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667 高層博弈烽煙起

吃過晚飯之后,李思源打來電話,主動問起了蘇青來淮南的事情,輕聲道:“蘇青淮南之行,你要幫助她一下。”
  蘇青上午來到淮南,現在過去十多個小時,這已經不是秘密,估計許多人的案頭都會擺上這份信息。這些人當中既有蘇家的同盟,也有蘇家的敵人。
  宋文迪暗忖前段時間聽說李思源與蘇青結成同盟,這消息果然不錯,點頭道:“思源總理,請您放心,蘇主任此次為救方志誠而來,志誠是我的徒弟,我自然竭盡全力保他周全。剛才我得到消息,母子倆已經在臨豐見面了。另外,文書記也已經做了批示,要追究此次違規隔離審查的相關責任人,這算是給蘇家和志誠的一個交代。”
  李思源捕捉到了宋文迪話中的一個細節,疑惑道:“母子?你的意思是,志誠是蘇青的兒子?”
  宋文迪原本以為李思源主動打電話過來,是知道此事的始末,誰曾知李思源并清楚。宋文迪如實地說道:“沒錯,今天蘇青是以一個母親的身份與文景隆商量的,當時我也在現場。”
  李思源唏噓道:“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我原本以為志誠他是蘇家已故大兒子的孩子,沒想到竟然跟鐵娘子有關系,實在讓人感到意外。這個秘密一旦揭露,恐怕不少人會以這個為借口,對蘇青的個人形象進行抹黑與攻擊。蘇青很有可能在下一任與我并肩戰斗,然而現在恐怕難度大了。”
  宋文迪分析道:“這是領導的私生活而已,如果競爭對手想以這個為由來阻擾蘇主任,未免太小兒科了一點。”
  李思源搖了搖頭,道:“你想得太簡單了。到了蘇青這個位置,想要更進一步,除了實力之外,還需要一個,那就是官譽。蘇青之所以能脫穎而出,除蘇家的支持和她個人能力之外,是她對外良好的形象。但如今,若是她的形象被抹黑,那便意味著她三大優勢丟失其一,再與別人競爭,那就步步局促。防民之口勝于防川,官名和官譽是組織考察國家領導人的重要標準之一。”
  宋文迪輕嘆了一聲,道:“我們能想到的,恐怕蘇青也已經想到了。”
  李思源沉默片刻,道:“淮南這邊,我會跟宣傳口子打招呼,不允許消息在主流媒體蔓延。至于其他諸省,那就看蘇家的能量了。”
  宋文迪嘆道:“也只能如此了。”
  與宋文迪掛斷電話之后,李思源站在窗口,望著窗外迎風而舞的樹枝,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自己能這么快在淮南站穩腳步,一方面是因為二號首長的提攜,另一方面則是蘇青的大力支持。
  蘇青在國務院工作已經有近十年,雖然職務比自己低,但資歷遠比自己要深,由她幫自己穿針引線,自然是事半功倍。
  回想起前段時間,蘇青讓自己照顧一下方志誠,李思源這一刻才醒悟,蘇青會與自己主動靠近,那是因為方志誠的緣故。
  蘇青若是被嚴重打擊,這對于在國務院剛剛站穩腳跟的李思源,也是頗為不利。所以李思源愿意在這一刻給蘇青一臂之力,幫她渡過難關,也是為了自己的利益。
  李思源也能想到,除了自己之外,恐怕今晚不少人已經開始因此事而有動作。紙永遠包不住火,既然自己能知道事實真相,那么其他人也有渠道知道。
  蘇家落寞不少,但因為蘇老太爺仍然健在,還占據了很多資源,比如陜州省,比如部委的幾個關鍵位置……借蘇青之事,發起刁難,共同瓜分蘇家的資源,這恐怕是幾個大派系都樂于去做的事情。
  此外,這里面還有一些未知的秘密可以挖掘。方志誠是蘇青的私生子,那么他的父親又是誰呢?蘇家為了保住這個秘密,不惜讓方志誠在外散養二十多年,恐怕他的父親也是一個秘密。
  因為文景隆是知情人之一,北方派系恐怕推波助瀾。前段時間,北方派系因黑嶺省窩案大傷元氣,他們急需要轉移視角,而蘇家此事則是一個很好的契機。
  北方派系和唐家這幾年一直水火不容,如今兩派算得上獨大。在黑嶺省的問題上,北方派系一度重傷,所以它現在急需要療傷。蘇家處于二線陣營,有了破綻,北方派系自然愿意上去咬一口,奪得資源,用來彌補黑嶺省的損失。
  陜州位于華夏西北部,是西北戰略的重要核心部分。在未來的十多年,西北經濟將以陜西為主要戰場,然后往其他諸省蔓延。陜州的重要性不只是經濟文化層面,在軍事上也同樣至關重要。
  李思源思路很縝密,很快想到了其中的幾個關鍵,他嘆了一口氣,畢竟這事情是蘇青的家事,不好過多插手,但自己不能袖手旁觀,只能盡綿薄之力了。
  ……
  大約十一點左右,蘇青和方志誠才趕到漢州,原本蘇青準備住酒店,但方志誠還是邀請她住在自己家中。在剛剛過去的幾個小時里,母子倆說了很多事情,他們從一開始的陌生,到慢慢的熟悉。
  蘇青想了想,也沒有拒絕,她此刻心情很好,盡管奔波了兩日,但此刻的幸福感充滿全聲,甚至讓她無視了此次私自來到淮南會帶來的后續影響。
  蘇青很看重權力,但這一刻她的注意力全部放在方志誠的身上。
  上了樓之后,摁響門鈴,過了半晌,沒有人開門,方志誠從口袋里掏出了鑰匙,打開了門,客廳內沒有開燈,突然一陣陰風掃過,然后傳來一陣嬌呼聲,方志誠連忙打開了燈,只見樸泫雅跌坐在地上,她對面不知何時多了一個中等個子的男人。那男人是蘇青的貼身保鏢,滿臉警惕地望著樸泫雅。
  方志誠連忙解釋道:“她是我的保姆。”
  保鏢默不作聲,緩緩退后,等方志誠回頭的時候,已經悄然不見。
  蘇青低聲道:“這就是你的韓國保姆樸泫雅吧?長得挺漂亮,跟韓劇里面的主人公一樣。”
  樸泫雅從地上爬了起來,揉著酸痛的肘部,低聲道:“歐巴,你回來啦?昨天張區長過來,跟我說,你被帶走調查了。所以我以為會是壞人開門,才會這樣。”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我沒事了,你剛才應對的不錯,是要有這種警惕性。”
  樸泫雅紅著臉,盯著蘇青看了一眼,目光中滿是疑惑。她心中自然在暗嘆,方志誠身邊的女人,氣場足夠強大,雖然沒有任何動作,也沒有說話,但只是站在那里,就能從她身上感覺到一股不一樣的味道。
  方志誠介紹道:“泫雅,這是我的媽媽,今天晚上要住在這里,雖然還有一個客房,但估計現在收拾已經來不及……”
  樸泫雅連忙道:“我可以睡沙發……”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我睡沙發,你依舊住在你的房間,而媽,你住在我的房間吧。”
  蘇青點了點頭,沒有拒絕,道:“就這么辦吧。”蘇青有鐵娘子之名,因為她做決定十分地果斷,覺得方志誠的安排是最佳的,所以就這么定了。
  蘇青先進浴室洗澡,樸泫雅抱著一床被子來到客廳,低聲道:“我可以睡沙發的。”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多謝你的好意了。”
  樸泫雅點了點頭,將被子小心地給方志誠鋪好,輕聲道:“歐巴,昨天我都被嚇壞了。我問了一些人,他們都說你可能要坐牢,我以為這輩子都看不到你了……”
  方志誠見樸泫雅真情流露,嘆了一口氣,微笑道:“傻姑娘,我這不是回來了嗎?放心吧,以后再也不會發生這種事了。”這一刻,方志誠突然有種錯覺,自己將樸泫雅當成了家人。
  他是一個很重感情的人,不知不覺與樸泫雅住了近一年,雖說他下意識地告訴自己,樸泫雅這個韓國女人給自己帶來了不少的麻煩,但還是忍不住地對她放開了些防線。
  蘇青洗完澡之后,方志誠進去洗了澡。等方志誠洗完出來之后,蘇青并沒有回屋,而是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方志誠坐在蘇青的身邊,從她身上傳來好聞的味道,方志誠心中很暖,這是一種安全的感覺。蘇青身上的母性,讓他感覺非常舒服。
  蘇青望了方志誠一眼,目光掃了掃樸泫雅房間的方向,淡淡笑道:“你了解那個韓國保姆嗎?”
  方志誠想了想,不知蘇青為何如此問自己,他猜測蘇青或許認為自己跟她有什么特殊的關系,便解釋道:“不算很了解。她是一個劇作家,此前的房子被房東收回,所以便住在我這里。”
  蘇青想了想,道:“其實我調查過她,她的身份并不一般,不過對你沒有什么惡意,既然愿意做你的保姆,那就順其自然吧。”
  方志誠頓了頓,從蘇青此話中,他明白,雖然過去的一段時間,蘇青沒有出現在自己的身邊,但她無時無刻不在關注自己。而至于對樸泫雅的身份,方志誠并不想深究。
  方志誠苦笑道:“感覺在你眼中,我沒有任何秘密了。”
  蘇青輕聲道:“那是因為我想更多地關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