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664 請神容易送神難

與李思源相比,北方人文景隆可不是一個脾氣很好的省委書記,早在很多年前,文景隆的脾氣更為暴躁,只是現在身居高位,性格改變了不少。但剛才一瞬間,文景隆還是發了火,這嚇得榮強差點把電話給摔了。
  被文景隆罵了兩句,榮強摸了摸額頭的汗水,突然有些叫苦不迭,有點后悔審查方志誠了。正準備給張常開打電話,有點話插了進來,江永笑著問道:“老榮,方志誠的案子查得怎樣了啊?”
  “查個屁!”榮強忍不住爆出口,埋怨道,“老江,這次我是被你害慘了。剛才文書記給我打電話,讓我理解結束隔離審查行動,同時還要將方志誠帶到瓊金。估計文書記打算親自見他一面。”
  “這是怎么回事?”江永得知這個消息,也是頗為意外。
  榮強怒道:“誰知道呢!我總覺得有點不對勁,即使思源總理親自給文書記打電話,文書記給我打電話,也不會語氣那么嚴厲。我總覺得,事情出乎我們的意外了。”
  江永臉色有點不大好看,道:“要不拖一拖,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線索?”
  榮強擺了擺手,不耐煩地說道:“別提了。文書記可是給我下達了時間限制的,你想我離開現在的位置嗎?”
  江永一開始不知道情況的嚴重性,見榮強這么一說,猜出了文書記的態度。
  榮強嘆了一口氣道:“現在不是我想熬時間,我現在只想著趕緊讓他跟著工作人員去瓊金,但這家伙不聽指揮,不配合工作人員。”
  “放他走,他卻不肯走了?他還真是個有個性的家伙。”江永苦笑道,“你讓人將他強行帶到瓊金,難道不行嗎?”
  榮強沉聲道:“一個晚上的時間,根本沒有問出結果。那些證明材料經不起推敲,都是捕風捉影的事情,對一個無法頂罪之人,怎么能用強?紀檢工作辦案是有規定的,要文明辦案,不能粗暴辦案。”
  江永輕嘆了一聲,道:“你現在還真遇上麻煩了!”
  榮強聽江永這么說,覺得他有點幸災樂禍,皺眉冷聲道:“還不是拜你所賜?”
  聽到電話那邊的忙音,江永有些錯愕,隨即意識到自己方才說話有點不恰當,現在榮強被文書記質問,自己隔岸觀火,是有點不仗義。
  江永拿起電話,想給文景隆打過去,終究還是忍住了。榮強現在焦頭爛額,恐怕問題比自己想象得要嚴重,自己在沒有清楚變數在哪里之前,都不能輕舉妄動。至于榮強,黑鍋就讓他先背著吧,一個人倒霉,總比兩個人倒霉,要來得劃算。
  張常開走到房間門外聽到了榮強的咆哮聲,“你們給我想辦法,人是你們帶去的,怎么帶走,必須要給我處理好。還有兩個半小時,必須要將方志誠安然無恙地送到瓊金。”
  張常開心中那真是一萬只草泥馬在咆哮,人分明是你要我們抓的,現在又要我們送回去,這不是折騰我們嗎?
  不過深處官場,便是這樣,領導無理取鬧,你還必須配合笑臉。張常開也能猜到,現在省里肯定有大佬給榮強施加壓力了。能讓榮強如此焦灼的,估計就是省一號了。
  張常開回到房間,微笑著與方志誠,道:“方書記,我們這邊的審查流程已經走完了,現在請您和我們一起去瓊金,可以嗎?”
  方志誠擺了擺手,淡淡笑道:“張主任,我剛才已經跟你們說過了。我昨天沒有休息好,我現在想休息一下,既然你們辦案結束,直接離開便好了。雖然這里是陌生城市,但你們已經將我的手機和錢包都歸還給我,我自然有辦法安然回去,你們自便吧。”
  張常開原本想將方志誠哄上車,方志誠根本不著道,直接拒接了自己的要求。
  “對于昨日的事情,我深表歉意,”張常開嘆了一口氣,只能繼續勸說道:“方書記,還是請你跟我們一起走吧。這也是紀委的工作,既然將你帶出來,需要對你的安全負責,還請你配合我的工作。”
  張常開的模樣與昨晚判若兩人。昨天在張常開的眼中,方志誠就是一個待宰的羔羊,而現在呢,張常開笑容中滿是諂媚與討好。
  方志誠有點看不起張常開的嘴臉,他知道省里肯定已經對張常開下達指令,解除對自己的隔離審查。既然如此,方志誠自然要擺架子,起碼要惡心一下張常開。
  方志誠冷笑道:“張主任,我跟你明說吧,輕輕松松將想讓我跟你們走,然后將之前的事情全部忘記,這不太現實。你們沒有經過詳細的前期摸底調查,在沒有充足的證據基礎上,然后于眾目睽睽之下,將我隔離審查,這是有違紀檢辦案程序的。現在你們沒有找到證據,而上面又發了話,就想讓我輕易跟你們離開,世界上有這么便宜的事情嗎?”
  張常開聽方志誠這么說,臉色微變,他心中不停地閃出一個念頭,這就是個刺頭啊,惹上了這么個刺頭,對自己大大的不利了。
  方志誠從上紀檢車輛的那瞬間,心態就一直很好,他心中有一把尺,知道無論是誰想針對自己,恐怕都要鎩羽而歸。
  因為方志誠自信為官清白,跟趙清雅之間沒有絲毫經濟關系,至于朱友明的那酒店股份,也被自己悄然處理了。而玉茗傳媒集團那邊,方志誠一直撇得干干凈凈。
  至于與趙清雅的法關系,那也是水到了渠還沒成呢,張常開他們手里肯定沒有直接證據,所以方志誠又何來的生活作風混亂?
  ……
  陜州省西京市位于西郊的軍方療養院內,孟西山推著輪椅,慢慢地說道:“首長,她現在已經在瓊金了。你猜得沒錯,她放下了一切,直接去見了文景隆。”
  蘇老太爺瞇著眼睛,望著院內依然盛開的各色花卉,輕嘆了一聲道:“母子連心,蘇青她被人稱為鐵娘子,其實是最重感情的。”
  孟西山點了點頭,道:“我能理解大小姐心中的痛苦。”
  蘇老太爺這時突然咳嗽起來,孟西山連忙遞過去一張紙巾。許久之后,蘇老太爺方才緩過神來,苦笑道:“西山啊,你跟我有四十多年了,當年你才十八歲吧,就成了我的警衛兵,然后為了救我,不知多少次一命換命。可是啊,我終于還是要離開了。”
  孟西山看到蘇老太爺手中那張紙上已然有血跡,忍不住眼圈紅了起來,他勉強忍住,道:“首長,千萬不要這么說,你的身體還很硬朗。”
  蘇老太爺搖了搖頭,道:“還記得我五十五歲那年嗎?我胸口中了一槍,當時我以為要去見閻王了,但沒想到還是活了下來,此后,我心態就變得很好,覺得每一天都是從閻王那邊偷來的。人總有老去的一天,所以你沒有必要安慰我。另外,我必須向你道歉,因為我的緣故,你這輩子過得其實很寂寞。”
  孟西山搖了搖頭,道:“首長,如果不是你栽培我,我怎么能有這么一天?”
  蘇老太爺無力地擺了擺手,道:“你現在是共和國的將軍,但我知道,你其實一點都不高興,還有那個姓方的女孩……我知道,你和她的情義,如果不是當初為了那個任務,你或許會跟她結婚吧?”
  孟西山微微一怔,他沒想到其實蘇老一切都知道,“如果讓我再次選擇,我還是會讓她照顧志誠。”
  蘇老太爺點了點頭,道:“我其實暗中了解過她,她是一個品性很好的女人,將志誠培養得很好。可惜的是,我知道,為此你與她故意疏遠距離,甚至多年未曾見面。”
  孟西山輕嘆了一聲,道:“首長,請您不要再說下去了,都過去了,讓往事都過去吧。”
  蘇老太爺瞇著眼睛,道:“或許時日不多的緣故,往事就如同放電影一般,不斷地在我腦海中閃現,蘇青、那個人、志誠……唉,我雖然從未懷疑過我的決定,但還是忍不住嘆息。如果我死了,志誠愿意到我墳頭上一炷香,那我就心滿意足了。”
  孟西山從蘇老的身上見到了一種余暉,心生觸動,默默地點了點頭。
  蘇老又輕聲道:“蘇青這次去淮南,秘密肯定是瞞不住了。我已經與老寧家做好工作,他們會盡力幫我們維護好派系內部的穩定。同時陜州省這邊,我也交代蘇摩,一定要穩住腳步。”
  孟西山低聲道:“軍隊那邊也請您放心,我已經與幾個老戰友溝通過了,他們是誓死效忠蘇家。”
  蘇老擺了擺手,提醒道:“說錯了,是誓死效忠人民,你們是人民的軍隊。”
  孟西山道:“在我們眼中,蘇家可以代表人民的意志。”
  蘇老輕嘆了一聲,道:“一切都準備妥當,我只希望能多活一段時間,至少我活著,蘇青就有依靠,看在老家伙們的面子上,那些小子不會輕舉妄動……送我回去吧,風有點大了。”
  孟西山鼻子一酸,將已然閉上眼睛眼滿臉憔悴的蘇老推回了病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