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660 不是一個人戰斗

江永之所以拿方志誠作為切入點,這歸根到底是金鋒在旁邊煽風點火的緣故。江永知道金鋒曾經在銀州工作過,與當時的市委書記宋文迪有過交集,所以當宋文迪阻擾自己晉升副省長之后,便找到了金鋒。
  金鋒很聰明,江永說了沒幾句,他便知道江永的意思,于是順水推舟,將方志誠推到了江永的面前。
  現在宋文迪是瓊金市委書記,在省委常委的排名非常靠前,同時在中央有副總理李思源的照顧,所以直接與宋文迪撕破臉皮,這是不智的。然后,以方志誠作為切入點,拿他的前秘書開刀,這則是一個不錯的辦法。畢竟是一個處級干部,這種級別比較好操作。
  金鋒早已搜集方志誠許多問題,送給江永看后,江永立即便與監察廳廳長榮強進行了聯系。隨后榮強以這些問題為由,安排第四紀檢監察室對方志誠進行逮捕行動。
  而張曉亮的消息源比較廣,同時也比較敏銳,早就聽見了風聲,只不過他也沒法確定,究竟是省紀委還是市紀委要對方志誠下手。
  等江永掛斷電話之后,金鋒心中露出冷色,暗道方志誠你終于還是要栽一個打跟頭。
  逮捕方志誠的理由之一,便是方志誠與宏達集團關系模糊,存在違法違紀的問題。金鋒心中有自己的小算盤,之前文書記插手輕軌集團的事情,使得金鋒收獲大幅度降低,所以他也想看看,能不能借此機會給宏達集團制造點麻煩。
  宏達集團一旦受到波及,那么省發改委鐵路辦作為三方之一,便有機會削弱宏達集團在輕軌集團的影響。
  “這次,即使搞不垮你,也讓你掉一層皮。”金鋒冷笑著暗想。
  霞光區區委書記方志誠被省紀委人員直接帶走,發生在公眾場合,此事很多人都看到了,這也引起了漢州官場變動。
  市委書記夏蘭山召開了緊急會議,包括萬衡在內的十多名常委成員悉數到場。
  夏蘭山開誠布公地說道:“這么晚召開常委緊急會議,大家恐怕都知道原因,就在不久之前,霞光區區委書記方志誠被省紀委帶走了。剛才我也與省紀委相關領導了解過,是省監察廳第四紀檢監察室帶走的,名義是隔離審查。大家也知道,隔離審查比雙規更加嚴重。現在我想聽聽大家的意見。”
  官員被雙規期間,是有人生自由的,在規定的時間和規定的地點接受調查。
  隔離審查,完全失去人生自由,被控制起來了,更加嚴重。
  紀委書記馮遠征面色凝重地嘆了一口氣,道:“據我所知,上周省紀委便有人跟我們接觸過,了解霞光區的情況,并要了一部分資料,其中便有與方志誠相關的資料。當時我們并沒有意識到,這是省紀委要對方志誠開展行動。”
  夏蘭山眉頭挑了挑,知道馮遠征掩飾了一些真實想法,恐怕馮遠征早就聽說省紀委要調查方志誠了,但是他并沒有將這個消息向自己匯報。
  轉念一想,如果漢州沒有
  (本章未完,請翻頁)人與省紀委對接,省紀委又如何能那么清楚方志誠的行程,在互聯網基地揭幕儀式之后守株待兔,在眾目睽睽之下,將方志誠帶走?
  夏蘭山冷冷地說道:“遠征書記,你對此事怎么看?”
  馮遠征咳嗽一聲,自己是紀委書記,對此事最有發言權,他瞄了一眼不遠處正在低頭泯茶的趙崚,緩緩道:“蘭山書記,省紀委此次來得出其不意,正常來說,一定是掌握了許多證據,所以此事我建議,我們最好不要過多干涉,讓省紀委那邊調查清楚。所謂清者自清,若是方志誠同志真的沒有問題,省紀委也不會誣陷他的。”
  萬衡冷笑了一聲,道:“這個太還真是有點隔岸觀火的意思。”
  馮遠征知道萬衡諷刺自己不管不問只想做看客的心理,也不惱,淡淡道:“難道萬衡同志有更好地方法嗎?”
  萬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與夏蘭山認真地說道:“蘭山書記,對方志誠同志應當有所了解,雖然這是一個血氣方剛的年輕干部,但來到漢州之后,讓霞光出現了不錯的變化,大家是有目共睹。任由這么一個年輕干部被隔離審查,我們作壁上觀,這是不負責任的。”
  夏蘭山閉上眼睛,輕嘆了一聲,道:“萬衡同志,說的有一定道理。方志誠雖然是被省紀委帶走的,但他是我們漢州市的官員。如果他身上出現了什么問題,那也是我這個班長有問題。還有,大家要有唇亡齒寒的覺悟,若是有一天在座哪位出現問題,我這個當班長的也會像現在一樣,會為你們竭力奔走。”
  大家聽夏蘭山這么一說,都知道夏蘭山這是準備保方志誠了。
  萬衡深深地看了一眼夏蘭山,暗忖這就是市委書記的個人魅力了,雖說執政風格有些僵化古板教條,但作為他的下屬還是很有安全感的。若是下面出了問題,夏蘭山第一反應是會保護下面的人,當初趙崚牽涉皇宮酒吧事件,也是夏蘭山力保,才得以緩了一口氣。
  會議開了足有一個小時,大家討論得很激烈。
  散會之后,馮遠征走到趙崚的身邊,輕聲道:“沒想到蘭山書記竟然準備保方志誠……”
  趙崚臉色有點不太好,嘆了一口氣,道:“第四紀檢監察室那邊怎么說?”
  馮遠征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道:“放心吧,三天之內必然有結果。”
  趙崚點了點頭,風輕云淡的說道:“有句話叫做天作孽猶可為,人做孽不可活。原本我還琢磨著方志誠此人這么年輕,怎么可能沒有問題,沒想到省委直接介入,將他隔離審查了。”
  馮遠征知道趙崚視方志誠為敵人,剛才在會議上他沒有發表意見,其實態度很明確,并不贊成力保方志誠。不說話,只是為了摘清自己。
  馮遠征道:“這涉及到省高層之間的博弈……”
  趙崚會意,不在多言。
  若不是涉及到省里的政*治斗爭,省監察廳怎么會到對一個區委書記進行隔離審查?
  趙崚不介意原因是什么,他心情還是很不錯的,一般被隔離審查的官員,能全身而退的百中無一。
  會議結束之后,萬衡跟著夏蘭山進了辦公室,夏蘭山瞄了一眼萬衡,見他面色蒼白,輕聲嘆道:“老萬,你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早點回去休息吧。”
  萬衡語氣凝重地說道:“蘭山書記,方志誠是個可造之材,對霞光甚至漢州的貢獻很大,請你一定要保護他。他是個年輕干部,身上有不少缺點,但他的確是個人才,若是讓他這么早前途蒙塵,這是國家的損失。”
  夏蘭山看了一眼萬衡,萬衡的語氣和態度讓自己頗為意外,因為與萬衡也相處多年,深知萬衡是一個傲氣的官員,從來沒有對自己說過軟話,而現在萬衡竟然為了方志誠,不惜以央求的語氣,可見在萬衡對方志誠的情誼。這也間接反映了方志誠在漢州還是有堅定的伙伴。
  夏蘭山點了點頭,道:“我已經了解過,今天省監察廳帶走方志誠,是系統內部決定。省里的領導并不知道此事,我會跟卜省長溝通一下,看他能否出面協調一下。不過,你也知道,卜省長主管政府工作,在紀檢工作上話語權不一定夠。”
  萬衡補充道:“若是卜省長愿意相助,那就最好不過。”
  等萬衡離開之后,夏蘭山坐在辦公桌前,伸手握拳輕輕地碰了碰腦門,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方志誠還真是讓人不省心啊。
  念及之前卜一仁曾經給自己打招呼,要重點關照方志誠,夏蘭山暗忖此事自己已經搞不定,只能向卜一仁匯報了。
  卜一仁聽到這個消息之后,有些意外,畢竟方志誠被帶走不過四五個小時,消息雖然傳播得很快,但還不至于傳到省長的耳朵里。
  卜一仁擰眉道:“方志誠被隔離審查了?沒有開玩笑吧?”
  夏蘭山語氣嚴肅地說道:“卜省長,許多人親眼見到他被帶走的。”
  卜一仁手指在辦公桌上敲了敲,語氣深沉地說道:“全省每天那么多投訴材料,省監察廳不聞不問,卻對區委書記直接隔離審查,這實在不像話。此事你繼續關注后續發展,有什么消息及時與我匯報。我會與文書……我會先與文迪同志溝通一下。”
  掛斷了夏蘭山的電話,卜一仁眉頭緊緊皺起,他給秘書打了個電話,讓他盡快了解下此事的進展。十來分鐘之后,秘書從有關渠道知道了始末,并將給卜一仁簡單匯報了一下,卜一仁便知道其中的始末,究竟問題出在哪里。
  卜一仁頗為意外,暗自疑惑:“江永此次行事太過火了一點,為了針對宋文迪,竟然不惜借榮強之手,刁難一個有潛力的年輕區委書記,這事恐怕文書記還被蒙在鼓里呢。”以卜一仁對文景隆的了解,文景隆向來行事大開大合,陽謀開道,還不至于刻意針對一名正處級干部。
  沉思片刻,宋文迪的電話打進來了,卜一仁未等宋文迪說話,主動說道:“你是為了方志誠而來吧?