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666 省委書記的說法

另外一個房間內,榮強已經現出了不安之色,李子琪從外面走入,輕聲匯報道:“他倆還在房間內……”
  張常開苦笑道:“他們已經聊了一個多小時了。”隨后他瞄了一眼榮強鐵青的臉,低聲問道:“榮廳,那個女人究竟是什么來頭?”
  榮強眉頭擰了擰,不悅道:“不該問的事情,不要多問。”
  張常開碰了一鼻子灰,不做多言,遞了一根煙過去,榮強結果之后,點燃吸了一口,等待讓人厭煩,不過,那又能怎么辦,事情是自己惹出來的,文景隆安排自己陪同蘇青來解決問題,其實已經暗含著讓他將功補過的成分在內。
  又等了半個小時,張常開已經明顯感到榮強有些焦灼,現在已經晚上七點多了,他們都還沒有吃完飯。張常開低聲提議道:“要不,我讓子琪問問他們,以晚飯為由?”
  榮強點了點頭,道:“嗯,還是問問吧,兩人在房間里這么久,不會出事吧?”
  這時李子琪匆匆走出,道:“榮廳,他們出來了,準備離開了。”
  榮強連忙站起身,趕緊出了房間,只見蘇青和方志誠已經往電梯的方向行去,根本沒有等自己的樣子。榮強跑過去,喊住兩人,道:“現在已經很晚了,要不吃過晚飯再動身吧?”
  蘇青淡淡地看了一眼榮強,道:“晚飯就不吃了,我們現在準備離開,下面有司機等著我們,就不需要你們帶路了。另外,你幫我給文書記帶句話,淮南的監察系統很有問題。”
  榮強從蘇青沒有任何感情的語氣中聽出了森然之意,竟有種汗珠直冒的感覺。這時電梯已經開了,方志誠先進電梯,然后蘇青才走入,蘇青望向方志誠的時候,眼中帶著溫暖,與方才的那種冷峻形成鮮明的對比。
  榮強回到房間之后,張常開低聲問道:“他們自己離開了?”
  榮強不耐煩地擺了擺手,暗示張常開不要說話,然后掏出了手機,給文景隆打了個電話。
  文景隆此前給榮強打過兩個電話,都是關心這邊,現在事情結束了,自己也應該及時地給他匯報一下。
  “景隆書記,剛才兩人已經離開,同時不希望我們相送。”榮強道,“我估計他們有自己的想法,所以也就沒有多言。”
  文景隆嗯了一聲,道:“人放了,那就好了。不過,此事你必須要給一個詳細的說明,對于為何隔離審查方志誠,要給個合理的交代。”
  “是是是!”榮強連忙點頭,“另外,還有件事情,我要與您匯報一下。”榮強站起身,走到了衛生間,以免張常開等人會聽見,“蘇部長,臨走的時候,要我轉告,她覺得淮南的監察系統有問題……”
  文景隆停頓了片刻,沉聲道:“我們是需要反省一下。”言畢,他掛斷了電話。
  蘇青借榮強之口蜻蜓點水似地點了一句,文景隆哪里不明白,蘇青希望文景隆要給一個說法。
  說法是什么?那就是要給相應的人員一定的處置。
  如果方志誠本身存在違紀行為,或許不存在處置一說,甚至蘇青還會欠自己一個人情,但蘇青這么說,那就證明此次第四紀檢監察室隔離審查方志誠是存在問題的,而方志誠是被冤枉的。
  如果方志誠真是被冤枉的,蘇青那就必須讓文景隆給個交代了。
  否則的話,這完全可以上升到派系之間的斗爭了,畢竟方志誠是蘇青的親生兒子,是蘇家的嫡系血脈。
  雌虎護崽時會變得極其敏感與兇暴。
  文景隆并不知道蘇青與方志誠的關系為何一直沒有被披露,他分析,方志誠是私生子,所以蘇家將這個消息給封鎖了,然而蘇青不惜與自己說出這個秘密,以保方志誠,足見代價很大。
  文景隆腦海里盤旋了幾個名字,他有些猶豫,畢竟這針對方志誠設下捕獵陷阱的幾人,都是自己的心腹干將,但轉到大格局,現在北方派系被唐系步步緊逼,如果蘇寧聯盟趁機攪局,北方派系將徹底失去下屆爭選席的機會。
  最終文景隆還是嘆了一口氣,給紀委書記徐潮打了個電話,交代了幾句,徐潮聽到文景隆的指示感到非常意外。他將這段時間生的事情聯系起來,倒是很快明白,不過,文景隆的批示有點太“重”了。
  隨后,他還江永親自打了個電話,沒等江永開口,他就一頓嚴厲地批評,“江永,你跟著我十多年,我一直認為你是個有胸懷的人,帶著你從北方來到淮南,是希望以你的能力在改委做出一些實績,然而,作為一個學者型的官員,你不埋頭去研究經濟展問題,而是計較權力,與人勾心斗角,這實在令人失望。”
  江永苦笑道:“文書記,我能知道,您為何這么說嗎?”
  文景隆不悅道:“你與榮強合謀的事情,別以為我不知道。利用方志誠來對付宋文迪,這個方法不是你的主意,又是誰的?我提醒你一句,你與宋文迪相比,差了不止一籌,另外,方志誠也有特殊的身份,不是輕易能動的。如果你真要與宋文迪角力,還是要從工作業績上來力,不要弄這些邪門歪道。如果以后再有類似的事情生,那你就回北方吧……”
  江永聽到文景隆這么說,簡直是目瞪口呆,他與文景隆相處這么多年,文老板雖然說話向來是心直口快,直言不諱,對自己也經常批評,但還從來沒有說過這么嚴重的話。
  讓自己回到北方,豈不是就變成了棄子?若這成了真的,江永知道自己前途將無望。
  他連忙道:“文書記,我保證,再也不會生類似的情況了。”
  文景隆輕嘆了一聲,道:“細節決定成敗啊。你們還是太不注意細節了。”
  一個不到三十歲的正處級區委書記有那么好動嗎?即使蘇青不出面,文景隆也已經答應宋文迪放人了,因為卜一仁還給自己打了電話……
  等文景隆掛斷電話之后,江永輕嘆了一聲,他并不知道問題出在什么地方,于是給榮強打了個電話。
  榮強接到了江永的電話,怒道:“老江,我被你害慘了啊。”
  江永苦笑道:“剛才文書記也跟我了火,咱倆是難兄難弟。”
  榮強沉聲怒道:“你能有我慘嗎?剛才徐書記跟我指示,要我寫一份檢查報告,同時還隱晦地表示,要我自己寫申請,調離監察廳……”
  “……”江永被榮強的這句話給驚呆了,榮強才在監察廳廳長的位置上坐了不到半年吧,現在調離監察廳,肯定沒有什么好去處,估計是要坐冷板凳了。
  江永苦笑道:“不過是個正處級干部而已,文書記此事做得不大妥。”
  榮強現在是哀莫大于心死,他都不知道自己現在心情是什么了,陰測測地冷笑道:“老江,我只能說你,有眼無珠。”言畢,榮強掛斷了江永的電話,他沒有告訴方志誠的真實身份,自己想要東山再起難了,而始作俑者是江永,榮強自然不會提醒江永,有些苦果還是讓他自己去嘗嘗吧。
  江永能聽到榮強語氣中的惡毒之意,心中對罵了一句,放下了電話。
  宋文迪晚上回到家中,文鳳早已迫不及待,關心地問道:“志誠,如何了?”
  宋文迪板起面孔,道:“我一早便找了文書記,結果事情變化太突然了。”
  “啊?”文鳳緊張地問道,“莫非志誠招認了?”
  宋文迪見文鳳緊張兮兮的,表情凝重地說道:“看來你真關心志誠啊。”
  文鳳輕嘆一聲,道:“志誠,為你我做了那么多事情,難道不值得我們關心他嗎?”
  宋文迪突然笑了笑,道:“剛才是故意騙你的,志誠不僅安然無恙,同時還有一個驚人的好消息。”
  文鳳聽說方志誠沒事,皺起的眉頭豁然松開,知道宋文迪故意在騙自己,在宋文迪的胳膊上掐了一把,怒道:“你太過分了,竟然拿這種事情開玩笑。老實交代,究竟是什么驚人的好消息?”
  宋文迪湊到文鳳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文鳳并沒有露出驚訝之色,反倒是非常坦然。
  宋文迪覺得文鳳的反應不對勁,疑惑道:“你怎么不吃驚?難道你之前便知道?”
  文鳳笑了笑道:“原來是這個,虧你還將它當成一個天大的秘密。”
  宋文迪覺得不是滋味,道:“我是他的領導,都不知道這個事情,你怎么知道的?”
  文鳳便笑著將之前幫助方志誠調查那個銀行存折的匯款方,后來與方志誠溝通回不回蘇家之事,與宋文迪6續說了一些。
  宋文迪嘆了一口氣,沒好氣地笑道:“原來還有這些事情,你倒是隱瞞得夠好的。之前怎么不提醒我?蘇家若是愿意出面,又怎么能讓我如此狼狽?”
  文鳳笑著解釋道:“蘇家似乎在隱瞞此事,否則的話,不會將方志誠留在外面散養這么多年,我一直認為他是家族的棄子,沒想到蘇青竟然出面了,盡管你們都想替蘇青保密,我估計還是守不住了。”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
  宋文迪嘆了一口氣,點點頭道:“仔細想想,還真不是一件小事,恐怕高層格局要有些許變化了。”
  文鳳點頭道:“希望不會波及到志誠。”
  宋文迪眼中透過一絲精芒,道:“我盡力保護好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