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662 一個驚人的消息

從洗手間出來,張常開站在女工作人員旁邊,低聲地與她在溝通什么。等方志誠出門,張常開便不在說話,眼光凌厲地在方志誠的身上掃了又掃,“方志誠,還請你配合我們的工作,不要總找機會解手。”
  方志誠淡淡地笑了笑,道:“人有三急,我一直在配合你們的工作,但生理問題,還真的控制不了,對不起了。”
  “油嘴滑舌!”張常開冷笑一聲,“子琪,若是他還是頻繁地以上廁所逃避談話,那就讓他穿上那個……”
  李子琪臉色一紅,低聲道:“知道了,張主任。”
  方志誠在旁邊聽得心寒,他曾經聽說過,紀委在談話時,為了保證工作效率,不讓談話對象有休息的機會,會給談話對象穿上尿不濕,然后一個月的時間,談話對象就整天穿著尿不濕,結果房間內一股怪味,噴香水都沒用,工作人員都是戴著口罩進出房間。
  方志誠還真被嚇到了,等下還是不用尿遁了,自己小時候都沒用過尿不濕,這么大了,還穿個尿不濕,若是傳出去,豈不是要笑掉別人的大牙。
  張常開沉聲道:“三個小時之后,我來接班,你加強談話力度,不要讓他有喘息的機會。”
  李子琪點頭道:“好的。”
  等張常開離開之后,李子琪又開始不斷地跟方志誠進行思想攻勢,疲勞戰很有殺傷力,方志誠覺得很困,但強光打在臉上,又不得不下意識保持清醒。
  方志誠也終于知道,為何很多人害怕紀委請喝茶,因為他們的審訊方式的確很有技巧,也是對人的心理分析得很透徹,當你意志力最薄弱的時候,很容易崩潰,然后將真相一五一十地全部說出來。
  到了凌晨五點的時候,方志誠終于有點扛不住了,而對面換了一人,是張常開來與自己進行談話。張常開很有工作經驗,他知道這個時間是人意志力最薄弱的時候,此前的所有準備就是為了現在這一刻。
  張常開翻來覆去地只有那幾句話,“你與宏達集團趙清雅究竟發展到什么關系”,“宏達集團究竟給你哪些好處”,“你是宋文迪秘書的時候,有沒有違規辦事”……
  方志誠的回答很簡單,“沒有”、“沒有”、“沒有”……
  終于張常開怒了,他狠狠地拍了一下桌面,道:“方志誠,你不要再執迷不悟了,剛才省委已經決定開始對宋文迪同志進行調查,你是不是還心存僥幸,覺得宋文迪會來救你?這是癡心妄想,你們都得完蛋了。你現在將事情一五一十地交代,我會向組織反映,為你爭取寬大處理。”
  方志誠冷笑道:“張主任,你這種手段太膚淺了。文迪書記被調查?這怎么可能?我對他很了解,整個淮南沒有比他更清廉的官員了。作為紀檢人員,為了達到目的,不惜滿嘴鬼話胡謅,對省委領導進行誣陷,你根本不配擔任現在的職務。”
  之前方志誠一直保持沉默,突然霹靂巴拉的一段話,讓張常開竟然嚇了一跳,他冷笑一聲,道:“沒想到你還這么有精神,原本打算讓你休息一個小時再問話的,看來沒有必要了,那么就繼續吧。”
  方志誠將張常開恨得牙癢癢的,心中暗想如果有機會,一定也要讓你品嘗一下這等滋味。不過,這也只是想想而已,畢竟現在自己是砧板上的肉,張常開手中有刀,他現在想怎么切自己,就怎么切自己……
  早上八點半,文景隆剛到辦公室沒多久,便發現外面有陣嘈雜聲,然后門被突然推開,秘書擋在前面,低聲道:“文迪書記,還請您冷靜。”
  宋文迪笑了笑,道:“看到文書記,我就冷靜了。”
  文景隆挑了挑眉,朝著秘書擺了擺手,等秘書離開之后,他沉聲質問道:“文迪,你是常委成員,怎么會如此莽撞?”
  宋文迪淡淡解釋道:“昨晚給文書記打電話,結果沒找到你,所以我怕今天來拜訪你會碰個閉門羹,所以便直接進來了。”
  文景隆深深地望了一眼宋文迪,暗忖宋文迪也是情有可原,自己還真跟秘書交代,上午不要讓人打攪自己,他還準備將宋文迪冷一冷。
  文景隆輕嘆了一聲道:“看你樣子很著急,說吧,究竟所為何事?”
  宋文迪道:“文書記,你應該能猜到我為何而來。”
  文景隆笑了笑,道:“昨天卜省長深夜給我打電話,我猜測你應該也是為那事而來。后來你打電話給我,我沒有接聽,主要我也不知道此事該如何處理。監察廳安排人對方志誠進行隔離審查,肯定已經掌握了證據。我雖說是省委書記,但也不能過多地插手紀檢工作。”
  宋文迪深吸了一口氣,既然文景隆愿意跟自己談,那么自己的態度就要改變一下了。宋文迪請示道:“文書記,對于方志誠我很了解,他雖然是年輕人,但行事非常沉穩,而且品性很好。作為他以前的領導,也是他的老師,我愿意為他擔保。”
  文景隆眼神中閃過一絲亮光,他顯然沒想到宋文迪如此重視方志誠。
  愿意擔保他,這已經超出了上下級關系,看來宋文迪是真將方志誠看視作自己的徒弟,甚至衣缽傳人了。
  文景隆嘆了一口氣,沉默片刻,李思源去國務院后,在很多關鍵崗位上都留下了李系人馬,也是文景隆頗為忌憚的,但現在淮南的經濟還真缺少不了李系,所以文景隆只能靈活駕馭。
  宋文迪已經說到這個地步,如果文景隆還是不給自己面子,那就打破了表面上的和平。而若是文景隆愿意相助,那么宋文迪就欠了他一個人情。
  文景隆需要宋文迪的這個人情。
  文景隆正準備開口說話,突然座機響了起來,他伸手在虛空按了按,示意讓宋文迪稍安勿躁,然后接了電話,秘書匯報道:“老板,剛才得到消息,中央來人了。”
  文景隆哦了一聲,疑惑道:“中央哪個部門?來人級別?”
  秘書簡短地匯報道:“國務院研究室,正部級領導。”
  “怎么沒打招呼,直接過來了?你趕緊跟省委辦聯系一下,做好接待工作。”文景隆掛斷電話,嘆了一口氣,與宋文迪說道,“方志誠的事情先延后再議,國務院來人了,我先去接待,你放心吧,既然你如此信任方志誠,并為他擔保,我會讓監察廳那邊盡快放人。”
  文景隆既然這么說,宋文迪也算是放心,他正準備離開,文景隆喊住了宋文迪,道:“國務院研究室來人了,你與我一起去接待吧。”
  按照正常的接待原則,為了表示隆重,盡可能地要安排省委常委出面陪同接待中央正部級來人。下樓之后,文景隆見到了國務院研究室主任蘇青,看上去很吃驚地說道:“蘇主任,你怎么會突然來到淮南,而且也不事先通知一聲?”
  蘇青擺了擺手,道:“我這次來造訪,并非為了公事,而是為了私事。”
  文景隆臉上露出疑惑之色,暗忖究竟是什么大事,竟然驚動蘇青從燕京趕到了淮南?
  文景隆知道既然是私事,那就沒必要大張旗鼓在會議室交流了,便笑道:“要不去我辦公室喝杯茶?”
  蘇青點了點頭,道:“那就打擾了。”
  宋文迪知道既然要談私事,恐怕就不需要自己了,他走在文景隆的右側,一直陪同到文景隆的辦公室門口,正準備離開,蘇青卻是瞄了他一眼,湊到文景隆耳邊低聲說了幾句。文景隆面色看上去很是驚訝,點了點頭,道:“文迪,你也進我的辦公室吧。”
  宋文迪也是一臉詫異,顯然不明白,為何蘇青的私事,也讓自己參加。宋文迪其實都不認識蘇青,只是在黨內的一些刊物上閱讀過她撰寫的文章,知道蘇青鐵娘子的外號。對于蘇青認識自己,他感到頗為意外。
  到了副部級之后,就會慢慢地接觸到華夏的頂級勢力,蘇青背后的家族是蘇家,雖說近幾年略顯頹勢,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仍然是共和國不可小覷的一股政治力量。
  而宋文迪最近也了解到,自己的恩師李思源得到蘇青的支持,因此在國務院站穩了腳步。
  蘇青坐在沙發上,秘書送進來三杯茶,等秘書離開之后,蘇青脆聲道:“文書記,我今天過來見你,是向你討個人情的。”
  文景隆很是意外,笑道:“蘇主任,你有什么要求直接吩咐便可以了,何必說得如此生疏。”
  蘇青苦澀地笑了笑,道:“那我就直接說吧,昨天我得到消息,我那不成器的兒子被淮南省監察廳隔離審查了,所以我今天親自搭乘早班飛機趕到了這里,只希望文書記能高抬貴手。”
  文景隆瞪大了眼睛,看了一眼宋文迪,他也從宋文迪的眼神中看到了驚容。
  他們的反應都很快,立即將蘇青此行目的和方志誠進行聯系起來。
  不過,此事有點蹊蹺,鐵娘子蘇青不是單身嗎?
  她怎么會有兒子?
  若真有兒子,那便意味著是她的私生子!
  這實在是一個驚人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