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663 放人吧這是命令

(金豪強烈要求今日三更,這個點才搞定第三章,發得有點遲,大家見諒。)
  宋文迪終于忍不住,輕輕地咳嗽了一聲,道:“蘇部長,方志誠以前是我的秘書,據我所知,他的母親早在幾年前便去世了,所以他現在是個孤兒,并沒有聽說他的母親……”
  蘇青看了一眼宋文迪,道:“文迪同志,我知道他是你的秘書,所以才讓你在場。具體的原因,我不便與你解釋。不過,你們應該相信我,如果這不是事實,我沒有必要拿這個來開玩笑!”
  宋文迪暗嘆了一聲,除非蘇青瘋了,否則她怎么會認方志誠為自己的兒子呢?所以蘇青恐怕還真是方志誠的母親,宋文迪沒想到,方志誠身上竟然有這么大的秘密。這個秘密足以影響自己未來的人生走向。
  蘇青一直以獨身主義示人,這件事情如果傳播開來,對她的個人形象將產生巨大的影響。除非她瘋了,否則的話,她不會拿這個來開玩笑。
  不過,蘇青如此出面,宋文迪反倒沒有那么著急了。最有前途的女官員“鐵娘子”蘇青,文景隆會怎么辦呢?
  宋文迪心情由陰轉晴,甚至有種看好戲的心態。
  事情不會這么善了了,即使文景隆不給蘇青三分薄面,但對于背后的蘇家,還是要給予一定的尊重,畢竟當年的開國元勛,也只剩下那寥寥數人,只要那位曾經名動陜甘的大人物還活著,蘇家的地位就固若金湯。
  而且從靜一段時間,國家層面的變化來看,蘇家動作頻頻,軍方巨擘寧家與蘇家遙相呼應,有重新崛起的勢頭。
  作為北方派系的核心人物之一,文景隆不僅要將注意力落在淮南,還要站在全國戰略角度考慮問題。
  文景隆輕嘆了一聲,他能從蘇青的語氣中聽出一個母親的柔情。蘇青沒有理由拿這件事來撒謊,他清楚地認識到,蘇青恐怕真的是方志誠的母親。
  現在事情鬧大了,如果現在監察廳那邊不立即放人,或者方志誠稍微有點損傷,恐怕事情就會鬧大了。
  蘇家的陣營絕對不只是陜州一省,蘇老太爺曾經進入過中央政*治局常委序列,門生遍布中央幾個部門,輻射全國多省。若是引起蘇家的不滿,在中央或者其他北方派系實力稍弱的省份給予報復,說不定會引起兩派的全面戰爭。
  而且從全國的格局來看,北方派系一直在拉攏處于中立的幾個派系,其中便包括蘇系。畢竟現在唐系步步緊逼,北方派系的日子并不太好過。
  從現在全國的家族排名來看,蘇家的位次雖然落下不少,但絕對也是第一陣營。像豫州金家這種,與蘇家還是相差了一個等級。
  文景隆站起身,道:“我現在打電話,讓監察廳那邊放人。”
  前后不到半分鐘,文景隆果斷給出了答案。
  宋文迪在旁邊暗嘆了一聲,嘴角泛出些許五味雜陳的苦笑,歸根到底,自己的面子還是差了一點。宋文迪不僅請動卜一仁與文景隆求情,同時一早親自來堵文景隆,最終也只是得了文景隆的一聲承諾而已。
  蘇青的出現,讓文景隆立馬行動,很快問題便得以解決了。
  文景隆給監察廳廳長榮強打了個電話,眉頭緊緊擰起,質問道:“榮強同志,昨天監察廳是不是去漢州霞光區辦案了。”
  榮強微微一怔,很快反應過來,意識到宋文迪那邊終于開始行動了,他語氣輕松地說道:“沒錯!昨天第四紀檢監察室去霞光區對區委書記方志誠進行了隔離審查,具體的情況,得有了最終結果,我再向您一五一十的匯報。”
  文景隆從榮強的語氣中聽出了些許得意之色,暗忖榮強還真夠自作聰明,這也是自然,他并沒有想到給自己帶來了一個多大的麻煩。
  文景隆語氣鄭重地吩咐道:“現在即可解除審查工作,同時將人完好無恙地送到瓊金來。”
  “啊?”榮強對文景隆的反應有點意外,:“文書記,我們已經得到一些證據,證明他和宏達集團的董事長趙清雅有曖昧不清的關系,更重要的是,我們懷疑當初他在銀州擔任宋文迪秘書時,也存在些許違紀行為。”
  榮強心中還是有些不甘,他以宋文迪為借口,希望文景隆能取消剛才的指示。畢竟利用方志誠對付宋文迪,這是一個讓他頗為自得的計劃。
  “我再說一遍,解除審查,送他來瓊金。”文景隆語氣變得有些冷意,然后直接掛斷了電話。
  榮強聽著電話里的忙音,充滿了疑惑,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這不科學啊!
  即使宋文迪在省委做了工作,文景隆也只會讓自己趕緊放人,語氣絕對不會這么生冷、強硬。難道宋文迪請動了李思源總理出面?但那樣文景隆也不會這么與自己下達指令。
  榮強嘆了一口氣,發現背脊出了一層汗,有點涼意,這就是所謂的封疆大吏的威壓,前后不過幾句話,但給自己帶來的壓力,讓他幾乎要窒息了。
  榮強托著下巴想了想,終究還是給第四紀檢監察室的主任張常開撥通了電話。
  張常開還未等榮強開口,便連聲抱怨道:“榮廳長,對不起,我有負所托。方志誠這個人意志力很強,同時心理素質也很好,已經連續審了差不多十五個小時,但他的精力很旺盛。按照我的經驗,要讓他供認違法事實,起碼要一個月以上。所以我現在想跟你申請延長隔離審查的時間。”
  榮強重重地嘆了一口氣,苦笑道:“別說一個月了,一個小時也給不了你了。現在立刻結束審查,同時將他安全送達瓊金。”
  張常開露出意外之色,道:“就這樣結束了?”
  辦案這么多年,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二十小時不到,已經有指令讓自己結束審查。
  這不是拿自己和其他工作人員開玩笑嗎?
  張常開試圖爭取一下,道:“榮廳長,如果給我足夠的時間,我一定能圓滿達成任務。”
  榮強有點不耐煩地說道:“趕緊放人吧,這是命令。”
  榮強掛斷電話之后,張常開心情變得有些郁悶。
  榮強是文景隆的核心力量之一,很有可能更進一步,坐上紀委書記的位置,張常開如果幫他辦好此事,便能加強自己在他心中的份量,對于以后自己的晉升百利而無一害。
  可惜,如今案件才剛剛開始,這便就戛然而止。張常開未免感覺到有種白費了熱情的感覺。
  榮強剛給張常開打完電話,文景隆那邊又來電話,催促道:“你通知過監察室的工作人員了嗎?”
  榮強連忙道:“通知過了,他們等下就送方志誠前往瓊金。”
  文景隆再次重申道:“我給你三個小時,如果他沒到瓊金,我拿你是問。”
  榮強聽文景隆這么說,被嚇得張大嘴巴,片刻才反應過來,點頭回答道:“我知道了。我再給那邊去一個電話。”
  文景隆坐回原來的位置,對著蘇青苦笑道:“蘇主任,還請你放心,我已經給監察廳那邊打了兩個電話,他們再蠢,也能知道情況的輕重緩急。”
  蘇青頷首,輕聲道:“景隆書記,你幫了我這么一個大忙,我欠你一份人情,以后有什么需要,盡管吩咐便是。”
  國務院研究室主任欠自己一個人情,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文景隆心中暗忖,不管方志誠是不是真的與宏達集團存在什么關系,自己都需要幫他擺平此事,同時工作履歷也要規避此事。
  文景隆心思縝密,已經想到許多善后工作。
  三人又坐在一塊,一邊等待方志誠,一邊聊天。文景隆從蘇青的語氣中瞧出,雖說蘇青與宋文迪第一次見面,但對他了解很多。他仔細想想,也能理解,宋文迪是方志誠的官場導師,蘇青又怎么會不將他研究得很透?師徒關系,在官場之中很為牢固,蘇家或許借方志誠與宋文迪的關系,將他拉攏到自己的真迎來。
  當然,宋文迪真若搭上了蘇家這層關系,未來前途也是不可限量。有經濟系核心人物李思源相助,又有蘇家作為靠山,前途不可限量。
  文景隆突然意識到,未來幾年,在淮南自己最大的對手或許不是卜一仁,而是年富力強的宋文迪。
  蘇青與宋文迪說道:“前段時間與李思源總理單獨聊過一次,思源總理多次提到你,足見他對你十分看重,過幾年說不定我們能在國務院共事。”
  宋文迪知道蘇青在暗示自己,若是自己想去國務院的話,自己可以幫他鋪鋪路,他微笑道:“思源總理是老領導,對下屬一直非常關心。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在地方,思源總理是經濟大師,有很多經濟理念值得去執行。”
  蘇青見宋文迪委婉地拒絕了自己,淡淡一笑,也不多言,文景隆在場,彼此無法交流得更加深入。
  這時文景隆辦公桌上的座機響了起來,他接聽之后,眉頭皺起,訓斥道:“什么?這點事情都辦不好,你們還能辦事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