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671 安撫施惠與誘惑

趙崚辦公室內,喻金平一臉苦惱地望著他,眼神中充滿了無奈,他語氣消沉地說道:“趙市長,你一定要幫助我,現在我在霞光已經沒有任何退路。莫進在常委會上多次質疑我的工作,同時我聽說,方志誠已經在跟市委溝通,準備調整我的位置。”
  趙崚瞄了一眼喻金平,對之有點同情,誰能想到方志誠被隔離審查了,還能如此快便出來?如果方志誠不會來,趙崚便有想法要將喻金平當成自己在霞光布局的重要一枚棋子來培養。但是,方志誠不僅回來了,而且還帶來了不少消息,有人傳言,他來自陜州蘇家。因為這個原因,監察廳廳長榮強都被調整了,何況喻金平?
  趙崚輕嘆了一聲,道:“老喻,你有沒有想過到市級層面?”在趙崚看來,喻金平還是挺聰明的一人,若是能到了市里幫自己,麾下添了一名大將。
  趙崚還是有一定的個人魅力,那就是眾人眼中,向來俠義,若是別人求助他,一般都會相助。喻金平在霞光被排擠,那是自己的緣故,所以趙崚還是要象征性地安撫他一下。
  畢竟趙崚要為后期成為漢州一把手做準備,所以他現在已經開始收攏人心。
  喻金平是自己主動拉攏之人,趙崚自然要庇護庇護,否則豈不是要讓其他追隨者心涼?
  喻金平想了想,他現在這個情況到了市里,肯定沒有在區級擔任實權組織部長來得好,但現在霞光區,他已然熬不下去,從方志誠的態度,能看得出,自己已經成為被清除的對象。
  喻金平嘆了一聲,道:“那就麻煩趙市長了。”
  趙崚擺了擺手,淡淡笑道:“老喻,以后還得你多多相助。對了,你現在有這么幾個選擇,政府辦或者市委組織部。”
  喻金平輕聲道:“趙市長,我有個想法。我想挑戰一下自己,能否在駐京辦謀個職位?”
  趙崚微微一怔,旋即笑道:“老喻啊,你倒是會挑地方。”
  喻金平尷尬地一笑,道:“我想挑戰一下自己。”
  漢州市駐京辦可以說是趙崚的自留地,因為在“跑部錢進”上貢獻突出,趙崚已經將那里打造的密不透風,與此同時,那里也是趙崚真正的大本營。如果喻金平能順利進入駐京辦,那么他就真正地被趙崚接納了。
  趙崚盯著喻金平認真地看了兩眼,喻金平很有能力,而且眼光獨到,但是,駐京辦是自己最重要的地盤,他可不能隨便就放人進來,畢竟喻金平現在可以算得上三姓派系之人。雖說鄧少群倒臺也他無關,但他之前可是背叛過方志誠,自己又怎么能輕易用他?
  按照趙崚的意思,讓喻金平在政府辦或者市委組織部,安撫他一下即可了,他顯然沒想到喻金平如此有野心。
  趙崚輕嘆了一聲,道:“老喻,駐京辦雖說相對比較自由,但若是去了那里,仕途上就難有存進了。老喻,你走的是組織部一脈關系,如果繼續按照這條線來走,以后前途大有可為。而且,駐京辦現在編制是滿的,你去了話,恐怕也難有作為。”
  駐京辦的定位亦官亦商,在駐京辦理論上固然可以拓展自己的人脈關系,但事實上哪里都有競爭,甚至駐京辦的競爭情勢還更加激烈,喻金平若去了駐京辦想掌握什么資源,也不太現實。
  喻金平見趙崚委婉地拒絕了自己,心中略有些失望,不過他臉上沒有表現出來,道:“那就按照趙市長的意思,我愿意進市委組織部……”
  趙崚點了點頭,道:“我晚點會跟蘭山書記提一下此事,不過,事情估計還是有一定的難度,你也知道,萬部長和方志誠的關系很好……”
  喻金平道:“趙市長,一切都拜托您了。至于去哪里,按照組織的要求來……”
  趙崚理解他的意思,如果組織部也不接受他,那他就隨便去一個部門,總而言之,喻金平是不想留在霞光了。
  畢竟自己運作調動離開,比被方志誠踢出霞光,自己更占主動。若喻金平真的被踢出霞光官場,帶來的負面影響也是極大的,到時候再來求趙崚,可崗位的選擇性也不強。
  等喻金平離開之后,趙崚嘆了一口氣,暗忖喻金平是個不折不扣的聰明人,可惜就是太過聰明了一點,讓人不敢信任,不敢放手用之。
  處理了一會公務,馮遠征打來電話,笑問:“老趙,我東西都準備好了,下午是同行,還是在那邊回合?”
  趙崚淡淡一笑,道:“我下午還有事情要辦,要不在火車站會合吧?”
  馮遠征點了點頭,道:“行,那到時候見。”
  等馮遠征掛斷電話,趙崚搖了搖頭苦笑,馮遠征太心急了一點,聽說自己最近要去部委跑項目,所以故意要跟自己同行,這是想借自己爭取點資源。
  趙崚雖然心中不滿,但馮遠征在漢州對自己穩固位置很重要,所以是時候要給他一點好處。
  下午三點左右,趙崚動身前往火車站,進入vip候車室,馮遠征正捧著茶杯喝茶,笑著站起來,道:“老趙,我可等了有半個小時了。”
  趙崚滿臉笑,道:“事情太多,我差點誤以為要趕不上火車了。”
  馮遠征打趣道:“如果你趕不上,那我肯定也不上火車了,此行我可是你的跟班。”
  趙崚擺了擺手,道:“老馮,玩笑開得有點大,承受不起啊。”
  論常委排名,紀委書記馮遠征還在自己之上,馮遠征說是自己的跟班,這玩笑開得有點大了。
  漢州的火車站在2008年才開通,現在的班次并不是很多,漢州的位置偏離幾條國家級鐵路主干道,所以火車站的優勢還沒有展現出來。不過隨著瓊漢同城化項目的加速推進,尤其是當城際輕軌項目在旁邊開建,火車站周邊地段將成為熱點,受到資本與投資商的關注。
  趙崚和馮遠征訂的是高級軟臥,兩人一間,從漢州到燕京,行程在十三小時左右,兩人上車之后,就保持安靜,沒有打擾對方。
  盡管看上去趙崚和馮遠征的關系很好,但事實上,彼此心中都有著一道線,因利益而走到一起的兩人,談不上推心置腹。
  火車到站之后,馮遠征終于知道了趙崚的能量,一輛黑色的奧迪車直接停在了月臺,兩人等候多時,見趙崚與馮遠征出了車廂,便上去幫他們提了行李。
  車輛能上月臺,這需要有足夠的資源,并與火車站有較好的關系。有些省會城市的駐京辦,恐怕都辦不到這一點。但漢州駐京辦能將車開進來,這充分說明了它的實力。
  高個子男人,大約三十五歲左右,長相俊朗,他是漢州市駐京辦主任楊德昌。
  楊德昌笑道:“趙市長和馮書記,你們辛苦了。”楊德昌八面玲瓏,雖說常年在燕京,但對主要領導并不陌生。
  趙崚擺了擺手,笑道:“每個月要來燕京一兩次,我早已習慣了。倒是馮書記,他偶爾遠行,估計有點疲勞。”
  馮遠征的確有些不舒服,雖說軟臥很舒服,但昨晚還是沒有睡好。不過,他自然不愿承認,笑道:“趙市長,你這是欺負我比你年長幾歲嗎?”
  趙崚哈哈笑道:“馮書記,你比我年輕,行了吧?”
  上了轎車之后,楊德昌主動與趙崚匯報,道:“按照您的要求,我已經訂好了包廂,十三人的位置,部級標準。”
  馮遠征點了點頭,道:“你辦事,我一向放心。”言畢,他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馮遠征聽得出來,趙崚這是確定人數和時間。
  電話結束之后,趙崚道:“還要增加兩到三人,就換十七人的大桌吧。”言畢,他與馮遠征笑道,“晚上老馮一起參加飯局吧?一場硬仗,我知道你酒量不錯,到時候一定要助我一臂之力。如果成功的話,教育這塊明年會多一筆不菲的撥款。”
  馮遠征連忙道:“趙市長,你能讓我參加,這是我的榮幸。晚上一定接待好部委的領導。”
  趙崚從馮遠征眼中瞧出了喜色,他這次跟著自己來到燕京,主要是想拓展人脈關系的,趙崚帶著他見見部委的領導,也算是給他一點好處。
  當然,趙崚手中的核心資源,這是不可能轉給馮遠征的,那是自己坐穩漢州的依仗。今晚雖然是部級招待標準,但事實上請的官員,最高不過是副廳級。
  晚上飯局,馮遠征表現得十分搶眼,成功將無名部委官員灌醉。將幾名部委官員送走之后,馮遠征已經露出了醉意,趙凌笑問:“晚上已經給你安排好了。”
  馮遠征雖說有點暈,但頭腦還很清晰,道:“老趙,你可不能害我啊。”
  趙崚擺了擺手,笑道:“我怎么能害你呢?放心吧。”
  馮遠征到了酒店房間,簡單洗了一個澡,這時門鈴聲響了起來,馮遠征透過貓眼里望了望,只見一個身穿紅色套裙的女人站在外面,馮遠征眉頭皺了皺,暗想這估計就是趙崚的安排了。
  馮遠征想了想,終究還是沒有開門,將那女人放入,倒是他沒有**,而是理性告訴自己,不能咬餌,否則的話,以后可就留了把柄給趙崚。同時,馮遠征對趙崚也有了新的看法,這家伙在牢籠人心方面,的確是一把好手。
  馮遠征沒有搭理那個女人,上床便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