物。
  以蘇青的身份,她不太好親自約請這些人,但蘇霖則可以,他是個商人,同時手里也有足夠的錢。蘇霖在約請的過程中,也沒有太多的顧忌,想說什么就說什么。
  蘇家先是蘇青爆出私生子丑聞,隨后蘇老突然去世,能順利地平緩過度,保證派系的穩定,讓競爭對手無機可尋,蘇霖在其中起到了關鍵作用。
  方志誠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到了傍晚,等他醒來之后,蘇青端著一碗醒酒湯過來,道:“你三舅太過分了,好好的人帶出去,回來便成這樣了。”
  方志誠喝了一口湯,胃里舒服不少,道:“三舅也不知道我酒量多少,估計是高估我了,是我太逞強,也不能怪他。”
  蘇青點點頭,眼中露出關愛之色,道:“罷了,你把湯喝完吧。”
  醒酒湯談不上好喝,但方志誠還是一口氣喝完了。
  方志誠將碗放在一邊,問道:“媽,老爺子去世,對蘇家肯定有影響,你現在如何,需不需要我做什么?”
  蘇青突然鼻子有些酸,這么多年大家都看到她堅強的一面,有幾個會認為蘇青需要幫忙呢?
  蘇青搖了搖頭,道:“你媽很強大的,那些小花招和小手段又算得了什么?”
  方志誠頓了頓,沉聲道:“和寧家的事情……”
  蘇青沒想到方志誠會主動提起,輕嘆了一聲,道:“這件事由你來做決定,我不會勉強你。”
  方志誠想了想,道:“我答應。”
  蘇青露出驚訝之色,道:“志誠,我希望你能幸福,婚姻可是人生大事。”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老爺子離開的時候,我答應他了,我要守護蘇家。”
  蘇青沉默片刻,離開了臥室。
  方志誠一瞬間想起了秦玉茗,想起了葉輕柔,想起了趙清雅,如果跟寧家老三結婚,那些女人恐怕都得受傷吧,念及此處,他的心情實在有些沉重。
  方志誠拿起了手機,給秦玉茗打了過去。
  聽到方志誠慢慢說完自己的想法,秦玉茗停頓了一下,無比真誠地說道:“志誠,我很早之前就跟你說過了,我一輩子都會陪著你,但不會跟你結婚。我已經習慣了現在的這種關系,沒有了婚姻,我倆之間沒有束縛,在一起更加的輕松。我支持你的決定。”
  方志誠苦笑道:“茗姐,我對不起你,我這么做,違背了我對你的承諾。”
  與方志誠關系曖昧的人很多,但唯一許下承諾的,也只有秦玉茗而已。
  秦玉茗在方志誠心中的份量很重,遠遠超過了其他人。
  秦玉茗想了想,緩緩道:“志誠,你對我的承諾,我早就記在心里,那只是個形式而已。你放心吧,只要你心中有我,我就一直會陪著你……”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盡管秦玉茗這么說,但他心中還是有些愧疚。不過,他知道,秦玉茗不愿跟自己結婚,這是真的。
  其實,只要秦玉茗松口,方志誠就愿意跟她領證,然而,兩人在一起生活了兩年多,每次提到這個話題,秦玉茗總是逃避。
  方志誠等了秦玉茗兩年。
  如果不是蘇家,方志誠愿意繼續等下去,盡管身邊宋文迪、邱恒德等人都在給他壓力,但方志誠還是愿意等下去。
  但是,現在情況有所改變,為了自己的母親蘇青,為了答應那個老人的承諾,方志誠需要承擔一些責任。
  老爺子雖然舍棄了自己,但他肩負了家國很多重任。方志誠見到他最后一面,心中已經釋然,忘記了過去,想要做點什么。
  為自己,為蘇青,也為蘇家做點什么……
  隨后的幾天,方志誠沒有急著回漢州,而是跟著蘇霖在燕京各個圈子露臉。蘇霖是在用這種方式,告訴大家,方志誠是蘇家的核心成員了。
  而蘇青也帶著方志誠見了幾個派系內的關鍵人物。
  ……
  馮遠征在燕京呆了一周,當發現自己接觸的人都是一些邊緣人物,還是提前回去了。
  在漢州或者淮南,以馮遠征這種副廳級級別,已經算得上個人物,但在廳級多如狗的燕京,馮遠征根本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漢州駐京辦主任楊德昌按照趙崚的意思,給馮遠征每天都安排了應酬,這些官員行政級別大多是正處級以上,但所處的位置卻不是特別重要。他們習慣于參加下級部門宴請的種種飯局,這是他們增長收益的一種方式。
  楊德昌給趙崚打了個電話,道:“已經將馮書記送上火車了,他看上去不大高興。”
  趙崚淡淡地笑了笑,道:“若是讓他太高興,那我就不高興了。”
  楊德昌道:“還是您高興最重要。”
  趙崚沉默片刻,問道:“關于軍民合用機場的項目,你梳理得怎么樣了?”
  楊德昌為難地說道:“這個項目不太好拿,涉及到軍委和國務院兩方力量。我已經聯系了發改委的周處,但他說,此次發改委沒有完全決定權。”
  涉及到軍民合用,除了國務院外,解放軍總參謀部更有話語權。
  趙崚道:“現在有幾個城市跟我們競爭?”
  楊德昌道:“全國大概有十幾個城市,淮南的話也有兩個城市在跟我們競爭。”
  此次華東要建設五個4c級軍民合用機場,大約二十個城市在競爭,指標數夠多,但壓力還是很大的,趙崚輕嘆了一聲,道:“你繼續聯系,找到關鍵人物,等到恰當時機,我再協調,爭取能夠一錘定音。”
  趙崚在跑項目上還是很有經驗的,跑項目最重要是找到合適的那個人。
  下午五點左右,楊德昌給趙崚打來電話,興奮地說道:“趙市長,我們找到總參謀部的關鍵人物了。他愿意見我們一面。”
  趙崚心中終于豁然開朗,這半個月趙崚幾乎耗在了燕京,如果還是一無所獲,那就太說不過去了。趙崚道:“他愿意跟我們吃飯嗎?”
  楊德昌點頭道:“已經敲定,就在今晚,發改委的周處也會參加。”
  趙崚長舒了一口氣,發改委和總參謀部都能出現,那么拿下項目的可能性就極大了。
  晚上七點左右,在紫荊國際飯店,見到了發改委的周志武和總參謀部陳玉堂。周志武年紀不大,三十歲出頭,現在是正處級干部,他這個年齡在發改委這等要害部門,以后前途不可限量。而陳玉堂是少校軍銜,身材高大,四十歲上下的年紀,儀表堂堂。
  酒過三巡之后,趙崚腹中已是翻江倒海,連忙去衛生間排泄了一次。出門之后,差點撞上一人,他微微一愣,卻發現此人有些眼熟。
  “趙市長?沒想到這么巧!”方志誠主動跟趙崚打起招呼,他也覺得意外,能在偌大的燕京城遇到熟人頗為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