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668 老虎離山猴稱王

(這個月本來不打算求月票的,主要上個月爆更累慘了,心有余悸啊。另外,月票這東西畢竟是真金白銀換來的,煙斗也得為眾書友的荷包考慮考慮。但未曾想到,這個月過半,《步步高升》一步一個腳印地來到了歷史新高,月票榜11位,煙斗此刻真的是百感交集。在此,我得感謝金豪書友“心靜”(書友11184804),他幾乎以一個人的力量,將本書的成績推到了這里,老實說,最近每天保持兩到三更,全只因他的鼓勵。其次,我要感謝為萬花盟貢獻的每一位書友,順便也介紹一下萬花盟。很多作者都有書友會,如柳下揮的近衛軍、無罪的紅花會、亂世狂刀的狂刀盟。煙斗決定建立一個書友會,那就是“萬花盟”,至于萬花盟的含義呢,意思是“一個借文字請萬千書友喝花酒的書友聯盟”。)
  蘇青第二天清早五點左右便出趕去瓊金,登上最早前往燕京的飛機。方志誠特地給蘇青準備了早餐,蘇青第一次吃到兒子做給她的飯,自然十分開心。
  蘇青很想多陪陪方志誠,但到了她這個位置,想要抽出時間真的很難。華夏十多億人口,近千萬的面積,每天都會生各種事情,國務院研究室是總理們的智囊部門,任何重要決策在送交總理案頭之前,都需要蘇青過目。
  當然,蘇青這么早回燕京,一方面是為了工作,另一方面則是需要解決此行來到淮南的影響。坐在候機室內,蘇青接到了孟西山的電話,孟西山的聲音有些沉重,“老爺子的病情加重了。”
  蘇青心中一痛,問道:“是因為我的緣故嗎?”
  孟西山沉默片刻,道:“老爺子說,他能夠理解你,同時支持你,讓志誠回到蘇家。不過,他有一個要求……也算得上遺愿,他希望寧蘇兩家能結親。”
  蘇青嘆了一口氣,道:“讓志誠娶寧家三女,這是寧家近期支援蘇家的原因吧?”
  孟西山點了點頭,如實說道:“蘇老在云海見到了志誠,同時與寧老達成了一致意見。寧家對志誠很了解,也很看重。三女寧薔薇在軍中服役,現在已經是上校軍銜。”
  蘇青道:“這得問問志誠的意見吧?”
  孟西山嘆了一口氣,低聲地重復道:“這是老爺子的遺愿。”
  蘇青沉默許久,道:“這是老爺子的最后一個局吧?”
  孟西山道:“志誠,他如果就這么直接進入蘇家,因為身份的緣故,肯定無法融入蘇家的核心。如果有寧家作為支持,那就比較輕易了。”
  蘇青道:“如果志誠并不愿意回到蘇家呢?”
  孟西山微微一怔,道:“他會愿意的。他是個懂事的孩子。”
  ……
  方志誠故意將上班的時間延后了半個小時,然后才來到區委大院,他沒有直接進自己的辦公室,而是先到會議室兜了一圈。果然不出自己所料,會議室內正在召開會議。會議室門口站著幾人在聊天,都是區委常委的秘書,方志誠從秘書便能瞧出里面開會的是哪些人。
  成浩和張曉亮的秘書都不在,所以今天這個會議是撇開方志誠嫡系召開的會議。
  有一人先看到了方志誠,方志誠能明顯感覺到他瞳孔變大,露出驚訝之色,旋即下意識地便想進辦公室。
  方志誠加快步伐,三兩步已經到了門邊,目光在那幾名秘書的臉上掃過,他們頓時就知道方志誠這是讓他們不要輕舉妄動。
  方志誠將門打開一道縫,從里面傳出聲音,區委書記喻金平大聲道:“盡管省廳還沒有對方志誠同志的問題定性與通報,但我們現在必須要準備應急措施了。區委書記被隔離審查,消息已經在霞光廣泛傳播,這產生了嚴重而惡劣的影響,老百姓們現在對政府極其不信任。在這種情勢下,我們必須要積極應對。”
  莫進淡淡地掃視了一下四周,道:“老喻說得沒錯,我們應該得想想,如何來善后了。”
  喻金平和莫進兩人的話,言外之意很明顯,方志誠已經被隔離審查,現在政府必須要有一個新的代表出來,消除負面影響。
  區委副書記尹學文老謀深算,他抬了抬眼鏡,道:“莫區長,你是在座之中級別最高的,方志誠同志現在出了問題,自然由你來暫時領導咱們這個班子才是。”
  莫進皺了皺眉,他并不愿意當這個出頭人,雖說方志誠現在安然回來的可能性不太大,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莫進心中存在陰影。
  但是喻金平作為組織部長,已經組織了這個臨時會議,自己作為二把手,卻不得不面臨現在的尷尬局面。這就是所謂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喻金平見莫進面露踟躕之色,道:“莫區長,你現在是霞光真正的主心骨,就不要猶豫了。我們在座的人,都以你馬是瞻。一切都是為了政府,一切都是為了老百姓,就請你暫代方志誠同志的位置,行使班長的權力吧。”
  如果再過十天半個月,仍然沒有方志誠的消息,莫進一定會接過權力交接棒,但只過了一天,莫進便奪權,這有點太操之過急了。
  莫進環顧一周,沉聲道:“志誠同志不在,作為區長,我自然要承擔相應的責任。但區委書記相應的工作,我暫時不能接手,因為這不符合組織條例。”
  喻金平皺了皺,暗忖莫進果然是被方志誠打壓怕了。現在方志誠都被隔離審查了,他還前怕狼后怕虎的。不過,喻金平也沒有太多的辦法,自己想推莫進往上走一步,他不敢上,那自己也就沒有辦法了。
  現在喻金平是渾身輕松,之前方志誠在任上的時候,雖然沒有故意刁難過自己,但喻金平知道自己隨時會因為某個舉動,會被方志誠放到冷板凳上。而且喻金平知道,自己無論多努力,想在方志誠手下更進一步,那是難上加難。
  原本喻金平以為自己走到了絕路,仕途前程渺茫,結果柳暗花明,方志誠被隔離審查了。他原本也是一個很理智的人,但此刻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躁動,組織了這個特殊會議。
  會議討論的內容,名義上是討論方志誠被隔離審查后的后續工作,但從現場成浩和張曉亮沒有被邀請,便可以知道,喻金平在組織會議的時候,已經劃了一道線,將方志誠的原有勢力隔除在外。
  莫進正準備散會,突然手機震動了一下,他從口袋中掏出手機一看,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旋即又是一陣慶幸。
  莫進臉上露出了微笑,道:“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方書記剛剛已經回到區委正常辦公了,這么快便結束調查,這充分說明監察廳辦案只是走了個形式而已,并沒有大家想象得那么嚴重。同時,我們要給與方書記充分的信任,要以他為核心,做好本職工作。既然方書記已經回來,那么這個會就沒有必要繼續開下去了。大家散會吧!”
  等莫進離開辦公室之后,喻金平臉上還遲遲沒有反應過來,等目光落在紛紛走出會議室的那些常委臉上時,他能隱隱感覺得那些人目光中散出來的冷意。
  喻金平這個行為若是放在古代宮廷的話,那就是搞政變,這是官場之中的大忌。
  出了會議室,喻金平連忙給趙崚打了個電話。喻金平是個非常聰明之人,當初能深受鄧少群重用,可見其處事夠圓滑,如今踏錯一步,那也是有原因的,常務副市長趙崚昨晚親自與他見了一面,并給他做了幾點指示。
  沒有鄧少群做靠山,喻金平一度以為自己升官無望,趙崚主動伸出援手,這不禁讓喻金平欣喜若狂,所以他昏頭之下做出了方才之事。
  喻金平有些恐慌,但絕對不是絕望,畢竟他現在還有趙崚。
  趙崚接通電話,耐心地等喻金平說完,皺眉道:“你說什么?方志誠被放回來了?”
  喻金平苦笑道:“已經證實了。而且莫進很聰明,沒有上鉤。”
  趙崚冷笑一聲,道:“方志誠這家伙狗屎運還真好,也罷,你好好潛伏在他的身邊,等到了恰當的時機,我會給你機會的。”
  得到了趙崚的承諾,喻金平心中放松了些許,同時他在安慰自己,自己此次行事也算是比較低調,只是在旁邊煽風點火而已,并沒有直接跳出來,或許方志誠并沒有關注到自己。
  方志誠沒有聽完會議,只是在旁邊站了十來分鐘,便將會議現場的情況摸清楚了。等方志誠離開之后,他知道估計那些秘書很快會通知里面的那些常委回來的消息。
  方志誠進入辦公室之后,姜佩和商燕都沉默地工作,看得出來她們的心情極其壓抑。作為區委書記秘書,她們一向在大院內飽受尊敬,但昨天到現在,估計受到了不少冷眼,內心的落差使得她們意志消沉。
  商燕先現方志誠回來了,立刻站起來,語氣中滿是喜悅,“老板,你回來了啊!”
  姜佩也意識到了,跟著商燕站起來,眼中竟隱隱有些淚光。
  方志誠擺了擺手,淡淡道:“等會估計有不少人要來辦公室,你們現在準備接待了。”
  “我這就準備熱水。”商燕連忙起身道。
  因為不知道方志誠今天會回來,所以熱水也沒有準備。
  方志誠笑了笑,走進辦公室,現里面倒是打掃過了,從打掃痕跡來看,應該是姜佩動手打掃的。姜佩打掃衛生喜歡將文件材料全部插到文件夾內,而商燕喜歡將材料堆在辦公桌的右上角,這是兩人的區別。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暗忖兩個秘書的表現讓自己感覺很滿意,雖說有點失常,但倒也沒有完全慌亂了手腳。
  方志誠猜測的沒錯,一刻鐘左右,便有人造訪了,當其沖地是區長莫進。他的目的很簡單,要與方志誠解釋清楚自己方才在會議上的立場與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