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676 潮起潮落塵歸土

蘇老終于醒了,他先是見到了蘇霖,然后朝著他招手,現在蘇老太虛弱,招手的動作非常緩慢而且無力。蘇霖趕忙走了過去,湊到他耳邊,道:“我把志誠帶過來了。”
  蘇老眨了眨眼睛,蘇霖知道這是表示贊許,蘇霖擠出微笑,道:“我這就出去把他帶進來。”
  方志誠見到了蘇老,他給人一種幾乎要干枯的感覺,不過,眼神還依然閃著光芒。
  方志誠走到了蘇老的旁邊,蘇老突然抬起了手,方志誠情不自禁地握住了他的手,然后眼淚水更是情不自禁地流了下來。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這樣,自己分明對蘇家有著恨意,對操縱自己人生的蘇老永遠不會原諒,但這一刻,他卻是不爭氣地希望,面前這位老人能健康地活下去,甚至,他有種沖動,愿意以自己的壽命作為代價。
  盡管蘇老對自己和蘇青很殘忍,但蘇老是有貢獻,也是一個有魅力的人。
  他配得上一個時代梟雄之稱。他的人生最高峰,并非那些血與火的軍旅生涯,而是二十多年前,確定改革政策及一系列的雷霆手段發起者和推動者。
  蘇老嘴巴在微微地動著,他的聲音幾乎弱不可聞,方志誠矮下身子湊過去,只聽他說道:“蘇家……未來……交給你了……”
  方志誠聽清楚這些,突然有點懵,他沒想到第二次見面,蘇老會與自己說這個。方志誠在遲疑,他不知道該不該答應,這時候手腕處傳來一陣大力,他從思緒中清醒,只見原本半睜著眼睛的蘇老,此刻眼睛全部睜開,目光中充滿了期待。
  方志誠輕輕地點了點頭,緩緩道:“放心吧,我會守護好媽媽……守護好蘇家……”
  聽到守護好蘇家,蘇老嘴角出現了一絲欣慰,他握著方志誠的手也放下,眼睛慢慢地閉了起來。
  方志誠知道蘇老剛才那十幾個字,用光了自己所有的精力,輕嘆了一聲,然后轉身出了里屋。
  主治醫生不久來到病房,給蘇老做了檢查,給出了建議,老人已經沒有生機,即使繼續用藥,延緩他的死亡時間,也不足兩日。蘇摩見蘇老極其痛苦,已經完全昏迷,偶爾有動靜,也只是因為太過痛苦,發出呻吟聲,蘇摩終于做出決定,讓老人少點痛苦。
  晚上七點左右,當蘇青匆匆趕到醫院,見了老人最后一面之后,蘇老終于從這個世界離開了。
  沒有悲痛的哀鳴聲,只有死一般的沉寂。
  方志誠走進去,給蘇老磕了三個頭。沒有人提醒他這么做,也沒有人阻止他這么做,仿佛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
  ……
  蘇老喪禮按照國葬的標準進行。蘇老生前有要求,所以走過國葬的儀式之后,最終他的骨灰被撒在了黃河之中。
  方志誠在喪禮現場,也見到了許多在電視新聞中才能見到的國家領導人。他能感覺到那些首長們,望向自己的時候,目光中帶著些許審視的意味。方志誠也見到了李思源,他的目光帶著些許鼓勵,與他握手的時候,也格外用力。
  忙完了一切,已經是幾天之后。
  清晨,方志誠跑完步之后,回到了四合院,正好見到了蘇靜。蘇靜是自己大舅的女兒,也就是趙清雅前男友的妹妹,她一直在國外讀書,因為蘇老的喪事才回過。
  蘇靜喊住了方志誠,輕聲道:“你知道你很像一個人嗎?”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我知道,像你的親哥哥。”
  蘇靜輕嘆了一聲道:“沒想到世界上竟然能有這么相似的人,我媽見到你之后,以為我哥又回來了……”
  方志誠能瞧出董之秋望向自己的眼神,他點了點頭,輕聲道:“但我不是他……”
  蘇靜怔了怔,然后緩緩道:“志誠表哥,我有件事情想拜托你,希望你能答應我。”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你說吧,只要我能辦到。”
  蘇靜道:“有空陪陪我媽,盡管你不是他,但那樣會讓我媽好受一點。”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行吧,我會的。”
  蘇靜露出了潔白整齊的牙齒,笑道:“先謝謝你了。”
  方志誠也回以微笑,心中也是一暖。
  有家人的感覺真的很好,盡管蘇摩對自己還是充滿敵意,而蘇摩的老婆呂雯也對自己態度不佳,但其他幾人,如蘇青、如董之秋、如蘇霖、如蘇靜,對自己都傳達家人一般的信任。
  方志誠孤獨太久了,尤其是當自己的養母離開人世之后,他一直很孤獨。
  但在蘇家短短幾日,他感覺到了家人帶來的暖意。
  吃完早餐之后,方志誠回屋收拾行李,已經在燕京滯留多日,自己當時走得匆忙,雖說與夏蘭山打了招呼,但霞光區的情況,讓方志誠還不是挺放心。當初,自己不過是被隔離審查了一日,內部就出現了喻金平這等幺蛾子。
  房門被敲響,方志誠抬頭見是蘇青,喊了一聲,“媽。”
  蘇青笑著點了點頭,見方志誠在折疊衣物放入行李箱,輕聲問道:“你準備回漢州了嗎?”
  雖然當時是空手而來,但住了幾日,蘇青卻是為自己購置了不少衣物,都是蘇青的心意,這自然要帶回去。所以方志誠抽空買了個行李箱。
  方志誠笑著回答道:“總得回去,一大堆事需要處理呢。”
  蘇青嘆了一聲,道:“有沒有想法,調動到燕京來?”
  方志誠果斷搖了搖頭,微笑道:“媽,我知道,因為我的事情,你現在飽受壓力。現在很多謠言,抹黑你的形象。如果我真的到了燕京,豈不是讓你的壓力更大?”
  蘇青搖了搖頭,自信地笑道:“志誠,你可是小看媽媽了。沒聽過別人對我的評價嗎?我可是鐵娘子,一點風雨之聲怎么能擊倒我?”
  方志誠道:“我聽三舅說過,現在局面很嚴重,組織部甚至還專門研究過你的問題。”
  蘇青點了點頭,也沒有隱瞞道:“暴露幾個坐標,已經將非議壓了下去,沒事的。”
  方志誠知道,事實并沒有蘇青說的那么輕松。
  蘇老當年在組織部和宣傳部留下了幾個重要的棋子,多年發展,已經位居關鍵位置,原本他們的身份派系是有所隱藏的,但為了將蘇青私生子一事壓制下去,幾個人的身份明朗。
  那幾個潛伏的坐標暴露了,以后就無法隱匿,失去了關鍵時刻成為殺手锏的奇效。
  方志誠將東西放進了行李箱,想了想終于還是問道:“媽,我想問你一件事……”
  蘇青點了點頭,道:“是不是問你父親的事?”
  方志誠暗嘆蘇青太聰明了,點頭道:“是的……”
  蘇青輕嘆了一聲,道:“志誠,以后我會告訴你,但現在不能,請等等,可以嗎?”
  方志誠知道其中肯定有難言之隱,點了點頭,道:“如果不合適告訴我的話,我以后不會再問。”
  蘇青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一絲復雜之色,輕聲道:“可以告訴你,但現在不行。”
  方志誠沒有繼續再說什么,拖著行李箱往外走,這時蘇霖從門外走入,見方志誠要離開,連忙攔住了他,道:“志誠,你怎么就準備走了啊?”
  蘇青拉了拉蘇霖,道:“讓開吧,志誠要回去工作……”
  蘇霖搖了搖頭,笑道:“人生幾十載,工作的時間多的是,我之前跟你承諾過,要帶你去燕京好好玩玩,你現在走可不行,那豈不是讓我食言了?”
  蘇青其實心底也不愿意方志誠這么快離開,見蘇霖攔著方志誠,便往后退了一步,嘴角浮現出笑意。
  還沒等方志誠反應過來,蘇霖已經一把搶過了方志誠的行李,然后送進了屋。
  方志誠只能無奈地搖頭苦笑,蘇霖出了門,伸手往方志誠的肩膀上一搭,笑著與蘇青請示道:“姐,你的寶貝兒子我帶出去了,有沒有問題?”
  蘇青笑了笑,道:“當然沒問題,不過別帶壞志誠。”
  蘇霖對蘇青最為尊重,他一本正經地說道:“姐,我是那種人嗎?我最多不過是帶著志誠去爬爬長城,看看故宮,感受一下京城的凝重與大氣。”
  在蘇青眼中,蘇霖永遠是那個長不大的弟弟,蘇青沒好氣地笑了笑,道:“行,你們就出去散散心吧。”
  蘇霖的座駕是一輛邁巴赫,最低價五百多萬,方志誠豪車見過不少,但邁巴赫這等級的,還是第一次。
  蘇霖笑道:“志誠,要不你下海來幫我吧?如果你愿意的話,這輛車就送給你了。”
  方志誠笑了笑,道:“這算是糖衣炮彈嗎?我可不敢收。”
  蘇霖想了想,道:“你還是將注意力放在官場上吧,雖說錢是好東西,但權力永遠凌駕于金錢之上。”
  方志誠側目看了一眼蘇霖,自己這個三舅時而輕浮,時而嚴肅,讓人永遠想不清楚他在想什么。
  蘇霖當然不會把方志誠帶去爬長城或者逛故宮,邁巴赫最終來到了燕京北郊的一個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