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673 我是個墮落天使


  方志誠在霞光這一年多,表面看上去大刀闊斧一往無前,但事實上卻又是如履薄冰,宛如在劍刃上跳舞.與在東臺的時候不一樣,無論是招商局長,還是東臺副縣長,若是天塌了,前面也有個子高的頂著,孫偉銘,邢繼科是班子的一二把手,出了大問題,也有這兩人在前面扛著.
  在銀州的時候,方志誠的角色,更多地是以輔助者的身份開展工作,雖說做得再好是為別人做嫁衣,但風險不大,出了問題,自己身上的責任也不大.
  但在霞光,方志誠肩膀上的重任沉重了許多,全區展的所有決定,都以自己的意志為轉移,稍有不慎,出了問題,便會影響許多人的利益.
  所以在過去的一年時間內,方志誠學會了兩個詞精確和平衡.他逼迫自己每下一個決定都是精確的,比如在給商燕傳達自己意思的時候,他會耐心地講三遍,將細節講到位,因為某些指示經過幾道關卡傳播之后,會有所損耗,只有自己講得足夠完善,傳達到指定位置的時候,才會保證還是原來的意思.
  至于平衡,方志誠改變了以前如果不是自己的陣營之人,那就一棒子打死的想法,他不僅接納了陳,甚至還對莫進從常務副縣長升任縣長位置使了一把力.
  處于區委書記的位置,這讓方志誠知道,有時候生活不僅需要伙伴,適當的敵人也是要有的,水至清則無魚,單純的一言堂并不利于工作的開展.
  有競爭的地方才有活力,有平衡的地方才能代表更多人的利益.
  齊氏集團的高樓大廈平地而起,讓方志誠感觸良多.
  來漢州之初,當時方志誠內心還是充滿了忐忑,畢竟漢州與銀州相比落后了至少五年時間,這里沒有資源,也沒有活力,制度蔣,官員保守.
  但經過自己的努力,漢州開始改變了,霞光也在崛起.
  齊氏集團周邊地段已經上報省國土資源廳備案,在未來這里將會成為一個以金融為主的bsp;借云海商會和國內幾大行的資源準備在齊氏集團大廈一公里處,建設一個環球金融大廈,樓層與齊氏集團大廈相近,還是以寫字樓和精品公寓商住兩用模式.方志誠已經與云海商會的蔣文嵐先生溝通過此事,雖然還在洽談過程中,但蔣文嵐還是有一定的意向.
  東臺的黃金街項目已經成型,不僅完成了當年目標,東臺展現出來的潛能,甚至還讓人出乎意料.因而蔣文嵐對方志誠的印象不錯,他愿意與幾個商會內比較大的證券商幫自己牽線搭橋.
  此外,方志誠與文鳳很早之前打過電話,文鳳愿意嘗試,除央行外,還可以幫他向引入其他幾大行,但前提是,需要有一個完善的方案.
  方志誠最近這段時間讓成浩在研究方案,但現在的方案無論內容還是理念,都太過普通,一直沒有未達到他的要求.
  晚上方志誠請齊豫單獨吃飯,齊豫先讓方志誠送自己去酒店.方志誠笑問:為什么要去酒店啊?
  齊豫白了方志誠一眼,道:回去拿點東西.
  齊豫訂的是一個套房,進屋之后,齊豫讓方志誠隨便坐,自己則進入臥室,并將門給鎖上.方志誠等得有些無聊,便打開了電視,等了半個小時之后,房門被打開,方志誠歪著腦袋望去,頓時有點失神.
  方志誠的眼睛先是落在地上,那是一雙紅色的魚嘴高跟鞋,鞋面上鑲著晶亮的水鉆,在燈光的照耀下,散著柔和的光暈.再往上看是兩條纖長的美腿,白色剛及膝的稠裙,群腰處狠狠地一收,高聳的胸部上方鏤空的白紗下,雪白的肌膚若隱若現.
  齊豫很滿意方志誠的態度,在原地轉了一圈,笑問:怎么樣?
  方志誠笑道:你不會回來就是為了換這身衣服吧?
  齊豫點了點頭,淡淡一笑道:當然,我喜歡分場合穿衣服.工作的時候,那就要穿得正式一點;社交的話,那就要顯得優雅;至于約會嘛,那就要變得嫵媚一點.
  方志誠想了想,道:可以想象你的衣柜有多滿,對了,那件女仆裝還在嗎?如果在的話,就穿那件出去吃飯吧.
  齊豫瞪了方志誠一眼,啐道:混蛋!我都跟你說很多次了,不許提這事兒.
  方志誠回敬了齊豫一眼,道:只是可惜,當時沒拍照留個念.
  齊豫氣呼呼地罵道:變態!提起小包,便出了房間.
  方志誠無奈地搖頭苦笑,幫齊豫將房卡取下,然后快步跟了上去.
  兩人在附近找了一家海鮮店,因為之前跟葉輕柔在云海吃過一次,所以方志誠現在勉強能吃一點了.
  人就是這樣,會隨著生活而變化,以前不喜歡的東西,不代表未來不喜歡.有些人會個性到底,但有人會隨波逐流.方志誠在原則問題上永遠寸步不讓,但在一些小問題上開始改變自己,接納對自己而言比較新鮮的東西.
  比如海鮮,方志誠原來覺得難以下咽,但這次再嘗試,會現其實味道還不錯,是另外一種獨特的享受.
  兩人邊吃邊聊,.[,!]不知不覺說道了家庭.
  齊豫道:我從小就在美利堅長大,跟父母的感情并不深,爺爺偶爾去國外會住幾個月,所以我跟爺爺比跟父母的關系更好.
  方志誠感覺到齊豫對父母有些許不滿,問道:你父母現在在哪里?
  齊豫嘆了一口氣,道:在澳洲吧……其實我也不知道他們在哪里.他們從來不問家族的生意,一直在享受人生.
  方志誠道:我挺羨慕這樣的人生.
  齊豫道:可是他們揮霍的錢,并不是他們辛苦賺來的.
  方志誠笑道:因為他們知道不需要辛苦賺錢,就能揮霍,所以才這么做的.
  齊豫搖了搖頭,道:我討厭他們.他們是世界上最不負責的父母.他們現在每年的之處,已經遠遠過了股份分紅,所以多出來的那部分,則是我給他們的.
  方志誠愕然無語,暗忖果真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齊豫遇到這樣的父母,的確不是什么開心事.
  齊豫聳了聳肩,道:跟你說這些,是不是讓你覺得很乏味?
  方志誠搖了搖頭,笑道:沒有,你愿意敞開心扉跟我說這些,這真是說明,你將我當成了朋友.
  齊豫眨了眨漂亮的眼睛,到:或許我不僅僅只將你當成朋友呢?
  方志誠裝傻地笑道:不是朋友,還能是什么?
  齊豫低聲道:情人?
  方志誠笑了笑,道:齊總,我是一個特別正直的人,你可別勾引我.
  齊豫眨了眨眼睛,挑逗地說道:你別騙我,我知道你對我其實有好感.男人和女人都有生理上面的需要,不是嗎?
  方志誠嘆氣道:你果然是從國外回來的,對性,還不是一般的開放.
  齊豫搖頭道:其實國外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樣,很多東西都被妖魔化了.簡單來說,在美利堅,信仰基督教的占了很大的一部分,這部分人他們對婚姻和家庭十分忠誠,對性,也特別保守.
  方志誠突然想起了寧香草,她就是個虔誠的基督教徒,雖然在商場上爾虞我詐,但在生活中一直保持純潔.
  方志誠道:那你肯定不是一個地道的基督教徒.
  齊豫點了點頭,魅惑地盯著方志誠看了一眼,道:我是個墮落天使.
  方志誠知道齊豫這是故意在逗自己,沒有上她的道兒.
  女人不是那么容易就主動投懷送抱的,那種水到渠成的感覺,是福至心靈的,自己可以觸摸得到的,但方志誠心中沒有產生共鳴,他知道齊豫只是在故意活躍飯桌上的氣氛而已.
  從齊豫對性直言不諱的態度,方志誠倒是能看出華夏與西方文化的差異.
  從九十年代深化改革開放后,華夏老百姓的性觀念開放了很多,但仍沒有到齊豫這樣,男女獨處時,可以**裸討論的地步.
  兩人吃完飯之后,已經是九點左右,齊豫還想去酒吧玩一下,方志誠琢磨著一早便有會議,笑道:還是早點休息吧,恕我不能奉陪了.
  齊豫白了方志誠一眼,不悅道:方志誠,做人可不能虎頭蛇尾,這么大的一個項目落在漢州,你就這么隨便應付我,請我吃頓飯,就想脫身嗎?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苦笑道:既然你都這么說了,那我就舍命陪君子了.
  齊豫噗嗤笑出聲,道:酒吧就不去了,不過你跟我去酒吧喝杯咖啡吧.剛才你喝了點酒,濃咖啡對醒酒有點作用.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行吧,我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女人的心情就跟天氣一樣,變幻難測,尤其是齊豫的想法,更是讓人難以捉摸.
  方志誠想到這些,突然心中一凌,有本書上說過,當你開始琢磨,分析某個異性的想法時,這證明了你已經開始動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