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669 隔離審查之余波

“方書記,我得向你解釋一下,剛才的會議……”莫進坐定之后,開誠布公地說道。
  既然是要把話講清楚,拐彎抹角反而不恰當。
  方志誠擺了擺手,淡淡笑道:“老莫,咱倆雖然曾經有過矛盾,但那些都是因為立場不同的緣故,其實我很了解你,你不是那么心急的人。今天早上的會議,我知道組織者和推動者另有其人。”
  莫進被方志誠打斷了話,又見他直言不諱地說明了深層原因,心中不禁暗嘆了一聲,方志誠哪像一個年輕人,老謀深算,完全就像一個混跡官場多年的老手。莫進換位思考,即使自己恐怕也沒法做到方志誠這樣游刃有余。
  “喝茶!”方志誠指著茶杯與莫進繼續道,“其實召開常委會,我也能理解,畢竟我被隔離審查,這對于霞光而言是一件大事。你作為副班長,在這個時候需要承擔一些壓力。”
  莫進以為方志誠在詐自己,連忙擺手道:“方書記,我知道你一定會沒事的。”
  方志誠笑了笑,對莫進的態度還是很滿意,他觀察過莫進,雖說一開始因為職務緣故,與他發生激烈的沖突,莫進表面看來也很粗線條,但仔細分析,莫進是粗中有細,同時知道“量力而行。”
  莫進擅長分析對手,一開始之所以對方志誠連連挑釁,那是因為認為方志誠不具備實力,但多次碰壁之后,莫進很快意識到,自己斗不過方志誠,所以他就龜縮起來。
  而鄧少群與莫進相比,反而落了一籌,寧折不彎,在官場是行不通的,有時候要學會迂回前行。
  莫進這種人比較好控制,方志誠采用的是軟硬兼施原則,一方面給他好處,另一方面也要給施加壓力。提拔他成為區長,就是給他好處,而不時地敲打他一下,則是讓他的神經時刻緊繃。
  方志誠目光在莫進的臉上掃了掃,發現他飽滿的額頭上竟然有些汗水,笑了笑道:“老莫,以后如果我不在霞光,你就代為照管吧,這是組織流程允許的。”
  莫進尷尬地笑了笑,道:“即使你不在霞光,重要的事情,還是需要你來敲定。方書記,你的地位,在霞光無可取代。”
  莫進直接給自己拍了個馬屁,方志誠心滿意足地笑了笑,便說明了自己心中的疑惑,“老喻的行為有點不正常,你發現沒有?”
  莫進眉毛挑了挑,盡管喻金平隱藏得很深,但方志誠還是找到了問題所在。他醞釀片刻,如實說道:“昨天下午喻金平去常務副市長趙崚辦公室去了一趟,回來之后,便發布了今天上午召開常委特殊會議的通知。”
  方志誠眼中閃過厲色,果然不出所料,喻金平沒有鄧少群作為靠山,一直小心謹慎地隱藏自己,然而,他終于還是露出了狐貍尾巴。
  憑心而論,方志誠還是挺看重喻金平的能力,他對霞光官場的組織系統非常熟悉,有他這么一個熟手相助,自己省心省力,如果他能夠像陳超那樣,對自己表現得足夠忠誠,那么自己或許會留他在身邊,甚至以后還會提拔他,但自己一出事,喻金平便立即蹦跶起來,這不僅讓他起了反感。
  整個漢州官場,恐怕都知道方志誠和趙崚之間的矛盾,在如此關鍵時刻,喻金平與趙崚接觸,這也太明顯了。喻金平轉到了趙崚的陣營,那就站到自己的對立面。
  而莫進也很清楚,如果方志誠回不來,霞光官場勢必要迎來一場大規模的洗禮,而最大的得利者將是倒臺的喻金平。
  屆時,喻金平將成為莫進最大的對手。所以莫進在今天的會議上,很聰明的沒有接下喻金平的話,這是留余地,同時也是對喻金平的戒備。
  方志誠沉聲道:“老喻這人,還是很有心機的啊。”
  莫進沉默了一兩秒,很快順著方志誠的話,道:“我覺得有必要調整一下他……”
  有些話、有些決定,已經不需要方志誠開口。
  他現在的位置決定了,很多人會揣度他的心意,然后替他去解決一些問題。
  方志誠只是點撥了一下,莫進就意識到方志誠這是要動喻金平了,而且還希望自己作為推動者。
  盡管知道自己成為了方志誠手中的槍,但莫進還是默認了,畢竟方志誠能從監察廳手中安然無恙地回來,這充分證明了他具備的潛力,絕對不會弱于趙崚。
  等莫進離開之后,方志誠掏出手機,然后開機,隔離審查結束之后,手機一直處于關機狀態。他將未接來電和未讀短信逐一翻閱了一下,發現關心自己的人還真不少。當然這里面也有不少是試探的。
  方志誠篩選了一些名單,將自己正常回到工作崗位的消息回復出去,萬衡很快打電話過來,“志誠,你竟然真安然無恙地回來了啊。”
  方志誠笑道:“是啊,萬部長。我知道,你恐怕也為了操了不少的心呢。”
  萬衡輕嘆了一聲,道:“這次監察廳那邊處理問題,太過隨意,沒有任何的通知,直接帶人,違背了流程。”
  那二十幾個小時的高壓式談話,讓方志誠不愿回想。他苦笑道:“不知道誰在背后放了冷箭,唉,真是不堪回首啊。”
  這也就是方志誠了,若換做其他官員,被隔離審查了,哪里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與萬衡聊了一陣,從他口中得知,夏蘭山此次還出面幫自己,請動了省長卜一仁,與文景隆書記請求放人,心中暗嘆了一聲,對夏蘭山多了些好感。
  還是那一句老話,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難。人在危急關頭,能愿意幫助你的,才是真正的朋友。
  臨到對話結束,萬衡補充了一句,道:“上次湯雪就跟我說,要請你吃飯了。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晚上吧,算是為你洗塵,趕走那些霉運。”
  方志誠也就沒有拒絕,笑道:“行,那晚上就打擾你了。”
  與萬衡對話結束之后,方志誠給宋文迪打了個電話過去,匯報道:“老板,我安然回來了。”
  宋文迪笑了笑,道:“我昨天便知道了。”
  方志誠道:“這次他們針對我下手,其實歸根到底是為了動你,在談話的過程中,他們不止一次引誘我說出銀州時關于你的一些事情。”
  宋文迪面色變得一凝,冷冷地說道:“誰是主謀,我一清二楚,等有了機會,一定會加倍奉還。另外,此次文書記下達了指示,第四紀檢監察室的主任張常開直接降級,其他幾名工作人員也給予了相應的處罰。另外,監察廳廳長榮強也有所調整,估計要被調到省高法了。”
  方志誠沒想到文景隆為了自己被隔離審查的事情,竟然弄了這么大的動作,也是很意外道:“影響太大了一點吧?”
  宋文迪笑了笑,道:“你可不知道有多人關注此事。卜省長也為此在半夜與文書記通了近一個小時的電話。而且,蘇主任親自從燕京趕到瓊金,只為解決你的問題,文書記只有這么做,才能減緩壓力。不過,唯一可惜的是,始作俑者依然逍遙。”
  方志誠道:“是省發改委主任江永嗎?”方志誠也猜出了一二,在淮南與宋文迪利益沖突的人很多,但能讓榮強出面的,只有文景隆書記的真正心腹江永了。
  宋文迪面色凝重地嘆了一口氣,道:“省發改委位置重要,很多項目都是他們主導的,如同扼在了咽喉位置。”
  方志誠瞬間想起了金鋒,估摸著這鳥人在其中肯定煽風點火了,否則的話,監察人員哪來那么多自己的黑資料。
  方志誠道:“省發改委還是很關鍵的,省內重大項目必須要經過這一關,如果他們處處找麻煩,還是頭疼。”
  宋文迪道:“江永此人有一定的水平,但他在北方搞的那一套想在淮南完全復制,顯然是行不通的。發改委的位置很重要,但壓力也很大,如果沒法出成績,只有離開一途。”
  如何對付江永,那是宋文迪的事情,方志誠則在盤算,如何對付金鋒,盡管兩人一個在地方,一個在省里,但他還是時不時地給自己制造麻煩,這讓他頗為頭疼。
  隨后他又與宋文迪溝通了一下同城化項目的近期問題。
  同城化項目已經開始提速,計劃在三年內形成一定的規模。漢州承擔了次要部分,重要的項目還是在瓊金方面。瓊金是瓊漢同城化的主戰場,漢州是輔戰場。
  宋文迪心中已有縝密的計劃,方志誠跟他交流一番之后,受益良多,不少在霞光這邊出現的問題迎刃而解。畢竟宋文迪所處的角度不一樣,所以解決問題的方式就更加的靈活。方志誠處于霞光,很多問題從霞光角度的出發,而宋文迪則可以從省里調配資源,給項目支持。
  電話結束之后,方志誠輕吐了一口氣,畢竟文景隆此次給出的說法,還是讓他感覺到很滿意的。
  自己被關了幾十個小時,但一個前途無量的正廳級官員被調整,這對于宋文迪整個陣營而言,是一筆大賺的買賣。
  此外,在霞光區,方志誠也看到了人心,喻金平留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