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672 高樓大廈平地起

同一家酒店的某個房間內,趙崚與楊德昌還在商談事情,門鈴響起,楊德昌走過去開門,與外面人說了兩句,然后轉身與趙崚匯報道:“馮書記那邊沒有開門。”
  趙崚笑了笑,道:“老馮這家伙警惕性還真高。”
  楊德昌陪著他笑道:“這是故作深沉了。整個漢州官場,誰不在背后喊他馮好色?”
  趙崚擺了擺手,淡淡道:“老馮雖然好色,不過為人很謹慎,他知道,這是我拋出的誘餌,不吃也是情理之中。”
  楊德昌點了點頭,道:“今天飯局上,我看他要到了好幾張名片。他此行的目的倒是明確。”
  趙崚冷笑道:“如果他吃幾次飯,就以為能在燕京找到靠山,那也未免太過幼稚了。”
  楊德昌知道趙崚的自信來自哪里,一個副廳級干部要在燕京站穩腳跟,不僅需要實力,還需要運氣。楊德昌道:“明天需要我做什么?”
  趙崚想了想,道:“明天我要辦正經事,你陪著老馮玩玩吧,對了,既然他喜歡見京官,你就隨便約幾個,敷衍一下他。”
  趙崚這次來部委是跑一個軍民合用機場項目,如果能拿下的話,不僅對漢州是大功一件,即使在省委層面,自己憑這份功勞也可以受到省委的重視,理所當然地成為夏蘭山的接班人。
  ……
  半夜三點左右,從房間內傳來一聲吼聲,這將樸泫雅從夢中驚醒,她猶豫片刻,終于還是鼓足勇氣,來到隔壁,敲了敲門,低聲問道:“歐巴,你沒事吧?”
  等了幾秒,門被打開,方志誠一把抱住了樸泫雅,讓她在空中旋了好幾圈。樸泫雅被方志誠的舉動嚇懵了。只聽方志誠魔怔一般,不停地說道:“哎呀,我當爸爸了,是啊,我當爸爸了。”
  過了十幾分鐘之后,方志誠才松開樸泫雅,長吁了一口氣,道:“泫雅,你知道嗎?我多了一個很漂亮的女兒。”
  樸泫雅苦笑道:“歐巴,你是不是瘋了啊?你還沒結婚,怎么會有女兒呢?我們去醫院看看吧,我現在就去打120。”
  就在方才,方志誠得到了來自瑞士的消息,沈薇通過水下分娩,生了一個女孩兒,秦玉茗通過互聯網,將照片發了過來,方志誠瞬間被驚喜沖得眩暈,才會有剛才過激的反應。
  見樸泫雅真要去打電話,方志誠連忙喊住了她,笑道:“千萬別打,我沒有瘋掉。我只是太開心了,嗯,是的,開心得有點得意忘形了。所以你發現沒有,我現在說話有點混亂,前言不搭后語……”
  樸泫雅放下了手機,疑惑道:“你真的有女兒了?”
  方志誠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同時無比嚴肅地與樸泫雅說道:“不過,這是一個秘密,你要幫我保守這個秘密。”
  樸泫雅情緒非常復雜,她對方志誠有著特殊的感情,得知他有孩子了,那心情自然是白百般復雜,“沒事就好了,我繼續睡覺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這么開心,睡覺多沒意思,這樣吧,我準備幾個小菜,咱倆喝一杯,順便聊聊以后……嗯,我女兒應該叫什么呢?你不是劇作家嗎?起名字,肯定很厲害,幫我想一個特別的名字吧……”
  “沒興趣,我很累了。”樸泫雅一改以往溫馴,憤怒地說道。
  她氣沖沖地回到房間,將門狠狠地摔上,喋喋不休地低聲自言自語地說道:“歐巴,真是太討厭了,這么晚了,還發神經,太折磨人了……”
  方志誠絲毫沒有關注樸泫雅,他現在沉醉于多了一個女兒這個事實當中。當然了,樸泫雅雖然和方志誠生活在一間屋子里,然而,方志誠似乎從來沒有真正地在乎過樸泫雅的心情。
  方志誠一宿未睡,大腦極其興奮,最終給女兒起了個名字,“璇”,意思是美玉。沈薇曾經跟自己說過,女兒生下來之后,會跟她姓。“沈璇”,尾音上揚,念起來朗朗上口.
  ……
  最近這段時間,姜佩發現方志誠的心情很好。
  區委書記心情好了,繼而會影響到全區官員的心情。所以大家都覺得這段時間工作的壓力似乎變小了,比之前區委辦領導推行政務改革,稍微輕松了些許。
  這段時間,有兩件大事發生,第一,齊氏集團將大陸總部設在了漢州,同時以收購方式,掌管漢州玉器廠,間接進入了瓊漢同城化項目;第二,葉家的遠湖集團在漢州設立了制造廠,對霞光沿江船業制造輸入了活力。這兩個項目,投資額都超過了十億元,是漢州近幾年來規模較大的招商引資項目。
  細心人可以發現,霞光區真的不一樣了。一年多前,霞光只是漢州的一個普通城區,沒有大型的工廠,城市規劃設計也非常粗糙。但這一年,瓊漢同城化項目開始啟動,因為ppp模式,大量的民間資本輸入,城市化進程快速前進,城郊土地大量被征用,城鄉差距逐漸減小。
  齊氏集團大陸總部選址在離城區大約五公里左右東部,原本這里屬于郊區,區位略偏,是大量農田,現在已經被征用,兩年內,會豎起一座三十層以上的樓宇。齊氏集團準備以寫字樓加精品公寓的形式建設此處。
  在霞光區長遠規劃中,以齊氏大廈為核心,往東部延伸,這將是重要的工作。
  西南部因為瓊漢同城化的緣故,未來的前景一片光明,若是能基于齊氏集團大陸總部為另外一個要塞,這將能使得東西并進,兩翼齊飛。
  夏蘭山先參觀了遠湖集團漢州分廠,隨后又到齊氏集團大廈現場視察,結束之后,夏蘭山笑著對隨行人,道:“從霞光的發展,就可以發現漢州的未來充滿希望。”
  市長胡鋼點頭道:“齊氏集團在漢州設立大陸總部,這是里程碑。之前我們招商引資,也招引過大型公司,但他們都只是設立一個子公司,甚至只是一個辦事處。齊氏集團這種在國際上都有影響力的企業,在漢州設立分公司,這會引起很大的反響。”
  夏蘭山轉身與宣傳部部長陳濤吩咐道:“這段時間要重點宣傳霞光的幾個核心項目,做出了成績,首先要讓地方的老百姓知道,然后才能對外宣傳,吸引更多地客商來漢州。”
  送走了夏蘭山一行,方志誠與其余并肩站在還只是一片狼藉的現場。齊豫朝方志誠笑了笑,道:“有沒有煙?”
  方志誠知道齊豫是抽煙的,他掏出一根遞過去,道:“比女士煙味道重,你慢點抽。”
  齊豫撇了撇嘴,道:“小看人了,我雪茄也能抽的。”言畢,她叼著煙與方志誠借了個火,深深地吸了一口,吞云吐霧,感慨道:“方志誠,看著這滿目荒涼的模樣,說實話,我有種被你誆騙的感覺。就算齊氏大樓能豎起來,但周邊太過荒蕪了,沒有配套生活項目,若是家中長輩知道,肯定會對我很失望的。”
  比起當年才出國歸來的齊豫,現在的齊豫真的成熟了很多,方志誠笑了笑,道:“我看過齊氏集團的品牌故事。一開始,齊氏集團的創始人是一個普通的修鞋匠,但后來他發現同樣是技術活,修珠寶首飾卻更加賺錢,所以他將修鞋的工具全部扔了,轉而賣了修理珠寶的工具,當修珠寶首飾修賺得一定的名氣之后,他發現修理珠寶永遠只能賺小頭,所以他轉而去賣珠寶首飾。當然,賣珠寶肯定沒有設計、生產珠寶賺錢,最終你們的創始人,也就是你曾祖,成立公司,創建了珠寶品牌,這才有了齊氏這個世界級的珠寶集團。”
  齊豫道:“沒想到你竟然對齊氏了解得這么多,讓我誤以為你參加過我們的員工企業文化培訓會了。但我可以告訴你,其實所有的品牌故事都是假的嗎?”
  方志誠笑道:“假的也沒關系,只要能讓人會信,便可以了。”
  齊豫沒好氣地看了一眼,終于明白方志誠為何這么說,“你的意思是,當初將漢州夸得天花亂墜,其實是假的嗎?”
  方志誠道:“你是個聰明的商人,會那么容易被欺騙嗎?”
  齊豫笑了笑道:“說實話,我對漢州并沒有信心,但對你有信心。”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放心吧,不會讓你失望的。”
  齊豫道:“現在董事會之所以愿意讓我到漢州試水,主要是因為東臺的匯銀廣場,已經成為集團在國內最重要的項目。你之前沒有讓我失望,所以我才決定豁出一切,再賭一次。”
  方志誠笑道:“風險越大,收益越大。齊氏集團的總部大廈建成后,采用商住兩棲模式,租賃費用可觀,甚至還能盈利,不會存在運營風險。”
  齊豫淡淡笑道:“前提是,這附近在未來不是一片荒蕪,有人愿意租寫字樓,有人愿意購買精品小公寓。”
  方志誠重重地點頭,解釋道:“齊氏大廈就如同磁鐵,一旦它落成,會延伸出大量的產業,刺激地方商業進程,投資商會關注此處,人流會涌入此地,周邊配套也會迅速順勢成長起來的。”
  齊豫舉目望向基地的上空,緩緩道:“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