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665 蘇青心中的軟處

方志誠直接倒在床上睡了,這倒不是他故意裝的,昨夜高強度審訊讓他極其疲憊。張常開現在已經表明要讓他回去,那他反而不著急了。畢竟距離自己被隔離審查,過去不足一日,方志誠甚至覺得時間太短了一點。
  方志誠知道自己有很多對手,那些對手此刻恐怕都非常高興。方志誠希望讓他們高興的時間更久一點,然后自己安然無恙地返回,會讓這些對手更加失望。
  張常開見一直心態很好的方志誠呼呼大睡,無奈地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給榮強打了個電話,告訴他,方志誠現在想要休息一下。榮強便以這個理由給文景隆答復。文景隆將方志誠需要休息之事告訴了蘇青,蘇青擔心更甚,她也耳聞過紀檢辦案的殘忍,終于還是坐不住,決定親自前往扣押方志誠所在的城市臨豐。
  文景隆不便與蘇青同行,因為這原本是一件不大的事情,如果文景隆親自陪同蘇青去接方志誠,這事情恐怕就鬧大了。文景隆想了想,最終安排自己的大秘還有監察廳廳長榮強,前往臨豐。
  等文景隆與榮強交代細節之后,榮強當真是欲哭無淚,榮強根本沒想到方志誠竟然有這么大的來頭。
  他現在突然萌生一種想法,是不是江永故意想害自己?
  誰說方志誠的救命稻草就是宋文迪?人家老娘可是國務院研究室的主任,國務院發展的最高決策可都是出自這個部門之手。自己動了人家的親兒子,這不是找死嗎?
  主要是因為現在手上的資料不夠扎實,想要動方志誠根本沒有辦法。
  方志誠承認與趙清雅的親密關系,但不承認有經濟問題。
  方志誠現在是單身,他與趙清雅即使存在什么特殊的男女關系,那又如何?既不存在婚外情,又不存在包養情婦的問題。況且,手中的資料,只能證明方志誠與趙清雅關系親密到,方志誠曾經多次在趙清雅家中留宿。但作為兩個關系非常好的人,住在對方家中,這似乎不能說明什么。
  紀檢工作可不是娛樂八卦新聞,根據一些狗仔弄來的捕風捉影的事情,就能給人輕易定罪。
  榮強坐在車內,目光不時地看一眼后面的那輛軍牌車,嘆了一口氣,琢磨著該如何改變現在的局面。
  兩個多小時之后,車輛停靠在酒店的樓下,等車停穩之后,榮強趕忙先下車,站到軍牌車的旁邊,臉上滿是笑容,蘇青下車之后,瞄了一眼榮強,面無表情地走入酒店。
  張常開也迎了出來,連忙湊到榮強身邊,低聲道:“他還沒醒……”隨后,他的目光落在前面氣場很強的女人身上,顯然并不知道蘇青的身份。
  文景隆也交代過榮強,蘇青的身份只限于他知道,其他人要謹守秘密。文景隆有自己的考慮,蘇青為私事來找自己,無論方志誠是否有問題,都要讓他無罪釋放。這是一個人情,而人情若是做到人盡皆知的話,就失去了應有的效果。
  榮強臉上露出難看之色,沉聲問道:“你們昨天是不是方法太強硬了一點?”
  張常開苦笑道:“榮廳,你可是下達了死命令,要我們三天之內有結果,如果不給高壓,如何能撬開他的嘴巴?”
  榮強瞪了張常開一眼,張常開知道自己剛才那話說得有問題,即使是領導的指示有問題,但問題發生之后,還是要找自己身上的不足,這是官場的規則。
  榮強低聲說道:“任何工作都有出現疏忽的時候,有時候作為辦案人員,要有承擔責任的意識。”
  張常開面色一變,突然明白榮強的意思,自己要成為頂包的了。
  榮強拍了拍張常開的肩膀,低聲道:“老張,你辦事能力還是有的,放心,我會給你補償的。”
  張常開嗯了一聲,將諸多負面情緒給壓了下去,他知道自己退無可退了。
  蘇青走到門邊,想敲門,終于還是停下,回頭淡淡地問道:“他醒了嗎?”
  榮強低聲笑道:“似乎還沒醒呢。”
  蘇青點點頭,道:“等他醒吧。”
  榮強微微一怔,顯然沒想到蘇青會是這個反應。他覺得蘇青和方志誠的關系有點不尋常,說是母子,但媽媽來見兒子,直接喊醒便是,為何還要等他睡醒了。
  榮強很難理解,因為他并不知道方志誠與蘇青失散多年,蘇青心中對方志誠滿是疼愛與愧疚。蘇青恨不得將自己所有一切都給方志誠,用來彌補過去多年作為一個母親應盡的職責。
  張常開站在榮強的后面,見榮強小心翼翼地與蘇青交流,心中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知道這個女人恐怕大頭來頭,同時她對方志誠非常關心。
  兩個小時之后,方志誠終于醒來,他發現李子琪坐在椅子上,依舊在監視自己,笑道:“睡了一覺,舒服多了。”
  李子琪站起身,道:“你醒了就好,榮廳長親自來見你了。”
  方志誠微微一怔,疑惑道:“榮強?”
  李子琪并不知道,榮強只是陪同蘇青來接方志誠,現在所有工作人員都不知道蘇青的真實身份。
  李子琪出去通報了一聲,未過多久,方志誠見到了榮強,同時還有蘇青。見到蘇青之后,方志誠臉上露出意外之色,蘇青與榮強吩咐道:“榮廳長,麻煩你出去一下,我有話與他說。”
  榮強點了點頭,招呼其他人出了房間。
  等其他人離開,蘇青眼中突然有點濕潤,關心地問道:“志誠,你沒事吧?”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我沒事,他們只是審問了我一個晚上,有點疲勞而已。你怎么過來了?公務應該很繁忙吧?”
  蘇青用指尖抹了抹眼角,拭去淚花,笑道:“工作是永遠做不完的,而且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即使沒有了我,機器一樣可以正常運轉。”
  方志誠笑了笑,覺得氣氛有點尷尬,或許受到蘇青的感染,他竟然有種想要哭泣的感覺,但他忍住了,道:“如果你不來的話,我也會沒事的,因為我原本無罪。”
  蘇青點了點頭,道:“雖然我知道你很優秀,在淮南也有很多人會幫助你,但我還是沒法放心。或許這就是兒行千里母擔憂的緣故吧。”
  方志誠能從蘇青的臉上看出些許憔悴之色,他想了想,意識到蘇青恐怕到現在也沒有停下,一直在為自己奔波,之前張常開讓自己去瓊金,恐怕就是為了見蘇青,然而自己睡了許久,然而,蘇青沒法放下自己,所以親自來到了臨豐。
  方志誠突然想起文鳳曾經提醒過自己的一句話,自己與蘇青失散多年,其實蘇青才是最大的受害者。自己雖然沒有蘇青在身旁照料,但還有養母,然而蘇青呢?她一個人度過,將失子之痛藏在內心深處,對外的時候,以鐵娘子的身份示人。
  方志誠突然意識到自己對蘇青的這種冷漠,是何等的殘忍,因為蘇青比任何人都關心自己,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最親最親的人。
  但有些話還是難以啟口,不過,也已經他的心開始動搖。
  “謝謝你……媽……”不知過了多久,方志誠終于說出來,然后他將目光落在蘇青的臉上,能見到她面部表情發生的種種變化。
  一開始是驚訝,然后是感動,最后是喜悅……
  蘇青用雙手捂住了嘴巴,再也忍不住,堅強的鐵娘子在這一刻哭泣了,當然,這淚水是因喜極而泣。
  蘇青一直在擔心方志誠不肯認自己,因為她知道蘇家對他是何等的殘忍,而自己在他需要幫助的那一刻,卻是無能為力,甚至還下意識地讓自己忘記了他的存在。
  自己是個不稱職的母親,又怎么能奢求他認自己。
  但方志誠終于還是喊了自己一聲,盡管能聽出那一聲“媽”有多么的不自然,但足以觸動她內心之中最軟的地方。
  我的兒子終于喊我了……
  這是蘇青一直不敢奢望的,然而卻真的發生了。對于一個女性而言,母性是植入在骨髓的,世界上沒有其他感情能夠取代母愛的偉大。
  方志誠見蘇青太過于激動,緩緩走過去,將她輕輕地擁在了懷中,低聲道:“媽……對不起,請原諒我這一聲來得遲了一點……我知道,過去的事情,你也不愿意發生,你也受到了諸多痛苦。我能來到這個世界,那是因為你。以后我不會讓你再受到痛苦,我會好好的對你。”
  蘇青感受到了方志誠的擁抱,她停止了哭泣,臉上現出了微笑,她盯著方志誠英俊的面孔,嘆道:“能有你這個兒子,是我蘇青此生最大的幸福。志誠,以后我會好好照顧你,保護你,我會竭盡全力補償你……”
  方志誠搖了搖頭,陽光地笑道:“媽,我已經足夠強大,不需要太多的東西,只需要像現在這樣,你眼中的一個溫暖的目光就可以了。”
  方志誠能讀得出這個目光的深意,這是發自肺腑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